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 鉴真东渡4

2.鉴真东渡 4

令日军诧异的是,中国空军第43空降师在日本本州岛滋贺县的空降行动似乎与中国空军正进行的轰炸行动无关。『言*情*首*发中国空军在6月10日对日本本土进行的例行轰炸,依旧是以日本南部的冲绳群岛、九州岛和四国岛为主要区域。并没有专门分出兵力对本州岛的滋贺县地区进行轰炸,以掩护第43空降师的行动。

就在滋贺县甲贺市和湖南市的周围,日军第30步兵师团和第110步兵师团已经切断了两市对外的所有道路;并且在外围建立了两道封锁线,企图将中国空军第43空降师封堵在空降区域内。

完成包围圈的日军第30步兵师团和第110步兵师团在炮火的支援下,向甲贺市和湖南市周围的几个山丘上的中国伞兵阵地发起了轮番进攻,只是缺乏装甲部队支援的日军步兵在中国空降部队猛烈的阻击下,死伤惨重却无法获得多大的突破进展。

只是负责围剿中国空降部队的日军指挥官——日军第4机步师团师团长岩川长生少将对于第30师团和第110师团发来的求援电报根本无动于衷。在他的计划中,这两支步兵部队的主要任务就是完成封锁,现在进行的进攻作战只是在执行火力侦察任务,他们只要通过连续的进攻,使得第4师团摸清中国空降部队的真正实力和部署就足够了;当然,消耗一下中国空降部队的兵力和弹药也是理所当然的。岩川长生少将知道,对于孤军深入的中国空降部队来说,兵力、弹药、物资等任何一项的消耗都是无法承受的。

岩川长生少将坐在一辆82式轮式装甲指挥车中,透过电脑观看着他麾下的第4机步师团的各支部队通过公路源源不断的从大阪地区开往战场,公路上一长排的90式主战坦克、89式履带式步兵战车、99式自行榴弹炮才是岩川长生少将真正看中的力量。当然,正在集结中的日本陆上自卫队第2炮兵旅团,第2机步师团第2飞行队和第1空降旅团的第一普通科大队也是岩川长生少将看中的兵力。在他看来,这些力量支援下的第4机步师团可以轻易地将中国空军的第43空降师碾成碎片。

雨山山顶东侧,隐蔽的极好的第127空降团一营一连的连部内,连长谢天上尉匆匆地吃完一份野战口粮,拿起水壶猛灌了几口水,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虽然自天亮后,日军便对中**队固守的阵地展开了多次进攻,但进攻的强度显然不强,中国空降部队一边抵挡着日军的进攻,一边继续巩固着自己的阵地。经过半天的巩固之后,第43空降师各部已经在甲贺市和湖南市周围的阵地上建立起了完整的野战防御体系。

谢天上尉刚刚从口袋中摸出烟盒,空气中便传来了大口径炮弹摩擦空气时那尖锐的呼叫声,只是这一次的声音对于参加过越南北部北江等地区的阻击战第127空降团的官兵们都感觉到陌生。谢天上尉却很快反应过来,这是美制m110a2型203毫米自行榴弹炮发射的203毫米杀爆榴弹!在海南岛休整期间,谢天上尉曾率队与澎湖军区组建的蓝军部队进行过一次对抗演练,在演练中,蓝军曾使用过这种型号的火炮,只是并未大规模使用,中国空降兵们不是很熟悉。熟悉日军编制的谢天上尉知道,203毫米口径的火炮在日本陆军中并不属于师级炮兵部队,而是隶属于军级以上部队的炮兵。

数十枚203毫米杀爆榴弹呼啸着砸落在一连的阵地上,威力巨大的榴弹将炸点周围十数米范围内的植被全部掀掉,在地面上留下一两米的深坑。一连的一个机枪阵地不幸被一发炮弹击中,整个机枪阵地在炮火中消失,只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恐怖的深坑。

