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9 鉴真东渡1

29.鉴真东渡(1)

一架架澎湖空军涂装的C-130H和运-9中型运输机呼啸着降落在甲米地机场,运输机刚刚停稳,全副武装的第195步兵旅的步兵们便列队走出机舱,在机场跑道边的空地上集结,完成集结后便在第2陆战旅留守官兵的带领下,前往甲米地市内事先安排好的临时营地。

为了避开巴丹半岛和马尼拉湾沿岸地区可能残存的日菲联军防空火力,装载第195步兵旅的运输机全在在逼近到吕宋岛马尼拉湾后便俯冲到了仅百余米的高度中,从低空贴着马尼拉湾南海岸线飞到甲米地机场,而后降落。

到了傍晚六点钟的时候,第195步兵旅的三千八百余名官兵全部在甲米地机场降落。四个步兵营迅速在甲米地市区内,展开了战前模拟训练,熟悉着吕宋岛上菲律宾城市的特点;炮兵营155毫米榴弹炮连在海边建立起了炮兵阵地,炮口直指马尼拉市,这里距离马尼拉市只有16公里,第195步兵旅炮兵营装备的T-86式155毫米榴弹炮可以轻易的将炮弹投射到马尼拉市区内。

在第195步兵旅全部抵达了甲米地市后,原先攻下这里的第2陆战旅则开始收缩防线,向科雷希多岛收缩兵力,第2陆战旅将成建制撤离战区,他们占领的科雷希多岛将由新组建的中国海防第1独立步兵团接管。

在海峡两岸和平统一后,福建军区大量的海防部队顿时处于了一个尴尬的角色之中,这些原本防备着台军的部队一下子失去了对手,福建军区的海防部队顿时面临着被裁撤的危险。同时面临被裁撤的还有其他沿海几个省军区的海防部队,这些海防部队曾经是保卫共和国海岸线的重要力量,只是随着中国海军舰队实力的不断增强和作战区域的不断向外延伸,这些近岸防御部队都面临着缩编和裁撤的危险。

经过中国海军和各总部的研究之后,最终决定保留战备水平极高的福建军区海防部队,只是对这些部队进行了整编,原福建军区的第11海防旅、第12海防师和第13海防师被整编成了五个独立海防步兵团,这五个独立团脱离了福建军区的编制,直接归中国海军司令部管辖。同时,其他沿海各省军分区的海防部队的整编也被提上了日程,中国海军司令部将再组建三个独立海防步兵团。新组建的八个独立海防步兵团将成为中**队在东南亚地区新获得的地区的常备驻军,科雷希多岛成为了中国海防部队开创新纪元的起点。

就在第2陆战旅全面收缩阵地的时候,部署在马尼拉湾入口处外海海面上的中国海军两栖登陆舰队上,来自澎湖军区的16架AH-1W武装直升机和24架UH-1H通用直升机降落在四艘081型两栖登陆舰那广阔的飞行甲板上,中国海军陆战队的地勤官兵们忙碌着对这些陌生的直升机进行着检修、加油挂弹。

完成了一系列的准备之后,四十架直升机再次起飞,蝗虫般地掠过科雷希多岛的上空,在甲米地机场上着落,这些直升机将负责为第195步兵旅提供火力支援。而两栖登陆舰群和上面搭载的直升机群和雅克-141K战斗机群也将全部北上,在台湾岛进行短暂的休整之后投入对日作战。

第195步兵旅在马尼拉南部地区紧张地备战的同时,马尼拉市北面的马洛洛斯市也落入了中**队第86机步师的手中,虽然日军第13机步旅团的残余部队仍在城市的废墟间进行着抵抗,只是这样的抵抗已经无关战局,中**队需要的并不是马洛洛斯市,而是横穿马洛洛斯市内的几条主要公路的安全。现在这些公路已经全部落入了中**队的控制之中,并且马洛洛斯市内已经没有了成建制的日军部队,已经无力威胁中**队。

虽然在马洛洛斯市的战斗只进行了二十六个小时,却让第86机步师伤筋动骨。第86机步师自中美林加延战役后便没有休整,在美军撤离吕宋岛后便沿中央平原一路南下,连续作战,再经过了马洛洛斯市的一场激烈的巷战之后,第86机步师全师的人员伤亡和装备损失都已超过了三分之一,而这时第31集团军要求第86机步师退回林加延地区休整的命令也下达到了第86机步师师部。

