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6 连锁反应3

6.连锁反应(3)

第1空降旅是日本陆军中唯一的一支空降部队,拥有极强的快速打击和特种作战能力,与第12空中机动旅团一起一直是日本军方手中最精锐的机动作战力量。

在中日吕宋岛战争中,日军也曾将第1空降旅部署在吕宋岛,只是在开战后不久日本空军便丢失了制空权,第1空降旅便失去了用武之地,随后便被调回了国内。由于日本海军的“山城”号航母战斗群在被击沉前攻击了台湾岛,使得日军一直担忧本土遭到中**队的报复性打击,便将调回国内的第1空降旅一直部署在东京都地区,随时准备飞往日本的任何地区,打击中**队特种部队可能的对日本本土的袭扰。只是第1空降旅没有等到中**队的特种分队,却等到了中国的同行,并且是整整一个空降师!

第1空降旅在6月10日接到了陆军司令部的命令,第1空降旅迅速调出了第一普通科大队,加强了旅属反恐特战中队后,便在已经被中国导弹摧毁的厚木空军基地待命。在6月11日中午时分,第一普通科大队搭乘着第1空降旅飞行队的直升机,乘着中国海军战机被日军防空部队阻挡在战场外围的机会,超低空进入到了战场上空,渗透进了甲贺市和湖南市市区,成功地在两座被中国空降兵控制的城市机降了下去。

行动之前,第1空降旅第一普通科大队得到了甲贺市和湖南市两座城市超详细的城市地图,经过十数个小时的熟悉之后,日军伞兵们对于两座城市已经了如指掌。数百名日军伞兵在进入两座城市后,便迅速以作战小组的方式分散开来,向着城市的各个角落分散开来。

只是中国空军第43空降师对于日军的这招“中心开花”早有防备,同样作为空降兵,彼此都清楚对方将会使用出来的招术。在发现日军在湖南市和甲贺市内机降后,在城市中担任预备队的第43空降师各部迅速行动起来,在日军机降地点周围展开了封锁线,将日军直接切割在一块块极小的区域内,不让其分散开来。

湖南市内,担任着预备队的第127空降团三营在接到了团长的命令后,迅速展开了行动,两个伞兵连将机降在湖南市石部町地区的一个日军伞兵连和反恐特战中队包围在三块数百平方米的狭小区域后,迅速以作战小分队向包围圈内的日军伞兵展开了进攻。

机降的日军伞兵发现自己着落便陷入包围后,并未慌乱,迅速做出了反应,快速占领了机降区域内的建筑,建立起了交叉火力防御体系,随后便派出战斗小组不断向外渗透。

双方的战斗小组很快便发生了遭遇,顷刻间,密集的枪声在两座城市内响起。急促的点射声和不时夹杂着的榴弹的爆炸声,还有狙击枪那沉闷的射击声。在距离日军在湖南市失去一处机降地点不远的日式风格的建筑物中,第127空降团团长张德海上校听着交火的枪声,眉头紧锁在一起,从交火的枪声他能够判断出日军伞兵也非等闲之辈,至少比外围进攻的日军步兵要强的多!

“告诉三营长,放开了打,天黑之前一定将这股日军干掉。”张德海上校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对着身旁的通讯员说道。他知道虽然日军被包围在几处狭小的区域内,白天在中国空降部队的监视下,日军伞兵部队暂时还掀不起什么风浪,但到了天黑变数就多了,尤其重要的是这里是日本,日军伞兵是本土作战!

