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0 黑色魔鬼3

远征无弹窗 20.黑色魔鬼(3)

刺耳的防空警报声在东京都上空响起,一枚枚“爱国者-2/3”中远程防空导弹如同节日里的烟花一般,你追我赶似的的直刺蓝天,只是天空中高速俯冲下来的东风-21弹道导弹的弹头轻易地将这些拦截的导弹甩在了身后!

“轰!”一团耀眼的火团在东京都千代田区九段的靖国神社绽放,600公斤的高爆弹头产生的爆炸如同一个小型的蘑菇云,爆炸产生的巨大气浪以爆炸圆心为中心快速向四周散开,将靖国神社内的建筑震碎;同时爆炸产生的高温和烈火迅速引燃了靖国神社内的大量木质建筑。『言*情*首*发这座聚集了数百万侵华日军亡灵的神社在巨大的爆炸声中被碾成了废墟。

苟活下来的靖国神社的工作人员们双腿颤抖着从地上爬起来,看着燃烧着的靖国神社,赶紧拨打了火警电话,其实相对于东京市区的日本人来说,他们要幸运得多!

整个东京市区,一团团蘑菇云不断升起,只是这些蘑菇云比当年在广岛和长崎升起的蘑菇云要小得多,因为这些蘑菇云并不是原子弹的爆炸形成的,而是600公斤级的燃烧空气弹头爆炸后形成的。只是这些蘑菇云同样致命,爆炸圆心的周围,成批成批的日本人或被烧死,或因缺氧窒息而亡。

在中国第二炮兵对日本东京展开的报复性打击行动中,发射的五十枚东风-21弹道导弹,除了五枚装填的是高爆弹头,二十五枚装填的燃烧空气弹头外,其他的二十枚都装填的是子母弹头!每枚导弹释放出了60个10公斤级的穿甲燃烧子弹头,以将近10倍音速从高空落下的子弹头轻松地穿透众多高楼的多层混凝土墙,直接撞到建筑的最底层而后迅速的燃烧起来;一些打在路面上的弹头直接在陆上打出了十多米的深坑……

在中国第二炮兵的导弹打击刚刚停止,东京都地区的消防员和日本陆军自卫队忙碌着进行抢救的时候,刺耳的防空警报声再次响起,只是这一次的攻击来自太平洋方向!126枚BGM-109“战斧”空射巡航导弹穿过房总半岛的上空,在东京市区炸开,数十个绽放出的小型蘑菇云显示着美**队选择了与中**队同样的打击手段——燃烧空气弹头!

俄罗斯军方同样做出了回应,只是俄罗斯远程航空兵部队经过6月15日凌晨的多轮远程空袭后,需要休整;并且欧盟军队趁着俄罗斯军方对日本核设施进行空袭的时机,正式派兵进入了乌克兰西部地区,开始帮助乌克兰阻挡俄罗斯军队的进攻!那些昂贵的远程轰炸机和战略巡航导弹需要用来对付欧洲人,眦睚必报的北极熊选择了自己的方式来报复日本特种部队的莫斯科、圣彼得堡等城市进行的恐怖袭击。

部署在国后岛上的俄罗斯军队将部署在岛上的一个BM-30“龙卷风”远程火箭炮营调到了国后岛最西南端,对着与国后岛隔根室海峡相望的标津郡标津町展开了炮击,密集的远程火箭弹将数以万计的死亡弹雨倾泻着这座靠近根室海峡的城市中。与此同时,部署在国后岛和则捉岛上的俄罗斯陆军航空兵的米-24E武装直升机群也起飞升空,扑到了标津郡的上空,对着这座城市不停地倾泻着火箭弹雨和机关炮弹。俄罗斯空军部署在南千岛群岛上的米格-29S战斗机群也迅速出动,控制了根室海峡上空的制空权,掩护陆军部队的报复行动。

中国江苏省苏州市,新建的苏州客运总站外面的停车场上,一辆三菱越野车在一个漂亮的甩尾漂移后,准确地停在了停车位中,一名身着宽松休闲服的中年男子从车上走下来,打开后座的车门从车上取下了一个小旅行包,走向汽车站的售票大厅。

苏州客运总站售票大厅入口处的门口,两名全副武装的武警士兵在这辆三菱越野车驶进停车场的时候就将注意力集中在了这辆车上,三菱越野车在中**方中挺常见的,社会上使用的人却不多。而车上下来的中年人初看起来应当是一个沉稳的商人,如果没有刚才的那个招摇的漂移动作的话。

