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5 连锁反应2

5.连锁反应 2

短短不到半个月时间内,五艘大中型和护航型航空母舰相继服役,中国海军一连串的大动作在国际社会上引起了巨大的震动。『言*情*首*发对这些情报早有掌握的美**方反应比较平淡,忙于乌克兰战争的俄罗斯和欧盟各国则没有精力去关注中国海军实力的猛增,他们更关注的是乌克兰的灭亡或是生存。

真正感到巨大震撼的是这些中国周边的印度、韩国和朝鲜等国。一直以为中国海军实力与自己相当的印度海军几乎不敢相信这样的消息,一边加紧在已经控制的苏门答腊岛西部地区修筑机场、码头、公路和各种永久性守备工事,巩固着这些已经占领的区域;一边要求国内的造船厂对商船改装成航空母舰的做法进行可行性研究,并要求一年之内改装9艘护航航空母舰,超过中国海军!只是印度海军将这个决定在媒体上大肆宣扬时,除了斯里兰卡和马尔代夫等印度洋小国表示抗议外,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只因为各国都已经习惯了印度人的夸夸其谈!

同样做出了研究商船改装护航航空母舰做法的还有韩国海军,虽然韩国海军在最近十几年中发展异常迅猛,只是过于急躁的步伐使得韩国海军如今不得不停下来为急躁买单,匆匆服役的kd-2和kd-3型驱逐舰到了大修年限后,上面众多的武器、雷达装备和推进系统的保养和维护不得不花费巨资请来武器进口国的技术人员。尤其是众多的舰载武器系统,只能从美国进口,使得虽然美军已经撤离了韩国,韩国却依然只能仰美国人的鼻息。最近几年中,中国海军的航空母舰不断在黄海海域展开试验,韩国海军也曾派出舰艇进行跟踪,只是被中国海航的战机赶得老远,只能徘徊在极远的海域用雷达小心地偷窥着。强大的韩国海军被中国海军撕去了虚胖的外衣,显露在全世界面前。

在中国海军的“天津”号航母战斗群逼近济州岛,韩国海军便派出了一支六六舰队前去监视中国海军的“天津”号航母战斗群。只是拥有着十艘先进护航舰艇的“天津”号航母战斗群根本没有把韩国海军放在眼里,只是埋头进行着战前训练。这一次事件给韩国海军已经遭受重击的自尊再次遭到了一次严厉地鄙视,最终迫使韩**方下定决心,尽快将五艘大型油轮改装成护航航空母舰,装备韩国海军!

相比于印度和韩国大张旗鼓的海军扩军计划,一直被世界忽视却始终不甘平静的朝鲜则低调得多,悄悄收起准备趁中日战争期间摆脱中国影响的行动计划,再次装出了楚楚可怜的模样,给中**方和海军发出了贺电,赞扬着中国海军是社会主义国家海军发展的目标,这些航空母舰的服役是社会主义革命的伟大胜利……

对于印度的反应,由于鞭长莫及,中国政府没有展开多少对应的措施,只是暂时容忍着印度军队在苏门答腊岛的军事行动;对于朝鲜半岛的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棒子国,中**方则没有掉以轻心,毕竟进攻日本的中**队需要从黄海和东海经过,得防备着他们的背后阴枪。在备战日本本土的同时,中国东北军区也全线进入了二级战备状态,其中东北军区的头号主力第39集团军已经完成了集结,部署在鸭绿江畔,随时准备跨国鸭绿江进入朝鲜半岛,维护朝鲜半岛的稳定。

日本湖南市和甲贺市地区,在天色放亮后,日本陆军的进攻再次恢复,这一次的进攻不再是日本陆军步兵部队的单独进攻,第30步兵师团和第110步兵师团的八个主力步兵联队被分散补充到了第4机步师团的一个战车联队和三个机步联队之中,全面接受第4机步师团的指挥,对被包围住中国第43空降师进行进攻。

成群的90式主战坦克和89式履带步战车掩护着大量的日军步兵在炮火的支援下向中国空降兵的外围阵地发起了进攻。今天,天空中不再有中国海航涂装的战机俯冲下来,为空降兵们提供火力支援。