炮击尚未结束,天空中便传来了直升机的轰鸣声,十余架日本陆军迷彩涂装的ah-1j“眼镜蛇”武装直升机和oh-1“忍者”武装侦察直升机呼啸着出现在了甲贺市和湖南市的上空,如同秃鹫一般扑向了中国空降部队的阵地。

密集的火箭弹和机关炮弹倾泻在甲贺市和湖南市外围的几座土丘上,将成片葱郁的丛林摧毁。倾泻了一阵弹雨之后,日军直升机群又继续扑向了两座城市市内,日军知道,中国空降部队的物资和后勤部队都部署在两座城市之中。

“嗖嗖嗖。”只是日军的直升机群刚刚越过土丘的上空,进入到城市的上空,山丘的丛林中和城市的建筑中同时飞窜出了十数枚红樱-6便携式防空导弹,十数道白色的尾迹在蓝天间显得格外的醒目,紧咬住贴着地面扑来的日军直升机。一连串的红外曳光干扰弹在日军直升机周围绽放,只是这样不能挽救他们的命运,五架直升机被呼啸而至的导弹击中,拖着乌黑的浓烟摇摆着坠向地面。

同时,城市中的多个角落中同时飞窜出了多条赤红色的弹链,十多门87式25毫米双管高射炮同时开火,密集的弹雨将天空中的三架日军直升机笼罩住,顷刻间将三架防护力薄弱的oh-1“忍者”武装侦察直升机打成了筛子。

残余的三架日军直升机赶紧爬升起来,高速逃离了战场。日军直升机的狼狈清晰的落在谢天上尉的望远镜镜头中,只是他现在无法为防空分队的战绩而欢呼,越来越多的炮弹正雨点般地砸落在一连的阵地。除了刚开始的203毫米榴弹炮,现在日军的155毫米榴弹炮,105毫米榴弹炮,120毫米迫击炮,107毫米迫击炮都加入到了炮击的行列之中,一拨接一波的炮弹砸落在阵地上,似乎要将中国空降兵占领的阵地全部抹平。

猛烈的炮击持续了四十分钟后,终于减弱了许多,203毫米榴弹炮和155毫米榴弹炮都停止了射击,只剩下联队直属的重迫击炮连在进行着无休止的炮击。进入到被日军炮火摧毁的面目全非的阵地中的中国空降兵们感觉到身下的大地都在震颤,透过步枪上面的瞄准镜能够看到逐渐淡去的硝烟中,成群的日军90式主战坦克和89式步战车正轰隆着平推而来。

“反坦克分队,准备战斗。”谢天上尉和其他各连的连长一样同时下达着这个命令,在越南北江战场上,谢天上尉也曾面对过越军机械化部队的进攻,只是那时候天空中盘旋着的全是中**队的战机,而此刻的天空中,却只有蓝天和弥散着的浓浓硝烟。

在战前,专门给每个伞兵营加强了一个红箭-8l反坦克导弹连,装备着27具反坦克导弹发射架,为的就是应对可能遭遇的日军机械化战斗群。在抵达战场后,这些反坦克导弹被分散部署到了各个伞兵连,此刻谢天上尉的连里就有着六具的红箭-8l反坦克导弹发射架。

六具红箭-8l反坦克导弹发射架被迅速架设了起来,同时各班的红箭-11单兵反坦克导弹手也在战友的掩护下进入到隐蔽的发射阵地中,等待着日军战车的逼近。

只是一幕令中国空降兵吃惊的场景出现在了中国空降兵的视线中,全速冲击中的日军战车群突然纷纷释放出了烟雾弹,浓浓的烟雾顿时笼罩住了日军战车的阵线。谢天上尉也是一愣,随即便反应过来,抬头仰望着天空,果然,天空中两架中国海军航空兵浅灰蓝色涂装的歼-10h战斗机从蓝天中呼啸而过。

