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1 重拳出击4

11.重拳出击(4)

就在吕宋岛上的美军部队忙碌着撤离吕宋岛战场的时候,中国南海南端的加里曼丹岛上,泗务市的第41集团军军部内,李成浩少将拿到了来自南洋战区指挥部的命令,南洋战区要求第41集团军五天之内重创美军的第2步兵师,取得加里曼丹岛的战场优势。

“朱参谋长,向战区指挥部发报,请求派出运输机,支援我部的行动。”李成浩少将看着加里曼丹岛的电子地图,对着身旁的参谋长朱默清少将说道。

“军长,你准备在哪里进行空降作战?”朱默清少将开口问道。南洋战区将第6陆战旅临时编入了第41集团军,第6陆战旅虽然隶属于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却是一支伞兵部队,虽然第6陆战旅的侦察营、一营、二营被李成浩派了出去,与第41集团军直属侦察大队和第121摩步师、第123机步师侦察营一起,编成了一百多支战斗小分队分撒在加里曼丹岛的热带雨林中,袭扰着美军部队、与美军的第173空降旅小分队战斗。但第6陆战旅依然有两个伞兵营和一个机械化伞兵营处于待命状态,随时可以空投到加里曼丹岛的任何角落进行战斗。

“三马林达和巴厘巴板!”李成浩少将点着电子地图上,东加里曼丹省南部地区的两个重镇说道,“具体一点,目标就是那两处的两座美军机场。”由于美军在加里曼丹岛上兵力不足,美军在东加里曼丹省的兵力主要就集中在这两处机场上。

“命令第6陆战旅的一营和二营撤出战场,在坤甸地区集结;三营和四营集结待命,给三营和四营各加强一个机械化伞兵连,随时准备出击。”李成浩少将下令道,“第121摩步师主力部队到达了什么位置?”

“亚文泰市北郊,已经与美军部队交火。”朱默清少将迅速将电子地图转换到了南加里曼丹省的位置,开口说道。

“从装甲旅调一个装甲营和一个机步营加强到第121摩步师,另外命令第361摩步团也返回第121摩步师序列,投入到亚文泰地区。帕朗卡拉亚交由第121摩步师侦察营和炮兵部队,封锁住帕朗卡拉亚市的美军就行。”李成浩少将迅速下达着作战命令。最短的时间内重创美军第2步兵师,唯有直捣第2步兵师师部所在的马辰市,那里有美军第2步兵师众多的后勤部队,打掉了美军的后勤部队,在帕诺帕地区的美军第2步兵师第1战斗旅和第3战斗旅将陷入孤军奋战的尴尬境地。

“是。”朱默清少将迅速回答道,而后便去下达命令。

泗务市东南郊的空军机场上,一架架运-9中型运输机轰鸣着降落在宽阔的机场跑道上,卸下了满载的军事物资和武器装备。而后,一架架运输机便被空勤人员用牵引车拉到了一旁的机库中隐蔽起来,或是直接用伪装网覆盖住。

同样的场景还在古晋机场上演着,南洋战区司令部在接到第41集团军的电报后,南洋战区代司令员唐天宇海军中将并没有从战区下辖的华南空军那里动用第13航空兵师的运输机群,而是直接向中国海军司令部发报,请求海军陆战队航空兵的第102航空团参战。唐天宇中将的申请很快得到了海军司令部的同意,部署在广东河源的海军陆战队第102航空团迅速南下加里曼丹岛,支援第6陆战旅的军事行动。

当海军陆战队航空兵第102团的24架运-9中型运输机和8架伊尔-76MD大型运输机全部抵达泗务机场和古晋机场后,第6陆战旅三营和四营也分别在两座机场附近完成了集结,为了支援两个营此次的军事行动,第6陆战旅第5机械化伞兵营抽调了两个机械化连,炮兵营抽调了两个10式155毫米轻型榴弹炮连,分别编入了两个伞兵营之中,用于支援此次的军事行动。

“韩旅长亲自带队?”距离泗务机场不远处的第41集团军的指挥部内,李成浩少将看着一身戎装的第6陆战旅旅长韩志成大校说道。

“李军长,这是空降部队的传统。”来自空降15军的韩志成少将开口说道。

“待陆战6旅三营、四营空降完毕后,将五营空投到巴厘巴板地区,彻底控制住那里。巴厘巴板和三马林达地区就交给韩旅长了。”李成浩少将思考片刻后说道。原本的计划只是占领那里的两处机场,在得知韩志成大校亲自参战后,他决定扩大战斗的规模,决定全面控制巴厘巴板和三马林达地区,美军第2步兵师兵力不足,无法应对三线作战,对于第41集团军来说绝对是个机会。

