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3 前沿阵地3

23.前沿阵地 3

同样的战斗还在与宫古岛隔海相望的伊良部岛下地岛机场上进行着,与宫古岛军民两用机场的性质不同,下地岛机场在建设之初就是作为军用机场来建立的,曾经是美军驻冲绳群岛上的一处重要基地。『可*乐*言*情*首*发』

只是随着美军撤离了日本,日本空军自卫队完全接管了这座机场,只是原先部署在这座机场的日本空军战机已经被消灭干净,而下地岛机场也被中国海航的战机群炸出了多个巨大的深坑,失去了作用。只是日军并未放弃这座机场,日军知道,这座拥有着现代化基础设施的大型军用机场必定会成为中**队突袭的目标。驻扎在宫古列岛的日军第3混成旅团除了在宫古岛部署在一个步兵联队外,其他两个步兵联队中的大部分兵力都部署在了伊良部岛和与其紧密相连的下地岛上。其中下地岛机场及其周围区域就部署了将近一个步兵联队的兵力,等待着中**队的来袭。

对下地岛执行进攻任务的是陆战6旅的五营和侦察营,由于下地岛机场东侧是一大片开阔的平原,陆战6旅中唯一的机械化营——机步五营被决定投送在那片区域内,而后由机步五营兵分两路,一路负责阻断伊良部岛上日军部队对下地岛机场的支援,一路则直接向下地岛机场发起进攻。

在韩志成大校率领的陆战6旅一营在宫古岛上空伞降的时候,六架运-9中型运输机在八架f-16a战斗机的掩护下,以600米的飞行高度逼近到了距离下地岛仅二十余公里的空域中,六架运-9中型运输机突然爬升至2000米的飞行高度,紧接着,一队队全副武装的伞兵从机舱中纵身跳了下来,一朵朵伞花绽放在黎明的夜空中,只是这些绽放的伞花并不是普通的圆形伞,而是可以滑翔的翼伞。

陆战6旅侦察营的三百名侦察兵操纵着降落伞在寂静的夜空中向着下地岛滑翔而去,而六架运输机则俯冲到了八百米的高度中,绕道下地岛的南面,佯装扑向了宫古岛。与此同时,运输着陆战6旅五营的运-20大型运输机群在歼-11a战斗机的掩护下,飞抵了下地岛的上空,一团团锦簇的伞花在运-20运输机群下方绽放,一辆辆丛林迷彩涂装的03式伞兵步战车在四具大型降落伞的拖曳下缓缓落地。

一辆辆03式伞兵步战车刚刚着地,伞绳自动脱落,整辆战车便轰鸣着行进起来,战车上方的30毫米机关炮也快速地转动着炮管,对准了下地岛机场的方向。随着行进起来的步战车越来越多,片刻之后,首批降落的三十辆03式伞兵步战车便成锲式攻击阵型杀气腾腾的扑向了下地岛的上空;而这时,天空中也出现了担任空中火力支援任务的idfm“雄鹰”战斗机的身影。

从天而降的中国机械化战车群顿时令守卫在下地岛机场东侧的日军部队惊慌不已,在刺耳的战斗警报声中,紧急集合起来的日军官兵甚至来不及穿上外套,便抓着枪进入了自己的阵地,只是密集的30毫米机关炮弹横扫而至,将匆忙进入阵地的日军步兵打倒一片。天空中的“雄鹰”战斗机也纷纷俯冲下来,将一枚枚mk82航空炸弹砸落在下地岛机场周围的日军阵地上。

绵延的爆炸声顿时惊醒了仍在熟睡中的日军守军,急促的战斗警报声中,下地岛的日军部队迅速进入自己的阵地,留守在机场跑道两侧的预备队也被迅速调往了机场东侧,阻挡中国空降部队战车群的进攻。守卫下地岛的日军猜到了中**队会采用了空降的方式夺取机场,却没有料到会遭遇中国空降部队的机械化部队。

猛烈的枪声在机场东侧响起,一枚枚反坦克导弹和火箭弹在日出的霞光中飞舞着,只是守卫下地岛的第3混成旅团本来就是一支三流部队,加上迎着阳光攻击,发射的导弹和火箭弹准头极差,反而由于发射导弹时暴露了自己的位置,被03式伞兵步战车的30毫米机关炮打成了碎片。