片刻之后,一阵密集的迫击炮声便响了起来,数十发82毫米和60毫米迫击炮弹密集的落在日军的机降场地内,还有密集的火箭弹窜向包围圈内的一座座建筑,绵延的爆炸声掩盖住了激烈的枪声。紧接着,中国伞兵装备的89式12.7毫米重机枪的扫射声也响了起来,甚至还有23毫米加农炮的扫射声,大口径地穿甲弹将一座座建筑的墙壁甚至直接打穿,将隐藏在后面的日军伞兵撕成碎片。

日本伊豆七岛御藏岛西侧海域的上空,两架中国海军的歼-11H战斗机正编队飞行在五千米的高空中,日本海军的“长门”号航母战斗群已经逼近了伊豆七岛,而“上海”号航空母舰就处在伊豆七岛西南300海里的海域,双方的舰载机半个小时之内就能够抵达彼此舰队的上空,只是日本海军的“长门”号航母战斗群的位置已经在“上海”号航空母舰指挥舱内的电子海图上;失去了侦察卫星和岸基超远程雷达支援的日本海军“长门”号航母战斗群虽然知道中国海军舰队的大概位置,却无法确定“上海”号航母战斗群的准确位置。

高速航行中的“长门”号航母战斗群探测到了两架游弋在御藏岛西侧的中国海军歼-11H战斗机,日本海军意识到中国海军的“上海”号航空母舰就在附近,战斗警报声顿时在整个舰队上空响起,“长门”号轻型航空母舰那宽阔的飞行甲板上,两架“海王”预警直升机率先起飞升空,在舰队上空展开了警戒,紧接着,一架接一架的F-35B战斗机垂直升空,以双机编队向着伊豆七岛以西、以南及西南方向展开了搜索。其中两架F-35B战斗机直接扑向了御藏岛西侧的两架歼-11H战斗机。

“嘀嘀嘀!”机载雷达告警系统顿时急促地响了起来,两架巡航飞行中的歼-11H战斗机顿时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迅速释放出一大排的锡箔干扰弹,而后高速俯冲向了海面。经过与美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一系列的空战,中国空军和海航的飞行员对于美制的战机和导弹都已经有了极深的了解,加上总装备部对原台湾军队装备的美制武器的研究已经接近尾声,一大批针对性的武器装备已经研制出来并装备部队,中**队在对付一些常见的美制武器的威胁时已经越来越顺手!

两枚来袭的AIM-120C5中距空空导弹被中国战机顺利的躲了过去,两架拉升起来的歼-11H战斗机却依然没有在机载雷达屏幕上搜索到日军战机的踪迹。两架歼-11H战斗机迅速向身后伊势湾上空进行突防作战的作战机群发出了预警,随后便向着“上海”号航空母舰的外围防空拦截线靠拢。

见攻击失败,两架日本海军的F-35B战斗机见攻击失败后,迅速追了上去,只是两架中国海军的战机显然意识到了威胁,俯冲到了仅百余米的高度中,高速南方。两架日军战机顿时联想到中国战机是在返回母舰,兴奋万分,一边向“长门”号发报,一边驾驶着战机追了上去。

当日本海军的两架F-35B战斗机逼近到“上海”号航母战斗群的外围防空拦截线的时候,F-35B战斗机上的AN/APG-81有源电扫相控阵雷达很快便探测到了盘旋在天空中的中国海军警戒机群。兴奋万分的两名日军飞行员只是向“长门”号航空母舰发出了发现的情况后,没有等待其他的机群到来,便抢先向中国海军的战机群发起了攻击。

四枚AIM-120C5中距空空导弹从内置弹舱中掉落下来,在战机下方数米的空中成功点火后,如同四支利箭扑向了刚才他们追击的两架歼-11H战斗机!两架歼-11H战斗机已经调转了机身,只是F-35B战斗机凭借着优异的隐身性能,使得两架歼-11H战斗机只能在刺耳的导弹来袭警报声中作着剧烈的规避动作,却无法展开反击。最终,一架歼-11H战斗机被击落,另一架战机则被AIM-120C5空空导弹近距离爆炸散出的无数爆炸碎片所击伤,蹒跚着退出了战场。

只是两架F-35B战斗机在打开内置武器舱舱盖发射导弹的瞬间,自己的身影也短暂的暴露在了一架中国海军空警-700舰载预警机的雷达显示屏幕上。一直处于高度警惕中的中国预警机迅速展开了严密的搜索,同时伴随着空警-700预警机飞行的一架歼-10HG电子战机开启了携带着的所有电子干扰吊舱和机载干扰设备,在战场上空释放出强烈的电磁干扰。片刻之间,两架F-35B战斗机的身影顿时暴露在了空警-700舰载预警机的雷达屏幕上。