看着走向售票大厅的中年人,两名武警士兵一边分散开来,一边在无线电耳麦中通知着其他同伴。在今天早晨上海、苏州等地遭到日本特种部队的恐怖袭击后,中国中东部地区所有县级以上的城市全部进入了戒严状态,各地的警察和武警迅速出动,在各市人口流动量大的地点设立了警戒,抓捕一切可疑的人员。

“先生,你好。请出示你的身份证。”在这名中年男子即将进入售票大厅的时候,两名警察拦住了他,敬礼说道。

中年男子放下手中的旅行包,从钱包中取出了身份证递给警察,两名警察拿出随身携带的扫描仪,准备对身份证进行扫描的时候,中年男子的右手突然从两名警察的脖颈处划过,趁取身份证从钱包中取出来的刮胡刀刀片从两名警察脖颈的大动脉上划过,殷红的鲜血喷涌而出。

在两名警察还未倒地的时候,中年男子已经飞身跃开,身子落地的瞬间,两把54式手枪已经握在了手中,对着十多米外的两名武警士兵同时开枪,两名举枪准备射击的武警士兵顿时眉心中弹倒地牺牲。

响起的枪声引起了正在赶来的武警士兵的警惕,迅速呈着散兵线扑向了售票大厅的大门口,同时一辆停放在客运总站停车场中的一辆依维柯车上,八名全副武装的特警队员快速的从车上冲了下来,围拢过来。

见没有机会实施行动的中年男子,猛地将旅行包甩进了售票大厅,在旅行包飞行的途中,对着旅行包连开数枪。“轰!”一阵巨大的爆炸声在售票大厅门口炸开,炸飞的玻璃碎片四处飞散,正在排队买票的人群顿时被玻璃碎片打倒一片,顿时间血腥味充斥着整个售票大厅。

“所有人全部趴下,不要随意走动;全部趴下,不要走动!”汽车客运总站内的广播顿时响了起来,提醒着**的人群!

“八嘎,反应真快!”汽车客运总站售票大厅门口外的日本黑色魔鬼特种大队的队员恼怒地咒骂了一句,猛地从地上翻身跃起,手中的54手枪轮番射击,将正赶来的中国武警官兵击倒在地。这名代号黒木的特战队员一边快速地射击,一边奔向他的那辆三菱越野车。

“不自量力!”看着从停车场方向冲来的八名中国特警队员,黒木露出一丝鄙夷的冷笑,将自己的身体隐藏在一处花坛的下面,左手中的54手枪连续射击着,射击的同时,给右手的手枪换上了新的弹夹。

黒木飞身跃出,手中的两支手枪连续射击着,精准的枪法给车站的中国警察和武警士兵带来了极大的震撼,几乎弹无虚发,并且弹落点只有三个位置:眉心、脖颈和心脏!发发致命!

八名特警队员手中的95式自动步枪甚至才打出了一两个点射,便被呼啸而至的手枪子弹击中,倒地牺牲。冲到了自己的三菱越野车旁边后,黒木迅速对着客运站门口的广场上冲来的中国武警官兵投去了一枚手雷和一枚烟雾弹,借着浓浓的烟雾迅速冲上了客运站门口的西汇路。

黒木驾驶的三菱越野车刚刚冲上公路,一架中国陆军丛林迷彩涂装的直-9WA武装直升机便出现在了客运站的上空,根据地面武警部队的引导,直升机迅速扑到了西汇路上,很快发现了在公路上急驶的那辆三菱越野车。

“直接用反坦克导弹把他干掉!”由苏州市政府、公安局、苏州军分区、苏州市驻军各部联合组成的应急办公室在接到了直升机飞行员发现并锁定目标的消息后,直接下令道。

“嗖!”一枚红箭-8E反坦克导弹呼啸着直刺公路,将那辆正以110公里时速逃窜的三菱越野车打成了一团火球。一辆路过的私家车和一辆小型货车被殃及到,也被炸翻在公路的两侧。完成攻击的直-9WA武装直升机赶紧拉升起来,迅速飞离了西汇路的上空。

