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7 孤掷一注6

7.孤掷一注(6)

台湾岛的清泉岗空军基地、屏东空军基地和佳山空军基地的主副机场跑道上,一架架满挂着各型空空导弹的歼-11A战斗机和F-16C战斗机在地勤人员的引导下,缓缓滑行到了起飞位置,在指挥官的指挥下,呼啸着起飞升空,充当着开路先锋,越过吕宋海峡扑向了中日美菲四**队云集的吕宋岛。

美军驻扎在日本的战机被日军“霸占”后,中国华东空军的第26航空师和第28航空师的各个主力战斗机团迅速出击,向福建、广东两省的机场机动,部署到了福建、广东沿海的各个军用机场上。临时加入到了南洋战区司令部的战斗序列之中。

在接到了南洋战区空军指挥部的命令后,华东空军和澎湖空军的近百架架歼-8F、歼-10A/C,歼-11B战斗机纷纷起飞升空,在轰油-6和运油-20空中加油机的支援下,掩护着数十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和苏-30MKK战斗机扑向了吕宋岛。

面对着中国空军的汹涌来袭,巡弋在吕宋岛上空的美军战机很知趣地选择了规避,纷纷撤出了吕宋岛,退回到了萨马岛和莱特岛的上空,在两座岛屿上密集的地面防空火力的掩护下,确保着萨马岛和莱特岛的控制权。

美国空军的知难而退使得中国空军轻易地控制住了吕宋岛的制空权,满载着各种攻击弹药的歼轰-7A战斗轰炸机呼啸着扑向了聚集着日军部队的各个地区,部署在马洛洛斯市的日军第13机步旅团和部署在马尼拉湾沿岸地区的日军第19步兵师团成为了中国空军空袭的重点对象,一枚枚激光制导炸弹和集束炸弹呼啸着从数千米的高空中砸落在日军的阵地上,消耗着日军的兵力。

在吕宋岛上,加塔兰河两岸地区的日军第6机步师团被中国陆军第6集团军重兵包围,经过多日的连续打击,已经奄奄一息;距离第6机步师团的第101步兵师团在土格加劳地区被第127机步师一次重击之后,被失去了大半的战斗力。现在土格加劳地区的美军第3陆战师已经全面开始收缩防线,脱离了与中国陆军第127机步师的接触,使得第127机步师所有的攻击全部集中在了第101步兵师团身上,面对着中国陆军第一王牌师的进攻,第101步兵师团已经自身难保,根本无力救援被围的第6机步师团。吕宋岛北部地区的两个日军师团主力作战部队已经被中国陆军判了死刑。

在林加延战场上,由于一直有美军第1骑兵师、第25轻步兵师和菲律宾陆军的联合作战,部署在这里的日军第8机步师团虽然伤亡也很大,但几个主力联队依然保持着建制。在日军“霸占”了驻日的美军战机后,美军的第1骑兵师和第25步兵师便迅速后撤,脱离了与中国陆军的接触,而中国陆军在美军后撤的同时便加强了攻势,第31集团军的两个主力师的重拳全部打在了第8机步师团身上,只是日军利用着林加延地区遍布的河流节节抵挡,阻击着中国陆军第31集团军机械化突击群的进攻。

就在第31集团军的第86机步师向日军第8机步师团发起猛烈地进攻的时候,林加延战场的天空中出现了十余架蓝灰色涂装的强-5E攻击机,机翼下挂载着两个1100升副油箱的强-5E攻击机在抵达了战场后迅速在日军阵地上空抛掉了副油箱,而后便相互掩护着轮番扑向日军第8机步师团的阵地,一阵阵密集的火箭弹和30毫米机炮炮弹雨点般地倾泻在日军的阵地上,将简易阵地中的日军装甲车和步兵打成了燃烧的铁棺材和血肉横飞的碎肢。

相比于火箭弹和机关炮弹的火力覆盖,强-5E攻击机携带的AR-1轻型空地导弹显然对于第8机步师团这样的机械化部队更有威胁,这款被中国无人攻击机选为了制式装备的轻型空地导弹,半穿甲弹头足以撕开日军90式主战坦克的侧装甲。采用复合挂载后,拥有九个外挂点的强-5E战斗机最多可以携带18枚AR-1空地导弹,完全可以执行阻击对方机械化突击群的任务。只是这些来自华东空军第28航空师第83团的强-5E攻击机此次是远程奔袭执行对地攻击任务,强-5E攻击机较短的航程使得其必须携带副油箱才能够在战场和出击机场间进行往返。并且此次的主要任务是对地火力支援,参战的十二架强-5E攻击机每架战机只携带了四枚AR-1空地导弹,但这些导弹依然给日军第8机步师团的重型装备造成了巨大的损伤。

