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3 谁主沉浮2

13.谁主沉浮(2)

数辆前出侦察的M3A2装甲侦察车一边利用炮塔上的M242型25毫米机关炮和“陶”式反坦克导弹攻击着身后汹涌而来的中国战车群,一边快速地向着第1战斗旅的阵地撤离着。

“轰!”又一辆M3A2装甲侦察车躲闪不及,被一发呼啸而至的125毫米贫铀穿甲弹击中,顿时成为了一堆燃烧的火球。而就在这时,残存的三辆M3A2装甲侦察车后面的丛林中突然传出了巨大的燃气涡轮增压发动机的轰鸣声,片刻之后,数十辆丛林绿色涂装的M1A2主战坦克轰鸣着冲了出来。

热带雨林之中进行的坦克战,使得双方99式主战坦克和M1A2主战坦克先进的火控系统都失去了用武之地,根本无法从两三公里外发起远程打击,发现目标时,双方的距离往往仅有数百米,一旦被对手瞄准住,基本上是炮响车毁,很难有逃脱的机会。

美军第2步兵师的第1战斗旅下辖有一个坦克营,三个机械化步兵营,一个炮兵营。装备着58辆M1A2主战坦克,174辆M2A2步兵战车,24门M109A6自行榴弹炮和一百多辆支援作战的M113装甲车、M3A2装甲侦察车等作战车辆,突击力极强。美军第2步兵师将其部署在这里,就是期望着利用该旅强大的突击能力阻挡住中国陆军第123机步师的进攻道路,控制住卡里马塔海峡东岸地区。

原先,由于美军第2步兵师的第3战斗旅也部署在帕诺帕地区,并且正在沿卡里马塔海峡东海岸地区向中国陆军第123机步师的背后穿插,使得第123机步师在与美军第1战斗旅交战时,有所顾忌,总是提放着自己的背后。在判断出美军第3战斗旅准备撤离帕诺帕地区后,第41集团军军长李成浩少将果断下令第123机步师向当面的第1战斗旅发起全面进攻,围歼第1战斗旅,迫使第3战斗旅放弃撤离的计划,留下来支援第1战斗旅。

部署在帕诺帕地区的中国陆军第123机步师同样兵强马壮。改编之后的中国陆军,采用摩步师旅番号的部队实际上就是轻型机械化师旅,装备96系列主战坦克和轮式步兵战车。而第123机步师一类的采用机步师旅番号的部队,主要装备着99系列主战坦克和履带式步兵战车和装甲车,为真正的重型机械化步兵。而第41集团军由于将来需要面临严酷的战场环境,两个主力师全部换装了最新式的09式轮式步战车和04式履带式步战车,使得第41集团军的两个主力师具备了与美国陆军师正面抗衡的实力。

虽然第41集团军将军属装甲旅的装甲四营加强给了第123机步师,但第123机步师并没有将装甲四营编入攻击部队,只是将其作为了全师的预备队,针对第1战斗旅的所有攻击任务全部由第123机步师来执行。有着塔山英雄团和白塔山英雄团两个英雄团的第123机步师在第121摩步师全歼了美军第2步兵师第2战斗旅后,显然也急切着需要一场彻底的胜利来巩固自己在第41集团军中头号主力的位置。

第123机步师装甲团的两个坦克营和机步营从正面展开,六十多辆99式主战坦克和三十余辆04式履带式步战车一线展开,在团属炮兵营的支援下,向着美军第1战斗旅的阵地平推过去;第123机步师第367机步团则从左翼切向美军第1战斗旅的侧翼位置,第369机步团则部署在装甲团的右翼,切断着第1战斗旅与第3战斗旅之间的联系,阻止着第3战斗旅的支援。

中美两军的一百多辆坦克在相距不足一公里的距离内激烈地厮杀着,高速飞行的穿甲弹弹丸在中美两军坦克群之间一闪而过,将被瞄准住的目标炸成一团火球;一枚枚“陶”式反坦克导弹和中国陆军04式步战车发射的100毫米炮射导弹呼啸着飞过已经被炸得一片焦土的丛林,撕开对方主战坦克厚实的装甲。

