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6 穷途末路4

远征无弹窗 26.穷途末路(4)

马洛洛斯市东郊的菲军第55工程旅一营的地下室内,日本西南方面军参谋长松岛城中将一身戎装,与驻菲日军司令官三浦亮海军大将握手告别。『可*乐*言*情*首*发』

“松岛君,马尼拉内驻扎着帝国陆军的第19步兵师团,希望松岛君能够在马尼拉长期坚守,吸引支那军队的兵力,减轻帝国本土的压力。”三浦亮海军大将握着松岛城中将的手说道。

“三浦君放心,我会与第19师团共存亡,让马尼拉成为中国人的斯大林格勒。”松岛城中将坚定的说道,随即便敬礼转身离开了指挥部。

由于中国空军正全力轰炸着马洛洛斯市极其周边地区,前往马尼拉市的松岛城中将采取了最低调的方式前往,乘坐着一辆87式轮式装甲侦察车直接前往了马尼拉市。由于这辆战车与其他的战车采用了同样的伪装方式,使得它从一队中国特种侦察大队的作战小分队附近驶过的时候,根本没有引起中国特种侦察兵的兴趣,被中国侦察兵直接放了过去。

在将松岛城中将派往了马尼拉市,三浦亮海军大将则坐回了到了地下指挥大厅的沙发上,双手轻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眼前的战事显然已经糟糕透底,他很气愤,中国人的实力居然隐藏得如此之深,一直以为日本在全世界面前隐藏实力是做的最好的,现在与中国人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儿科。就连自己在开战前也坚信中**队不堪一击,现在看来自己错得离谱,而整个日本的决策也错得离谱。

“希望我们的军队能够向他们的前辈一样勇敢。”三浦亮海军大将心中默默祈祷着。只是他并不知道,此刻就在地下室上面的菲军第55工程旅一营营区周围,一张巨大的包围圈已经合上了口子。

“A3小组封锁通往马洛洛斯市的道路,A5小组封锁南逃的道路,A6小组封锁北逃的道路。”第31集团军直属特种侦察大队大队长钟韬中校在无线电耳麦中下达着命令,“A1,A2,A4小组主攻,A7小组在东侧待命,随时准备支援。”

各个小组的任务区域被钟韬中校标注在了电子地图上,其他几支战斗小组很快从PDA的电子地图上看到了钟韬中校部署的任务,各个战斗小组快速地向着各自的位置机动过去,就在距离这处军营以北二十公里的天空中,八架直-10WA武装直升机正盘旋在20米的高度上,静静地待命着。

“A1小组就位;

A2小组就位;

A3小组就位

……”

钟韬中校透着95式自动步枪上的夜视仪观察着这处军营的情况,而身后,通讯兵不断向他发出各个小组就位的消息。

“微型无人机发回的侦察图像。”一名操纵着微型无人侦察机的侦察兵开口说道,钟韬中校迅速放下了步枪,悄悄靠了过去,看着侦察兵操纵着的笔记本电脑,电脑屏幕上,一幅幅无人侦察机发回的照片清晰地在电脑上放映着。

而不久之后,各个战斗小组通过各种夜视装备,判断出来的日军防御兵力的信息也发送了过来,钟韬中校与其他两名侦察兵迅速将各小组的情报与无人侦察机侦察到的情报总结起来的。

“六个重机枪火力点,六个榴弹发射器火力点,12点钟方向和3三点钟方向各发现一个巴雷特狙击枪小组,营区内有三辆87式装甲侦察车,四辆89式步战车,3辆87式自行高炮,还有多辆01式轻型装甲车和高机动车。步兵部队越一百三十余人,加上地下室和室内的日军,日军步兵应当在150人-180人之间。”结果很快被中国侦察兵统计了出来

“加强连级警卫部队,小鬼子是自信过头了,还是兵力不足?”看着统计出来的结果,钟韬中校有些吃惊,外围绕过去或直接呼叫空中火力摧毁掉的日军警戒哨所除外,在第55工程旅一营营区极其方圆300米的区域内,日军在驻菲日军最高指挥部居然只部署了一个加强连级的警卫部队,除了装甲力量雄厚一些外,这些步兵警卫部队根本阻挡不住自己现在的七个作战分队的进攻,除非这些警卫部队全是日军的特种部队。但从他们的部署和潜伏情况来看,这些日军显然不是日军精锐的特种部队,否则的话不会连狙击阵地都暴露出来。

“发送给各部队,五分钟准备。”钟韬中校迅速下令道,随即端着95式自动步枪悄悄进入到了自己的散兵坑中。

钟韬中校一边透过单兵夜视仪观察着前面营区外围日军的情况,一边看着手腕上的手表,当距离他下令的五分钟还有一分钟的时候,北方的夜空中传来了低沉的轰鸣声,钟韬中校能够判断出这是中国陆军直-9WA武装直升机“阿赫耶”1C型涡轴发动机的声音。