激战后的第86机步师收拢着部队,沿着进攻的道路后撤,而第31集团军两栖装甲旅很快接替了第86机步师的任务区域,全面接管了马洛洛斯市,并且对城内残余的日军展开了清剿。

刚刚抵达吕宋岛的第93武警机动师则一边向马尼拉地区行进,一边进行着适应性的训练。一辆辆卡车后面拖曳着的64式105毫米榴弹炮、99式82毫米速射迫击炮、86式120毫米迫击炮让人不敢相信这是一支武警部队。为了增强第93武警机动师的火力,澎湖军区装备部专门抽调出了一个炮兵营,整整24门64式105毫米榴弹炮加强到了第93武警师,虽然这些榴弹炮与大陆陆军装备的火炮性能上有很大的差距,但对付菲军足够了。尤为重要的是,轻便的64式105毫米榴弹炮可以作为直射火力,直接支援第93武警师即将面临的巷战。

在6月9日傍晚时分,第31集团军参谋长丁翔少将乘坐着直-12运输直升机抵达了马巴拉卡特机场,正式成立了马尼拉战役指挥部,全权指挥由第91摩步师、第93武警机动师、第195步兵旅和第31集团军派出的工兵、炮兵、防化兵、通讯兵等支援分队联合发起的马尼拉战役。中**队在吕宋岛上历时最长的马尼拉战役终于在6月9日的黄昏中全面拉开。

就在中**队在吕宋岛上发起马尼拉战役的时候,美国阿拉斯加州基奈半岛的基奈市却也是高度戒备之中。尤其是基奈市海边的一处风光秀美的三层别墅外,数十辆美国国民警卫队的装甲车和“悍马”高机动车在别墅外围方圆三公里的区域内建立了五道封锁线,大量的狙击手隐藏在这处区域内的各个角落。整个基奈岛被实行了航空管制,除了美国空军的F-22A战斗机和F-15C战斗机不间断地在城市上空飞行外,所有民航飞机和非特批的军用飞机都禁止从基奈市上空飞过。而盘旋在基奈市上空的大量的直升机群,和海边来回巡弋着的美国海岸警卫队的舰艇更是给基奈市的市民带来了极大的恐慌和压力。

就在这栋被重兵戒严起来的别墅内,中国、美国和俄罗斯三国的高级军事代表团正汇聚在这里。别墅下面深达10米的地下室内,三**事代表团的成员们都围坐在一间极大的会议室内,讨论着最后的行动时间。

会议室的正面的墙壁上,是三台极大的液晶显示屏,显示屏上显示着日本列岛的卫星地图,所有的地名都被以汉语、英语、俄语三种语言标注着。地图上近百个黑色的黄黑色的光点显得极为刺眼,这正是日本列岛上所有的核电站和可能存在的核武器研究机构的准确位置!

在中国政府秘密向美国政府和俄罗斯政府通报了日本核武器研制进入了最后阶段,三个月内可以完成核弹头的实战化的情报后。美俄两国政府迅速展开了紧急会议,并且迅速启动了各自的情报网,确认中国情报的真实性。很快,两国的情报部门都得到了部分关于日本核武器研制情况的最新情报,两国的情报机关联合其核武器研制部门进行了推断后,得出的结论与中国政府提供的情报基本吻合。两国政府顿时紧张起来,迅速同意了中国政府提出的三国联合行动,消灭日本所有的核武器研究基地、生产基地和发射基地,将日本的核武器掐死在萌芽状态。

中**方派出了由第一副参谋长赵子坤海军上将率领的高级军事代表团,整个代表团虽然只有三十多人,却是精英荟萃、将星云集。空军司令徐秉峰上将、东海舰队司令李元林中将、华南空军司令林峰中将、总参情报部部长钟程少将等十余名将领,还有中国总参谋部、空军司令部抽调的二十名最优秀的作战参谋。美国和俄罗斯军方也同样如此,美国太平洋空军、太平洋舰队的高级将领几乎都云集到了这里;俄罗斯派出了由总参谋部、东部军区的海空军高级将领和空军远程航空兵司令部的高级将领、高级参谋组成的三十人的高级军事代表团。

6月7日三**事代表团抵达基奈市后,三国的军事代表团就对如何展开对日本核设施实施打击展开了激烈的讨论。经过两天的激烈讨论,三份不同打击计划已经被制定完成,各自的任务区域也被划分完毕,现在讨论的是军事打击发起的具体时间了。

