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3 鉴真东渡5

远征无弹窗 3.鉴真东渡(5)

规模庞大的“上海”号航母战斗群在接到了日本战区指挥部的命令后,迅速高速北上。『言*情*首*发宽阔的“上海”号航空母舰甲板上,第3舰载机联队的战斗机不断起飞升空,一架架战机的挂点上都满挂着各型攻击导弹,呼啸着飞往了西北方向的滋贺县战场。

就在“上海”号航母战斗群前方百余海里处的300米海底下,一艘流线型流畅的攻击核潜艇正以12节的航速向前搜索前进着,指挥舵上425的白色阿拉伯数字显示着这艘潜艇的身份,这正是在中美海军菲律宾海海战中,终结了“福特”号和“里根”号航空母舰的中国海军的095型攻击核潜艇425号艇。

在完成了围攻美国海军第5航母战斗群的任务后,425艇在补充了弹药后便前往了日本列岛东部海域,展开了战备执勤。在中国空降部队实施的“鉴真东渡”空降行动中,425艇被命令配合“上海”号航母战斗群的行动。现在425艇凭借着优异的静音效果躲过日本海上自卫队反潜巡逻机和巡逻潜艇的探测,快速地向着北方前进着,前去阻拦已经开始南下的日军“长门”号航母战斗群。就在425艇的身后,“上海”号航母战斗群中的410号攻击核潜艇紧跟在20海里后的海域中,掩护着425艇的行动。

在中国空降部队在日本甲贺市和湖南市空降12个小时之后,一直对日本本土轰炸的中国空军终于派出战机对第43空降师的作战行动提供了支援。六架中国空军空10师29团的轰-6K远程轰炸机沿着运输机群的飞行路线飞抵了伊势湾的上空,向着正对第43空降师进行围攻的日军部队的炮兵阵地、后勤基地和指挥所一下子发射了24枚KD63电视制导远程空地导弹。

六架轰炸机的这轮空袭虽然只摧毁了日军的两个105毫米牵引榴弹炮阵地,三处临时仓库和第110步兵师团的一个联队指挥部,却令正在围攻中国空降部队的日军指挥官岩川长生少将高度警惕起来。自中午开始,战场上空的制空权便被中国海军“上海”号航母战斗群的舰载机控制着,使得日军第4机步师团一时无法展开,只能继续由两个步兵师团发起了轮番进攻。岩川长生少将也曾设想在日本海军的“长门”号航母战斗群南下后,中**队的空中优势就会消失,至少中国航母无法派出这么多的战机来对日本陆军的地面部队展开攻击。现在中国空军的轰炸机群出现在了战场的上空,如果中**队将空袭的重点转移到空军轰炸机群身上,“上海”号航空母舰上的舰载机只负责护航任务的话,那中国航母上的舰载机部队将完全可以胜任。

“给中央方面军司令部发报,支那军队控制着战场的制空权,严重威胁我部的军事行动,请求派出防空部队支援我部的作战行动。”沉思许久的岩川长生少将从丛林中钻进了自己的那辆82式轮式装甲指挥车中,对着身旁的通讯兵下令道。

片刻之后,中央方面军司令部便发出了回电,中央方面军司令部同意了岩川长生少将的请求,并告知已经从京都防御部队那里抽调了一个81式防空导弹营,已经下令其集结,马上就会开赴战场。

“八嘎,这是敷衍!真该让指挥部的那些家伙们看看现在战场上的情况。”岩川长生少将看着中央方面军司令部的回电,恼怒地说道,话音未落,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就从不远处传来,根据爆炸声的方向岩川长生少将能够判断,那是部署在距离自己师团指挥部不远处的通讯大队的指挥所被中国海军舰载机发现了。

