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8 黑色魔鬼1

远征无弹窗 18.黑色魔鬼(1)

当张旭上尉和于荣荣少校被安全的送到甲贺市的第43空降师师部野战医院后,郭晔少将也向进攻的第128和第129空降团各营下达了收队的命令。『可*乐*言*情*首*发』正在反击中的第129团一营和第128团二营迅速停止了攻势,交替掩护着撤出了战场。

虽然中国空降部队的反击部队只有两个营的兵力,但作为丙等部队的第110步兵师团显然不是对手,不但被摧毁了师属炮兵营和两个联队所属重迫击炮连的阵地,还有两个部署在第110师团防区内的防空导弹阵地被摧毁,十多辆03式中程防空导弹和81式防空导弹发射车被打成了废墟。

中国海军的三艘“北京”级航空母舰上的舰载机群在第43空降师的反击部队退回到了原先的阵地之后,也纷纷撤出了战场。这场历时十余个小时的生死营救终于告一段落,这场硬对硬的营救行动被各国空军搜救分队写入了教材之中,并不是这次的营救行动多么的经典,而是中**队在这次救援行动中为搜救分队提供的支援。中国第二炮兵部队为了掩护从日本海方向突袭的舰载机部队的安全,对若狭湾南岸的舞鹤市和琵琶湖东岸的彦根市进行了导弹攻击,十二枚东风-21甲中程弹道导弹在两座城市内留下了十二道巨大的火球!

到6月15日正午时分,中国空军派出的最后一支搜救分队返回到了“甲午”号航空母舰上,中**队发起的“凤凰之舞”行动终于告一段落。而美军和俄罗斯军方的搜救分队也在上午十点左右全部返回了各自的出击机场。其中,俄罗斯首次向美军开放了国后岛,供美军搜救分队作为出击基地,营救被击落的美军飞行员。

当天中午时分,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赵子坤海军上将率领着二十多名各级将官搭乘专机从北京飞往美国阿拉斯加州基奈市,参加中美俄三国的联合军事会议。

就在中美俄三国忙碌着召开联合军事会议的时候,日本埼玉县秩父市的日本国家安全指挥部内也正召开着紧急会议,商讨着应对之策。

只是整个会议室中一片死沉,没有人会料到日本的核设施会遭到中美俄三**队的联合打击,并且打击的规模极大,几乎彻底摧毁了日本的核设施,除了日本的各所名牌大学和技术研究所中还拥有着众多的核物理方向的教授和专家,日本的核武器研制项目被无限期的推迟,或者说只能重头再来了!

“必须展开报复,必须给中美俄三国展开最严酷的反击!这是天皇陛下的旨意!”小泉太郎自夜间接到日本的核设施遭到中美俄三国空军轰炸的消息后,顿时焦急万分、暴跳如雷,已经下令空军幕僚长京野英郎中将撤换掉了多名防空部队的指挥官。

“军方的意见是,派出黑色魔鬼分队进入中美俄三国,在三国制造混乱,尤其是支那,打乱支那军队对帝国的进攻计划。”日本防务省长官北泽美仁率先站起来回答道。日本军方敢于在东南亚地区与中国挑起战争,最大的自信便来自于即将完成研制的核武器,现在,日本军方和政府数十年的精心努力化为乌有,恼怒已经冲破了所有的理智。

“黑色魔鬼分队大举攻击中美俄三国的民用目标的话,会引起局势的全面失控的,这样做会将整个日本推入地狱。”日本战时内阁首相秋山纪夫大吃已经,赶紧站出来阻止着北泽美仁的建议。

“秋山先生,有什么计划?”小泉太郎冷冷的问道。

“我们现在应当增派兵力,一举吃掉在滋贺县地区的中国空降兵!让中美俄三国知道我们的战斗力,阻止中国对日本本土的进攻。其他的事情,我们需要从长计议!”秋山纪夫有些尴尬的说道,确切的说他并没有想到好的反击计划,毕竟现在的日本手中没有与中美俄三国中任何一国叫板的资本。

“滋贺县地区的支那空降兵是肯定是吃掉的。但也必须对支那本土展开反击,美国和俄罗斯敢于攻击帝国的核设施,也同样应当遭到最严厉的惩罚。”小泉太郎冷冷地说道,“栗林俊普将军,增兵的事宜就由你来负责,三天之内必须全歼甲贺市和湖南市地区的支那空降兵!什么武器都可以使用,多大的代价都能够承受。”

“小泉先生,甲贺市和湖南市还有许多日本的平民!”秋山纪夫首相焦急的说道。

“帝国的民众不会甘心接受外**队的占领的,他们已经全部力战殉国了!”小泉太郎的是声音令会议室内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冰冷!

