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1 前沿阵地1

远征无弹窗 21.前沿阵地(1)

日本国土中最西端位置的与那国岛,现在已经成为了中国台湾省最东端的领土,中**队在正式对日宣战后不久便正式出兵占领了与那国岛。『可*乐*言*情*首*发』

作为距离台湾岛最近的一处岛屿,日军在与那国岛上建立了严密的防御工事,在28.8平方公里的岛屿上驻扎了一个联队的兵力,当然日军现役的联队已经不是二战时期那种加强团的规模,只相当于中**队中加强营的规模。近千名日军在岛上的宇良部山和久部良峰两座海拔较高的山峰上修筑了大量的防御工事和炮兵阵地;同时展开了丛林战的演练,准备给进攻与那国岛的中**队迎头痛击。

只是这些日军等到的不是中国海军陆战队,而是从天而降的钢珠弹雨。中**队调集了一个神鹰-400远程火箭炮营对与那国岛进行了长达一个星期的持续炮击,数以万计的大口径火箭弹携带着各种弹头砸落在与那国岛上。岛上的土著居民在首轮炮击后便逃跑一空,只剩下了驻守的日本陆军自卫队。在5月29日上午,中国海军的“福州”号导弹驱逐舰更是直接逼近到了与那国岛附近,在无人侦察机的协助下,对与那国岛的两座主峰进行了长达半小时的持续炮击,摧毁了大量的日军防御工事。

在6月2日,中国东海舰队航空兵的一架轰-6M轰炸机飞抵了与那国岛的上空,对着宇良部山和久部良峰各投下了一枚3000公斤级的燃烧空气弹,两团腾升起来的巨大火球,彻底摧毁了岛上日军守军的心理防线,守岛日军在岛上竖起了一面巨大的白旗。随后,中国澎湖军区的第158步兵旅搭乘着直升机在岛上机降,迅速控制了整个岛屿,而岛上原本驻扎的近千名日军已经只剩下三百多人。

控制了与那国岛后,中国海军迅速调集了大量的工程部队抵达了与那国岛,对岛上的机场跑道和码头进行修复扩建;同时在岛上修建起了各种防御阵地和后勤补给基地。将与那国岛建设成中**队进攻冲绳群岛的一座前沿阵地。

当夕阳的余晖照在石垣岛北部海面上的时候,一支飘扬着中国海军军旗的舰队进入到了石垣岛日本守军的视线之中。以108号为首的由六艘火力支援舰组成的火力支援舰队一字排开,随着108舰舰艏130毫米双管舰炮闪烁的一阵火光,滚雷般的炮声便从海面上响起,密集的火箭弹拖着白色的尾焰在夕阳下扑向了石垣岛。

石垣岛,作为八重山列岛防卫区的指挥部所在地,日军驻守八重山列岛的第2混成旅团的旅团指挥部便设立在石垣岛上。同时日军在石垣岛部署了一个步兵联队,两个炮兵大队,一个侦察中队,工程中队和飞行中队。只是自钓鱼岛事件爆发后不久,石垣岛和西表岛便遭到了中国空军和海航战机的轰炸,在大半个月的连续轰炸中,石垣岛和西表岛上的日军部队伤亡惨重。第2混成旅团飞行中队更是在轰炸中直接被抹去了编制,同时日军部署在石垣岛和西表岛表面阵地上的六个炮兵连也全部被摧毁,只剩下四个隐藏在山体洞库中的炮兵连。

夜色笼罩住了整个岛屿和附近的海面,只是石垣岛北部的海面上,橘红色的火团依然不停歇地闪烁着,将一团团死亡的火球投送到石垣岛上。在入夜后,部署在石垣岛于茂登岳北麓的一个FH-70型155毫米榴弹炮连掀掉了炮兵阵地的伪装,将隐藏在山洞中的火炮拖到了洞口,对着海面开始了反击!

日军反击的炮火一开始,便很快被安装在火力支援舰上的火炮定位雷达探测到,舰队中的108号和107号两艘051型驱逐舰改装的火力支援舰迅速各发射出去一架无人炮兵校正机,两艘驱逐舰上的四门76式130毫米双联装舰炮开始了怒吼,将密集的炮弹倾泻向日军的炮兵阵地。

同时,四架中国海航的歼轰-7A战斗轰炸机在接到火力支援舰的消息后,迅速携带着雷霆-2激光制导炸弹扑了过来。

随着一轮红日从石垣岛东面的海面上升起,已经行驶到了石垣岛南部海面的中国海军的火力支援舰终于停止了炮击。整个石垣岛的海岸线地区一片狼藉,但位于石垣岛西南端的机场、码头和石垣市区却没有遭到中国舰队的炮击虽然这些区域曾经遭到过中国战机的轰炸,但相对于战机的精确轰炸,火力支援舰使用的无制导的炮弹和火箭弹更加令人感到恐惧。