尽管美军第2步兵师师长约翰·施梅德少将已经下令第6空骑旅对第1战斗旅进行战场支援,只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从勿里洞岛飞来的武装直升机此刻尚在飞行途中,美军第1战斗旅只能在没有空中火力支援的情况下与中国陆军第123机步师进行着硬碰硬的地面交锋。

美军的M1A2主战坦克在与中国陆军的96A主战坦克交战时尚能占据着一定的优势,当面对着中国陆军重装部队的99式主战坦克时只能是势均力敌,并且双方交战的距离极近,使得M1A2主战坦克火控系统的优势无法发挥,而99式主战坦克装备的炮射导弹也无法发挥远距离杀伤的作用,在交战中,双方基本保持着一比一的战损。厮杀了几分钟后,中国陆军第123机步师装甲团兵力的优势体现了出来,虽然美军一个坦克营装备的坦克数量相当于中国陆军的两个坦克营,但装甲团的进攻时得到了团属机步营和师属炮兵团反坦克营的支援,跟随着99式坦克群身后的AFT9重型反坦克导弹车不断利用红箭-9反坦克导弹对美军的M1A2主战坦克和M2A2步战车进行着远距离的精准猎杀。尽管美军也迅速仿效中国陆军,调来了装备了“海尔法”反坦克导弹发射架的M113装甲车,只是中国陆军已经占得了先机,十辆赶来增援的“海尔法”反坦克导弹车尚未抵达交战区域,第1战斗旅坦克营已经承受不住巨大的损伤,全线后撤,收缩防线。

损失了35辆99式主战坦克和11辆04式履带式步战车的第123机步师装甲团没有丝毫的停留,迅速加速扑向而来后撤中的美军坦克群。装甲团维修连的十多台坦克维修车迅速赶了上来,抢救着那些被击毁击伤的坦克步战车。同时为了保证攻击力,装甲团迅速将剩余的那个坦克营也投入了战斗,向美军第1战斗旅的阵地发起猛攻。

虽然美军第2步兵师第1战斗旅坦克营在与中国陆军坦克部队的交战中,暂时退却了下来,但第1战斗旅在收缩了防线后,迅速调整了部署,第1旅第1机械化步兵营在坦克营残余坦克的配合下,再次迎向了汹涌而来的第123机步师装甲团。接受了教训的美军在机步营中加强了十多辆“海尔法”反坦克导弹车,用于打击中国陆军的主战坦克。

“嗖嗖嗖!”当第123机步师装甲团的坦克群逼近到美军第1战斗旅一营的阵地时,数十枚“陶”式和“海尔法”反坦克导弹呼啸着猛扑过来,尽管中国陆军的坦克群迅速发射大量的烟雾弹和干扰弹,掩护着自己的行踪,还是有七辆99式主战坦克在一瞬间被打成了一团团燃烧的废铁。

“是M2步兵战车,都隐藏在丛林后面。”第123机步师装甲团99式主战坦克的装甲兵们很是郁闷的发现,尽管火控系统能够搜索到美军的M2步战车,但茂密的树木挡住了中国坦克反击的路线,许多打出去的炮弹都打在了树上。

“炮兵营,清扫射界。”装甲团团长在接到前沿坦克兵们的汇报后,迅速拿起步话机向炮兵营下达了命令。

一直跟随在装甲团的99式坦克群后面前进的装甲团所属炮兵营,在接到了团长的命令后,迅速展开,18门07式122毫米自行榴弹炮高扬起炮管,跟随着坦克部队冲击的炮兵营的炮兵引导兵们迅速传回了打击坐标,片刻间,密集的炮弹便砸向了美军第1战斗旅一营的阵地。

同时,装甲团三个坦克营和一个机步营下辖的炮兵分队的10式120毫米履带式自行迫榴炮也迅速展开,以密集的射速向着美军阵地倾泻着炮弹。密集的炮弹将美军隐蔽的丛林炸成了一片片焦土。

在遭到中国陆军的炮击后,加强给第1战斗旅作战的一个M109A6自行榴弹炮营迅速从与第123机步师炮兵团的对轰战中脱离了出来,集中炮火压制着第123机步师装甲团的炮火。只是第123机步师炮兵团没有给美军炮兵这个机会,继续纠缠住美军的炮兵部队,使得装甲团可以全力轰击着美军第1战斗旅一营的阵地。

