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9 黑色魔鬼2

19.黑色魔鬼 2

进攻中国空军第43空降师的日军各师团都接到了来自日本陆军部的直接命令,要求他们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全部吃掉甲贺市和湖南市的中国空降部队!

头批进攻的日军部队刚刚被压制在进攻的道路上,中国阵地上的伞兵们还未来得及松口气,第二批的日军攻击部队便已经冲了上来,猛烈的炮火在日军步兵的进攻锋线前形成一道火墙,平推向中国伞兵的阵地,虽然缺乏造成了很大的误伤,但日军进攻部队却距离中国伞兵的阵地越来越近。『可*乐*言*情*首*发』

就在日军的步兵部队在炮兵部队的支援下,向湖南市和甲贺市周围山头上的中国伞兵阵地发动攻击的时候;日军第4机步师和其他各步兵师团所辖的机械化分队则在日军第12空中机动旅团的直升机群的掩护下,从东海道公路、名神高速公路、草津线铁路线、新名神高速公路上强行向着甲贺市和湖南市区穿插而去。同时,曾经有过一次惨败的日本第1空降旅也不甘心失败,再次实施了一次中心开花的战术,只是这一次日军的行动保守了许多,将投入的第二普通科大队全部投入在了湖南市内!

湖南市的市区比甲贺市要小许多,日军将湖南市作为突破口显然更易成功,一旦歼灭了湖南市的中国空军第43空降师第127团,甲贺市的第43空降师余部就将需独自面对日军七八个师团的围攻,届时,没有了湖南市的第127空降团策应,甲贺市的中国伞兵被击溃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在得知日军伞兵部队的一个营在湖南市市区内机降的消息后,正在指挥着部队阻击着日军进攻的第127空降团团长张德海上校猛地一惊,居然硬生生地折断了手中握着的彩色铅笔。日军第4机步师团采取的机械化分队强行穿插进攻,使得第127空降团留作预备队的三营也被迫提前投入了战斗。现在张德海上校手中的预备队是三个主力营中打残的连队组成的一个加强连和团部直属的工兵连、通信连、警卫连等几支连级部队。

“命令工兵连、通讯连各自抽调一个战斗排,编入警卫连,将机降在市区内的日军部队吃掉。”张德海上校看着电子地图上显示的十余处日军的机降地点,迅速对着参谋长下令道。

命令很快被下达了下去,部署在第127空降团团部附近地区的直属警卫连迅速乘着伞兵突击车扑向了日军伞兵的机降地点!

“日军在不惜代价的进行进攻,外围阵地上的几个连打得很苦,伤亡很大。”第127团参谋长听着外面传来的伞兵突击车的轰鸣声,无奈地微皱一下眉头对着张德海大校说道,“是否把他们撤回来。”

“日军强行向湖南市内穿插的机械化部队情况如何?”张德海上校当然知道战斗的情况,只是外围这些山头的阵地太重要了,他不敢将这些阵地让给日军。

“日军机械化部队也改变了战术,他们一部在强行向着市区内的日军伞兵机降区域突击,企图与日军伞兵汇合;一部则直接穿插向了我军外围阵地的背后,企图切断外围阵地与湖南市区内我军之间的联系。”参谋长面色凝重地说道。

“报告,一营一连急电,请求团部便携式防空导弹的支援。”一名通讯参谋放下电话机大声对着张德海上校汇报道。

“外围阵地上的植被已经被炮火摧毁殆尽,日军的直升机对我军的威胁极大。”参谋长开口说道。为了弥补武装直升机数量的不足,日军将用于运输的uh-1h/j通用直升机装上了机枪和火箭发射巢,用于执行对地攻击任务,严重威胁着外围阵地上的中国空降兵。

“命令团炮兵营和各营炮兵分队对进攻的日军实施猛烈反击,掩护外围阵地各部撤出阵地!与甲贺市交界处的几处阵地的部队不动,同时从撤回来的连队中抽调出三个战斗排,随时支援这几处阵地。”张德海上校思考片刻后,终于下达了命令,下达命令的时候,他点着地图上湖南市与甲贺市交界处的几个山头阵地,这几处阵地扼守着湖南市与甲贺市之间的联系通道,无论如何都必须控制在中**队手中。

