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30 鉴真东渡2

30.鉴真东渡 2

就在中美俄三**事敲定了对日本核设施的打击时间后,自第二次越南战争结束后便一直部署在海南岛的中国空军第15空降军第43空降师在9日夜间八点三十分时,接到了总参谋部直接下达的出击命令。『可*乐*言*情*首*发』

按照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的设想,第43空降师将在琵琶湖东部的甲贺市、湖南市地区空降,占领甲贺市和湖南市,吸引京都、名古屋、大阪地区的日军进攻这里,为中**队的远程攻击机群分散日军注意力;同时也是为日后在日本本土的登陆作战提前做准备。总参谋部在确定了空降作战计划后,便下令第43空降师展开了针对性的训练,只是下发的命令中并不是在日本本土作战,而是将在菲律宾群岛中的某群岛空降。,与此同时,空军的第4航空师、第13航空师、第34航空师三个运输机师的四个大型运输机团和两个中型运输机团全部进入到了战备状态,六个团的所有运输机都处于待命状态,随时准备飞赴海南岛,配合第43空降师的行动。

这个作战方案是中**队在中美俄三国基奈会晤之前就已经拟定下来的方案,只是实施的具体时间就是中美俄三国谈判结束之后,毕竟在谈判期间就发动这次行动的话,很有可能会打乱谈判的节奏。在明天上午的时候,仍旧留在基奈市的赵子坤海军上将会向美俄两国的军事代表通报,这是中**队拔出日本核牙齿行动的一部分。

海南岛上,刺耳的战斗警报声在第43空降师的各个临时营地中同时响起。距离陵水海航基地五十公里处的一处营级部队野战营地中,刚刚查岗完毕回到帐篷中的第127空降团一营一连连长谢天上尉听到营区内响起的战斗警报声后,猛地从行军**跳了起来,抓起行囊和装备,快速地冲出帐篷,在一连营区前的空地上吹响了集合的哨声。

临时营地中的照明系统片刻间全部亮了起来,将整个宿营地照得雪亮,如同白昼。停放在宿营地周围的伞兵突击车和卡车也纷纷发动了起来,整装完毕的空降兵们迅速冲上了各自的战车。片刻之后一辆接一辆的汽车驶出了临时营区,向着各自事先分配好的出击机场驶去。

看着当空的皓月,谢天上尉坐在伞兵突击车的武器基座下,仔细地检查着武器基座上架设的一挺89式12.7毫米重机枪。检查完后又检查着车上其他几名伞兵的武器装备。

“连长,太夸张了。不就去吕宋岛揍几个小鬼子,用得着这样小题大做吗?”一名伞兵叫嚷着说道。

“吕宋岛?你小子别做梦了。想知道咱们的目的地吗?”谢天上尉拍了一下那名伞兵的钢盔,“虽然上级没有下发命令,我猜极有可能是日本本土,要不然这几天一直集中突击学习日语干嘛,你小子真以为让你到菲律宾去抓鬼子俘虏?我们很有可能会成为第一支登上日本本土的中**队!”

整个伞兵突击车上的几名伞兵都吃惊地张大了嘴巴,要不是谢天提前拍了开车的伞兵脑袋,估计现在就是一个急刹车了。

“一群兔崽子,好好检查好自己的装备。这一次我们将是真正的孤军深入,不能大意。”谢天上尉看着车上兴奋不已的伞兵们板着脸说道,伞兵突击车上的几名伞兵迅速坐在座位上,专注地检查着各自的装备,只是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兴奋的笑容。

第127空降团的车队纷纷汇聚到了陵水海航基地。为了应对南海斗争的需要,陵水海航基地经过十多年来的不断扩建,已经成为了中**队在海南岛上最大的军用机场。只是此刻,数十架体型庞大的运-20大型运输机密密麻麻地停在机场的停机坪和跑道边上,使得整个机场看起来顿时小了许多,仿佛只是一个前线野战机场。

谢天上尉的连队刚刚驶进机场的大门,一阵巨大的轰鸣声便从机场跑道上传来,遥遥望去,宽阔的机场主跑道被灯光照得极为清楚,一架运-20大型运输机闪烁着防撞灯轰鸣着从机场跑道上起飞升空。

