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2 谁主沉浮1

12.谁主沉浮(1)

“嗖!嗖!”两枚红箭-8L反坦克导弹拖着白色的尾烟呼啸而至,一下子击中了两辆正在高速前进中斯瑞克装甲车,两声巨大的爆炸声中,两辆装甲车顿时被炸成了两团火球。

剩下的那辆斯瑞克装甲车上的美军官兵很快发现了前方千余米外的机场跑道中央,两具架设在那里的红箭-8反坦克导弹发射架,斯瑞克装甲车迅速调转了枪口,身后的三辆“悍马”高机动车上架设的机枪也迅速对准了中国伞兵的反坦克导弹发射小组。就在他们准备开火的时候,四枚红箭-10远程反坦克导弹突然从天而降,精准地将四辆美军战车打成了废墟。

两架海军陆战队墨绿色涂装的武直-10A武装直升机出现在了三马林达机场的上空,机首下方的30毫米机关炮迅速对准了塔台外围的美军步兵,猛烈扫射着,密集的弹雨将卧倒在那里与中国伞兵对射的美军步兵顷刻间撕成了碎片。

清除了塔台处的美军火力后,两架武直-10A武装直升机迅速爬升起来,扑向了下一个目标,进攻塔台的陆战6旅三营一连二排的官兵们迅速抓住时机,冲向了塔台。

在三营一连激战了十多分钟后,机场跑道基本处在了一连的控制之中,一连的三个主力排继续向着机场外围的美军据点发起了进攻,连里配属的引导员迅速在机场跑道上设置出助降标志。三分钟后,十架运-9中型运输机便轰鸣着出现在了三马林达机场的上空,数百名伞兵队员从天而降,在机场上降落。

在三营其他的三个伞兵连完成空降后,一个个大型降落伞被从运输机中空投了下来,大型降落伞的下方吊挂的缓冲托盘上,捆绑着一辆辆伞兵突击车和各型轻型火炮。

十架运-9中型运输机完成了空投任务后迅速爬升起来,脱离了战场返回出击机场继续装载。运-9运输机刚刚离去,四架大型的伊尔-76MD大型运输机出现在了三马林达机场的上空,四架伊尔-76MD运输机从八百米的高度中,以单机进入的方式飞抵机场的上空,空投下一辆辆03式伞兵步战车和一门门10式155毫米轻型榴弹炮。

在中国海军进行大规模空投的时候,部署在三马林达机场外围的美军步兵试图着对机场跑道发起了几次攻击。只是盘旋在天空中的中国海航战机和武装直升机牢牢控制着战场的主动权,使得美军步兵的反击均被中国伞兵轻易击退;机场守卫美军部队设置在机场外围的三处82毫米迫击炮阵地刚刚打了几发急速射,密集的重磅集束炸弹和反坦克导弹便从天而降,掀掉了美军迫击炮阵地的伪装,将开火中的美军迫击炮炸成了一堆堆废墟。

海军陆战队第6伞兵旅旅长韩志成大校麻利地割掉了伞绳,抓着03式自动步枪俯身快速地奔到了三营就地挖掘出来的一处较大的战壕中,这里被三营营长作为了临时的营部。

“美军占据着塔台,借助着塔台附近的建筑,负隅顽抗,进攻的一连二排攻击受阻,二连正赶往支援。”在韩志成大校冲进了战壕后,三营长立即向韩志成大校介绍着战场的情况,“一连一排和三排正在向机场南部展开;三连正在向机场东侧展开;四连将向机场西侧展开。”

韩志成大校微露出一点头,看了一眼正在激战中的塔台,微皱了一下眉头,“让一连二排停止进攻,二连改向机场北部发起进攻。给海航发报,直接炸平塔台。”

“炸毁了塔台,机场就无法为我军所用了。”三营长有些担忧地说道。

“海航不会将这里作为出击基地。这座机场只要能够保证运输机群降落,投送兵员和物资就行了。有两辆地面指挥车足够了。”韩志成大校果断地说道。他知道这里距离爪哇岛较近,容易遭到美军的攻击,暂时并不适合中国海航部队,既然如此,除了机场跑道,其他的设施就没有必要让战士们去白白流血牺牲了。

