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8 凤凰之舞1

8.凤凰之舞(1)

日本滋贺县湖南市西郊的雨山阵地上,激烈的交火仍在继续着,雨山和其他湖南市、甲贺市外围的山丘一样,在连续几日炮火的猛烈打击下,早已成为了一片焦土,各个山丘周围布满了各种被击毁的日军战车残骸,还有遍布的日军步兵的尸体,由于天气炎热,许多尸体已经开始腐烂,充满火药味的空气中夹杂着一股股令人作呕的气息。

第127空降团一营一连连长谢天上尉与一名上等兵一起卧在一个较大的弹坑中,上等兵的身上背着一台步话机,这是原来连部通讯员身上的,只是通讯员在昨天的战斗中,被一发呼啸而至的7.62毫米狙击步枪子弹击中了面颊,当场牺牲,谢天只得从连部拉来了文书充当着通讯员。

经过连续四个昼夜的激战,一连的伤亡已经接近了一半,尤其是连属的重武器几乎全部被消耗殆尽,连属PF98式火箭筒班、89式机枪排和营部加强的红箭-8L反坦克导弹分队都已经名存实亡,他们装备的重武器几乎都已经被日军的坦克和步战车摧毁,各个直属班排的机枪手和射手都被当做步兵补充到了三个主力排之中,即便如此,三个主力排也只能保持三分之二的战斗力了。

“鬼子上来了!”惨烈的阵地战使得21世纪的高科技战争也变得简单,只剩下了勇气与意志的较量!在警戒的伞兵的示警声中,休息中的中国伞兵们纷纷进入到了各自的阵地中。

由于雨山西北角突出的无名山丘已经被日军占领,草津铁路线和东海道公路线一侧的雨山阵地没有了突出部的掩护,直接暴露在了日军的进攻之下,而这个未知的阵地不但要防御正面日军的进攻,还需要对雨山和菩提寺山之间的草津线和东海道进行拦截,阻拦日军的机械化部队强行冲入湖南市内。

日军果然没有放弃快速冲入湖南市区内的方案,东海道公路上,二十多辆90式主战坦克、89式步战车和73式装甲车组成的装甲纵队快速地向着湖南市内猛冲过去。谢天上尉迅速扛起一具“红箭-11”轻型反坦克导弹发射筒,瞄准住了一辆高速推进中的90式主战坦克按下了扳机,一枚短小的导弹呼啸着冲上天空,随后猛地俯冲下来,狠狠地击中了那辆被瞄准住的90式主战坦克的顶部,一阵剧烈的爆炸声中,整辆坦克被炸成了一团火球。

更多的红箭-11反坦克导弹和PF89单兵火箭弹呼啸着扑向两座山丘之间的东海道公路,顷刻间,在公路上制造出了十余个燃烧的铁棺材,同时部署在公路线两侧的中国伞兵分队也纷纷开火,扫射着从战车中冲下来的日军步兵。

“咻咻咻!”空气中传来了炮弹的呼啸声,片刻间,密集饿炮弹落在公路线两侧的地区。一阵猛烈的炮火急速射,将公路线两侧的中国伞兵阵地几乎清扫了一遍。只是发射完导弹和火箭弹的中国伞兵早已躲进了防炮洞中,没有什么能够比生命和鲜血的代价更能让士兵们成长。

趁着日军炮兵射击的间隙,卧倒在一个弹坑中的谢天上尉抖抖身上的尘土,快速的更换到一个新的阵地中,举枪对着冲锋中的日军步兵猛烈扫射着,对着跑动的日军步兵连续扣动着扳机,精准的点射将多名俯冲进攻的日军步兵击毙在地。

“砰!”就在谢天上尉俯身更换弹夹的时候,一发7.62毫米狙击步枪呼啸着从头顶上空呼啸而过,扎在弹坑另一侧的土壁上。看着身后响起的声音,谢天上尉背上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无处不在的日军狙击手给中国空降兵带来了极大的伤亡,尽管第43空降师也编制有大量的狙击手,其中每个伞兵连都有一个狙击组,每个排都编有一名狙击手。但中国空降部队考虑到后期可能进行的巷战,将大部分的狙击手都部署在了甲贺市和湖南市的城区内;而两座城市外围山丘上的中国空降兵阵地也已经被日军炮火掀掉了几乎所有的植被,留守在外围阵地上的中国狙击手失去了隐蔽的阵地,只能依靠弹坑、散兵坑作为掩体,支援着伞兵部队打击着日军。