第31集团军第10陆航旅的武装直升机在之前的战斗中损伤极大,已经无法为第31集团军的几个主力师旅提供空中火力支援任务,中国空军强-5E攻击机的参战正好缓解了这一尴尬。虽然强-5E攻击机的突防能力不强,但在中国空军控制着战场制空权,中国陆军炮兵又占据着战场优势的情况下,参战的强-5E攻击机群仍然在林加延地区给日菲联军造成了巨大的伤亡。

相比于吕宋岛,中国南海南端的加里曼丹岛的情形则要迷离得多,中国陆军第41集团军的攻势丝毫未减,第121摩步师主力已经巴里托河中游地区重镇本托,现在正在沿着公路直逼南加里曼丹省西北重镇亚文泰市。美军第2步兵师已经调集了第4战斗旅的一个斯瑞克步兵营、第2师支援司令部的前方支援营和第2师工兵旅的一个战斗工兵营组成了一支特混部队从马辰市北部的兰陶镇赶往亚文泰市,以加强那里的防御力量。

负责加里曼丹岛作战的美军第2步兵师在被中国陆军第121摩步师吃掉了一个战斗旅后,兵力不足的缺陷顿时显露出来。由于美军意图彻底封锁卡里马塔海峡,第2步兵师将重心集中在了卡里马塔海峡东岸地区,在那里部署着第2步兵师的第1战斗旅和第3战斗旅,而中国陆军也在那里部署着加强了一个装甲营的第123机步师。由于加里曼丹岛的制空权依然处于双方的争夺状态,第123机步师凭借着顽强的战斗作风硬抵住了美军两个战斗旅的进攻,将战斗拖入了胶着状态,使得美军的两个战斗旅被牵制在了卡里马塔海峡东岸的帕诺帕地区。如此一来,美军第2步兵师在加里曼丹岛的作战部队便只剩下了一个第4战斗旅,而这个旅是第2步兵师手中最后的预备队。

马辰市的美军第2步兵师师部内,第2步兵师师长约翰·施梅德少将很是担忧地盯着地图,他已经下令分散出去寻找中国陆军地地导弹和远程火箭炮的第173空降旅返回南加里曼丹省集结,只是许多战斗小分队已经深入中加里曼丹省甚至西加里曼丹省,美军第2步兵师陆航旅的直升机群在第41集团军第7陆航旅和中国海军陆战队航空兵部队的联合打击下,损失惨重,已经没有能力将所有的战斗分队都用直升机接回来。约翰·施梅德少将知道,在短时间内,第173空降旅也只能集结起一半的力量了。

“报告,无人侦察机分队的最新情报,沙巴州的中**队已经将防线收缩到了基纳巴唐岸河一线,全面转入了防御状态。”一名作战参谋拿着一份最新电报走到约翰·施梅德少将身旁,开口说道。

约翰·施梅德接过电报,眉头的皱眉拧得更深,在得知驻日的美军战机被日军抢夺后,约翰·施梅德少将便下令部署在东加里曼丹省的美军部队加强了对日军的监视,只是兵力不足的他无法分出兵力去东加里曼丹省监视日本人,他现在需要的是如何抵挡住中国陆军第121摩步师对马辰市的威胁。现在中国陆军在加里曼丹岛东北部的沙巴州故意收缩防线,显然是在给日军时间,让日军有足够的时间和兵力来南下威胁美军第2步兵师的右翼。

“可恶的黄皮猴子!”约翰·施梅德少将只得无奈地暗骂了一句。他知道,太平洋战区本来就兵力不足,无法向加里曼丹岛派出增援部队;而现在太平洋空军一下子被日本人抢走了一半的作战飞机,自保已成困难,更加不可能向加里曼丹岛增派作战飞机了,第2步兵师现在只能靠自己!