夜视仪中,日军的装备一直保持着沉默,三辆盖满了树枝的87式自行高炮也依然隐蔽在一排大树下,没有动作,显然他们对自己的隐蔽措施相当自信。只是他们的自信没能维持多久,夜空中,一道道橘红色的火焰直扑日军的战车而去。

“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中,一辆87式自行高炮率先被一枚红箭-10远程反坦克导弹击中,更多的红箭-10反坦克导弹如同夜空中的流星划过第55工程旅一营营区的上空,准确地击中了停在营区内的一辆辆日军装甲车。

“开始!”钟韬中校看着手表上的指针指到了三点二十分的时候,在单兵无线电通讯器中,下达了命令。

“噗!噗!”几声沉闷的枪声率先响起,就在钟韬中校分队前进道路上的日军的一个“巴雷特”狙击枪小组和一个M2H重机枪小组遭到中国特种侦察分队狙击手的照顾,一名日军狙击手和一名主机枪手尚未反应过来便闷哼一声倒地。

钟韬中校举起手中的95式自动步枪,对着那处主机枪手被击毙的日军机枪阵地的副机枪手扣动扳机,三发子弹精准地打在日军副机枪手的胸口,子弹穿透了避弹衣,将那名日军的胸口打烂。钟韬猛地冲出了散兵坑,俯身快速地奔向日军的外围警戒阵地,手中的95式自动步枪不断闪烁着急促的火光,精准地点射不断地将一名日军击毙。

其他四个方向上,也是枪声大作,不时还夹杂着几声PF89式火箭筒的射击声。八架直-9WA武装直升机在摧毁了日军的装甲车辆后,四架直升机迅速爬升起来,在马洛洛斯市与营区之间待命着,随时准备阻击日军的援军,另外四架携带着12.7毫米机枪吊舱和23毫米机关炮吊舱的直-9WA则迅速俯冲下来,利用猛烈的火力扫射着第55工程旅一营营区的营房和被中国侦察兵发现的日军火力点。

一道道曳光弹如同夜空中火红的链条,鞭打着日军的阵地,将地面上的日军撕成碎片,原本在营区院子空地上布置的日军步兵忍受不了空中直升机群的打击,纷纷躲进了营房内。

“嗖,嗖!”两枚91式“凯科”便携式防空导弹呼啸着从营区内窜起,一架直-9WA武装直升机由于飞行高度过低,尚未来得及作出规避便被导弹击中,拖着燃烧的机身坠向地面。只是日军发射导弹的位置很快遭到了密集的23毫米穿甲燃烧弹的攻击,两名躲在房屋内发射导弹的日军步兵同样被密集的炮弹撕成了碎片。

其他三架直升机不再大意,交替掩护着对着地面的营区扫射着,前去阻击的四架直升机也飞回来了两架,因为天空中,有四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抵达了马洛洛斯市东郊的上空,担负起了阻敌的任务。

钟韬中校快速的冲到了日军的阵地中,手中的95式自动步枪不断的喷射着致命的火舌,看着地面上的日军尸体,钟韬迅速右手握住95自动步枪,左手拔出92式手枪,对着地面的日军尸体脑袋就是一枪。

“补枪!”钟韬中校下达着命令,他可不希望自己的部队冲进去后,后路被装死的日军士兵堵住,反正日军的指挥部已经被包围,日军已经插翅难飞了。

一连串手枪射击的声音在第55工程旅一营营区外围的阵地上响起,确认控制住了外围阵地后,钟韬中校迅速让通讯兵给盘旋在天空中的武装直升机群发报,要求他们停止扫射。随后,十余枚PF89火箭弹便拖着艳丽的尾焰扑向菲军军营营区的围墙,一阵阵剧烈的爆炸声中,营区围墙被炸出了十多个口子,有的地方刚才已经被直升机扫射过,在火箭弹的一击之下居然坍塌了。

中国特种侦察兵迅速冲击到了围墙的外围,贴着炸开的口子两侧,摸出闪光弹,纷纷扔进了营区之内,一连串的耀眼的光亮顿时在营区内闪起,里面传来了阵阵嚎叫般的叫喊声。

强光微微减弱一点后,中国侦察兵们迅速从口子冲了进去,冲进去的时候,手中的95自动步枪下挂装的35毫米榴弹发射器也同时开火,将密集的杀爆榴弹倾泻在营区内。

“哒哒哒!”一阵阵机枪扫射声骤然响了起来,几名中国侦察兵不及躲闪,被呼啸而至的7.62毫米子弹击中,闷哼一声倒地牺牲。

“轰!轰!”几声巨大的爆炸声在日军占据的营房内响起,爆炸产生的耀眼火团令日军步兵们大吃已经,许久他们才反应过来,中**队中装备着一款云爆火箭弹!

