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2 前沿阵地2

22.前沿阵地(2)

在占领了石垣岛机场之后,登陆的陆战2旅工兵营迅速赶到了机场,抽调出了一支八十余人的战斗工兵分队加入到了机步三营的序列之中后,其他的工兵部队则展开了对机场的修复工作;与此同时,部署在石垣市东部地区的坦克营也快速机动到了机场地区,与机步三营一起对石垣市发起了进攻。

尽管中**队与日本军队在吕宋岛和加里曼丹岛上,已经进行过了多次巷战,只是之前的巷战都是在第三国的城市展开的,双方都得不到第三方平民的帮助,同时也都放得开手脚去打。但石垣市却不同,这里目前依然是日本人的城市,而中**队想得到的也不只是一个空荡荡的城市,中**队要获得的还有石垣岛土著居民的民心。石垣市的战斗成为了中国日本战区司令部关注的重点,这场战斗将是以后冲绳群岛战役中巷战的一次试演。

多架无人侦察机被发射升空,嗡嗡地盘旋在石垣市的上空,监视着城市内的一举一动。随后,陆战2旅坦克营、机步三营和工兵分队的部队以班排编组成了二十余个战斗分队,这些战斗分队都装备99式主战坦克和120毫米迫榴炮等装备,随后便从多个方向向着对石垣市市区发起了进攻。

代号“珠江”的战斗分队担负着从最南端一线向石垣港进攻的任务。身披重甲的99式主战坦克轰隆隆的行驶在公路的最前端,粗大的炮管来回巡视着;车长探出身子在车外操纵着高平两用机枪,警惕地注视着前面的情况,虽然这样容易遭到日军狙击手的袭击,却可以对遭遇的突然袭击做出快速的反应。

“砰!”一声枪响打破了短暂的沉寂,一发子弹打在了99式主战坦克炮塔的反应装甲模块上。紧接着,99式主战坦克上的高平两用机枪和并列机枪就同时怒吼起来,将前方街角的一名身着日本海上保安厅制服的士兵连同隐蔽的墙角一起被打成了碎片。而街道两边的屋顶上也射出了密集的弹雨,子弹打在99主战坦克和05式两栖步战车的钢板上,叮当作响。跟随在99主战坦克后面的三辆05式两栖步战车迅速扬起了30毫米机关炮管,对着隐藏着日军士兵屋顶猛烈扫射着。

“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从中国战斗分队附近的墙上炸开,十余名海军陆战队员迅速钻了进去,一阵阵的爆炸声不断地从屋里传来,偶尔会传来几声的枪声,片刻之后,密集的枪声便从前面垂直的街角传了过来。很快,无线电通讯器中传来了前出作战的海军陆战队官兵“安全”的讯号。

望着从几栋楼房下面一路炸开的前进通道,陆战2旅坦克营的装甲兵们顿时回想起这事当年东北野战军打巷战的法宝!避开敌军重兵守卫的街道,直接从建筑群中炸出一条通路,直接穿插向敌军的纵深位置,切断敌人守军之间的联系,打乱敌守军的防御部队,逼迫敌守军各自为战,直至被各个击破。

“珠江”战斗分队采用的战斗方法很快被上报到了石垣岛机场的临时指挥部,临时指挥部迅速下令各战斗分队采用类似的战斗方法快速向石垣市市区突击,同时增调了大量的炸药和单兵火箭筒运送给各战斗分队。

台湾岛衡山指挥所内的日本战区司令部内,石垣岛的战斗被实时显示在指挥大厅的一台巨大的液晶显示屏上。

“第2陆战旅各部已经全部在石垣岛登陆,进攻石垣市的战斗也十分顺利;侦察营进攻于茂登岳的战斗不太顺利,一直没有找到日军的主要阵地,也许是日军隐蔽得很好,或者是日军对于我军进攻的小股侦察部队不感兴趣。”任超中将对着朱震宇上将说道。

“西表岛的战斗如何?”在中国海军陆战2旅大举进攻石垣岛的时候,对于与石垣岛咫尺之遥的西表岛,中**队同样没有忘记。只是西表岛遍布的山地,有没有机场和适合建造机场的平原地形,中**队并没有将其纳入尽快控制的范围之内,只是派出了澎湖军区的“海虎”特战大队第五中队和第159步兵旅的侦察搜索连秘密潜入到了西表岛上,对西表岛上的日军守军进行侦察,然后引导着打击。