“将针对支那、美国和俄罗斯的黑色魔鬼分队派出去,对三个国家展开大规模的恐怖袭击,我需要在五天之内听到三个国家恐慌和动乱的消息。”小泉太郎没有去估计会议室中,有些正襟危坐的政府官员们,直接下达了最终的命令,有着日本军方、日本天皇和众多政坛元老支持的他就是这里的实际指挥官,他的命令便代表着最终的命令。

会议室定下了反击计划很快得到了实施,行动最为迅速的当属日本军方的增兵行动,原本就在调动中的第17步兵师团和第28步兵师团迅速进入到了攻击阵地;与此同时,部署在奈良地区的第22步兵师团和部署在京都附近的第109步兵师团迅速登上了北上的汽车和火车,赶往湖南市和甲贺市南郊地区,加入对第43空降师的围攻之中;同时,部署在东京都的第2机步师团和第12空中机动旅团也接到了全部南下的命令,一时间,无数的直升机群掩护着成群的装甲车队高速南下,直奔滋贺县的甲贺市和湖南市。

其实调动的作战部队远不止这些,只是其他地区的兵力调动却与空降在日本的中国空降部队无关。整个日本军队中陆海空三军的防化部队已经全部动员了起来,在驻扎在各地的日军陆军部队的支援下,配合着日本的消防警察对夜间遭受到了攻击的核电站和核反应堆进行着抢救。根据日军防化部队的检测,青森县东通核电站、佐贺县玄海核电站、岛根县核电站等八座核电站的二十余个核反应堆出现了核泄漏,为了防止民间出现大规模的恐慌,日本政府已经全面封锁了消息。同时让媒体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滋贺县地区围歼中国空降部队的战斗上,牵制着日本民间的注意力。

一直借口着和平使用核能、暗中秘密发展核武器的日本政府终于品尝到了自己种下的恶果,并且这个恶果日本政府不得不闷声吞下!

就在日本国内,日本军队大规模地出动的时候,日本本州岛中北部地区的四座隐蔽的小型野战机场上,四架喷绘成了加拿大、韩国等国标识的巴西制ERJ170支线客机迅速起飞升空,每架飞机的机舱中都坐着十几名身着笔挺西装的人员,虽然他们都经过了精心的伪装,但他们眉宇间流露出来的逼人杀气还是无法掩盖他们特种兵的真实身份。这些人中有着黄色人种、白色人种、黑色人种、棕色人种等各种肤色的人,他们将转道加拿大和韩国,在当地的日本情报人员的帮助下,转而前往中国、美国和俄罗斯,展开大规模的恐怖袭击,制造恐怖气息,在三个国家制造社会混乱。

四架ERJ170支线客机起飞后便按照各自计划好的航线飞离了日本本州岛的上空,机舱中的所有人都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有几个带队的日军军官显得格外的激动,在他们看来,多少年来的训练终于可以在敌国一展身手了,像他们的前辈们一样在敌国的土地上尽情地杀戮,制造混乱,为了日本帝国的崛起制造更多的机会。

日本滋贺县湖南市西郊,中国空降兵第127团一营一连驻守的雨山阵地经过多日战火的洗礼,早已变成了一片焦土。只是日军的炮弹依旧在不断地落在这个不高的山林公园上,将焦土再次翻起,浓浓的硝烟和爆炸的烟尘笼罩住了山头。

更多的炮弹则直接打进了雨山身后的湖南市市区内,从湖南市西侧发起进攻的日军第4机步师团在接到陆军司令部的命令后,迅速将第4炮兵联队和支援作战的第2炮兵旅团抽调了出来,将炮击的区域转移到了湖南市区内,成批成批的大口径炮弹砸落在湖南市区内,将成片成片的建筑摧毁,使用的燃烧弹在城市内引起了多处火灾,浓浓燃烧的烈火毁坏了一些中国空降兵占据的阵地,但烧毁的更多的是遗留在湖南市市区内没有撤离的日本民众的家园。