在日军优势炮兵部队和武装直升机群的联合打击下,被迫转入了沉默状态的第127空降团炮兵营在接到命令后,迅速掀开了伪装,按照外围阵地上的伞兵部队提供的射击诸元,猛烈的射击着,密集的122毫米榴弹呼啸着掠过中国伞兵的阵地,落在进攻的日军部队的队列中,巨大的火团中,不断有日军步兵被炸成碎片。

中国炮兵的突然开火,正在对湖南市市区进行炮击的日军重炮群迅速调转炮口,在火炮定位雷达的支援下,对中国炮兵进行着压制射击。同时多架ah-1s武装直升机也迅速调转机首,呼啸着扑向了中国空降兵的炮兵阵地。

正在外围阵地上激战的各连接到了团部的撤退命令后,迅速交替掩护着,往湖南市撤退。雨山阵地上,一营一连连长谢天上尉迅速按照战前拟定的撤退方案,各班排交替掩护,先将连直属的机炮分队和后勤支援人员撤出了阵地,而后各班排在各自划分的区域内,埋设着各种的地雷和爆炸物,给身后进攻的日军准备着丰厚的纪念品。

谢天上尉跟随着最后一批队员撤离了坚守了一个星期的阵地,望着一片焦土、沾满着战友和自己鲜血的阵地,谢天上尉和他的战友们的眼睛都湿润了。只是众人没有时间感伤,在布置了遍地的地雷后,在营部炮兵连的掩护下,快速的撤入到了湖南市市区内,在那里,更激烈的巷战正等着他们。

6月16日的太阳照常升起,虽然初夏的上海已经越来越热,但清晨的阳光显然还是非常的温和,照在忙碌的人们的身上,让人们能够感觉到温暖和希望一直伴随在自己的身边。

宁浩大学毕业后便留在了这座中国最大的城市,找到了一份薪酬还算不错的工作。只是大城市的巨大的竞争压力和快节奏的生活让他感觉到一丝的疲惫,但对于一个怀拥的年轻人来说,这丝疲惫根本算不上什么。尤其是,从新闻中得知中国对日的战争连连胜利,他知道一旦日本战败,日本的经济遭受重创,中国的经济将会成为亚洲地区唯一的中心,届时上海的发展也会迎来一个新的**!

“天气真好!”抬头仰望着湛蓝的天空和初升的朝阳,宁浩心中赞叹着。一辆81路公交车停在了站台前,虽然宁浩上车的站台是第二个站台,但这辆公交车上已经坐满了乘客。宁浩显然已经适应这种情况,这已经成为了他生活的一部分,跟随着拥挤的人群挤上了公交车。

在车中一处靠窗的位置给自己找到一个稳当的落脚点,抓稳扶手站稳,将脖子里挂着的耳机塞在耳朵里,继续听着mp3中播放着的音乐。一名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提着一个小号的旅行包走到了宁浩的身旁站稳,将旅行包靠着车厢放在地上。宁浩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却发现这名中年男子右手手掌上有着一层厚厚的老茧,宁浩甚至看到他食指第一个关节处也全是老茧。

看着这名穿着休闲的中年人,宁浩的脑子中飞快的思考着,思考着这个人从事的是什么职业,为何手掌上会有这么后的老茧。可能只是一位从事体力劳动的打工者,只是从他的穿着和地上这个阿迪达斯的旅行包来判断,却又不像。

宁浩的想象没有能够持续太长的时间,身子微微前倾了一下,形势的车子在下一个站台停了下来,而站在自己身边的中年男子直接下车。公交车中再次挤进了七八名乘客后,关上了车门,司机师傅猛踩着油门,在繁忙的马路上飞奔。

“只坐一个站台!两个站台的间隔才五百米而已,挤公交车还不如走路快呢!”看着窗外飞逝的风景,宁浩纳闷地想到,只是低头时,才发现那名中年男子携带的旅行包丢在了车上。

“怎么这么不小心……”宁浩还没想完,一道火光便从脚下闪耀而出,一阵巨大的气浪从脚下扩散开来,宁浩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将自己重重撞开!