通过高度发达的公路网,经过大半夜的调动,日军已经在中国空降场周围部署了包括三个“爱国者1/2”防空导弹营、一个03式中程防空导弹营、四个81式近程防空导弹营和三个高炮营在内的众多防空部队,并且还有三个防空导弹营和一个高炮营正在调动途中。这还不包括日军部署在志摩半岛和渥美半岛上的防空部队。尽管日军尚未来得及将这些防空部队连成一个整体的系统,但足以在战场上空构建起一道严密的火力网,阻挡着中国海军战机对地面空降部队的支援。

湖南市西侧的雨山阵地上,日军密集的炮火已经将这座原本风景秀丽的雨山文化运动公园摧毁,只留下遍布的弹坑和满山的废墟。进攻的日军没有将坦克和步战车用于攀登进攻,而是全部行走在山脚下,利用密集的火力支援着步兵的进攻。密集的35毫米穿甲弹可以轻易地撕开中国伞兵掩藏的树木和简易沙包,使得中国伞兵们只能依靠弹坑和散兵坑掩藏着自己,阻击着日军的进攻。

谢天上尉的连指挥部在日军的炮击中,被一发120毫米迫击炮弹击中,被炸垮大半,在指挥部中值班的指导员和几名文员干事身受重伤,指挥部已经暂时失去了作用。谢天上尉便拉着一名通讯员跟在自己身后,直接指挥着战斗。

“命令炮排对126号区域进行火力急袭。”谢天上尉举枪将两百余米外一名俯身冲锋的日军击倒在地,对着身旁举枪扫射的通讯员说道。通讯员迅速退到弹坑中,通过步话机向着山头那侧的炮排下达着连长的命令。

“砰!”一发35毫米榴弹呼啸着从谢天手中03式自动步枪的枪挂榴弹器中发射了出去,将一个日军的“米尼米”5.56毫米轻机枪小组炸成一团火球。谢天上尉刚刚俯下身子,一连串密集的12.7毫米机枪子弹便打在弹坑的边缘,激起遍地的烟尘,同时一发120毫米高爆榴弹在附近爆炸,在弹坑附近两米外的位置再次制造出一个巨大的弹坑。而这时空气中传来了60毫米迫击炮弹的呼啸声,日军没有装备60毫米迫击炮,在这片战场上只有中国空降兵装备着这种口径的迫击炮。

十数发60毫米迫击炮弹落在谢天上尉提供的目标区域内,两辆停在那里的日军73式越野吉普车一辆87式轮式装甲侦察车顿时被密集的炮弹覆盖,谢天上尉并不知道,就在那辆极为普通的87式装甲侦察车中,日军第4师团第41机步联队的联队长正坐在里面,透过87式装甲侦察车的先进侦察设备观察着战场的情况。第41机步联队联队长成为了日本本土战争中阵亡的首位大佐级军官。

撞了彩头的谢天上尉和一连炮排根本不知道自己无意间取得的战果,即使知道他们现在也来不及为自己的战果欢呼,谢天上尉知道这个位置已经暴露,正与通讯员一起更换着阵地;而炮排的命运则更危险,尽管每门炮只打了几发炮弹,但还是被日军炮兵定位雷达探测到,一直在全力搜索中国炮兵阵地的日军炮兵迅速展开了反击,日军第4炮兵联队的一个火箭炮连迅速对火炮定位雷达探测到的一连炮排的阵地展开了打击。

五门日制75式130毫米火箭炮同时开火,密集的火箭弹将一连炮排的阵地覆盖,顷刻间正在撤退中的四门93式60毫米迫击炮和十多名中国伞兵被火箭弹罩住,牺牲在日本的土地上。

“连长,炮排遭到了日军火箭炮的打击,毁炮四门。”通讯员面色沉重地对着谢天上尉说道。

谢天微皱了一下眉头,在进入日本之前,第43空降师各级部队都加强了重武器的配备,原先一连炮排的四门炮被加强到了六门炮,但在之前的炮仗中,炮排已经相继有两门炮被摧毁了,如此一来,自己的连登陆日本才一天多的时间,炮排便全军覆没了,以后的仗就只能依靠营属以上的炮火支援了!

