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7 连锁反应4

7.连锁反应(4)

对于反扑而来的中国海军战机群,日本海军“长门”号航母战斗群的指挥官吓了一跳。刚才的攻击即使没有成功,也至少能够让中国海军“上海”号航空母舰的舰载机群遭受重创,现在应当在休整才对。

盘旋在舰队上空的四架F-35B战斗机在“海王”预警直升机的指挥下,迅速迎了上去,同时“长门”号航母飞行甲板上的三架后备的F-35C战斗机也迅速起飞升空,迎向了中国海军的战机群。

一番激战之后,尽管日本海军航空兵以4:7的优异战果击败了中国海军第3舰载机联队的进攻机群,但整个“长门”号航母战斗群的日军指挥官们没有一个人笑得出来,“长门”号航空母舰总共才搭载着16架的F-35B战斗机,才两个回合的较量已经损失了11架!除了四艘轻型航空母舰上搭载的战机,整个日本海军也仅有八架备用F-35B战斗机,而中国海军装备的舰载机全是自行研制生产的,可以源源不断的补充部队。日本海军最担心的就是中国海军的消耗战。

“命令乾龙号和云龙号对支那海军的‘上海’号航空母舰发起攻击。”“长门”号航空母舰的指挥舱内,日军指挥官对着身旁的作战参谋冷冷下令道,“派出四架战机出击,掩护潜艇部队的攻击;另外向海军部致电,请求战机支援。”

“嗨!”身后的作战参谋迅速接受了命令,转身离开。只是作战参谋尚未走出指挥舱,指挥舱内的一名坐在指挥台前的作战参谋突然高声汇报道,“海鹰06在八点钟方向探测到不明水下信号,距离舰队仅90公里。”

“支那潜艇!”日军指挥官顿时明白过来,“立即锁定支那潜艇。”

“报告,海鹰06失去了目标!”海军参谋的话语顿时令日军指挥官很是泄气。

“全力搜索!”日军指挥官微皱一下眉头,厉声下令道。如果在两个月前,他敢自信地说,日本海军在航空母舰的使用经验上要远胜于中国海军,虽然日本海军的经验都已经是七八十年前的经验了,但聊胜于无,相对于一片空白的中国海军来说,日本海军还是拥有着极大的优势。只是中国海军经过与世界第一的美国海军的一番激战,已经快速成长起来,无论是舰载机的使用,还是航母战斗群的反潜、防空作战等方面都成长飞速。尤其是中国海军在中美吕宋岛之战中,击沉了美国海军的三艘航空母舰,自己被击沉了一艘,在对航母的进攻和航母的防御作战上都已经形成了完善有效的理论体系。如今的中国海军,已经没有对手敢轻视!

“长门”号航母战斗群的上空,盘旋待命的三架SH-60J反潜直升机在接到了命令后,迅速扑向了海鹰06号直升机发现中国海军潜艇的海域,展开了反潜作业。

与此同时,与“长门”号航母战斗群隔着伊豆七岛相望的中国海军“上海”号航母战斗群,也拉响了反潜的战斗警报,从“上海”号航空母舰上起飞的一架直-15C反潜直升机在航母战斗群东北120公里处的海域探测到了一艘日本海军“苍龙”级常规潜艇的踪迹,只是日军潜艇很快摆脱了直-15C反潜直升机投掷的声纳浮标的探测,暂时消失在中国海军面前。

自“北京”号航空母舰在战斗中被美国海军的攻击核潜艇击伤后,中国海军便重点展开了航母战斗群反潜作战方面的研究,利用“天津”号和“甲午”号航空母舰海试的机会,派出潜艇多次进行了水下渗透演练,研究着航母战斗群的反潜作战。

在拉响了反潜战斗警报后,“上海”航母战斗群中游弋在外围的两艘“济阳”级反潜护卫舰迅速向着发现日军潜艇的海域冲了过去,同时舰队中的“喀什”号多用途驱逐舰也加速冲出了原先的阵位,扑向了日军潜艇可能来袭的方向;舰队的上空,一架架直-15C、直-9C反潜直升机更是相继起飞,迅速在舰队周围百余公里的海域展开了密集的搜索。