“轰——”巨大的爆炸声中,这辆81路公交车被巨大的爆炸气浪震得飞离路面数十公分后又砸在了路面上,而熊熊的火焰迅速将整辆车子覆盖。

看着公路中央这辆突然爆炸的公交车,行车道上一片混乱,至少二十多辆车追尾在了一起,有两辆私家车更是倒霉地被公交车爆炸的气浪和火焰波及,被掀翻在地。路过的行人都惊恐地望着眼前景象,反应快的人赶紧掏出手机报警。而这时,一声又一声地爆炸声不断地从这个城市的其他角落传来。一时间,爆炸声、呼喊声、警笛声在整个城市扩散开来。

同样的场景还在北京、广州、深圳、香港、台北等中国的多个大中城市中同时上演着。同样的悲剧还发生在沿海地区的一些发达的二线城市,在苏州,一名手持双枪的杀手打死六名保安和四名教师后,强行冲到了正在举行升旗仪式的操场上,短短的五分钟时间内,一百多名学生和教师被射杀在血泊之中。在听到警笛的声音后,这名杀手才冲出校园,抢了一辆私家车飞驰而去。另外在宁波市和厦门市也各有一个小学学校遭到了同样形式的袭击。

各个城市发生的爆炸和枪击惨案被通过网络迅速在全国传播开来,遭到攻击的几个城市已经全部进入了战争状态,全市实行戒严,全副武装的警察和武警部队开上了公路,开始进行严格的盘查,抓捕着袭击者。自4.12太平岛事件,中国正式与东南亚诸国开战以来,中国本土第一次感觉到了战争的气息。

“日本人!绝对是日本人!从爆炸枪击现场、各种拍摄到的视频画面可以断定是职业的特种部队的做法。尤其是苏州、宁波和厦门三处发生的枪击,三名杀人在强行冲入校园时,双枪同时射击,弹弹穿过眉心,至少是训练五年以上的特种士兵!”北京国防部大楼内,中央常委、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召开的紧急会议上,总参谋长韩炳龙上将直接判断道。

“先打五十枚弹道导弹到东京!全部使用杀伤力大的弹头!”韩炳龙上将的话音刚落,主席便冷冷地直接下令道。

“是!”中国第二炮兵司令员迅速站起来回答道,随后便疾步离开了会议室,前往附近的作战大厅,下达命令。

“日本想在我们国内制造混乱,拖延我们的进攻步伐。决不能妥协,必须给日本最严厉的惩罚!同时,我们必须尽快恢复国内的稳定,否则,民心易乱!”总理紧锁着眉头说道。自4.12太平岛事件,中南南沙战争爆发以来,中国已经连续进行了两个多月的高强度的战争,虽然中**队获得了一系列的辉煌胜利,但国内民众的生活已经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战争的影响,尤其是在众多重工企业转入军工生产后,许多民用商品已经出现了断货的现象;而实行的油料限额令,也令所有的加油站门口都排起了长龙。

“这些日军特种部队是提前隐藏在国内的还是刚刚渗透到国内的?情报部门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主席赞同着总理的话点点头,转头问着国家安全部的负责人。

“没有!”情报部分的几名负责人无奈地摇摇头。

“从苏州等地枪击案的情况来看,这些杀手的作风有点像第15空降军蓝天利剑特种大队在雅加达遭遇到的日军特种部队。根据第15空降军的报告,这些日军特种部队都是一群身经百战的职业军人,并且是一群失去理智的战斗机器。这些人无法在我们国内长期潜伏,肯定是刚刚渗透进国内的。”韩炳龙上将分析着这群日本特种部队,“极有可能是昨天才进入到中国的,日本政府现在祭出这支部队是在报复我们对日本核设施的轰炸。”

“调查从昨天中午十二点到今天早上八点之间进入中国境内的所有人,除非能够确认身份的,其他的全部监控抓捕起来!”主席果断的拍板道,“各地加强警戒,安全部门、武警部队和公安机关合作,在最短时间内平息这股日本特种部队的威胁;另外对全国展开一次大规模的反间谍行动,将日本在华的情报网络清理干净,如果有必要可以将国内的所有日本人全部集中起来看押。郭副主席,各地驻军全力配合情报部门的行动。”

“是!”情报部门、武警部队和公安机关的负责人和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郭副主席同时接受了命令。

“报告,华盛顿和莫斯科传来最新消息,美国和俄罗斯的多个城市在今天上午遭到了不明身份的恐怖袭击,造成了大量的平民伤亡。”总参谋部情报部部长钟程少将拿着一份最新的电报走进会议室向着众人汇报道。

“果然是日本政府针对核设施被空袭做出的报复行动!二炮、海军和空军对日本本土的袭击,打击范围不再受限制,所有目标全部列入打击范围之内!”主席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面色冷峻地下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