就在这时,从下地岛西北面海面上空跳伞的侦察营也悄悄地飞抵了下地岛机场北端的上空,随着一声声扑通的落地声,着地的中国伞兵迅速割掉了自己的伞绳,握着05式微冲对着惊讶得目瞪口呆的日军步兵扣动了扳机,密集的弹雨迅速将机场北端警戒的日军步兵打倒在地。率先着落的侦察兵们迅速向着四周散卡,快速清除着机场北端的日军守军。

直到一百多名侦察兵在下地岛机场上着落,机场守卫指挥部才接到了惊慌失措的手下们的报告,“八嘎,废物。”日军指挥官在指挥部中急得哇哇大叫,迅速下令留守在机场跑道西侧的一个步兵连向着落的中国伞兵发起反击。

“哒哒哒!”精准的点射不断从陆战6旅侦察营的官兵们手中的03式自动步枪中射出,将从阵地中冲出来发起反击的日军步兵击毙在地,而几挺88式通用机枪更是以急促的点射牢牢压制着日军反击部队的火力。

正在这时,陆战6旅侦察营的其他侦察兵则在下地岛机场西侧位置和南侧位置着落,四面同时出现的中国空降兵顿时使得机场守卫的日军部队陷入了混乱之中,原本设定好的防御方案根本就成为了一纸空文,分散部署在机场四周的日军各班排几乎都是各自为战,而集中部署在机场指挥塔周围的三个迫击炮阵地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击,只能将炮击的重点全部集中在机场东侧的中国机械化战车群上。至于其他三个方向出现的中国伞兵,由于兵力极为分散,这些临时组建的炮兵们根本无法发起有效的攻击。

只是三处迫击炮阵地只打出而来五六发炮弹,盘旋在天空中的idfm“雄鹰”战斗机便俯冲了下来,将密集的火箭弹和航空炸弹投掷在日军炮兵头上,虽然有一架战斗机被地面上飞升起来的91式“凯科”便携式防空导弹击落,但守卫下地岛机场的三处迫击炮阵地也全部被炸成了废墟。

没有了炮火支援的日军守军,防守更加地混乱,而机场东侧的空地上,更多的03式伞兵步战车被空降了下来,越来越多的战车加入到了对机场的攻势之中,并且发挥着机动性能的优势,从其他方向包抄向了下地岛机场。

三十分钟后,由日军四个步兵连、一个迫击炮连和一个反坦克导弹连守卫着的下地岛机场落入了中国海军陆战6旅的手中。同时,在宫古岛作战的一营,也成功占领了宫古岛机场;在伊良部岛上伞降的陆战6旅二营,也迅速地控制住了连接宫古岛和伊良部岛大桥的伊良部岛桥头堡,同时对佐良浜完成了包围。

当运输机群返航后,迅速装载着陆战6旅剩余的官兵们再次起飞升空,飞往了宫古岛和伊良部岛的上空。

“陆战6旅已经全部在宫古岛和伊良部岛、下地岛完成空降,陆战6旅已经控制住了三个岛屿的主动权。”台湾岛衡山指挥所的日本战区司令部内,任超中将拿着最新的电报,对着朱震宇中将汇报道。

“巷战,进攻日本时不可避免的战斗形式。希望我们的官兵们能够尽快地适应,并找到合适的对应方法。不要让巷战成为束缚我军进攻的障碍。”朱震宇上将看着八重山列岛和宫古列岛的电子沙盘,面色凝重的说道。

“石垣岛、下地岛和宫古岛机场的修建工作可以先期展开,不必等肃清岛上的日军再动手。”日本战区副司令林峰空军上将开口说道,“占领的港口也可以先期修复,尽快运作起来。”

“同意。确保对几个岛屿上日军守军的分割包围,边战斗便建设。现在的战争不同于二战时期,日本拖不起,我们同样耗不起。必须在美国人干涉之前,将战火蔓延到日本本岛。”朱震宇上将点头同意着林峰空军上将的建议,“下地岛已经被我军占领,充分利用下地岛,尽快将工程部队和设备运送上下地岛和宫古岛,尽快巩固战果。”