在炮兵部队进行了十分钟的火力急袭后,第123机步师装甲团的坦克群轰鸣着冲出了烟雾弹的掩护区域,杀向了美军的阵地。

美国夏威夷州珍珠港海军基地的地下指挥中心内,美国太平洋战区的海陆空三军高级将领都汇聚在这里,关注着加里曼丹岛正在进行的战斗。

加里曼丹岛上中国陆军的突然发力,一下子打乱了美国人的计划部署。加里曼丹岛地处南海的最南端,控制着这里,就等于控制住了半个南海。尽管美国人在中美签订的吕宋岛停战协议中同意,将美国的势力撤出南海,但美国人显然只是暂时撤离,在他们看来全世界任何有利益的海域都应该有美**力的存在。位置重要、资源丰富的南海更是美国不可放弃地重要海域之一。

按照美国人的设想,中**队已经对日本本土展开了大规模的空袭,对日登陆作战将在不久之后展开,中**队接下来的重点肯定是休整部队,准备登陆日本,在东南亚战场不会有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而美**队在将吕宋岛的部队撤到澳大利亚后,第25轻步兵师在休整之后将会被派遣到加里曼丹岛,与第2步兵师一起向中国陆军的第41集团军发起进攻,最终将中**队彻底赶出加里曼丹岛。

“第2步兵师在没有空中支援的情况下,抵挡不住中国陆军第41集团军的全力进攻。”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约翰·伊林海军上将开口说道。

“部署在澳大利亚的空军部队抽调了五个战斗机中队部署到阿拉斯加州、夏威夷州和马里亚纳群岛,以保障第二岛链能够保持最低限度的防空警戒兵力。目前,我们在东南亚地区和澳大利亚地区,已经只剩下六个中队的战斗机,现在只能确保爪哇岛、邦加岛战场的制空权;加里曼丹岛、萨马岛和莱特岛都只能勉强维持住部分地区的制空权。太平洋空军在接受补充之前,已经无力向加里曼丹岛提供空中支援。”美国太平洋空军司令杰森·卡迈亚空军上将很是无奈地说道。

在介入中日吕宋岛战争之前,美国空军从本土抽调了三百多架战斗机补充到了太平洋空军,使得太平洋空军下辖的兵力达到了六个航空队,16个联队,拥有各型战斗机、攻击机八百多架!只是,美军参战之后才发现到自己踢到了钢板上,在与中国空军和海航一系列的空战中,美国太平洋空军先后损失了四百余架各型战机,紧接着在日本又被日本空军一下子掠走了两百余架战斗机,现在整个太平洋空军已经只剩下两百多架战斗机,而这些战斗却需要维持从阿拉斯加州到澳大利亚这个跨越了大半个太平洋的岛链的安全。

“如果没有空中支援,那我们只能放弃加里曼丹岛,否则的话第2步兵师将有全军覆没的危险。”约翰·伊林海军上将沉思片刻,面色凝重地说道。

“一旦放弃了加里曼丹岛,邦加岛和勿里洞岛也将落入中国人手中,我们所做的努力就全部白费了!”太平洋战区司令罗伯特·维拉德海军上将紧锁着眉头说道,“国防部不会同意放弃加里曼丹岛的。”

“那我们只有向加里曼丹岛增兵,中国陆军第121摩步师已经抵达了亚文泰地区,第2步兵师在南加里曼丹省只有一个斯瑞克旅和第2步兵师的后勤部队,不一定能阻挡住中国陆军的进攻。一旦中国陆军占领了南加里曼丹省,我们想增兵,也已经晚了。”约翰·伊林海军上将看着加里曼丹岛的电子地图上,标注在马辰市北部亚文泰地区的中国陆军第121摩步师的番号有些担忧地说道。

罗伯特·维拉德海军上将微微地轻叹了一口气,“我会向国防部申请的。”

指挥中心内的几位高级将领看着罗伯特·维拉德海军上将,他们都知道美国同时进行着两场战争,国内已经没有师级部队的机动兵力了,而团级的机动兵力投入加里曼丹岛只是无畏的添油战术,改变不了大局。所有人都听得出罗伯特·维拉德上将口吻中的无奈,众人突然发现罗伯特·维拉德上将似乎一下子老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