“这是哪支部队,速度这么快?”一名伞兵从刚停稳的伞兵突击车上跳下来,问着身旁的谢天上尉。

“团直属侦察连的,这是为我们探路去了。”望着没入夜色中的运输机,谢天上尉目光盯着夜空说道,心中既羡慕,同时也为那些战友祈祷着。

连绵的哨声在机场上响起,第127空降团迅速以营为单位开始集结,而后便按序开始登机。就在谢天上尉跑步进入到一架运-20大型运输机机舱中的时候,才发现团长张德海上校也在机舱中。

“团长。”谢天上尉来到张德海上校身旁,敬礼道,“咱们这次的目的地是哪儿?都出发了还不知道要去哪。这一次,具体任务都没有下达,就直接出发?”

“目的地是日本湖南市。这一次的空降行动是高度保密的,具体任务将在运输机起飞后下达到各连,再由各连分配下去。”张德海上校苦笑着说道,显然他对于这样的做法也是无可奈何,只是为了确保行动的隐蔽性,留给战士们熟悉战场的时间太短了。

随着进入机舱的伞兵越来越多,谢天上尉立即回到了自己的连队中,核实着人员和装备情况。随着尾舱舱门的缓缓关闭,体型巨大的运-20大型运输机轰鸣着在机场跑道上滑行起来,随后便冲上了无尽的夜空,在陵水机场上空盘旋一圈后,飞向了遥远的东北方向。

就在第43空降师各部登机开赴战场的时候,游弋在四国岛东南四百公里海域的中国海军的“上海”号航空母舰上,同样是灯火通明。所有的助降灯全部打开,宽阔的飞行甲板上,身着夜光背心的空勤人员们挥舞着手中的荧光棒,指挥着第3舰载机联队的一架架满挂着各种弹药的战机进入起飞位置。

“上海”号航空母舰的四周,众多的护航舰艇呈反潜阵型展开,现在对中国舰队最大的威胁就是日本海军的潜艇了。虽然日本海军还有“伊势”号和“长门”号两支航母战斗群,只是“长门”号航母战斗群一直游弋在东京外海,防备着美**队对日本首都的打击报复;“伊势”号航母战斗群一直部署在日本海,根据最新的情报,“伊势”号已经穿过了津轻海峡,进入太平洋南下,显然是与中国海军的“上海”号航母战斗群北上有关系。不过现在“伊势”号显然还威胁不到中国海军的舰队。

一架歼-11h战斗机率先被弹射器弹射升空,随后飞行甲板你便如同点燃了导火索的烟火一般,一架接一架的战机拖着橘红色的尾焰呼啸着冲上了夜空。成群的歼-11h、歼-10h、歼-10hb战斗机在舰队上空组成编队后便迅速俯冲到了百余米的高度中,从低空中直扑日本本州岛的甲贺市和湖南市。

尽管中国空军和二炮部队进入六月份以来便一直在对日本本土进行着远程打击,但打击的目标都是机场、港口、兵营等重要的军事设施,并且打击范围是日本全国,对于中**队即将进行空降的甲贺市和湖南市地区并没有重点进行轰炸。一是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以保证行动的隐蔽性,同时也是中**队实在没有多余的兵力对这些地区展开大规模轰炸了,空军和二炮的精锐部队都在集结着,准备着对日本核设施的打击行动。自6月5日之后,对日本本土打击的导弹都是以东风-4、东风-21早期型等老旧的导弹为主的。

只是今晚的时候这个惯例被打破,就在三十多架各型舰载机起飞升空后,“上海”号航母战斗群中的140“苏州”号和141“厦门”号导弹驱逐舰尾部的垂直发射模块中,响起了一阵阵的轰鸣声,十二枚长剑-10b舰载攻地巡航导弹猛地冲出了发射筒,在战舰上方点火成功,随后拖着艳丽的尾焰扑向了甲贺市和湖南市。