对雨山的迫击炮炮击进行了二十分钟后,停止了下来,而对湖南市区炮击的重炮群则继续倾泻着炮弹。雨山山脚下,日军第30步兵师团的数百名日军步兵在第4机步师团的89式步战车和90式主战坦克的掩护下,再次向着雨山阵地发起了进攻。

密集的35毫米机关炮弹和12.7毫米机枪子弹从日军步兵们的头顶上空掠过,打在雨山上的中国空降兵残破的阵地上。一辆辆沉重的坦克和步战车碾压过满是弹坑的山坡上遍布的日军士兵的尸体,这些尸体都是日军第30步兵师团在之前的战斗中留下的,虽然日军第17步兵师团和第4机步师团都曾多次派兵前来搬运这些尸体,但每次来搬运尸体的日军部队都被雨山上的中国伞兵用猛烈的弹雨打了回去,每次除了增加十几具尸体外,没有任何的效果。

而雨山周围的山坡上,许多日军的尸体由于多日的暴晒,已经开始腐烂,散发出阵阵恶臭。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雨山上的中国伞兵并没有掉以轻心,一边利用火焰喷射器帮助日军火化着距离中国伞兵阵地较近的尸体,一边派出防化分队喷洒着消毒药水。负责雨山阵地防御的一连连长谢天上尉知道,师部下达这样的命令,是在利用尸体打击日军进攻部队的士气。然而,从实际效果来看,这招已经去了很好的效果,谢天上尉已经能够明显看出来,现在日军进攻时的气势比最初两天弱了许多。

“轰!轰!轰!”趁着战斗间隙,偷偷下去埋设的反坦克地雷和反步兵地雷率先发难,一连窜剧烈的爆炸声中,两辆89式步战车被炸断履带趴窝在了山坡上,很快便遭到了多枚PF89式火箭弹的打击,变成了两堆燃烧的火球;被日军步兵踩中的反步兵地雷在日军的散兵线中炸出数以百计千计的钢珠,纷飞的钢珠,将十多名日军步兵炸得千疮百孔,惨死在进攻的道路上。

谢天上尉趴在一个弹坑中,举着03式自动步枪对着一辆继续前进中的89式步战车打出了一发35毫米穿甲榴弹,只是日军装甲车在多日的进攻中,战场的反应能力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尽管日军步战车的驾驶员没有看到谢天上尉发射的榴弹,却鬼使神差地往右猛打方向,躲过了榴弹的攻击,使得谢天上尉打出的榴弹落在这辆89式步战车的屁股后面炸开。

这辆89式步战车的车长很快反应过来,一连串的机枪子弹很快扫射过来,在谢天上尉隐藏的弹坑附近打起一排排的尘柱;紧接着三发35毫米杀爆榴弹在弹坑附近炸开,纷飞的炮弹破片横飞,其中一颗甚至扎在了谢天上尉防弹背心上。

谢天上尉甩出一颗烟雾弹,趁着烟雾的掩护,飞奔出来,扑到了另一个弹坑内,扛起弹坑中预留的PF89式火箭筒,对着那辆89式步战车扣动了扳机,“嗖!”火箭弹飞窜过去,将两百多米外的那辆89式步战车打成了一团火球,三名身上沾着火苗的日军装甲兵从战车中跳了出来,只是很快被纷飞而至的弹雨扫倒在地。

中国空军在向湖南市和甲贺市空投下了第43空降师后,在次日夜间再次进行的大规模空投行动中,向第43空降师一下子空投下了八千吨的战争物资,其中武器弹药是空投的重点。充足的弹药补充,使得驻守在湖南市和甲贺市周围山头上的中国伞兵虽然兵员减员很大,但火力丝毫不减。每天夜间,第43空降师便会派出部队向各个阵地的战斗连补充弹药,确保一线的各连在次日的战斗中拥有足够的武器弹药来打击日军的进攻。

谢天上尉的雨山阵地就是如此,山顶上中国伞兵控制的区域内,几乎每一个弹坑中都有着满装的弹夹、PF89式一次性火箭筒、燃烧弹、烟雾弹等武器装备,有的弹坑中甚至直接是03式自动步枪和红箭-11轻型反坦克导弹。正式这些充足的武器弹药,使得中国伞兵在兵力处于绝对劣势的情况下,依然能够阻挡住日军机械化部队的进攻。

看着被摧毁的日军89式步战车,谢天上尉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胜利的微笑,虽然战斗很惨烈,也很辛苦,但他知道胜利最终会属于自己,属于第43空降师,属于中**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