命令很快被传达了下去,正在对机场塔台展开进攻的一连二排迅速停止了进攻,交替掩护着撤离了塔台地区。而这时,两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出现在了机场的上空,四枚500公斤级的雷霆-2激光制导炸弹呼啸着落在了三马林达机场的塔台和附近的建筑上,四声巨大的爆炸声中,塔台和附近的两栋建筑被夷为了平地。

加强给陆战6旅三营作战的五营一连的十二辆03式伞兵步战车很快投入了战斗,与伞兵突击车一起迅速越过了伞兵们的攻击锋线,以猛烈地火力压制着机场周围的美军火力点,掩护着三营的伞兵们的进攻。

与此同时,三营所属的炮兵连和火力连迅速在三马林达机场旁边的空地上部署展开。三营所属炮兵连和火力连装备的二十多门各型轻型火炮和高射炮中,只有一门105毫米轻型山地榴弹炮在空降过程中损坏,其他的火炮全部安全地抵达了地面。三营的官兵们迅速在机场跑道两侧的草地上修筑起了简易的炮兵阵地,调整好射击诸元后,迅速为三营的四个主力连提供着凶猛的炮火支援。

同样的战斗还在巴厘巴板市进行着,负责抢夺巴厘巴板机场的陆战6旅四营与三营的中心开花不同,他们选择了从外围突破,这样至少可以避免伞降过程中遭受的损失。加强后的四营的千余名伞兵在距离巴厘巴板机场南北两端五公里处的地域同时伞降,而后在海航战机和海军陆战队武装直升机的掩护下,向巴厘巴板机场发起了猛攻。

由于美军在加里曼丹岛上的主要威胁来自西北方向的中**队,美军在加里曼丹岛上的最高指挥官、第2步兵师师长约翰·施梅德少将将第2步兵师和第173空降旅的主力都部署在了中加里曼丹省和西加里曼丹省,与中**队正面对抗。为了防止中**队的“斩首”作战,约翰·施梅德少将将第2步兵师第4旅和后勤支援部队都部署在了南加里曼丹省,用于确保指挥部的安全。至于东加里曼丹省,北面有日本军队阻拦在美**队和中**队中间,并且有伊兰山脉的阻隔,不必担心中**队的攻击。因此,美军第2步兵师在东加里曼丹省只部署了少量的警卫部队,就连三马林达和巴厘巴板这样的空军基地,也只是在两座机场及机场所在的两个城市各部署了一个步兵营的警卫兵力,并且这些警卫兵力既部署于美国陆军第2师,也不属于第173空降旅,这两个担任警卫工作的步兵营来自于美国国内的国民警卫队。

尽管这些国民警卫队装备着同美军陆军一样精良的装备,并且许多官兵都是退伍的老兵,但整体作战能力却与美军正规军有着很大的差距。面对着第6陆战旅伞兵营的迅猛进攻,三马林达和巴厘巴板机场外围的美军纷纷溃散。

经过五个小时的激战和战场清剿,第6陆战旅的三营和四营成功地控制住了三马林达机场和巴厘巴板机场。由于美军未在两座城市部署正规的防御部队,只是由两个机场的守卫部队充当着兼职任务,两个机场守卫营在机场争夺和机场外围的战斗中便被中国海军陆战队第6伞兵旅击溃。在三马林达机场指挥战斗的陆战6旅旅长韩志成大校敏锐地抓住了战机,果断地下令参战的陆战6旅三营、四营、五营继续进攻,趁机夺取了三马林达和巴厘巴板两座城市的控制权。

当三马林达和巴厘巴板机场遭袭的情报传到南加里曼丹省的马辰市,美军第2步兵师师部的时候,约翰·施梅德少将顿时意识到了局势的严峻性。就在距离马辰市不足两百公里的亚文泰市,中国陆军第121摩步师正在对这座城市发起进攻。根据无人侦察机发回的情报,中**队的一个坦克营和一个机步营正在从特瓦地区赶往这里;而进攻帕朗卡拉亚的中国陆军第361摩步团也正在撤离帕朗卡拉亚战场,很有可能也会赶往亚文泰地区。

