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5 穷途末路3

远征无弹窗 25.穷途末路(3)

正在攻击前进中的第127机步师和第31集团军三支主力师旅突然发现,原本激烈的抵抗突然消失了,前进道路上的日军放佛消失了一般,各师属侦察营和团属侦察连提供的许多有日军阵地的区域,当主力部队抵达时,那里的日军早已消失,只留下了一大堆残破的武器装备,有许多武器可以明显看出来是被日军自己刻意破坏的。『可*乐*言*情*首*发』

消息很快被传到了进攻的各个师旅的指挥部,各师旅指挥官顿时意识到,已经被打残的日军第6师团和第8师团是在主动放弃正面阻击,这些日军肯定会分散进入吕宋岛的热带雨林之中,以游击战与中**队纠缠。

南洋战区指挥部接到这个消息后,迅速下令北线攻击群的第127机步师停止进攻,将派往圣地亚哥的进攻部队撤了回来,在已经占领的伊拉甘市固守,吕宋岛北线战场全面转入了防御状态。而连续作战的第127机步师各团营便在伊拉甘地区进行短暂的休整,等待接应部队的到来。

西线攻击群的第31集团军则被下令继续向马尼拉方向突击,不必顾忌日军第8师团的残余部队,尽快将战线推进到马尼拉湾,切断巴丹半岛与马尼拉之间的联系。

“命令第92摩步旅停止前进,撤出战斗,全力保障第86机步师和第91摩步师两师的后勤补给运输线。”林加延市的第31集团军司令部内,军长李智林少将在接到南洋战区的命令后,沉思片刻后作出了决定,他知道日军放弃正面阻击就是将攻击的重点转移到了中**队的后勤补给线上,第31集团军各部都是机械化部队,对后勤补给依赖极大,必须全力保障后勤补给线的安全。

“根据我们的情报,驻菲日军的司令部就设立在马尼拉北部的马洛洛斯地区,第31集团军直属特种侦察大队的几支作战分队已经运动到了马洛洛斯市附近,是否集中力量对日军的指挥部进行一次突袭,端掉他们的指挥部。”第31集团军参谋长丁翔少将点着地图上马洛洛斯市附近的位置说道,就在地图上,马洛洛斯市的附近插着几支代表中**队的红色小旗帜。

“在马洛洛斯市附近的特种侦察大队有多少兵力?”李智林少将开口问道。

“三支作战分队,共计31人,其中有一支是钟韬中校带的队。”丁翔少将迅速回答道。

“将第10陆航旅集中起来,再集中三到五支作战分队,空投到马洛洛斯市附近,由钟韬中校统一指挥,找到驻菲日军的指挥部,干掉它。如果找不到,就重点打击部署在那里的日军第13机步旅团,第10陆航旅全力支援特种侦察大队的行动,另外与空军部队协调一下,抽调一到两个大队的战机全力支持侦察分队的行动。”

“是!”丁翔少将兴奋地回答道,随即便转身向作战参谋下达着一份份作战命令。

马洛洛斯市北郊的丛林中,第31集团军直属特种侦察大队大队长钟韬中校率领着一支12人的作战小分队在茂密的丛林中小心的前进着。全大队身手最好的师成彦中士依旧充当着整个作战分队的尖兵,与另一名侦察兵前进在整个分队的最前端。

随着距离马尼拉湾越来越近,这里的居民也越来越密集,尽管在丛林中前进,依然会不断遭遇在丛林中经过的菲律宾居民,为了避免暴露,钟韬中校直接下达了必杀令。充当着尖兵的师成彦凭借着一手飞刀绝技成功地执行着钟韬的命令,在几日的行军中,师成彦中士已经用飞刀取了五名误入钟韬作战分队警戒区域内的菲律宾土著居民。

整个作战分队再次停了下来,钟韬中校和身边的九名侦察兵迅速借助着树丛隐藏起来。分队中的两名狙击手迅速就位,随时准备为前方的两名尖刀队员提供着火力支援。

“日军巡逻队,89式步战车两辆,步兵15人。完毕。”钟韬中校的无线电耳麦中传来了师成彦中士低沉的汇报声。

“隐蔽,放过去。完毕。”钟韬中校迅速回令。现在钟韬中校已经接到了集团军部的命令,寻找驻菲日军的司令部,根据情报人员收集的情报和空军部队电子侦察的结果判断,驻菲日军司令部就设置在马洛洛斯市东郊地区。

伏在树丛下的钟韬中校能够感觉到日军的89式履带式步战车行进时使得大地产生的震颤,而日军步兵对着茂密丛林随意射出的子弹更是威胁着侦察分队的安全。三十分钟后,终于确认日军巡逻队已经远去,钟韬中校才微微松了一口气,迅速率领着分队趁着日军巡逻队的间隙,快速地插向了马洛洛斯市的东郊地区。

随着夜色的降临,钟韬中校率领的作战分队借助着先进的夜视装备,迅速加快了行军速度。而这时,马洛洛斯市的天空中,中国战机的轰鸣声越来越密集起来,而马洛洛斯市市区内爆炸的火光也越来越密集起来。在吕宋岛和加里曼丹岛的战斗中,中国战机对日军部队的轰炸是全方位的,完全没有去考虑所谓的平民伤亡和政治影响,除了杀杀南海诸国的威风,出往日的一口恶气外,也是在给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的民众传达一个讯号:如果配合日本人的话,中国战机就会直接轰炸,让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的民众去给政府施加压力,逼迫他们中止与日本人的合作,将日本人的势力彻底赶出东南亚地区。