“是。”韩志成大校立正回答道。与李成浩少将讨论了一些战斗的细节后,便转身离开了第41集团军指挥部,驱车赶到了泗务机场,机场上,第6陆战旅三营的伞兵们已经完成了集结,正在登机。

三马林达地区的天空中,海航9师27团三大队大队长吕毅少校驾驶着他的那架喷绘着9个红星图案的歼-11H战斗机飞行在九千米的高空中,担任着空中警戒任务。而吕毅中校下方的五六千米高度中,海航8师的四架歼-10HG电子战机和八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正编成了四个攻击编队,对三马林达地区的美军地面防空火力展开攻击。

挂载着三个电子吊舱的歼-10HG电子战机一边对美军的防空导弹分队实施着强烈的电磁干扰,一边判定着美军雷达阵地的位置,一旦确定了美军防空导弹的雷达后,距离较近的话便会发射鹰击-27高速反辐射导弹对美军的雷达进行攻击;如果距离雷达较远的话,歼-10HG电子战机便会通过数据链将美军雷达的位置传输给盘旋在天空中的歼轰-7A战斗轰炸机,由歼轰-7A战斗轰炸机发射鹰击-91A远程反辐射导弹进行攻击。

一直都是压制对方地面防空火力的美军终于体验到了被对手压制在地面的苦楚,尽管部署在机场附近的美军“爱国者”防空导弹分队奋起攻击,击落了中国海军航空兵的一架歼-10HG电子战机和三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但部署在三马林达地区的美军防空部队不可避免地被中国海航战机摧毁殆尽。

部署在巴厘巴板地区的美军防空部队同样遭到了中国海军航空兵战机群的猛烈压制。尽管美国空军的战机群进行了奋勇地拦截,但已经从台湾岛方向腾出手来的中国空军,迅速从华南空军抽调了大量的战机南下,部署在南沙群岛的几处前线机场上,支援着部署在加里曼丹岛上的海航8师和海航9师的战斗。而部署在苏拉威西海的美国海军的“小鹰”号航母战斗群,由于全力提放着棉兰老岛上的日本空军,无法分出兵力为加里曼丹岛上的美国空军提供支援。如此一来,得到了支援的中国海航战机成功地将美国空军的战机阻挡在了东加里曼丹省以外的天空。

在摧毁了美军防空部队的雷达后,更多的歼轰-7A战斗轰炸机进入到了战场的上空,这些满挂着空地导弹和各型炸弹的呼啸着扑向了三马林达机场和巴厘巴板机场附近的美军防空阵地,冒着密集的防空炮火和不断飞窜出来的“毒刺”便携式防空导弹,将成吨成吨的炸弹倾泻在美军的头上。

由于三马林达机场位于三马林达市的市区之中,从外围伞降再向机场发起进攻的话,美军守卫部队可以利用机场外围的建筑设置障碍进行节节抵抗,阻挡中国空降部队的攻势。为此,中国海军陆战队第6伞兵旅决定直接在机场上空强行进行伞降!两架浅灰蓝色涂装的运-9运输机以6000米的飞行高度在六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的掩护下,直接飞到了三马林达市的上空。

六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轮番俯冲下去,利用机腹、机翼下挂载的集束炸弹和火箭弹攻击着三马林达机场附近的美军阵地,密集的弹雨横扫过美军设置在机场外围的防御阵地,将严阵以待的美军步兵打成了碎片。同时,为了防止美军利用机场周围的建筑物做火力点,威胁机场的安全,六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直接用十多枚250公斤级的低阻炸弹将机场周围的建筑物全部炸成了废墟。

经过一番猛烈的火力准备之后,两架运-9运输机径直俯冲下来,径直俯冲到了只有200米的飞行高度,随后,机舱两侧的舱门和尾舱门同时打开,顷刻间,一百多朵伞花绽放在机场的上空。