就在“上海”号航母战斗群的水下,防御兵力同样雄厚,除了两艘093A型攻击核潜艇在舰队右前方和左后方位置警戒着,还有两艘041型常规潜艇游弋在“上海”号航母战斗群的水下,警戒着“上海”号航母战斗群的核心区域,这也是中国海军在“北京”号航母被击伤后作出的措施之一。这两艘常规潜艇都隶属于东海舰队第42潜艇支队,是原本部署在菲律宾海参与围歼美国海军第5航母战斗群的,在任务结束后,剩余的潜艇全部驶往了日本近海附近。在“上海”号航母战斗群抵达后,其中距离最近的两艘041型常规潜艇被临时编入了“上海”号航母战斗群的战斗序列之中。

由于“长门”号航母战斗群一直承受着中国海军舰载机的轮番攻击,“长门”号航母上的舰载机部队已经有所不支,“长门”号航母战斗群急需两艘前出的“苍龙”级常规潜艇打开局面。在长官的连续催促下,两艘“苍龙”级常规潜艇不得不加速向着“上海”号航母战斗群逼近,放弃了低速徐徐渗透的战术,直扑中国海军的航母战斗群。尽管“苍龙”级常规潜艇是日本海军中最先进的潜艇,但如此张狂的行动在“上海”号航母战斗群水下、水面和空中三位一体的反潜警戒线面前就有些关公面前耍大刀了,先后露出了破绽,暴露在了中国战舰和反潜直升机的声纳屏幕上!

被发现的两艘“苍龙”级常规潜艇也没有坐以待毙,而是直接放手一搏,两艘潜艇迅速上浮至导弹发射深度,将各自携带的六枚“鱼叉”潜射反舰导弹全部发射了出去;同时快速装填上了89型线导鱼雷,对着距离自己仍有三十多公里距离的“宁阳”号、“淮北”号护卫舰和“喀什”号驱逐舰三艘中国海军战舰一下子发射了八枚鱼雷!

只是在八枚89型线导鱼雷刚刚离开发射管不久,密集的鱼-7K空射反潜鱼雷和深水炸弹已经呼啸而至,将SS502“云龙”号和SS504“乾龙”号两艘“苍龙”级送入了海底!至于它们在被击沉前发射的导弹被中国海军的护航舰艇拦截在距离“上海”号航母十多公里外的空域,八枚鱼雷则因没有了载体的引导,失去了目标,坠入海底。

当两艘日本海军的“苍龙”号潜艇被击沉的消息传到“上海”号航空母舰指挥舱的时候,整个指挥舱内顿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声,其实这样的战果并不值得如此欢呼,只是就在发现日军潜艇到击沉日军潜艇的这十余个小时中,“上海”号航母上的第3舰载机联队已经将日军“长门”号航空母舰上搭载的舰载机消灭的几乎殆尽。同时,“上海”号航空母舰的姊妹舰“北京”号已经到达了大隅诸岛以东300公里处的海域,日军的“长门”号航母已经处在了“北京”号的打击范围之内。

日本大隅诸岛以东300公里处的海面上,一支庞大的舰队正在高速航行着,各艘战舰上的防撞灯全部开启着,闪烁的昏黄灯光如同黑夜中海面上的精灵。

“北京”号航空母舰宽阔的飞行甲板上,一排排助降灯和防撞灯将整个甲板和舰岛照得一片通明,飞行甲板上,身着夜光背心的空勤人员们忙碌着对战机进行着最后的检查,将一枚枚空空导弹和空舰导弹挂到了各架战机的挂架上。伴随着指挥官的一道道命令,一架架满挂着导弹的歼-11H和歼-10H战斗机闪烁着防撞灯呼啸着起飞升空,扑向了伊豆七岛东南部海域的“长门”号航母战斗群。

在“上海”号航母战斗群第3舰载机联队的连续打击下,日本海军“长门”号航母上搭载的F-35B战斗机已经消耗殆尽,当面对着“北京”号航母上第2舰载机联队战机群的攻击时,已经失去了主动防御的作战能力,只能依靠舰队中的护航舰艇来进行被动防御,保护着“长门”号航空母舰的安全。当然,“长门”号航母上搭载的舰载机被消灭殆尽后,“长门”号航母战斗群便开始北撤,向着伊豆半岛和房总半岛之间的相模湾撤退。

由六架歼-11H战斗机和八架歼-10H战斗机组成的第2舰载机联队的首批攻击机群逼近到“长门”号航母战斗群还有200公里距离时便停止了前进,六架歼-11H战斗机迅速爬升到了高空中展开警戒,八架歼-10H战斗机则同时俯冲到2000米的高度中,将各自携带的两枚鹰击-83K空舰导弹全部发射了出去。