就在因日军突然抢夺了美国空军驻扎在九州岛和屋久岛的八座机场上的两百多架作战飞机而引起了吕宋岛和加里曼丹岛上一连串战斗的时候,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部则在北京召开着例行的记者招待会。

在向各国记者通报了东南亚地区正在进行的机场战斗的大概情况后,中国国防部发言人沈建忠上校突然宣布道,“近日,驻扎在印度尼西亚雅加达市区的中国空降部队在清理雅加达独立广场的废墟时,意外地发现了一些有关5.3雅加达**风暴的秘密资料,这些资料中揭开了5.3雅加达**风暴的真正幕后凶手。”

整个大厅灯光顿时暗淡下来,沈建忠上校打开了投影仪,一段视频出现在了各国记者的面前,画面中,一队中国空降兵正在小心地清理着一处被炸弹炸塌的地下室,四具烧成了黑炭的尸体被抬了出来,然后是那具已经腐烂的华人女孩的尸体,然后是原印度尼西亚国防部长夏弗里·苏汀上将保留下来的那份日本军方发给他的“点燃疯狂,阻止中国”的电报原件,再然后便是那个华人女孩的手机,手机中的录音中断续地播放着一段令人惊悚的对话:

我们直属于帝国防务省,此次的任务就是保护您的安全……现在是下达开火命令的时候了!这是帝国搅乱爪哇岛局势的最后机会了!……各营立即开火,射杀所有华人……砰……你的使命结束了……

“刚才画面中看到的四具尸体,根据DNA身份认证,已经确认一具就是原印尼国防部长夏弗里·苏汀的尸体,还有一具尸体是原印尼特种部队司令马希丁·叶海亚少将的尸体。根据中国和印尼政府安全部门的联合调查,已经确认夏弗里·苏汀是日本人的间谍,准确地说,他是当年二战日军在印尼留下的情报人员的后代,准确的说夏弗里·苏汀就是日本人。”沈建忠上校向着所有的记者通报了一份令人震惊的消息,“另外,原越南人民军陆军副参谋长阮哈九上将也已经被越南国家情报部门确认为日本间谍,此人一直鼓吹越南政府发起对华战争,根据越南政府和中国政府已经掌握的情报,夏弗里·苏汀和阮哈九两人在得到日本政府的授意后大肆鼓动两国政府挑起对华战争。现在已经可以断定,中南南沙战争、第二次中越战争和5.3雅加达**风暴的幕后黑手就是日本政府!”

“贵**方提供的证据是否真实?这些证据能否接受国际社会的核实?”美国CNN电台的一名记者开口提问道。

“这些证据我们会将原件提供给联合国,由联合国组织专门的调查委员会来核实这些证据的真实性!”沈建忠上校开口说道。

“日本军队在五个小时前武装抢夺了美国空军部署在日本的两百多架作战飞机,中**方现在公开这些资料是否与这次事件有关?中**队是否将对日本展开报复性打击?”英国路透社的一名记者站起来开口提问道。

“日本政府必须为他们疯狂而野蛮的行为付出代价。另外,我想在这里提醒诸位,目前,中国与日本处于战争状态!中**队即使对日本展开打击,也只是战争中的一部分,与任何事件无关,更不是什么报复性打击。中**队的作战行动都有详细的作战计划和方案。”沈建忠上校开口回答着路透社记者的提问。

虽然沈建忠上校的回答中弥漫着淡淡的火药味,但所有的记者都敏锐地抓住了沈建忠上校回答中的“目前,中国与日本处于战争状态”,这是中**方首次在公开场合承认与日本处于战争状态,也就意味着中国政府已经决定公开宣布对日开战!

当中国政府公开向全世界宣布中国与日本处于战争状态之后,日本政府也迅速做出了回应,正式对中国宣战。

中日两国的宣战声明顿时在两国民间引起了巨大的反应,在中日两**队在东南亚发生交火后,许多身在日本的中国人和身在中国的日本人便已经购买机票、船票返回了自己的国家,但是仍有许多人对于两国的关系抱有乐观态度,认为两**队在东南亚地区的战争只是局部的利益冲突,规模不会扩大并且不会持续太长的时间。

随着钓鱼岛冲突的爆发,更多的人意识到情况的不妙,赶紧购买机票回国,只是那时的中日两国已经取消了大部分的航班,只保留了几条主要线路保持着最低限度的联络。众人纷纷转道韩国、俄罗斯远东地区、甚至澳大利亚回国。毕竟谁也不知道,一旦两国进入全面战争之后,自己在对方国家面临的将是什么。

当两国正式宣布进入战争状态后,两国境内再次涌起了一次撤离**,众多中国人和日本人背着厚重的行李涌向了机场和码头,购买着返回自己国家的机票、船票。在这次的撤离中,出现了奇怪的一幕,在日的中国人选择的是返回中国,而在中的日本人却选择了前往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选择返回日本的人很少。这些长期生活在中国的日本人已经从各种新闻中嗅到了一丝不祥的味道,虽然他们希望日本能够在战争中获胜,但他们对于战争的前景却没有信心。

这些选择前往第三国暂住的日本人应当为自己的选择感到庆幸,就在他们前往第三国的途中,中**队已经向日本本土亮起了自己的杀手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