八架中国海军“上海”号航空母舰第3舰载机联队的歼-10h战斗机抵达了战场后,顿时间改变了战场的形势。一直在日军的炮击中保持着沉默的第43空降师炮兵营也迅速掀开了伪装网,根据火炮定位雷达和炮兵侦察分队提供的日军炮兵阵地的坐标,迅速展开了反击,十八门10式155毫米轻型榴弹炮将密集的炮弹砸向了日军的炮兵阵地。

第43空降师下辖的三个主力团的团属炮兵营也同时展开了反击,数十门96式122毫米牵引榴弹炮将成批成批的炮弹倾泻到了日军的炮兵阵地上,让日军部队也品尝着挨炸的滋味。

“八嘎!”第4机步师团的临时指挥部内,日军指挥官岩川长生少将一拳砸在了行军桌上,尽管第4防空大队迅速前出,展开了防空作战准备;各个攻击群的战车分队也抢先发射了烟雾弹掩护着自己的行踪,中国海军战机的轰炸只摧毁了五辆的战车和三门火炮。但中国炮兵的突然发力,却摧毁了己方的十余门105毫米榴弹炮炮,这些火炮都是第30步兵师团和第110步兵师团炮兵部队的主力装备。只是这些老旧的牵引榴弹炮机动不便,只能固定部署,被中国炮兵的反击摧毁了不少。

中国海军舰载机部队的一次小规模空袭,就迫使第4机步师团放弃了第一次大规模的正面进攻,这使得岩川长生少将顿时意识到了自己部队所面临的最严重的问题。

台湾岛的衡山指挥所二号指挥大厅内,日本战区指挥部已经转入了全面作业状态,来自华东军区、中原军区、澎湖军区、海军和空军的众多参谋精英们汇聚在这里,研究着日本的战局。

“根据第43空降师发挥的电报,日军第4机步师团的第一次大规模攻势在第3舰载机联队的空袭下被迫中断。”日本战区参谋长任超中将拿着一份从日本传回来的电报,交给朱震宇中将。

“电令林海大校,要求‘上海’号航母战斗群在未来18个小时内全力配合第43空降师的行动。”东海舰队司令李元林海军中将直接下令道,东海舰队将是此次对日本土作战的主力部队,李元林中将也就成为了日本战区海军司令,统一指挥对日作战的所有海军部队。

“最多十二个小时,日军就会按捺不住的。”朱震宇中将微笑着说道,“林司令,空军运输机群的准备情况如何?”

“全部按预定计划展开,首批机群将在九十分钟后出发。”日本战区副司令、空军部队指挥官林峰空军中将看了一下时间,说道,“后续的两批运输机群将在十六点前全部出发。”

按照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制定的“鉴真东渡”空降作战行动的计划,第43空降师将在投入战场后的第二个夜晚,中国空军运输机部队将再次进行一次大规模的空投行动,只是今晚空投的不是伞兵,而是足够第43空降师坚守一个月的各种战备物资和武器弹药。根据总参谋部的模拟推演,在过了今晚之后,日军的部队将会有一次大规模的调动,而这次调动正是中**队发起“鉴真东渡”作战行动的直接目的。

“随着伊势号航母战斗群的南下,我认为日本海军很有可能会改变部署,将部署在东京以东海域的长门号航母战斗群南调,前来对抗上海号航母战斗群,由战斗力稍弱的伊势号来守卫东京的海上门户。”日本战区参谋长任超中将看着巨大的日本列岛的电子沙盘,开口对着李元林海军中将等人说道。

“任参谋长判断的很准,我们也认为日军很有可能会派出长门号航母战斗群南下。”李元林海军中将赞同着任超中将的话语,面色微微有些凝重地说道。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们今晚的运输机群将有可能遭到长门号航母战斗群的拦截。”林峰空军中将开口说道。

“命令上海号航母战斗群北上100海里,务必保证运输机群的安全和第43空降师阵地上空18个小时的制空权。”朱震宇中将沉思片刻,果断地厉声下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