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6 孤掷一注5

6.孤掷一注 5

当克雷格·桑切斯中校等人丢掉手枪,双手抱着头走出宿舍楼后,全副武装的日军步兵很快冲了上来,将克雷格·桑切斯中校等美军官兵捆绑住了双手,而后在日军步兵89式自动步枪的枪口下,美国空军飞行员和地勤人员登上了机场边上等待着的73式装甲运兵车,而机场的美军警卫官兵则被带上了蒙着帆布的军用卡车。『可*乐*言*情*首*发』

令克雷格·桑切斯中校意外的是,自己并没有被带离筑城空军基地,而是被带到了基地的f-22a战斗机机库附近。克雷格·桑切斯中校被日军步兵拉下了装甲车后,便看到了日军在机库旁边搭建的几座军用帐篷,绿色的帐篷上用醒目的白漆喷涂着“战俘营”的英文字母!看着与帐篷近在咫尺的f-22a战斗机,克雷格·桑切斯中校顿时意识到,自己不仅成为了日本人的俘虏,还成为了日本人手中的人质!

在这次日军突袭美军驻扎机场的行动中,担任机场警戒任务的美军第82空降师的伞兵在被俘后,全部被送到了远离机场有重兵把守的几座非常隐蔽的战俘营中。而那些抵抗能力弱的美军飞行员和地勤人员在被俘后则被日军安排在了机场上。日军在机场的各个重要位置附近设置了临时战俘营,将被俘的美国空军官兵关押在了里面。用美军俘虏组成人肉盾牌,来迫使美军放弃空袭这些机场、摧毁被日军劫持的美军战机的想法。

就在日军陆军的部队忙碌着用这些美国空军的俘虏设置“人肉盾牌”的时候,来自日本空军和三菱重工的众多技术精英则搭乘着日本陆军的高机动车和直升机抵达了各个机场,随即迅速投入到了对美军战机的改造之中。他们将改装美军战机上的敌我识别系统和通讯系统,使得这些被缴获的战机能够尽快与日本空军的防空网络连成一体,以便能够尽快开始执行任务。

与此同时,部署在本州岛上的日本空军战机纷纷南下,飞抵了四国岛、九州岛和大隅诸岛上的各个空军机场和被紧急征用的民用机场,警戒着美国空军的报复,同时防御着中国空军的突然发难。毕竟两百多架先进战机加入日本空军,将极大改变东海上空的中日空军实力对比,中国空军不会对此视而不见,很有可能采取先发制人的行动,日军不敢不防。

日本军队突然强行“接管”了美国空军驻扎在日本九州岛和屋久岛上的二百多架先进战机的消息,被驻扎在九州岛机场上的美国空军官兵们第一时间传回了太平洋空军司令部。与此同时,这些消息在第一时间便被潜伏在日本的中国、俄罗斯、英国等多国的情报人员获得,各国的情报人员迅速将这一石破天惊的情报传回了国内。

其实这些情报人员提供的情报并没有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就在这些情报员的情报传回国内不久,日本的《朝日新闻》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驻日本的记者很快便将日军的这次行动报道了出来,虽然日本政府很快便中断了《朝日新闻》和电台日本分部播出的新闻,但已经播出去的新闻还是以如同核辐射一般迅速四处散开,一时间,各国的媒体纷纷转播着《朝日新闻》和电台播出的日军与美军在九州岛的冲突。

最早得到情报之一的美国太平洋战区率先做出了反应,正在吕宋岛上与日本陆军并肩作战的第3陆战师和第1骑兵师立即停止了一切攻势作战行动,全面转入了防御状态,并且防御中**队的同时,派出重兵在与日军阵地的集结点之间建立起了防线。正在撤往后方阵地的第25轻步兵师也停止了前进,就地展开了防御作战,同时派出了几支加强后的斯瑞克装甲营向最近的几座已经被摧毁的机场进发,抢夺这些暂时已经失去作用的机场,以备不时之需。

