远征

30 烈焰钢雨7

远征无弹窗 30.烈焰钢雨(7)

盘旋在阿格诺河入海口外海上的三十多架UH-60L和UH-1H通用直升机在接到了上级的命令后,迅速改变了航向,扑向了达索尔湾北侧。『言*情*首*发突袭行动失败的武装直升机群也迅速调转航向,仓惶逃离了阿格诺地区,从海上折转航向扑向了达索尔湾。

“美军不会轻易放弃他们最擅长的蛙跳作战!”第31集团军的指挥部内,李智林少将在接到了前线部队传来的美军被击退的消息后,坚定地说道,双目紧盯着沙盘,思考着美军可能的“蛙跳”作战的机降地点。

“达索尔湾!”第31集团军参谋长丁翔少将点着达索尔湾的位置说道,“一旦美军控制了这里,既可以阻挡我军沿着海岸线绕过三描礼士山,直扑苏比克湾;同时,可以以达索尔湾沿岸的平原地区,空降下一支大规模的轻装步兵部队,从南线对阿格诺地区形成压力。”

“恩!”李智林少将目光也正盯着达索尔湾,“我军在达索尔湾地区是哪支部队。”在沙盘上,达索尔湾沿岸地区插着一只红色的三角旗,代表着那里有一支中**队的力量存在着。

“两栖装甲旅的坦克四营。”丁翔少将迅速汇报道。

李智林少将的眉头突然飞扬了一下,“立即给四营下令,加强警惕,放过美军的直升机群,让美军机降。待美军机降后,打击美军向周围展开的步兵分队,限制住美军的行动范围。另外,告诉四营,不要暴露自己的全部实力。”

“丁参谋长,立即下令防空旅导弹五营、两栖装甲旅一营、炮兵团南下,在达索尔湾北部地区隐蔽待命!”李智林少将迅速下令道,一直为林加延地区的战争打不开局面而苦恼,现在,终于有机会了!

丁翔少将也顿时明白了李智林少将的意图,迅速向各个部队下达了命令,驻守在阿格诺地区担任预备队的两栖装甲旅迅速行动起来,接到命令的两栖装甲旅坦克一营和炮兵团与刚刚参加过激战的防空旅导弹五营迅速立即了各自的驻地,在夜色的掩护下,向着达索尔湾地区前进。

四架UH-60L通用直升机率先扑向了达索尔湾西北部的那片平坦的沙滩,通过先进的夜视设备,直升机的飞行员和舱门口的武器操纵员都没有发现异常情况,两架直升机迅速俯冲下去,悬停在18米的高度,两根绳索从两侧的舱门口抛了下去,全副武装的美军步兵迅速索降到了地面,快速地散开,展开了警戒。

地面上的美军很快传来了安全的讯息,盘旋在天空中的另外两架直升机迅速俯冲下来,再次索降下了二十名全副武装的美军步兵。这批次的二十名美军步兵没有向四处散开,展开警戒,而是迅速寻找到了几处地质较硬的地点,设置好了直升机夜间助降设备,呼叫着直升机可以进行降落。

四架UH-1H通用直升机率先出现在了预定着落场的上空,在地面助降灯光的引导下,稳当地降落在地面上,直升机刚刚停稳,全副武装的美军步兵便冲出了机舱,快速的向着四处展开。

一架接一架的美军直升机飞抵到了着落场,卸下成队成队全副武装的步兵。为了加强地面部队的火力,美军步兵甚至从UH-60L直升机上卸下了六挺安装在舱门口处的M134型六管7.62毫米机枪。

就在距离美军着落场八百米外的一处小高地上,两名身披着厚重的防红外伪装网的中国陆军士兵正操纵着热成像仪监视着美军的机降情况。

当最后一批次的两架UH-1H直升机俯冲下来,准备降落的时候,在美军着落场北方三公里的丛林中,突然飞窜出了三枚红樱-6便携式防空导弹,防空导弹拖着的橘红色尾焰在夜空中显得格外的醒目。两架准备着落的直升机迅速拉起,“砰砰砰!”打出一排的红外干扰弹,同时作着剧烈的规避动作,一名美军步兵没有抓牢,直接被从舱门口处甩了出去。

“轰!”一架UH-1H直升机未能逃过导弹的追击,被炸成了夜空中一团艳丽的火球,另外一架则幸运地躲过了打击,赶紧降落下来,卸下了机舱中搭载的八名美军步兵,而后便告诉飞到了达索尔湾的上空。