6月17日清晨六点五十分开始,成群的中国海军的战机便出现在了石垣岛的上空,只是这些战机并没有进行轰炸,已经经过大半个月轰炸的石垣岛已经没有了多少值得轰炸的目标,这些战机的任务只是为随后的登陆部队提供火力支援。

一阵阵巨大的轰鸣声从石垣岛北面海面上传来,蝗虫般的直升机群出现在石垣岛上的平民和日本守军的视线中。十余架武直-10A武装直升机一马当先,扑向多个划定的预定机降区域,利用密集的火箭弹雨清理出一片片的机降场。随后,五十多架直-15A通用直升机和直-8K运输直升机在二十多架武直-10A武装直升机的掩护下,呼啸着扑向预定的三个机降区域。

“嗖嗖!”偶尔有几枚“毒刺”和91式“凯科”便携式防空导弹拖着白色的尾烟迎向空中,只是武直-10A武装直升机会立即俯冲下去,利用火箭弹和30毫米机关炮将攻击者撕成碎片。

石垣岛南部已经被废弃的机场,这里被首批登陆的中国海军陆战队第2陆战旅侦察营选作了机降地点之一,护航的八架武直-10A武装直升机在机降区域上空巡视两圈,确认安全后,十架直-8K运输直升机和六架直-15A通用直升机迅速俯冲下去,强行降落在废弃的机场跑道和附近的空地上,全副武装的中国海军陆战队侦察兵迅速驾驶着“螃蟹”八轮全地形车从直-8K运输直升机的机舱中冲了出来。

卸载完毕后,十六架运输直升机迅速起飞升空,返回与那国岛再次装载,卸下的两百余名陆战队侦察兵则在武直-10A武装直升机的支援下,迅速向着机降区域四周散开,巩固着着落场。

同样的机降还在石垣岛东北部突出的那一角的平原和石垣市南部宫良川河口附近展开,成批的海军陆战队员迅速从直升机上冲了下来,在武装直升机和天空中掠过的战斗机的支援下,巩固着着落场。

原本这三处区域都有日军第2混成旅团的士兵守卫,只是在大半个月的空袭中,石垣岛上的日军守军伤亡惨重,为了保持战斗力,第2混成旅团将部队全部集中到了于茂登岳山脉和石垣市市区内,准备利用丛林战和巷战来消耗中国登陆部队的兵力;同时驻扎在石垣市的日本海上保卫厅第11管区的石垣海上保安部和石垣航空基地编制内的人员也被第2混成旅团收编,已经失去了舰船和飞机的这些海上保安厅的人员被发放了枪支之后摇身变成了步兵部队,协助着第2混成旅团守卫着石垣市市区。

面对着机降下来的中国海军陆战队,虽然日军第2混成旅团的指挥官知道要歼敌于立足未稳之际,只是第2混成旅团只是一支步兵部队,并且岛上最后的两个重炮连也已经被中国舰队和战机摧毁。仅凭近千人的步兵部队想对有着制空权的中国海军陆战队发起反攻,显然是痴人说梦。日军第2混成旅团的指挥官只能选择等待,等待中**队进攻于茂登岳和石垣市的时候,再给中**队以重创。

整整一个上午,中**队都在通过直升机群源源不断地向着石垣岛上投送着兵力。在上午十点钟左右,中国东海舰队第5登陆舰支队的“野牛”中队的八艘“野牛”大型气垫登陆艇出现在了石垣岛东南部的海面上,在石垣岛东南部地区那座废弃的机场附近的海岸线登陆,卸下了20辆99式主战坦克和10辆04式步战车。而一支由六艘073中型登陆舰组成的登陆舰队也在两艘“成功”级护卫舰和两艘“济阳”级护卫舰的掩护下出现在了石垣岛东南面的海面上。

看着石垣岛上越来越多的中国海军陆战队士兵和正源源不断卸下的重装装备,日军第2混成旅团的指挥官终于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他不知道的是,率先上岛的中国海军陆战2旅侦察营的在等待了机步一营登岛后便迅速以战斗小分队分散开来,渗透向了石垣岛中北部的山林地区。

到了中午时分,日军第2混成旅团指挥官终于下达了反击的命令,将矛头对准了在宫良川河口处登陆的中**队。日军一个步兵连在装甲侦察连的87式轮式装甲侦察车的掩护下,向着在宫良川河口地区登陆的中国海军陆战2旅三营发起了进攻。

密集的120毫米和81毫米迫击炮弹呼啸着砸向中国海军陆战队的阵地,只是日军的迫击炮刚刚开火,盘旋在天空中的歼轰-7A战斗轰炸机便呼啸着掠过陆战2旅三营的阵地上空,四枚雷霆-2激光制导炸弹从机翼的挂点下落下,在石垣市市区内炸出四个巨大的火团,将日军的七门RT式120毫米重迫击炮和L16式81毫米迫击炮炸成了废墟。