“继续发报,请求至少派出三个中远程防空导弹营和三个以上的近程防空导弹营支援我部的行动。否则,我师团无法展开有效攻势。”岩川长生少将冷声说道。

“师团长阁下,这样……”通讯参谋有些迟疑的看着岩川长生少将。

“原文发报!”岩川长生少将口吻坚定地说道。参加围攻中国空降部队的日军,现在已经包括着第4机步师团、第30步兵师团、第110步兵师团和第2炮兵旅团,还有第2师团的第2飞行队,将近三万大军却只有一个防空营和三个高炮连的防空兵力,并且只有第4高射科大队编有一个81式近程防空导弹连,根本无力为进攻的部队支撑起安全的防空保护伞。虽然现在口吻有些强硬,但岩川长生少将认为自己是对的。

“报告,司令部回电。”三分钟之后,通讯参谋终于开口说道,只是这三分钟对于岩川长生少将来说是那样的漫长。

“念。”

“暂无更多防空部队可以抽调出来支援你部。”通讯参谋有些胆怯地念出了电报上的内容。

“啪!”岩川长生少将一拳狠狠地砸在了指挥台上,将指挥台上的电脑键盘都砸坏,右手一阵生疼。只是他的愤怒没有任何的作用,顾不上手上传来的阵阵疼痛,岩川长生少将坐在椅子上,看着已经熟透的电子地图,并且拿出了烟盒,在指挥车中一根接一根的抽着。

“命令第41联队做好战斗准备,二十分钟后,出动两个机械化步兵连对雨山、菩提寺山一线发起进攻。”许久之后,岩川长生少将将手中的烟头掐灭,对着通讯参谋说道,通讯参谋能够从他的口吻中听到深深地无奈。

雨山北郊的阵地中,第127空降团一营一连连长谢天上尉正在一处防炮洞中打着盹,海军航母的舰载机部队正控制着整个战场的制空权,空军部队的轰炸机也出现在了战场的上空,遏制住了日军机械化部队的进攻苗头。而第43空降师的炮兵部队也利用着己方空中力量的优势,抓住时机迅速展开了猛烈的反击,支援着一线的各个连队加紧时间巩固阵地。

在完成了对阵地的巩固后,谢天上尉果断下令全连轮流休息,部队自昨晚八点多开始集结,几乎通宵未眠,虽然暂时还不疲惫,但进入夜间后,日军肯定会利用中国海航战机出动频率降低的间隙发起进攻,很有可能又是一个不眠之夜,谢天上尉不希望自己的连队在日本两天不到就成为一支疲惫之师。

一阵尖锐的呼啸声突然从空气中传来,睡得极浅的谢天上尉顿时清醒,迅速抓紧了手中的03式自动步枪,奔上了一连的临时连部。

“120毫米迫击炮!连级规模。应该是日军的96式120毫米自行榴弹炮。”在临时指挥部内,指导员对着谢天上尉说道,“团炮兵营正在对日军阵地进行炮击,日军的牵引迫击炮不敢这样集群开火射击。”

“报告,二号警戒小组发现日军89式履带式步战车,超过二十辆。”很快,连部的通讯员放下耳机,向着谢天上尉和指导员汇报道。

“准备战斗。”谢天上尉迅速下令道,他也知道这个命令只是时间久了成为了习惯,其实无须他下令,全连一直处于战斗状态,“另外,呼叫空中火力支援。”

通讯员迅速向师部发去了空中火力支援的请求,这些请求将通过师部传给盘旋在伊势湾上空的空警-700舰载预警机,有预警机进行协调。虽然这样经过师部中转的方式会耽误一分钟左右的时间,但中国海军在天空中的战机数量有限,无法为所有的请求作出回应,师部将根据各部的实际情况决定是由师属炮兵直接进行支援还是请求空中火力支援,以提高海航战机部队的使用效率。

猛烈的炮击进行了四十秒钟的时间后便中断了,只是这个中断不过一分半钟的时间,片刻之后,猛烈的炮击便再次响起,谢天上尉知道这是日军炮兵部队在转移射击阵地,显然日军炮兵部队在与中国空降兵炮兵部队的初次对抗中便败落下来,当然中**队控制着战场的制空权。

日军第4师团第41机步联队的两个机械化步兵连在联队所属的重迫击炮连的支援下,向一连驻守的雨山和对面的菩提寺山发起了进攻。三十多辆89式履带式步兵战车和七八辆90式主战坦克在数百名日军步兵的掩护下,向着雨山和菩提寺山阵地猛扑而来。