就在中国伞兵跳伞的时候,部署在机场上的美军守卫部队已经对着跳伞的中国伞兵猛烈开火,密集的机枪子弹和榴弹横扫过宽阔的机场跑道;“嗖嗖嗖”多枚“毒刺”防空导弹飞窜向超低空中的运-9运输机,两架运输机立即释放出密集的红外干扰弹,只是伞兵的跳伞仍在继续,两架运输机没有做出任何的规避动作,“轰!”三枚导弹同时击中了其中的一架运输机,被击中的运输机的飞行员吃力地拉起战机,脱离了机场的上空,坠毁在机场北郊的一处居民区中。另外一架运-9运输机也被一枚“毒刺”导弹击中,在机舱上炸出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只是没有伤到要害处,这架运输机在搭载的伞兵全部跳伞完毕后,便拖着乌黑的浓烟爬升到了六千米的飞行高度,返回出击的泗务机场。

第6陆战旅三营一连的一百五十多名伞兵几乎是刚刚打开降落伞,便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而十数名陆战6旅的伞兵甚至未来得及站稳,便被呼啸而至的子弹击中,倒地牺牲。着地后的其他中国伞兵迅速用匕首割断了伞绳,取出背包上的PF89式单兵火箭筒对着正在倾泻弹雨的美军火力点,扣动了扳机。数十枚火箭弹呼啸着窜向了美军的火力点,顷刻间十数挺美军机枪和榴弹发射器被炸成了废墟。

密集的火箭弹一下子压制住了美军的火力,与此同时,中国伞兵的88式5.8毫米通用机枪和89式12.7毫米重机枪也已经快速架设起来,对着机场周围的美军阵地打着精准的点射。着落后的部队迅速以班为单位,完成了战斗集结,随后,伞兵们在班属的95式班用机枪和87式35毫米自动榴弹发射器的支援下,向机场周围的美军阵地展开了猛烈的进攻。

三营一连炮兵排的官兵们冒着密集的弹雨,快速地从空投下来的武器架上卸下了PP93式60毫米迫击炮,快速地在机场跑道的空地上架设了起来,几名老兵迅速通过望远镜和手指测算出了美军重火力点的大概位置,片刻间,密集的迫击炮弹便呼啸着砸向了美军的火力点。

“哒哒哒!”一阵密集的弹雨突然从机场塔台方向传来,冲在最前面的两名伞兵猝不及防被纷飞而至的大口径机枪子弹击中,威力巨大的子弹直接将两名伞兵打成了几段。正在向塔台方向进攻的一连二排的官兵们这才看到四辆斯瑞克轮式装甲车从机场的塔台方向转了出来,冲上了机场跑道,装甲车的身后,跟随着三辆“悍马”高机动车和二十多名美军步兵。

一排的三十多名伞兵迅速卧倒在地,几挺88式通用机枪和95式班用机场迅速组织起交叉火力打击着斯瑞克装甲车后面的美军步兵;三个班里面配置的狙击手,也迅速加好88式狙击步枪,精准地点射着斯瑞克装甲车后面三辆“悍马”高机动车上的美军士兵。

见中国伞兵反应迅速,美军步兵也意识到遭遇到了劲敌,跟随在装甲车后面的美军步兵迅速卧倒在地,架起机枪和榴弹器与中**队进行着对射;四辆斯瑞克轮式装甲车和三辆“悍马”高机动车则加速向着中国伞兵冲了过来。

“火箭弹!”陆战6旅三营一连二排排长大声地在单兵无线电耳麦中下令道。排里的几名士兵迅速取出了背包上的PF89式单兵火箭筒,快速地瞄准住高速冲过来的美军装甲车,只是这些装甲车在前进地时候不断的改变的方向,使得中国伞兵无法进行瞄准。

密集的机枪子弹和杀爆榴弹打在中国伞兵的身旁,两名扛着火箭筒仍在瞄准的伞兵被纷飞的子弹击中,其他的几名伞兵来不及完全瞄准,快速地估算了美军装甲车的位置,对着一百多米外的美军装甲车按下了火箭筒的发射按钮。

数枚火箭弹拖着白色的尾烟呼啸着扑向美军的装甲车,只是美军装甲车的驾驶员们保持着高度地警惕,在发现火箭弹来袭后,赶紧猛打方向,使得中国伞兵发射的火箭弹大多打在了装甲车旁边的泥土中,只有一辆倒霉的装甲车被一枚火箭弹击中,顿时趴窝在那里燃烧了起来。

存活下来的三辆斯瑞克装甲车没有停顿,武器架上的M2H重机枪和MK19自动榴弹发射器继续倾泻着猛烈的火力,同时打出了多枚烟雾弹,掩护着自己的行踪。而三辆装甲车则继续高速碾向了中国伞兵的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