两架日军战机的位置被空警-700预警机通过数据链传输到了附近的几架护航战机上,两架歼-11H战斗机迅速冲了出去,四枚霹雳-12D中距空空导弹已经脱离挂架,扑向了日军的战机。发射完导弹后,两架歼-11H战斗机一边为导弹提供着中继制导,一边加速扑了上去,飞行的时候已经打开了机翼下霹雳-14中距空空导弹的保险。

一架F-35B战斗机被纷飞而至的霹雳-12D中距空空导弹击落,另一架躲过了攻击的日军战机赶紧调转机头加速逃窜,只是并未逃出多远,四枚霹雳-14中距空空导弹已经呼啸而至,将它打成了一团火球坠入了大海中。

而这时,越来越多的F-35B战斗机已经从不同的方向逼近了“上海”号航母战斗群的外围防空警戒线,巡游在警戒线上的第3舰载机联队的战斗机在空警-700舰载预警机的指挥下,迅速迎了上去。

“上海”号航空母舰的指挥舱内,林海大校与舰长欧阳正德大校并肩站在指挥系统的显示屏前,关注着前方空警-700舰载预警机通过数据链共享过来的空战情况。

“在中日吕宋海峡海战的时候,我们就刻意避开与日本海军的舰载机部队正面交锋。北京号航母战斗群在围攻‘日向’号航母战斗群时,也是空2师4团的歼-16A战斗机群打的先锋。中国海军的舰载机虽然是新研制出来不久,与对手的相比却已不在一个性能等级上。”林海大校看着略处于下风的中国海军舰载机部队,面色凝重的说道。

“我们的舰载机部队还太过于年轻,不过我们的部队已经逐渐找到了战胜对手的方法。至少面对强敌时,我们的小伙子们还是相当勇敢。”欧阳正德海军大校相对而言则要乐观一些。

在与日本海军F-35B战斗机的空战中,“上海”号航母战斗群的第3舰载机联队充分发挥自身预警机和电子战机方面的优势,利用空警-700预警机和歼-10HG电子战机牢牢控制着战场的制电磁权,削弱着日军战机隐身性能上的优势。而后歼-11H战斗机利用空空导弹和近距格斗能力强的优势与日军战机进行纠缠。战斗下来,基本上保持着1.2:1的战损比,虽然中国海军略处于下风,但“上海”号航空母舰和“长门”号航空母舰搭载的舰载战斗机的数量却是48:16的天壤之别,这样的战斗持续下去,用不了多久,“长门”号航母上的舰载机就会被耗光。

“自中南南沙海战以来,航母部队几乎都是在参与争夺制空权的战斗,舰载机部队在争夺制空权方面已经越来越成熟。只是真正的大规模攻势作战却还没有怎么经历过,在击败了日本海军之后,就该是全面考验我们的航母战斗群攻势战斗能力的时候了。”林海大校的脸色也微微舒缓了一些,开口说道。中国海军舰载机航空兵的飞行员们可以说是林海大校一个个亲自审核出去的,没有人比他更关心海军舰载机部队的发展。

“报告,日军战机被击退。击落日军F-35B战斗机七架,我军被击落歼-11H战斗机五架,歼-10H战斗机三架,被击伤两架。”正在这时,一名作战参谋拿着最新的战报走进了指挥舱汇报道。

“立即追击。”林海大校迅速下令道,对于已经送上门来的“长门”号航空母舰,林海大校可没打算放过它,只有消灭了它,“上海”号和正在赶来的“北京”号才能安心地为滋贺县的第43空降师提供空中支援。

十数架歼-11H和歼-10H战斗机在空警-700预警机和歼-10HG电子战机的支援下,扑向了日本海军的“长门”号航母战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