同时,中国二炮部队也从山东半岛向甲贺市和湖南市所属的滋贺县连续发射了十八枚东风-21甲中程弹道导弹和二十枚长剑-10a攻地巡航导弹。

数十枚导弹在日军防空部队烟花般的防空导弹中砸落在甲贺市和湖南市附近的几座城市中,这一次中**队导弹重点打击的是甲贺市和湖南市周围几座城市的铁路交通枢纽、隧道出入口、桥梁和电力系统,全力摧毁着附近几座城市的基础设施系统,提前阻挡着附近地区日军部队对甲贺市和湖南市两个地区的支援。

在午夜十一点中的时候,“上海”号航空母舰上出击的舰载机群抵达了伊势湾的上空,四架歼-10hg电子战机在八架歼-10h战斗机的掩护下,强行撕开了铃鹿地区的日军防空火力网,掩护第3舰载机联队的大机群突击到了甲贺市和湖南市地区,对两个地区进行了轰炸!

中国战斗机出现在日本本土的上空,并且是本州岛上空的消息很快传到了位于秩父市的日本国家安全战时指挥中心。由于原日本航空自卫队司令官川口勇一仍然处在昏迷之中,虽然中途醒来过一次,但已经被医院确认为时中度脑震荡,已经无法胜任原先的工作,原日本西南防空总队司令官京野英郎空军中将暂时接替了川口勇一,担任着日本航空自卫队的幕僚长。接到铃鹿地区和甲贺地区的日本防空部队发来的消息后,京野英郎空军中将迅速下令中部防空总队出动战机对中**队的战机进行拦截。

十余架日本空军的f-15j战斗机和f-2a战斗机迅速从奈良县和爱知县的几个高速公路路段上起飞升空,扑向了正在甲贺市和湖南市上空进行肆意轰炸的中国海军第3舰载机联队的战斗机群。

只是中国战机群对这些战机早有防备,当盘旋在伊势湾上空的空警-700舰载预警机探测到了日军战机的行踪后,迅速引导着十架歼-11h战斗机脱离了出来,迎向了日军的拦截机群。

歼-11h战斗机的性能原本就比日军的f-15j和f-2a战斗机高处一截,加上日军的战机都是依靠着地面雷达站指挥作战的,效率低下。激战了二十分钟后,所有升空的日军战机都被中国海军击落,只是中**队也损失了五架歼-11h战斗机,其中有两架是在进入到了大阪地区的防空火力网之后被日军地面防空火力击落的。经历了一次惨败之后,日军的战机放弃了继续出击拦截中国机群的做法,在他们看来,甲贺市和湖南市并没有重要的目标,一时也搞不清楚中**队的意图,便放任中国战机对这两处区域的轰炸。为了防止中国战机群声东击西,日军专门下令大阪地区、京都地区和名古屋地区的日军防空部队加强了警戒,防备着中国战机的突袭。

6月10日凌晨两点的时候,一架中国空军的运-20大型运输机终于出现在了盘旋在伊势湾上空的那架空警-700预警机的雷达显示屏上。两架歼-10hg电子战机迅速靠了上去,释放着强烈的电磁干扰信号,掩护着这架运-20大型运输机的行踪。

这架从宫古海峡进入太平洋,而后折向北方经伊良湖水道进入伊势湾的运-20运输机很快从被第3舰载机联队的战机群清理出来的空中通道飞抵到了甲贺市的上空。遭受空袭的甲贺市已经实行了灯火管制,整个城市中除了爆炸引起的火光,只是漆黑一片。

运-20大型运输机尾舱门被缓缓打开,闪烁的绿灯中,第127空降团直属侦察连的伞兵们纵深跳了下去,一个个伞花无声地绽放在甲贺市的夜空中。

在“上海”号航空母舰第3舰载机联队战机群的掩护和支援下,第127空降团侦察连的一百二十名伞兵成功地在甲贺市和湖南市地区着落,着地后的中国伞兵们迅速割掉伞绳,匆匆掩埋了伞包之后,快速的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当第127团侦察连成功着落的消息传到了“上海”号航空母舰上的时候,整个指挥舱顿时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欢呼声,一向喜怒不行于色的林海大校也微微颤抖了一下,紧盯着指挥舱内指挥系统上显示的日本滋贺县的卫星地图,只是他坚毅的双眸也有些微微的湿润。

勿忘国耻!特以此章与君共记12月13日的血海深仇,祭奠三十万南京同胞的在天之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