全副武装的警察和武警官兵迅速赶到了现场,将这段公路暂时封锁起来,而那辆被红箭-8E反坦克导弹摧毁的三菱越野车中,黒木直接被炸成了两段,而两段尸体已经被烈火烧成了焦炭。黒木成为了日本黑色魔鬼特种部队进入中国的24名队员中第一个阵亡者,而他的这次行动也让中国政府见识到了这群日本特种部队的强大战斗力,短短三分钟的交火中,三名警察、八名特警和九名武警死在他的枪口之下。

其他各个城市的应急指挥所迅速对原先的部署做出了调整,驻守在国内的各陆航旅团几乎全部出动,每个中等城市以上的上空都盘旋着一架挂载着反坦克导弹的直升机。同时在机场、火车站、汽车站等各个人口流量大的位置增派了狙击手,利用远程狙击步枪射程远的优势对付这些日本特种兵;原本执行警戒巡逻的武警则将95和81-1自动步枪换成了冲锋枪,同时加派了装甲车和防弹运输车。

紧急作出的调整部署很快便取得了效果。在厦门市,准备采取与黒木同样的袭击方式的一名日本特战队员只打死了四名中国武警官兵后便被两发5.8毫米狙击步枪子弹击毙。

到了6月16日晚上八点的时候,已经成功地击毙了五名日本特战队员。当然,这一天中国也迎来了中日开战以来最沉重的代价,各地遭袭遇难的平民达到了1105人,因这些袭击而受伤的平民则更多。更为严重的是,日本特种部队的疯狂袭击,导致上海、广州、深圳等多个大城市出现了混乱,网络上关于反战的言论也逐渐多了起来,如果不是担心遭到袭击,很可能已经出现反战游行了!

在各个城市进入戒严状态,清剿着渗透进来的日本特种部队的时候,中国国家安全部展开了大规模的反特行动,开始有组织地抓捕依旧留滞在中国的日本人。同时公安部也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了严厉的“打黑”行动,这一次日本特种部队使用的都是中国制的54式手枪和64式手枪,显然都是隐藏在中国的日本情报人员通过黑市购买然后交给这些日本特战队员的。一直没有对枪支黑市进行严厉打击的中国政府在血的教训面前终于开始痛下杀手!

就在中国政府极力处理着国内事务的时候,中**方则展开了大规模的战前动员。新组建的中国陆军第11空中突击旅在16日下午,结束了组建以来就在舟山群岛展开的高强度训练任务,全旅转场到了台湾岛东部地区,准备投入对日作战。从吕宋岛撤回来的第2陆战旅和从加里曼丹岛撤回来的第6陆战旅经过十余天的补充和休整,已经基本恢复了战斗力,也纷纷从台湾岛西部地区移师到了花莲县和宜兰县地区,与早就部署到了这里的海军陆战队第164装甲旅一起在东海岸地区展开着战前训练。

台湾岛衡山指挥所内的日本战区司令部内,国内发生的事件这里早已得知,只是众将领却没有时间去过问国内清剿日本特种部队战斗的进展情况,指挥大厅中间巨大的电子沙盘上,中**队各部的番号密密麻麻地标注在台湾岛东部地区,而冲绳群岛最西端的先岛诸岛中的石垣岛被标注上了黄色的三角旗——即将打击的目标!

“首批攻日部队已经全部抵达集结区域,准备完毕。”日本战区参谋长任超中将开口汇报道。

“石垣岛,必须速战速决,不能影响后续的战斗!同时注意研究日军的战斗方式,为后续战斗积累经验!”日本战区司令员朱震宇上将点着西表岛和石垣岛两岛说道。

在6月15日的时候,中央军委主席签发命令,澎湖军区司令员朱震宇中将、华南军区司令员周志龙中将、南海舰队司令唐天宇海军中将、东海舰队司令李元林海军中将和华南空军司令员林峰空军中将等五人晋升为上将军衔!同时,华南军区、澎湖军区、华东军区、东海舰队和南海舰队司令部也对之前中南南沙海战、第二次对越自卫反击战、吕宋岛战役、加里曼丹岛战役和爪哇岛战役等战争中的有功官兵进行了嘉奖和晋级。只是战争期间,一切从简,众将领没有飞赴北京授衔,直接由军委徐副主席携带着军衔和军委主席签发的命令状从北京飞到了台北和南宁,给众将领授衔。

“是!”任超中将立正回答道。

“行动按原定计划展开!”朱震宇中将手中的竹竿重重地敲在了电子沙盘上石垣岛的位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