两名侦察兵丢掉手中的PF97式93毫米云爆火箭弹发射筒,端着95式自动步枪继续前进着;钟韬中校也从背上的战术背心中抽出了DFR89式35毫米单兵燃烧弹,猛地丢进了一处营房之中,顷刻间,熊熊的火焰便在营房内燃气,两名躲藏在里面的日军步兵浑身是火冲了出来,很快便被中国侦察兵射出的弹雨击毙。

随着营区内的火焰越来越大,钟韬中校和其他中国侦察兵们纷纷摘掉了单兵夜视仪,此刻整个营区已经照得很亮,长期进行微光、弱光下战斗训练的中国侦察兵对于这种环境显然极为适应。

没有了夜视仪,中国侦察兵们的动作更加的敏捷,云爆火箭弹、燃烧弹和枪挂榴弹发射器发射的杀爆榴弹不断的在营区中响起,企图凭借着房屋抵抗的日军这才发现自己错得离谱,而钟韬中校率领的突击部队中,后来通过直升机机降而来的四支战斗小组更是专门加强了巷战攻坚武器的。

“钟队,发现了地下室入口。”正倚在一道残墙后面更换弹夹的钟韬中校的无线电耳麦中传来了师成彦中士的声音。

钟韬中校迅速更换好弹夹,快速来到了师成彦中士所在的位置,一处被手榴弹炸过的房间内,三名被炸成了学筛子的日军步兵尸体横七竖八地倒在里面,而他们的身后,有一个楼梯口通往地下。师成彦中士和其他两名侦察兵正守在那里。

“你们两个守着,你们跟我上。”钟韬中校指着跟着他过来的两名侦察兵说道,然后便带着师成彦中士等三名侦察兵小心地沿着楼梯走下去。

“哒哒哒!”前进在最前面的师成彦中士刚刚探出半个头,一阵枪声便响起,师成彦中士在探出半个头后便下意识的后缩了一下,数发子弹拖着灼热的余温从师成彦中士面庞前飞过,惊出师成彦一身冷汗。

迅速掏出一枚82-1手雷丢了过去,轰的一声爆炸声刚刚响起,师成彦便已经飞身冲了出去,手中的92式手枪对着拐角那里连续射击着,在他身体落地的时候,整个弹夹内的15发子弹已经打出去了8发。落地后的师成彦猛地翻滚,闪到了拐角处的另一处角落里。

另外一名侦察兵快速冲了出来,手中的05式微冲连续射击着,将地面上被手雷炸伤未死的一名日军步兵打成了筛子。

地下室有五个房间,由于楼梯口已经有侦察兵守住,钟韬中校率领的三名侦察兵迅速分成的两队,一队警戒,一队逐个房间清理。

师成彦中士猛地踹开一道门,门开后便迅速闪开,钟韬中校则迅速将一枚82-1手雷丢进去,随后师成彦再丢一枚手雷进去补充。两声爆炸声之后,握着05微冲的钟韬和拿着92手枪的师成彦便交替冲进去,对着地上的尸体和伤员补射。

由于地下室内的日军以参谋和文员为主,战斗力很弱,根本组织不起来有效的抵抗。尤其是在打到一个房间时,才发现是日军的通讯室,看着房间内被手雷炸死的六名日军女兵,师成彦痛惜不已。

最后一个房间,是一扇双开的大门,显然这里是一个极大的房间,从刚才的四个房间已经可以判断出这里就是驻菲日军的司令部,因为在一个休息室中,钟韬中校发现了三浦亮大将、仓上庆介大将和松岛城中将三人的合影,那是三人同时晋升后的留影纪念。

钟韬中校阻止了师成彦踹开门的做法,将一颗C4炸弹安放在门上,随后四人迅速躲到了安全的角落,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两扇大门顷刻间被炸成了碎片。四枚催泪弹同时被扔了进去。

“砰砰砰!”密集的手枪射击声从房间里响起,密集的子弹从被炸毁的门中飞窜了出来。听着密集的枪声,钟韬中校与其他三名侦察兵将身上剩余的手雷全部丢了进去,一连串密集的爆炸声从指挥室内响起,借助着爆炸的时候,钟韬中校等人迅速冲了进去。

三支05微冲和一支92手枪连续开火着,密集的弹雨不断收割着日军指挥室内,倒地呻吟的日军参谋们的生命。

“砰!”就在枪声逐渐稀疏的时候,一声92式手枪的射击声再次响起,随后便响起了师成彦中士兴奋地声音,“想死,没那么容易。”

钟韬中校闻声看去,一声海军大将将服的日军军官倒在地上,他的双腿满是鲜血,显然是被手雷炸伤的,他的右手手腕上被师成彦一枪打穿,就在他的右手下一把P220手枪。

钟韬中校走过去,抓起三浦亮海军大将,从口袋中拿出刚才在休息室中拿的三浦亮等人的合影照片,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拍着师成彦的肩膀,“你小子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