“炮兵呢?哑巴啦?”看着日军炮兵的独奏,谢天上尉更换上一个新的弹夹,口中怒骂道。只是他的话音未落,空气中便传来了122毫米榴弹的呼啸声,这可是中国炮兵部队独有的装备,顷刻间数十发122毫米榴弹砸落在雨山阵地的前沿地区,将进攻中的日军步兵覆盖住。

只是谢天上尉还未来得及兴奋,团部炮兵营的炮火支援便停止了,谢天判断得出来,刚才的炮火支援每门炮顶多打了三发炮弹。

“难道炮弹已经不足了?”看着沉寂下去的炮兵部队,谢天上尉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这个令自己都感到害怕的想法,只是自己很快便否定了这个想法,他从营长那里知道,部队足足储备了一个月的作战物资,炮弹储备肯定更是重中之重,不可能出现缺弹的情况。

“连长,左翼的二连放弃了阵地,是团部的命令。”单兵无线电耳麦中传来了文书通讯兵的汇报声。

“啥!”谢天上尉吃了一惊,只是很快便反应过来,他也知道,不能将部队全部部署在外围阵地上与日军死磕,这样早晚会被日军耗光,将日军机械化部队放进城市里,然后利用巷战阻击日军的进攻,这样才能坚持更长的时间。同时谢天上尉也知道,自己部队和对面菩提寺山阵地上的三连控制着湖南市西侧进城的通道,除非逼不得已,否则的话团部肯定不会放弃雨山和菩提寺山阵地。

“咻咻咻!”空气中传来一阵火箭弹的呼啸声,谢天上尉迅速压低身子,将自己全部埋在弹坑中,一连串密集的爆炸在阵地上响起。片刻之后,两架AH-1S“眼镜蛇”武装直升机呼啸着掠过了雨山阵地的上空,机首下方的20毫米机关炮对着地面扫射着,多名不及隐藏的中国伞兵被猛烈的机关炮弹撕成了碎片。

“嗖嗖嗖!”多枚红樱-6便携式防空导弹呼啸着扑向天空中的日军直升机,将一架AH-1S直升机击落,只是残余的一架日军直升机并未逃离,而是俯冲下去,打击着中国空降兵的防空导弹兵。而这时,越来越多的日军武装直升机出现在了战场的上空,其中包括喷涂着日军第12空中机动旅团标识的AH-64DJ“长弓阿帕奇”攻击直升机!

“嗖!”谢天上尉迅速拔出一个烟雾弹,丢在阵地上,同时其他伞兵也几乎同时拿出了烟雾弹仍在了阵地上,一时间整个阵地上都被浓烟笼罩住。烟雾中的谢天上尉和伞兵官兵们抓紧时间寻找着新的掩体,或是直接用工兵铲快速地在一些弹坑上挖掘着简易防空掩体。

被中国炮兵的急速射打蒙的日军进攻部队也恢复了过来,整顿好了部队后,在炮兵部队的支援下,再次向中国空降部队的外围阵地发起了进攻。

就在第43空降师拼命阻挡着日军一波又一波次进攻的时候,日本冲绳群岛西部海域的海面上,包括中国海军的“天津”号大型航空母舰、“甲午”号训练航空母舰、“陈绍宽海军上将”号等三艘护航航空母舰在内的数十艘作战舰艇组成的多支舰艇编队已经逼近到了距离冲绳群岛仅两百多公里的海域。