“咻咻咻!”密集的迫击炮弹落在日军战车群后的步兵中,营属炮兵分队率先对日军的进攻部队展开了拦截射击,猛烈的爆炸将倒霉的日军步兵炸成了碎片,只是开火的PP99式82毫米速射迫击炮发射的82毫米迫击炮弹根本无法威胁到日军的战车,但对于跟随在战车后面的日军步兵来说却是相当致命的,炸出的无数杀伤破片收割着日军步兵的生命。

“哒哒哒!”进攻中的日军战车也展开了反击,35毫米机关炮对着两座已经被日军炮火轰得面目全非的山丘猛烈扫射着,将残存的几处绿色丛林打撕碎,使得两座山丘都只剩下了光秃的烟火熏烤后的灰黑色和燃烧着的树木的猩红色。

天空中传来了“太行Ⅱ”发动机那独特的轰鸣声,四架歼-10HB双座战斗机出现在了雨山和菩提寺山的上空,机翼下一阵火光闪动,四枚KD71轻型空地导弹率先被发射了下来,将三辆进攻中的89式步战车打成了燃烧的铁棺材。紧接着,四枚雷霆-2激光制导炸弹呼啸着从机翼下的挂点脱落,在机载激光束的指引下,准确地落在日军战车群的攻击队列中,四声巨大的爆炸声中,多辆日军战车被摧毁。

担负进攻任务的日军战车纷纷释放出烟雾弹,并开始倒车撤出战场。只是他们还未挂上倒档,车载无线电中便传来了师团长岩川长生少将冰冷地命令,“不准后撤,继续进攻。怯战者,当场击毙。”

无可奈尔的日军只得驾驶着战车继续前进,拼命释放着烟雾掩护着自己的行动,只是烟雾同样阻挡住了日军战车驾驶员和炮手的视线,根本无法观察道路的情况,也无法瞄准中国阵地的情况。

被烟雾弹遮住视线的中国海军战机并未在意,四枚250公斤级的集束炸弹落在了浓厚的烟雾中,爆炸产生的巨大气浪顿时间将烟雾吹散不少,而采用了反装甲子炸弹的弹头也在众多的日军89式步战车上留下了斑斑的坑点,或是直接击穿。

由于进攻的日军部队没有得到防空部队的掩护,四架歼-10HB战斗机如同火力展示演习一般,轮番俯冲下去,将携带的所有攻击弹药全部倾泻在了日军的战车群中。当四架歼-10HB战斗机投完所有弹药,扬长而去的时候,在雨山和菩提寺山前的空地上,日军进攻部队的25辆89式步战车和6辆90式主战坦克正在燃烧着,或者直接被掀翻在地。

残余的11辆89式步战车和2辆90式主战坦克严格遵守着岩川长生少将的命令,继续向着中**队的阵地进攻着,并非他们不怕死,只是他们都知道师团长岩川长生少将是个冷面指挥官,向来说一不二,他的命令不会重复第二遍,但绝对会严格地被执行。

“嗖嗖嗖!”密集的红箭-8L和红箭-11反坦克导弹呼啸着窜向日军的战车群,一连串的爆炸声中,残余的十多辆日军战车也被炸成了一堆堆燃烧的火球。跟随在战车后面进攻的日军步兵这时也终于接到了师团长撤退的命令。

“将刚才的战斗场面发给中央方面军司令部,再次请求防空部队支援。”82式轮式装甲指挥车内,岩川长生少将看着前方侦察车拍摄的战斗场面,默默地对着身旁的参谋说道。

下达完命令的岩川长生少将紧锁着眉头走出了指挥车,抬头仰望着刚才激战过的东面方向,为了让司令部的那群愚蠢的家伙知道没有防空部队支援机械化部队根本无法展开战斗,一下子损失了整整两个连的战车,这样的代价太沉重了!

“一定要将这些可恶的支那空降兵全部消灭掉!”岩川长生少将收回了视线,转身回到了指挥车中,恶狠狠地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