“李司令,海军方面可以对冲绳岛展开空袭,尽快肃清冲绳岛的日军海空军残余力量。”朱震宇上将目光转向了身旁的东海舰队司令李元林海军上将,开口说道。

“恩,甲午号训练航母和三艘护航航空母舰,虽然综合攻击能力甚至还比不上一艘北京级航空母舰,但对付冲绳岛的日本海空军残余力量足够了!”李元林海军上将自信地回答道。

“将天津号调回来黄海海域,目前我们的触角还延伸不到日本海。”朱震宇上将看着电子沙盘上位于日本海南部海域的“天津”号航母战斗群说道。

“是!”李元林海军上将回答道。

“据说中央军委在打济州岛的主意,不知道能否成功。”林峰空军中将开口说道,对着这个话题充满着兴趣,位于九州岛西部的济州岛是进攻九州岛最佳的一块跳板,只是这块跳板并不属于中国,而是属于韩国。

“韩国不可能将济州岛租借给我们打日本的;如果硬抢的话,很有可能会爆发第二次朝鲜战争,那样的话,我们进攻日本本土的作战计划就要成为泡影了。”任超中将开口分析道,脸上掠过一丝的惋惜。

“不能硬抢,或许我们可以硬租!”朱震宇上将紧锁着眉头,深深地说道。他的话语顿时引起了林峰空军上将等众将领的注意,众将领迅速将视线转移到了电子沙盘上,众将领都知道,一旦获得了济州岛,中**队对日本本土的进攻就可以提前展开了。

这时前去向海军司令部发报请求将“天津”号航母战斗群调回黄海海域的李元林海军上将走了过来,面色带着一丝的疑惑,李元林上将正要开口,朱震宇上将伸手阻止住了,微笑着说,“李司令,让我来猜测一下海军司令部的回电。海军司令部拒绝了我部的请求,要求天津号继续留在日本海。”

李元林海军上将微愣一下,微笑着点点头,“朱司令,猜到总部的意图了?”

“给韩国人施压!”朱震宇上将点着电子沙盘上济州岛的位置说道。

“其实,即使我们租借不到济州岛,还有一处地方可以作为我们直接进攻日本九州岛的跳板!”一个声音从电子沙盘一侧传来,一个年轻的少校作战参谋开口说道。

年轻参谋的话语吸引了朱震宇等众将领的注意,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开口说话的年轻参谋,一张微带些古铜色的脸庞在如此众多的将官面前显得有一丝的害羞,只是他的神色极为坚定,调整了一下自己有些紧张的呼吸,开口说道,“朝鲜海峡中的对马岛!我们可以突袭对马岛!占领对马岛后,以对马岛为出击基地,对九州岛发起登陆作战。并且一旦我军占领了对马岛,我军就可以从日本海方向对日本本州岛发起登陆作战,打乱本州岛日军的防御部署。”

少校参谋将自己的设想讲了出来,朱震宇上将等众将领顿时眼前一亮,由于众将领刚刚经过过东南亚的几场战争,对日本本土的进攻思维也停留在从冲绳群岛北上的观念上,从济州岛登陆日本九州岛,虽然可行,但九州岛属于韩国,除非中央军委决定同韩国撕破脸皮,否则的话很难实现。众人却忘记了日本本岛的周围,有着多个重要的外围岛屿,占领了这些岛屿后,同样可以作为跳板,对日本本土发起进攻,并非只有冲绳群岛。

“继续。”朱震宇上将对着少校参谋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出自己的计划设想。

“由天津号航母战斗群提供火力支援,派出陆战6旅远程突袭占领对马岛。而后同朝鲜政府谈判,借用他们的领空、租借他们的清津港,给我们运送物资和部队,避开朝鲜海峡。同朝鲜谈判租借领空和港口,比从韩国那里租借济州岛要容易得多。”

“我们之前曾与朝鲜政府接洽过,租借他们的领空打击日本,被朝鲜政府拒绝了,他们暂时不想介入与日本的战争之中。如此一来,我们以运输后勤物资的名义从朝鲜境内经过,朝鲜方面应该会松口!”林峰空军上将也点头说道。

“计划完善之后,完全可行!”日本战区参谋长任超中将微皱着眉头,快速的思考着,片刻之后,开口说道。

“任参谋长,立即对仲参谋提出的作战计划进行完善,完善之后提交总参。”朱震宇上将拍板道,微笑着看着那位年轻的参谋赞许着点点头,并记住了他的名字:仲晓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