东海舰队的“华山”号两栖登陆攻击舰和东海、北海舰队的三艘071型船坞登陆舰也航行在这些作战舰艇的中间,例外还有十多艘加装了直升机停机坪的大型油船夹杂在里面。就在这些大型登陆舰和大型油船的飞行甲板上,停满了中国空军和海军的直-15S和直-9S搜救直升机、武直-19武装侦察直升机,这些直升机上不同的编号代表着它们来自不同的部队,其实就在这些舰船上,中国东部地区的空中搜救部队几乎都在这里。这些来自于华东空军、中原空军、澎湖空军和海军航空兵的搜救部队将首次联合行动,他们的行动将得到海军七艘航空母舰的全力支援。当然,部署在日本冲绳群岛以西海域的五艘大小航空母舰上,也各自部署着一到两个搜救分队。

作为中**队中,战斗经验最丰富的澎湖空军直属搜救中队——骑士中队被部署在了距离日本本岛最近的“天津”号航空母舰上。

“骑士”中队中队长张旭上尉站在“天津”号航空母舰宽阔的飞行甲板上,烈烈海风迎面吹着,让连日进行着高强度训练的张旭感觉到了一阵阵难得的舒服惬意。最近的这个星期,张旭带着他的搜救中队一直在进行着高度逼真的战场搜救演习,演习的科目几乎完全相同:远距离深入敌方的纵深区域,在敌军的包围圈中营救被击落的飞行员。

尽管上级一直没有下达作战任务,张旭上尉已经敏锐地判断出这一次的作战区域将是日本本土。虽然自六月份开始,中国空军就已经对日本本土展开了远程轰炸,但每次轰炸时,轰炸机群都是盘旋在日本外海,利用远程空地导弹进行攻击的。日军的岸基防空导弹根本威胁不到中国空军的战机,十余天的空袭下来,中国空军除了有一架轰炸机因机械故障坠毁外,几乎没有损失。但张旭知道,这一次绝对不同。

“你也会在攻击部队的行列之中吧!希望你能平安!”张旭上尉望着逐渐沉入海平面的夕阳,右手伸进了作战服内侧的口袋中,拿出了一个凤凰大队的徽章,紧紧地握在手心里,在心中默默地祈祷着。

“看,张队又在思春了!”就在张旭上尉身后十余米的位置上,几名骑士中队的队员们一边抽着香烟一边看着凝视着夕阳发呆的张旭说道。

“那可是凤凰大队的冰山美人!咱们张队能让冰山消融,还是相当有实力的!”

“战争结束,估计我们会是庆功酒和喜酒一起喝!嘿嘿……”

“张队长,吕舰长让你立即到会议室参加作战会议。”一名海军中尉军官跑到了张旭的身旁,高声说道。

张旭上尉迅速回过神来,收起徽章,疾步走到正在他背后瞎议论的几名队员面前,“全队立即集结,待命。”

随即张旭上尉便跟着海军中尉走向了会议室,他知道,真正考验“骑士”中队的时刻到了。

夜色完全笼罩住了西太平洋的天空,又是一个晴朗的夜空,满天星辰静卧在夜空中,凝视着这片战争烟云笼罩的地区。就在这看似宁静的夜色中,无数加密的电波讯号在中国、俄罗斯和美国之间频繁穿梭着。同时,一道道作战命令被下达到了三个国家已经秘密集结完毕的精锐部队手中。

东京时间八点钟的时候,中国东部沿海地区的山东省、江苏省、浙江省和台湾特别行政区境内的一座座机场上,灯火通明,一片忙碌。

随着命令的下达,中国空军的八架空警-2000大型预警机呼啸着从四座机场上起飞升空,飞往黄海和东海中部以东海域的上空。就在八架空警-2000大型预警机起飞后不久,八架担任前线指挥和替补任务的空警-200中型预警机也相继呼啸着起飞升空。十六架大中型预警机在北起济州岛,南至台湾岛之间的广阔海域上一线展开,建立起了一个高度密集的空中指挥所。

与此同时,东北空军的长春大房身军用机场上,两架空警-200中型预警机呼啸着从机场跑道上起飞升空,经珲春进入到了俄罗斯的领空内,随后经俄罗斯的领空进入到了日本海的上空。当然,历史会记住这一时刻,中国空军第一次飞抵日本海的上空,而这仅仅是个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