中**队的战术显然取了了极大的效果,在日军退进马洛洛斯市和马尼拉市后,马洛洛斯市和马尼拉市的居民顿时引起了巨大的恐慌,大量的居民拖家带口逃往城外,成群的汽车、摩托车堵满了马洛洛斯市和马尼拉市进出城地各条道路,使得许多原本准备进入城内的日军被堵在城外,无法入城。整个马尼拉市和马洛洛斯市外围一片混乱。

在日军的第8机步师团放弃了正面阻击后,马洛洛斯市顿时成为了面对中**队的第一线。中**队也知道,这个从北面进入马尼拉地区的必经之路,必定将是一场恶战,很可能将是中**队进入吕宋岛来的第一场城市攻坚战。担负空中支援作战任务的中国空军部队显然很尽职,众多战机轮番在马洛洛斯市上空进行着猛烈的轰炸,绵延的爆炸声彻夜响起着。

就在退入马洛洛斯市内的日军忍受着中国空军无休止的轰炸的时候,中国陆军第31集团军所属的第10陆航旅的六架直-12运输直升机借助着夜幕的掩护,在四架歼-11A战斗机的掩护下,超低空逼近到了马洛洛斯市东郊的一处农田的上空,六架直-12运输直升机冒险悬停在仅十数米的高度中,随后数十面全副武装的特种侦察兵迅速索降下来,随后便快速的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就在中国空军集中战机进行夜间轰炸的时候,两架运-8G大型电子干扰机和一架空警-2000大型预警机就盘旋在马洛洛斯市上空13000米的高空中,多台先进的电子监听设备全力收集着马洛洛斯和马尼拉地区日军的通讯联络,确定着驻菲日军指挥部的准确位置。

与此同时,在马洛洛斯市北郊的一处较为偏僻的民房中,钟韬中校正紧盯着面前瑟瑟发抖的一名日军俘虏,这个倒霉的家伙是与其他两名日军士兵一起开着一辆73式军用吉普车外出,结果被钟韬中校的作战分队盯上了,师成彦一记飞刀直接取了司机的姓名,在其他两名日军士兵反应过来,便被闪电般扑上去的钟韬等人制服。

“姓名,番号,你们在菲律宾的最高指挥部在什么位置?”钟韬中校一口流利的日语问道。

“小泽太郎,第13机步旅团第13通信中队少尉。”说完,这名日军便闭上了嘴巴,不再开口。

“我没有耐性陪你耗下去。我不隐瞒,不论你回答与否,你都会死,只是你说出来后,我会让你死得舒服一点。”钟韬中校拔出了匕首,在手中把玩着,身旁的师成彦则抽出了一把柳叶飞刀,在那里削着指甲。

“我是战俘,你们应当遵守日内瓦……啊!”小泽太郎少尉尚未说完,便发出一阵撕裂般的嚎叫声,只是他的嚎叫声只发出了一半,一把破布就塞在了他长大的嘴中,而他的右掌上,扎着一枚柳叶形飞刀。

师成彦中士走过去,拔下了飞刀,在小泽太郎的衣服擦干净,再次拿在手中,微笑着对着小泽太郎说道,“现在考虑好了吗?我的飞刀很准,可以在你身上飞一百下,仍能让你活着。”

师成彦的微笑和他那张口中出来的英文让小泽太郎感觉到一阵冰骨的寒冷,口中支吾着,师成彦拉掉他口中塞着的破布,小泽太郎少尉说道,“我不知道战区指挥部的位置……啊…呜……”

这一次,师成彦直接将飞刀扎在了小泽太郎的右肩上,就在他右手出刀的同时,左手已经将破布再次塞进了小泽太郎的口中。

在小泽太郎嚎叫了许久之后,师成彦扯掉了破布,看着小泽太郎,小泽太郎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勇气,“我说,我说,只希望你们能够绕我一命,我不想参加这场战争,我只想回家,我在东京还有漂亮的女朋友。”

“这样啊。”钟韬中校作出思考的样子,片刻之后,说道,“可以,只要你说的情况属实,我会放你一马,让你进战俘营,战争结束后,你就可以回到日本了。”

“战区指挥部设立在东郊的菲律宾陆军第55工程旅一营的军营中,指挥部被建立在地下室之中。”小泽太郎赶紧回答道。

钟韬中校很快在PDA的电子地图上找到了小泽太郎所说的位置,然后便拿着PDA去了隔壁的另一个房间中,那里有另一场审讯正在进行。

一分钟后,钟韬中校回到了审讯的房间中,对着师成彦点点头,在小泽太郎还在期盼着能够活着离开的时候,师成彦瞬间扭断了小泽太郎的脖子。

“队长,电子侦察机发来的最新情报,有三处可疑地点。”分队的通讯兵拿着PDA走了进来,PDA的电子地图上标注着三处代表可疑的地点,其中一处正式小泽太郎和另一名日军俘虏所招供的第55工程旅一营的军营。

“通知各分队立即向15号区域前进。”钟韬中校迅速整理好行装,对着通讯兵下令道。整个马洛洛斯市极其周围地区被钟韬中校的特种侦察大队划分成了二十块区域,便于部队统一行动和空中战机的精确支援。

夜幕下,一支支精干的特种作战小分队快速地向着15号区域前进着,天空中,盘旋在马洛洛斯市西郊的十余架直-9WA武装直升机也轰鸣着飞到了马洛洛斯市东郊的上空,待命着,随时准备为钟韬的行动提供即时火力支援。夜幕下,一张索命的大网正向驻菲日军司令部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