在完成了导弹初期的中继制导后,八架歼-10H战斗机便掉头返航,只留下六架歼-11H战斗机守卫在天空中监视着日本海军的“长门”号航母战斗群。八架返航的歼-10H战斗机并没有返回出击的“北京”号航空母舰,而是直接在“上海”号航空母舰上降落,加注满油料,挂载上了鹰击-83K和鹰击-91K超音速反舰导弹后再次起飞升空,扑向了“长门”号航母战斗群。

“巨鲨再强,也经不住群鹰反复的围攻!”“上海”号和“长门”号航空母舰的指挥舱内,中日两国的海军指挥官同时对着指挥舱内众人说道。尤其是日本海军的官兵们,他们仿佛看到了1945年四月初冲绳海域上演的那一幕,日本帝国海军的巨无霸“大和”号超级战列舰在美国海军舰载机群的围攻下,折戟沉沙,沉入了冰冷的海底,同时沉没的还有日本海军的一个时代。而眼前的场景,仿佛就是数十年前那场战斗的复制版本。

不过,“长门”号航空母舰的命运比“大和”号要幸运得多,“大和”号只是日本海军无奈的弃子,“长门”号航空母舰却没有被日本海军放弃。日本海军司令部不但派出了仅存的八架F-35B战斗机前来支援“长门”号航空母舰撤退,还向日本空军发出了求救电,日本空军也迅速做出了反应,十数架日本空军的作战飞机从东京都地区发达的高速公路上起飞升空,前来救援“长门”号航空母舰。

最终,被三枚鹰击-83K空舰导弹击中的“长门”号航空母舰在受轻伤的“鸟海”号导弹驱逐舰的拖曳下驶进了相模湾,进入到了日本岸基远程防空导弹部队的保护范围之内,并在6月14日凌晨时分,抵达了横须贺海军基地,当然这里早已经被中国二炮的导弹打得一片狼藉,但至少也是“长门”号航母的母港。只是编队中的其他战舰就没有“长门”号这么幸运了,除了“鸟海”号驱逐舰外,只有“涟”和“骤雨”号驱逐舰拖着残破的躯体驶进了东京湾,其他的战舰全部沉没在了伊豆七岛以东的海域。

“日本海军的机动兵力包括四支轻型航母战斗群和四支护卫队群,‘日向’、‘山城’、‘长门’三个航母战斗群已经覆灭,第1护卫队群的主力也覆灭在了苏禄海。如今日本海军已经只剩下‘伊势’号航母战斗群和三支护卫队群,只能勉强维持东京外海和各大列岛之间内海的安全。日本列岛南半部周围的海域已经被我军控制。”上海号航空母舰的指挥舱内,林海大校肚子和舰长欧阳正德大校说道,手中端着一杯浓茶,驱赶着连日指挥战斗的疲惫。

“第43空降师的情况如何?”欧阳正德海军大校开口问着指挥舱内负责协调空降部队与海军航空兵作战的一名第15空降军的上校军官。

“第43空降师已经将机降在甲贺市和湖南市城内的日军空降兵消灭,并成功阻挡住了日军连续四个昼夜的猛攻。但根据最新的情报,日本陆军第17步兵师团和第28步兵师团正在调往滋贺县;另外,部署在北海道的第7装甲师团也有南下的迹象。”空军上校开口说道。

“日本在北海道新组建了七个步兵师团。在日本人看来,俄罗斯正在欧洲乌克兰进行着激战,无力威胁北海道;将日本陆军中战斗力最强的第7装甲师团南调,与即将登陆的中**队决战是必然的。”欧阳正德海军大校开口说道,口吻中掠过一阵的担忧。

“日军在空降场附近防空兵力的部署情况如何?”林海大校也是微皱了一下眉头,没有接过话茬,而是转移着话题,开口问道。

“日军调集了四个爱国者防空导弹营,两个霍克式防空导弹营,三个03式中程防空导弹营,五个81式近程防空导弹营和四个高射炮兵营,以伊势湾和湖南市、甲贺市为中心展开了三道防空网,日军已经将这些防空部队联入了统一的指挥体系之下。即使现在有了‘北京’号航母的加入,我们的战斗机也将十分艰难。”一名海军中校参谋迅速汇报道。

“第43空降师的兄弟们更艰苦。”欧阳正德大校深深地说道。

“上海号今天停止对第43空降师的支援任务,各战斗机中队休整一个白天。天黑之后各中队随时待命!”林海大校沉思片刻,开口说道,在指挥舱内众军诧异的表情中,林海大校只是神情坚定地端着茶杯,品着杯中的浓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