“虽然日本人的导弹核弹头实战化需要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实现,但日本人的核武器在七月初就能够研制出来,我们的军事行动必须在6月20日之前展开。一旦日本人研制出了核武器,疯狂的日本人不依靠导弹也能够将核武器丢到我们的国土上。6月20日是最后的底线,毕竟我们没有日本核武器进展的精确时间。”中**事代表团团长赵子坤海军上将开口说道。

“中**队的作战区域最大,需要动用的战机和其他军事力量也是最多的,中**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够完成准备吗?”俄罗斯国防军副参谋长弗拉基米尔大将开口说道。

根据三国协商下来的结果,中**队将负责清除日本列岛北纬37度以南地区的所有可疑目标。美**队将负责日本本州岛上北纬37度以北、东经139.5度以东和北海道上东经142度以东的所有区域;俄罗斯军队将负责本州岛北纬27度以北,东经139.5度以西和北海道东经142度以西的所有地区。三国的任务中,中**队的作战区域是最大的,任务也是最大的。

对于这样的结果,美国虽然有些不甘,却又无可奈何,尽管美**队在西太平洋地区遭受了重创,夏威夷州也遭到了中**队的袭击,但美国总统奥巴驴提交的将国民经济的二分之一转入战时生产状态的提案却没有被国会通过,连续的战争显然让美国民众对战争已经很厌倦。并且这一次中**队的对日战争占据着人权和道义上的优势,美国民众很支持中国对日本的战争。虽然奥巴驴在提案时着重提出扩充军备打击日本,以报复日本夺取美军战机的事件,但美国国会和民众更期待另一个结果:由中国人去打日本人,一样可以报仇,美国可以坐享其成;同时还能削弱中国人的实力,何乐而不为。

扩军计划失败后,美军只能等待着国内各大生产巨头的加班加点的生产来补充战损,尽管一直在优先补充太平洋空军和太平洋舰队,但仍然无法堵住战争中损耗带来的巨大缺口。实力受损的美国太平洋空军和太平洋舰队很难对日本更多的区域展开突袭,现在制定下来的任务区域已经接近了现在美国太平洋战区远程打击能力的极限。

俄罗斯军方对于分配的结果则没有丝毫的意见,俄罗斯军队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西线的乌克兰,对于日本这块掉下来的馅饼,当然是求之不得,俄罗斯人知道现在出力就是日后在日本分赃的资本之一。

“中**队将竭尽全力,对日本展开打击,确保完成预定区域内的打击目标,将日本人的核计划消灭在萌芽状态,确保亚太地区乃至全世界的和平。”赵子坤海军上将坚定地说道,原本中**队制定的作战计划是空袭日本所有区域,现在空袭的区域减少了五分之二,掌握着日本核设施确切位置的中**队当然有着这样的自信。

“我们需要一定的时间调集兵力、准备弹药,同时也需要进行模拟演练,这个时间需要五至七天的时间。”美国太平洋空军司令杰森·卡迈亚空军上将说道。对面坐着的中国华南空军司令林峰空军中将在十多天之前,与自己还是生死较量的劲敌,现在却同坐在一张会议桌上,讨论着打击同一个对手,真是世事难料。

“是的,我们也需要时间来进行准备。”俄罗斯副参谋长弗拉基米尔大将赞同着杰森·卡迈亚上将的话语,“攻击时间暂定在6月15日晚上八点钟!以东京时间为准。”

“同意!我们就以这个时间展开备战。不过,我们必须保证有部分打击部队处于战备状态,一旦被日本人获悉了我们的行动计划,我们需要及时作出反应。”赵子坤海军上将赞同着俄军代表提出的时间计划,同时提醒着众人。

赵子坤海军上将的话语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毕竟日本人的间谍在中美俄三国都极为活跃,这样大规模的军事行动难免不会被日本人察觉,有所防备才是上策。

“好吧,先生们,让我们携手合作,拔掉日本人正在生长中的核牙齿!为了世界的和平,我们干一杯!”主持此次会议的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迈克尔·盖伦空军上将端起警卫员端上来的红酒,对着会议室内的三**事代表们说道。

“为了世界和平!干杯!”中美俄三**事代表团的成员们同时举起了手中的酒杯,齐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