“战斗比较顺利,只是岛屿面积较大,战斗无法短时间内结束。”任超中将一边回答着一边示意作战参谋将电子沙盘上石垣岛的卫星地图切换成了西表岛的卫星地图。

西表岛的卫星地图上,分散标注了二十多个红色的小光点,每个红色小光点都代表着一个作战小分队,这些小分队主要负责为海航和空军的战机提供目标坐标,为导弹和制导炸弹提供引导。

“八重山列岛和宫古列岛孤悬外海,日军已经失去了冲绳群岛的制空权和制海权,根本无法支援这两处区域。命令陆战6旅做好战斗准备,明早六点,战斗准时开始。”朱震宇上将对着任超中将下令道。

“是。”任超中将迅速立正回答道。

就在石垣岛上的中国海军陆战队第2机步旅对石垣市发起猛攻的时候,中国海军的“甲午”号航母战斗群行驶到了钓鱼岛附近海域,“甲午”号航空母舰的指挥舱内,舰长柏一平大校举着望远镜遥远着夕阳照耀下地钓鱼岛,久久没有放下。

“钓鱼岛自甲午战争之后便脱离了中国的怀抱,如今就由钓鱼岛来见证甲午号航母、见证中国海军洗刷中华民族的百年耻辱。”柏一平大校放下望远镜,转身离开了舷窗,走到了舰载综合指挥系统的显示屏前。

“对宫古列岛的空袭,开始。”柏一平大校对着身旁的航空参谋下令道。

“甲午”号航空母舰那在柏一平大校眼中略显得有些狭小的飞行甲板上,一架歼-10H战斗机打开加力,呼啸着从13度的滑跃式甲板上起飞升空,扑向了钓鱼岛东南方向的宫古列岛!宫古列岛中的宫古岛和伊良部岛已经成为了中**队即将攻击的目标,准确地说是两个岛屿上的机场和港口成为了中**队即将攻占的目标,这两个岛屿将与正在激战的石垣岛一起,成为中**队进攻冲绳群岛的前沿阵地。

一架架歼-10H和歼-10HB舰载战斗机呼啸着扑向宫古列岛;与此同时,从台湾岛上的花莲空军基地和佳山空军基地起飞的IDF“经国”战斗机也在E-2T“鹰眼”预警机的指挥下,绕过八重山列岛直接扑到了宫古列岛对其进行轰炸。虽然宫古列岛与八重山列岛一样,已经遭受了中国空军和海航近半个月的轰炸,但每次的空袭强度都不大,都是在逐步消耗日军的守卫兵力。经过半个月的消耗,宫古列岛上的日军守军已经筋疲力尽,是给其重击的时候了。

6月18日凌晨四点钟,起床的哨声响彻驻扎在花莲县各地的中国海军陆战队第6伞兵旅的营地,备用的灯光顿时将一座座军营照的雪亮,成队成队的陆战队员们吃完丰盛的早餐后,开始向着花莲空军基地集结。

花莲空军基地的机场跑道边的停机坪上,数十架运-9中型运输机整齐地排列在那里;被一台台大功率的照明灯照得雪亮的机场上空,不时有巡逻的直-9WA武装直升机掠过,给重兵集结的花莲空军基地增加了一份大战将至的气氛。

陆战6旅旅长韩志成大校全副武装地站在一营的队列前面,扫视着这些跟随着他在加里曼丹岛的热带丛林中征战过的官兵们。

“目标,宫古岛,出发。”韩志成大校言简意赅,说完便挥手示意官兵们登机。

在一营的数百名官兵全部登机后,韩志成大校对着前来送行的政委,敬了一个军礼,便转身大步走上了一架运-9中型运输机。

巨大的轰鸣声中,一架架运-9运输机相继起飞升空,在澎湖空军第52航空师的F-16A战斗机群的掩护下,扑向了宫古列岛。

当天色微明的时候,庞大的运输机群抵达了宫古列岛的上空,经过一夜高强度的空袭,巩固列岛几座主要岛屿上部署的防空阵地彻底被摧毁殆尽,除了日军守军手中的便携式防空导弹,已经没有能够威胁中国空军运输机群的武器。

“进入空投航线,准备跳伞。”机舱中响起了机长的声音,坐在机舱中休息的海军陆战队员们纷纷起身,相互整理着行装,列队站好。

体型巨大的运-9运输机咆哮着俯冲到800米的高度中,尾舱门被缓缓打开,一阵凉爽的海风涌进机舱,使得微有些疲惫的海军陆战队员们顿时感觉到一阵神清气爽。

一朵朵伞花绽放在宫古岛和伊良部岛黎明的天空中,韩志成大校站在尾舱口俯视着黎明微亮的天色中绽放的伞花,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随即纵身跳了下去。