盘旋在海滩上执行警戒任务的两架AH-64D攻击直升机迅速扑向了刚才有防空飞弹窜出的地点。只是中**队在发射完导弹后便已经撤离了现场,美军直升机飞行员未能从夜视仪中发现任何的可疑目标。

经过二十多分钟的忙碌,美军第1骑兵师陆航旅突击营的220名官兵也成功的着落,并开始巩固着落场。四门M252型81毫米迫击炮和四门M224型60毫米迫击炮在着落场周围建立了阵地,承担着为整个机降部队提供炮火掩护的任务。同时,十数挺M2H型12.7毫米重机枪和MK19型40毫米自行榴弹发射器在着落场周围建立起了一道严密的火力网,保卫着着落场的安全。

在巩固了着落场后,美军迅速派出了两个排的兵力,分别向着着落场的北部和东部地区展开了搜索。刚才直升机遇袭,证明着附近有中**队的存在,一次性发射了三枚防空导弹,而后便销声匿迹,说明附近的中**队很有可能只是排级规模,不会超过连级规模。由于第1骑兵师和第25轻步兵师已经决定在这里建立着落场,从这里向阿格诺地区展开攻势,尽管附近中**队的规模可能很小,但为了确保后续大部队着落的安全,美军还是保守地选择了展开大规模的清剿搜索。

“亨利,果然不出你所料,中**队在达索尔地区只部署有少量的步兵部队。看来中国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林加延以南的中央平原,他们对于三描礼士山并不敢兴趣。”接到了着落部队发来的电报后,第25轻步兵师师长丹恩·克拉克少将兴奋地说道,居然在指挥部中喊起了亨利·斯特亚特少将的名字。

亨利·斯特亚特少将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着落的突击营已经发来电报,派出的两个排与中国陆军的步兵部队交火,根据交火的情况判断出达索尔湾北部地区的中**队只有连排级的武器装备,并且数量不多。从中**队一贯以来的战斗配属来判断,部署在达索尔湾北部地区的很有可能只是中国陆军的一个加强步兵排。

“克拉克师长,我们该展开行动了。”亨利·斯特亚特少将对着丹恩·克拉克少将说道。

丹恩·克拉克少将点点头,随即便对着参谋下令道,“陆航旅立即转向达索尔湾地区,第3战斗旅集结待命,准备在达索尔湾地区机降。”

位于帕尼基地区的第25轻步兵师第3步兵旅迅速集结到了一个个野战直升机机场上,搭乘着第1骑兵师和第25轻步兵师的两个陆航旅装备的各型运输直升机前往达索尔湾地区。而两个陆航旅装备的CH-47D运输直升机则吊装着M777型轻型155毫米牵引榴弹炮和加装着各种武器转隔壁的M998“悍马”高机动车,呼啸着扑向了达索尔湾。

当太阳冲出了三描礼士山,将无边的阳光倾泻在达索尔湾的时候,经过一夜抢运的美军已经将第25轻步兵师第3步兵旅的两个主力步兵营空运到了这里,同时向这里空运了一个M777牵引榴弹炮营。而直升机群仍旧在不断地起降着,将美军第25师第3旅剩余的部队源源不断的运送到这里。

经过一个晚上的巩固,美军已经控制了达索尔湾北部半弧形地区,建立了一道距离海滩3-5公里纵深的出击阵地。在经过短暂的休整之后,美军第25师第3旅第一营的数百名步兵在炮火的支援下,沿着海岸公路和沙滩向北方发起了进攻。

“咻咻咻!”一阵尖锐的呼啸声突然从北方的山林中响起,片刻间,部署在达索尔湾北部海滩上的美军AN/TPQ-37“火力发现者”火炮定位雷达顿时扫描到了数百个高速飞行的光点!