美国夏威夷州的希卡姆空军基地上,这座在5月29日凌晨被中国空军“烛龙”轰炸机中队空袭过的空军基地经过一番抢修,已经再次投入了使用,为了加强对西太平洋地区的威慑,美国空军在希卡姆空军基地上部署了一个中队的12架b-1b“枪骑兵”远程轰炸机。在美国太平洋空军司令部接到驻扎在日本的空军部队遭到日军打击的电报后,便下令这个b-1b轰炸机中队进入战斗状态,美军的地勤人员们忙碌着给这些轰炸机加挂上了agm-129隐身巡航导弹,而后12架b-1b轰炸机便全部起飞升空,飞往太平洋西北部海域上空待命。

同时,美国海军部署在苏拉威西海的“小鹰”号航母战斗群也将防御的重心从西北方向的加里曼丹岛转移响了东北方向的棉兰老岛,就在棉兰老岛上,部署着日本空军唯一的一支境外空中力量,拥有着三十多架f-2a战斗机和二十多架f-15j战斗机。这样的力量足以对已经损失了三分之一舰载机力量的“小鹰”号航母战斗群构成威胁。

“这些可恶的黄皮野狗,果然改不了吃屎的本质!”珍珠港海军基地的地下指挥中心内,美国太平洋战区司令官罗伯特·维拉德海军上将怒火万丈地咒骂道。指挥大厅内,只有作战参谋和通讯参谋们忙碌的身影和不断传来的最新情报,其他的众多高级将领都保持着沉默,毕竟当初罗伯特·维拉德海军上将是不同意将最先进的f-22a重型制空战斗机部署到日本的,现在二十架f-22a战斗机和两百多架各型战机都成为了日本军队的“战利品”!

“卡迈亚将军,太平洋空军还有多少反击力量?如果现在要对日本展开报复性空袭,是否可行?”微微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怒火后,罗伯特·维拉德海军上将走到了显示屏的电子地图前,向身旁的太平洋空军司令杰森·卡迈亚空军上将问道。虽然杰森·卡迈亚空军上将是支持在日本驻扎f-22a战斗机的主要高级将领,但是罗伯特·维拉德上将知道并不是追究孰是孰非的时候,而是尽快拿出应对措施,将眼前的影响降低到最小。

“维拉德将军,太平洋空军的战机主要就是部署在日本和澳大利亚,分别负责着牵制中国空军和支援东南亚战场的作战。日本军队的此次行动,一下子将太平洋空军的实力削弱了一半。在整个西太平洋北部地区,我们空中力量拥有的战机已经不足百架,甚至已经不能保障阿拉斯加州和夏威夷州的空中安全。由于我们在菲律宾群岛以北地区没有合适的空军基地,我们从澳大利亚调集战机北上的方案也是不可行的。”杰森·卡迈亚空军上将有些沮丧地介绍道,“我们只有部署在阿拉斯加州埃尔门多夫空军基地和夏威夷州希卡姆空军基地部署的两个轰炸机中队能够对日本展开远程空袭。”

“日本人抢夺了这些战斗机后,肯定会用于对中国的战争中去,其实这样可以维持住目前已经倾斜的战场天平……”太平洋战区司令部情报主任杰伊·伍德空军准将开口说道,在他看来,美**队加入中日东南亚战争就是因为战争的天平已经严重向中国方面倾斜,美军加入战局就是为了拉平双方的战局,让中日军队拼得两败俱伤。只是中**队的战斗力超出了美军的估计,美军加入战局后并没有出现料想中的场面,反而与中**队战成了平手。美军知道日本一直想要扩大战争的规模,只是因为失去了制空权,无法向吕宋岛大量增兵,现在日本空军抢占了美军的两百多架先进战机,实力必定会出现一次飞跃,凭借着现在日本空军的力量足以夺回吕宋岛的制空权,由日本军队自己来拉平倾泻的天平。

“日本人的野心极大,他们的目标是整个东南亚!”罗伯特·维拉德海军上将当然明白杰伊·伍德准将的意图,只是他很干脆地否决了杰伊·伍德的建议,冷冷地说道,“并且,美利坚的尊严不容许日本人第二次践踏!必须迅速对日本展开报复性的反击,就像珍珠港之后,我们空袭日本东京一样!”