与此同时,盘旋在宫良川河口上空的两架武直-10A武装直升机在发现了日军的反击部队后也迅速冲了过去,数枚红箭-10远程反坦克导弹呼啸而出将三辆87式装甲侦察车打成了废墟,随即又用57毫米火箭弹对着呈散兵线进攻的日军步兵猛烈扫射着,密集的爆炸声中,十数名进攻中的日军步兵被纷飞的弹片撕成了碎片。

“嗖嗖嗖!”数枚91式“凯科”便携式防空导弹呼啸着从87式装甲侦察车上飞窜向天空中的两架武直-10A武直直升机,只是两架直升机在发起攻击的时候距离日军的进攻锋线足有六公里,日军步兵发射的便携式防空导弹根本够不着这两架直升机。而三辆载有防空导弹兵的87式装甲侦察车很快被呼啸而至的红箭-10反坦克导弹打成了燃烧的火球。

还未能够接近到中国海军陆战队的着落场,便损失惨重,担任反击的日军终于承受不住,残余的87式装甲侦察车迅速释放出密集的烟雾弹,掩护着战车和日军步兵撤回了石垣市内,在那里,中**队的武装直升机暂时还没有敢飞抵到城市上空攻击隐藏在城市里的日军部队。至于高空中的战斗机群,日军则没有太大的关心,他们知道中**队需要获得石垣岛上土著居民的支持,不会对城市进行大规模的轰炸。

到了6月17日下午两点钟的时候,中国海军陆战队第2机步旅的侦察营、坦克营、机步一营、二营、三营,炮兵营和工兵营已经全部在石垣岛登陆,而剩余的部队也正在运输途中,在天黑之前,将能够全部上岛。完成集结的陆战队一营和坦克营迅速沿岛上的公路穿插向了石垣市的北郊和东郊,切断了石垣市与于茂登岳山区之间的联系。机步三营则从东南方向对石垣市进行了封锁;海军的一支由两艘锦江级大型巡逻艇和两艘037Ⅱ级导弹艇组成的舰艇编队从海上对石垣市进行了封锁,将石垣市团团包围住。

完成包围后,处于石垣市西南郊方向的机步三营在旅炮兵营的支援下,迅速向位于石垣市西南郊的石垣岛机场发起了进攻!

数十辆05式两栖步战车一线展开,向着守卫机场的日军步兵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密集的30毫米机关炮弹将日军设置在机场外围的简易阵地打得支离破碎。守卫石垣岛的日军部队在中日开战后也重点加强了反装甲武器,一枚枚87式中型反坦克导弹和01式轻型反坦克导弹呼啸着扑向冲击中的05式两栖步战车,虽然这些日军反坦克兵很快便被密集的机关炮弹撕成了碎片,但他们的殊死反击使得进攻的中国海军陆战队足足损失了六辆战车。

中国海军陆战队的05式两栖步战车碾过日军在机场外围的阵地,冲上了石垣岛的机场跑道,掩护着海军陆战队员直扑机场中央的指挥塔和候机大厅。“嗖嗖!”多枚火箭弹呼啸着从候机大厅已经没有了玻璃的窗口发射出来,直扑机场跑道上冲在最前面的那辆05式两栖步战车。尽管那辆05式两栖步战车迅速猛打了方向,也释放出了烟雾弹,但还是被一枚“卡尔·古斯塔夫”火箭筒发射的火箭弹击中了车体,巨大的爆炸声中,整辆战车冒着滚滚浓烟被炸停在了机场跑道上。

密集的机枪弹雨打在战车的附近,将跟随着战车进攻的海军陆战队员压制在地面上;刚刚从被击毁的战车中跳出来的驾驶员还没离开战车便被呼啸而至的机枪弹雨击中。

“嗖,嗖!”被击毁的05式两栖步战车炮塔左右两侧的两枚红箭-73C反坦克导弹呼啸着飞窜向候机大厅的两个窗口,将两挺正喷吐着火舌的米尼米轻机枪打成了废墟。而30毫米机关炮也开始了怒吼,密集的穿甲弹和杀爆弹将候机大厅和指挥塔打得石块飞舞,隐藏在墙体后面的许多日军步兵直接被打得血肉横飞。

又有两枚84毫米火箭弹拖着白色的尾烟扑向了被击毁的那辆05式两栖步战车,一枚火箭弹直接命中了正在扫射的30毫米机关炮塔,整个炮塔被掀翻在地,掀飞的炮塔中甚至能够看到炮长的半截身体。

“杀!”趁着日军火力被压制的瞬间,跟随着战车进攻的中国海军陆战队员们怒吼着将手中的PF89火箭弹打向日军的火力点,丢掉火箭筒,端着95式自动步枪快速扑向石垣岛机场的候机大厅和指挥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