“炮击!”操纵着火炮定位雷达的美军官兵立即在无线电中失声叫喊道,只是他们的呼喊没有任何的作用,顷刻间,数百发火箭弹和炮弹呼啸着砸落下来,在沙滩上密集的炸开。

在距离沙滩十多公里外的丛林中,第31集团军两栖装甲旅炮兵团两个炮兵营的36门07B式122毫米两栖自行榴弹炮和12门81式122毫米火箭炮正对着沙滩上猛烈射击着。对于这片沙滩,驻守在这里的装甲旅坦克四营早已标定好了射击诸元,原本是为了防止日菲联军从海上强行登陆作战而准备的,只是没有想到现在由炮兵团用在了美军身上。

部署在沙滩上的美军一个榴弹炮营的24门M777型牵引榴弹炮迅速在火炮定位雷达的支援下,展开了反击;与此同时,盘旋在达索尔湾上空武装直升机也通过数据链获得了火炮定位雷达测量出来的中国炮兵阵地的位置,呼啸着便扑了过去。

四架AH-64D“长弓阿帕奇”攻击直升机即将进入攻击距离的时候,机载雷达告警系统突然急促地响了起来,火控计算机迅速判断出锁定自己是有着“低空杀手”之称的“道尔”近程防空导弹系统,十数枚“道尔”防空导弹拖着浓浓地尾焰冲出了还弥散着淡淡水汽的热带丛林,扑向了天空中准备俯冲攻击的“阿帕奇”武装直升机。

三架AH-64D“长弓阿帕奇”攻击直升机拖着浓烟坠毁在了下面的丛林中,残余的一架在漫天炸开的红外干扰弹中逃了回去。其他的直升机分队见到这个分队的惨状后,知道中**队是有备而来,纷纷调转机首向着达索尔湾撤退。同时呼叫美国空军的攻击机群前来支援。

由于萨马岛和莱特岛上的机场规模不大,美国空军投入在吕宋岛的战机只有四个中队八十架战机的规模,并且还有一个中队需担负着吕宋岛的制空作战任务,现在吕宋海峡上方的制空权已经落入中国空军手中,中国空军的战机随时有可能杀过吕宋海峡,美军不得不防。如此一来,美军只剩下了六十架战斗机和攻击机用于支援土格加劳和林加延两个战场的战斗。而中国陆军强大的野战防空火力也让美国空军见识到了中**队“以地制空”的威力,在昨天一昼夜的空袭作战中,美国空军已经损失了十余架各型战机。

虽然M777型轻型榴弹炮的性能极为先进,只是其只能固定阵地射击的弊端使得其在与中国炮兵的对阵中,占不到任何的便宜,尤其是中国炮兵分布极广,美军的反击效果极差,成批成批的炮弹雨点般地砸落在美军控制的阵地上。

在距离美军控制的阵地三四公里处的丛林中公路上,美军第25师第3旅第一营的官兵们正相互掩护着,在“悍马”高机动车的伴随下沿着公路向着北方摸索前进,头顶上密集交叉而过的炮弹暂时还没有落到他们的头上。这些美军步兵接到指挥官的命令是加速前进,尽快找到中**队的炮兵阵地,并摧毁它们。

前方的丛林中突然传来了一阵阵低沉的轰鸣声,正当美军官兵们停下脚步,蹲在身子,警戒的时候,一辆辆丛林迷彩涂装的63A水陆坦克推到了一棵棵苍天大树,出现在了美军的视线中。这些坦克身上依旧批盖着伪装网和各种伪装用的树枝,只是这样的伪装并不影响它们对美军步兵的猎杀。

一阵火光闪烁,公路上的几辆架设着M2H重机枪和“陶”式反坦克导弹发射器的“悍马”高机动车顷刻间被打成了一团团火球;同时,一排排高爆榴弹密集地落在了美军步兵的散兵线中,三五名倒霉的美军步兵倒在了炮弹爆炸的硝烟之中。与此同时,二十余辆63A主战坦克上的12.7毫米高射机枪猛烈地扫射起来,密集的弹雨在丛林中交织起一道道死亡的封锁线。

“我们遭到中国装甲部队攻击!请求空中支援。请求空中支援。”遭到攻击的美军步兵在无线电通讯器中大声地呼救道。与此同时,沿着海滩向北前进的美军步兵分队也遭到了中国陆军63A水陆坦克的阻击,慌乱的呼救声充斥着整个通信频道。

“中国人的陷阱!”达索尔湾北部的沙滩上,美军第25师第3旅的指挥官顿时意识到,美军持续了数个小时的机降行动没有遭到中**队的大规模反击,并不是附近没有中**队,而是中**队在等待美军着落,而后一举歼灭,美军指挥官顿时想到了在加里曼丹岛上全军覆没的第2步兵师第2战斗旅。

“立即向指挥部汇报,达索尔湾北部地区发现中**队大规模机械化部队,请求空中火力支援,同时请求陆航部队配合我部撤离战场。”美军指挥官冲着通讯参谋大声下令道,他显然不想重蹈加里曼丹岛上第2步兵师第2旅的覆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