“立即给华府发报,请求对日本本土展开空袭!”罗伯特·维拉德海军上将直接对着身旁的作战参谋下令道。

“卡迈亚将军,立即拟定一份空袭日本本土的作战计划,待华府同意了我们的请求后,立即展开行动。”罗伯特·维拉德海军上将果断地下达了几份命令。他知道战争结束后,自己的从军生涯就该结束了,等待自己将是什么?国会的询问,媒体的嘲讽,阵亡官兵家属的咒骂……,这该死的战争!

中国北京,西山指挥所。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情报部部长钟程少将拿着从日本传回的情报,急匆匆地走到了总参谋长韩炳龙上将的面前,将情报交给了韩炳龙。

韩炳龙上将接过情报,快速地看了一眼,没有任何的表情,便将情报递给了身旁的副参谋长赵子坤海军上将。

“钟部长,二炮的刘大权有没有将情报传出去?”韩炳龙上将转身对着钟程少将说道。

钟程少将对于总参谋长的表现大吃一惊,自己刚接到这份情报的时候,兴奋地差点跳了起来,他知道,日本人将现在与他们并肩作战的美国硬生生地推到了中国这一边,这简直就是自寻死路。在确认了情报的准确性后,他便急匆匆地将情报交给总长。只是总长对于这样的情报竟然没有丝毫的反应,还有赵子坤副参谋长也是同样的表情,两人放佛事先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一般。

“报告总长,刘大权已经将我们准备的情报全部传出去了,那些情报没有引起他的怀疑。刘大权本人也依然没有发现自己已经暴露!”钟程少将听到韩炳龙上将的询问后,迅速立正回答道。

刘大权少将是中**队第二炮兵政治部的副部长,他的意外暴露还要归功于之前被南洋战区抓捕的第6集团军副军长郝孝权少将,被捕的郝孝权少将在审讯中招供,在中**队的军中有一名高级将领是美军的情报人员。这个消息是他无意中听上司提起的,只是不知道具体的名字,只知道是某个军种的高级军官。这一情报引了总参谋部和总政治部的高度重视,迅速在全军范围内展开了秘密排查,最终将目标锁定在了二炮政治部副部长刘大权少将身上。经过一次刻意的检测之后,潜伏极深的刘大权终于露出了端倪,被总参谋部和总政治部定为了重点监视对象。

“可以收网了!”韩炳龙上将冷冷地说道,对于这种军队的败类,韩炳龙上将深恶痛绝,只是为了配合潜伏在日本的情报人员实施这次足以将日本推入地狱的行动,韩炳龙上将暂时饶过了这个隐藏在中**队第二炮兵中的高级将领。而现在,在日本的行动已经按照预定计划展开了,刘大权也到了接受军法处置的时候了!

“是!”钟程少将立正回答到。

“赵副参谋长,是公布雅加达排华事件真相的时候了!”韩炳龙上将对着身旁的赵子坤副参谋长说道。

“恩!同时给南洋战区发报,立即集中空中力量夺回吕宋岛北部地区的制空权,夺回吕宋岛的主动权。另外,吕宋岛上陆军各部队暂时停止进攻,就地布防。咱们得给美国人一个台阶下,好让美国人尽早离开吕宋岛。”赵子坤海军上将看着指挥大厅中的电子地图,开口说道。

“去发布命令吧。”韩炳龙上将听着赵子坤上将的话语点点头,然后挥手对着身旁的参谋长助理江勇少将说道。

“默默无闻,却功在千秋!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那份钟程少将拿来的情报又回到了韩炳龙上将的手上,看着情报上短短几行文字,韩炳龙上将低声地感叹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