“砰!”主伞自动打开,一股巨大的升力将韩志成大校拉住,韩志成大校迅速操纵着伞绳,向着预定区域落去。

地面上窜起了机枪曳光弹的轨迹,稀疏的枪声从下面宫古岛机场上传来。韩志成大校的心头猛地一紧,只是很快地面上便传来了95式班用机枪和88式通用机枪的射击声,还夹杂着PF89式火箭弹的爆炸声。韩志成大校微松一口气,双脚便已经着地,一个前倾跪倒在地上,迅速爬起来,割掉伞绳,抓起自己的装备便向着前方枪声正浓的宫古岛机场冲去。

韩志成大校很快赶到了陆战6旅一营的进攻锋线上,机场跑道两侧的空地上,多个日军机枪火力点和自动榴弹发射器在猛烈的扫射着,这些日军挖掘的散兵坑,使得中国海军陆战队伞兵手中的单兵火箭筒几乎无用武之地,只能利用机枪和榴弹发射器与日军进行着对射,虽然双方的对射之中,己方占据了完全的优势,但这样下去势必会影响快速拿下机场。

“咻咻咻!”一连窜60毫米迫击炮弹呼啸着砸向了日军的火力点,几阵爆炸之后,顿时有多个日军机枪火力点消停了下来。就在距离韩志成大校不远处的一处空地上,六名陆战队员正操纵着三门超轻型60毫米迫击炮对着日军的火力点进行着逐个清除。

日军的火力刚被压制住,伏在地上的海军陆战队员迅速跃身扑向了机场周围的日军守军,手中的03式自动步枪不断打出精准的点射,将探身出来射击的日军步兵击毙;一发发枪挂榴弹器发射的35毫米杀爆榴弹更是直接落入日军的散兵坑中,将散兵坑中的日军士兵炸成了残肢碎肉。

守卫宫古列岛的日军只是以退伍老兵和右翼爱国青年新组建的第3混成旅团,新组建的第3混成旅团虽然装备与驻守八重山列岛的第2混成旅团相同,都是日本陆军中最先进的步兵武器,但战斗力与第2混成旅团相比却差距极大。而在精锐中的精锐——中国海军陆战队第6伞兵旅面前,日军守军的战斗力如同巨人面前的孩童一般!

中国海军的陆战6旅作为中**队新组建的两个海军陆战旅,被中国海军视为了快速部署的快反部队,这支部队的战备水平甚至超过了第15空降军的第43空降师,陆战6旅常年始终处于战斗状态,只要一声令下,可以在十二个小时内部署到距离中国5000公里外的任何区域内执行战斗任务,并坚守桥头堡等到第15空降军主力的到来!陆战6旅的官兵都是从海军陆战队和第15空降军中选拔出来的,号称中**队中唯一的特种作战旅,单兵战斗力极强。

快速地清扫了机场跑道周围的日军火力点,陆战6旅一营的陆战队员们迅速呈散兵线扑向了机场的指挥塔和候机大厅,当海军陆战队员冲击到了距离目标还有千余米的时候便停止了冲击,纷纷卧倒在地。他们的身后,各连属火力排和营属火力连的炮兵们快速的架设起十余门PP93式60毫米迫击炮和PP87式82毫米迫击炮。

“放!”一声令下,密集的迫击炮弹便砸向了指挥塔和候机大厅,在迫击炮口一阵阵闪烁的火光中,机场跑道右侧中央位置的指挥塔和候机大厅等建筑群在不断落下的迫击炮弹中被炸成了一堆堆的废墟。在战前的集训中,韩志成大校便根据在加里曼丹岛上战斗的情况对训练大纲进行了修改,在抢夺敌方的机场时,那些容易被机场守卫部队利用的建筑物都是直接摧毁的目标。

看着轰然倒塌的建筑物,据守在里面的没有被炸死砸死的日军士兵纷纷冲了出来,只是刚刚冲出来便被呼啸而至的狙击子弹击倒在地。反应快的也被陆战6旅一营的89式重机枪牢牢压制在地面上,动弹不得。

“上!”陆战6旅一营营长迅速下令道,伏虎一般待命着的陆战队员们迅速扑向了已成一片废墟的机场建筑群;而一营的三连和四连则已经从机场两侧绕了过去,直扑宫古岛机场北部的平良市市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