“知道了!”谢天上尉回答一声,随即又探出身子,举枪点射着进攻中的日军步兵。

“连长,一排三班请求支援。”谢天上尉还未打出两个点射,通讯兵的声音便再次响起,谢天上尉迅速透过03式步枪上的瞄准镜观察着雨山西北侧的无名小丘的情况,那里原本部署着一排的一班,只是经过昨天的激战之后,一班伤亡便过半,昨天夜间谢天便将一排三班派了过去,加强那里的防御力量。由于那里为一处突出部,并且名神高速公路从无名山丘和雨山中间穿过,使得无名山丘一直是突出在整个阵地前方的钉子,迫使着日军进攻部队在抵达无名山丘的时候便不得不提前展开。

“让一排长将一排全部带过去。”谢天透过瞄准镜能够看到,数十名日军步兵正在装甲车的掩护下,对着无名山丘发动着一拨又一拨的进攻,无名山丘上中国伞兵的火力已经弱了不少,已经看不到一挺机枪了,“另外,请求营部对我们进行炮火支援,掩护一排的行动。”

两分钟后,密集的82毫米迫击炮弹和107毫米火箭弹便流星般从雨山阵地上空掠过,砸落在山下日军的阵地上。同时一连在谢天上尉的率领下向进攻的日军展开了一次小规模的反击,密集的机枪子弹和35毫米杀伤榴弹雨点般横扫过进攻中的日军步兵,十数枚80毫米和120毫米火箭弹拖着白色的尾烟呼啸而过,扑向山下日军的装甲车。

趁着炮火的掩护和一连的反击,一连一排的剩余部队迅速在排长的率领下冲出了阵地,快速地冲到了山下,穿过以炸成废墟的名神高速公路,冲到了无名山丘上。片刻之后,猛烈的反击火力再次在无名山丘的几处阵地上响了起来,谢天上尉见状后迅速下达了回撤的命令,率领着反击的部队返回到了自己的阵地之中。

湖南市东代公园内,中国空军第127空降团团部便设立在这里,挖掘的半地下指挥所内,第127空降团团长张德海上校正紧锁着眉头看着地图。日军连续的进攻使得驻守在湖南市四周各个山头上的各部都遭受了很大的损失,按照这样下去,要不了十天,第127空降团就会被日军给拼光了。

“团长,是否将外围阵地上的部队撤回湖南市内,与日军打巷战,这样我们的伤亡可以小点。”第127空降团参谋长看着各连上报上来的伤亡报告,开口提议道。

“不行。这里与越南北江市不同,湖南市四面环山,一旦撤入城内,日军占领四周的山丘的话,无须进攻,可以将我们直接堵死在里面。”张德海上校摇着头说道。在第二次中越战争中,第127空降团空降在越南的北江市,那一次第127空降团直接放弃了外围阵地,在北江市内利用巷战与越军激战,但北江周围是平原地形,并且几条南北走向的主要通道都从城内穿过,越军无法对第127团围而不打。但这里不同,一旦日军占领了周围的山头,在山头上部署炮兵阵地和防空阵地,届时,中国空军的空中补给无法实现,而城内也将在日军的炮火打击范围之内,利用高速公路起降运输机群的方案也就无法实施了,城内的中国伞兵部队将成为一只死棋。

“这样,部队的伤亡太大了。”参谋长惋惜地说道,“或者,固守住几个制高点,其他阵地放弃一些,放点日军进来,在城内消灭他们。”

“这个方案可以考虑……”参谋长的提议令张德海上校眼前一亮,开口说道,只是他的话语还未说完,一名作战参谋便拿着一份情报急匆匆地冲进了指挥部。

“报告,日军一支直升机分队突破了我军外围防线,在湖南市石部町地区机降下一支日军步兵步兵!规模在一个连左右!根据击落的日军直升机的残骸判断,是日军第1空降旅团。”作战参谋迅速汇报道。

“日军果然想到了中心开花,师部的判断真他娘的准。”张德海上校微皱一下眉头,开口说道,“参谋长,你去研究一下放弃部分外围阵地的方案是否可行,指定一份完整的计划。我来会会这些日本同行。陈参谋,给我接三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