“第3战斗旅什么时候能够抵达马辰市?”约翰·施梅德少将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对着身旁的参谋长问道。

“第3战斗旅的兵员将在六个小时内全部抵达马辰市,但他们的重装备需要十八个小时的时间才能全部运到马辰市,甚至更长的时间。”参谋长开口回答到,“空军的运输机正在吕宋岛进行撤军,无法为我们提供更多的运输机支援,我们只能等待。”

“再等待下去,马辰市就会陷入中国人的手中了!”约翰·施梅德少将有些恼怒地说道。

“报告,帕诺帕地区的西线作战群发来急电,中国陆军第123机步师突然向我部发起了大规模的进攻。”一名作战参谋拿着一份电报急匆匆地跑进了指挥部,大声地向着约翰·施梅德少将汇报道。

约翰·施梅德少将的心脏猛地收缩了一下,为了掩护第3战斗旅的撤军行动,他特意下令第1战斗旅向当面的中国陆军第123机步师发起了大规模的牵制性佯攻,吸引中国陆军的注意力。只是令他意外的是,中国陆军的指挥官并没有上当,并且准确地判断出了自己的意图,发起了反击。虽然约翰·施梅德少将对第1战斗旅的战斗力充满了信心,但是以一旅兵力面对中国陆军的一个满员重装机械化步兵师,约翰·施梅德少将还是极为地担忧。

“立即联络第6空骑旅,让第6空骑旅为帕诺帕地区的第1战斗旅提供火力支援。”约翰·施梅德少将思考片刻后,对着参谋长下令道。

原本部署在加里曼丹岛的第6空骑旅在美军发起了邦加岛-勿里洞岛战役后,便将第6空骑旅调到了勿里洞岛,用于支援第4陆战师特遣队对邦加岛的进攻作战。只是部署在邦加岛的中国陆军第132摩步旅的抵抗极为顽强,不断在槟港南部地区阻挡住了美军的进攻,而且使得担任空中火力支援任务的第6空骑旅损伤惨重。

真正让第6空骑旅元气大伤的是突击泗务地区的中国陆军第41集团军军部的战斗,参战的12架RAH-66“科曼奇”隐身武装侦察直升机和10架HH-60H“隐身鹰”通用直升机,没有一架能够回来,参战的数十名精锐的突击队员也全部阵亡。加上之前战斗中的损耗,第6空骑旅装备的24架“科曼奇”隐身直升机已经被击落了18架,仅剩下了六架!遭受重创的第6空骑旅嚣张的气焰顿时收敛了许多,不敢再大肆地深入邦加岛中国控制区域的纵深地区展开侦察和攻击,只是出动着皮厚的“阿帕奇”攻击直升机掩护着第4陆战师的特遣队提供着火力支援。

“第6空骑旅正在全力支持第4陆战队特遣队进攻槟港,战区指挥部对邦加岛极为重视,我们这样的调动是否需要请示一下战区指挥部?”参谋长有些迟疑地说道。

“第6空骑旅本来就被战区指挥部安排在我的麾下,到目前为主还没有新的调令。第6空骑旅到目前为止还属于我的指挥范围之内。立即执行。”约翰·施梅德少将恼火地对着参谋长说道。如果第3战斗旅被中**队拖在了帕诺帕地区无法驰援马辰市的话,中国陆军很有可能会兵力马辰市城下,甚至直逼自己的指挥部。约翰·施梅德少将无法想象在面对这一情况时,自己该如何做出选择。

“是。”参谋长立正回答道,随即便下令第6空骑旅立即调派直升机前往帕诺帕地区,支援那里正在与中国陆军第123机步师激战的第1战斗旅。

就在距离马辰市数百公里的帕诺帕地区热带雨林中,无数155毫米的大口径炮弹呼啸着从密集的丛林中飞窜出来,飞行了数十公里后,再次落入密集的丛林中,炸出一团团耀眼的火球。

数十辆丛林迷彩涂装的99式主战坦克掩护着数十辆同样涂装的04式履带式步战车,在团属122毫米自行榴弹炮和营属120毫米自行迫榴炮的支援下,碾过茂密的丛林,向着对面的美军第2步兵师第1战斗旅的阵地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