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4 前沿阵地4

24.前沿阵地 4

接受了命令后,仲晓杰少校迅速将自己的设想全部讲述了出来,听着他详细的讲述,以及战斗行动中可能遭遇的问题以及对应的措施。『言*情*首*发当看着一张地图上被勾画出来的一副突袭对马岛的战斗蓝图,任超中将不禁对眼前这位二十多岁的年轻参谋刮目相看。

“念军校之前就对军事方面的东西比较感兴趣,念军校的时候就一直在研究着如何进攻日本本土,只是那时候的环境与现在相差甚远,那时候的想法都只能自己收藏起来。”仲晓杰少校腼腆地笑着说道。

任超中将深有同感地点点头,几年前的形势与现在可谓天壤之别,那时候自己制定的针对越南的作战计划,都担忧永无用武之地;而现在,越南在自己那个作战计划的打击下,已经土崩瓦解,不仅政治上成为了中国的附庸,国内也遍布着多个中国海陆空军的军事基地。而世仇日本,中**队也亮出了自己的复仇之剑,猛挥下来!

“加油!发挥你的长处!中**队征战之路还很长!”任超中将轻拍着仲晓杰少校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是!”仲晓杰少校立正回答道,因激动涨红的脸庞上写满着憧憬!

任超中将带着仲晓杰少校等其他十多个作战参谋,很快将仲晓杰少校的作战设想拟定成为了一个可行的作战方案,同时针对可能出现的特殊情况制定了多套备用方案。朱震宇上将等将领看过作战计划后,都满意地点头签上自己的名字,随后作战计划便被发往了总参谋部,将由总参谋部上报中央军委,并作出最后的决定。

“这个作战计划中的核心将是陆战6旅,陆战6旅现在正在宫古列岛激战,告诉韩志成,要求各部注意保持战斗力,各部攻势可以放缓一些。另外,命令第179机步旅立即集结待命。”朱震宇上将与众将领围着电子沙盘说道。

“第12集团军被中央军委选定为了进攻日本本土的第一支集团军,全军上下都憋足了劲,准备一展身手。”任超中将看着一张台湾岛的卫星地图上,标注着的第12集团军各部驻扎的位置,微笑说道。

“只是第12集团军各部都已经数十年没有参加过实战,初次上战场不免有些担心的!”林峰空军上将的脸上则微带着一丝的忧虑。

“第20集团军在第二次中越战争前也是数十年未经战火,第31集团军和澎湖军区新组建的第6集团军各部同样如此。在第二次中越战争之前,我也对陆军各集团军的战斗力也有着担忧;现在,我相信他们不会让我们失望。”朱震宇上将微笑着说道,作为原华东军区的司令员,他对第12集团军这支曾经麾下的劲旅有着深刻的了解。原本许多人都建议将华东军区的第1集团军调入日本战区,作为首支进攻日本本土的集团军,但朱震宇上将否决了这一建议,只是将第1集团军中战斗力最强的第1机步师调入了第12集团军的战斗序列之中,将第12集团军调入了日本战区;第1集团军则部署在长三角地区,随时准备应对着日本军方狗急跳墙突袭长三角地区。

“第179机步旅直接在基隆港登船,在下地岛和宫古岛登陆,重装投入作战,接替第6陆战旅的战斗。”朱震宇上将沉思片刻,对着任超中将和李元林海军上将说道。

“好的。”任超中将和李元林海军上将回答道,在台湾岛的基隆港、高雄港、苏澳港等各个军港和大型民用港口集结着中国海军大量的登陆舰艇和运输舰船,随时准备运载着台湾岛上集结着的十数万大军渡海,直扑日本本土。

命令很快被传达到了临时驻扎在基隆地区的第179机步旅,由于第179机步旅的侦察营将通过空运的方式先期抵达宫古岛和下地岛,先期展开,为第179机步旅主力部队的抵达提供情报支持。第179机步旅的各主力机步营和各支援部队则有条不紊的在基隆港登船,基隆港的上空,不断有往返的p-3c反潜巡逻机从港口上方掠过,飞过的p-3c反潜巡逻机都会向下面集结登船的陆军部队摇晃着机翼,向着这些远征军官兵们致以自己的敬意。

就在登船的第179机步旅即将赶来的宫古岛上,中国海军第6陆战旅已经在宫古岛机场建立了旅指挥部,统一指挥着正在宫古岛和伊良部岛作战的陆战6旅各部。

一座半地下的隐蔽指挥所内,陆战6旅旅长韩志成大校伏在几个82迫击炮弹箱堆码起来的简易桌子上,看着冲绳群岛的地图。身旁几名作战参谋忙碌着在一副较大的地图上标注上各营的最新战斗进展;指挥所的一角落,三名通讯参谋忙碌着接受和传达着各种最新的指令。

“第179机步旅已经在基隆港登船,正在向宫古列岛前进,十四个小时后便可以在下地岛登陆。”陆战6旅副参谋长邵立强中校急匆匆地跑进指挥所,对着韩志成大校说道,“宫古岛上的日军第3混成旅团,战斗力也就三流,派出重装的第179机步旅,很明显是来跟咱们抢肉的。”

“战区司令部要求我部减缓攻势,注意避免战斗伤亡,战区司令部是在要我部保存实力,只是不知道战区司令部我将我们调往哪里?难道是备战冲绳岛。”韩志成大校微皱着眉头思考着,副参谋长邵立强中校是跟随陆战6旅三营一起在宫古岛城边町外围伞降的;此刻,一营在进攻着平良市,三营则分兵攻击着宫古岛上的城边町、下地町、上野村等其他三个人口集结的地区。

“进攻冲绳岛至少需要在石垣岛和宫古岛的基地完善之后,这至少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而我们二十四小时就能完全控制宫古岛和伊良部岛。第179机步旅分明就是来抢肉的。”邵立强中校拿起韩志成大校手边的一瓶矿泉水,拧开瓶盖,大口地灌了几口。

“闭上你的炮管子,别乱说话,影响友军之间的关系,我饶不了你!”韩志成大校面色严厉地瞪着这位手下爱将说道,这位手下的爱将在军事上是把好手,只是说话太直太冲,容易得罪人。随即开口问道,“一营和三营的战斗情况如何?伤亡如何?”

“一营已经控制了平良市的南部区域,正在向平良市中心地区和北边的港口发起进攻。三营对城边町、下地町、上野村的进攻很顺利,这三处地区的日军兵力不多。只是日军分散在宫古岛上散兵游勇经常在390国道等公路线上骚扰我军的行军。不过我军的伤亡不大。”邵立强中校迅速汇报道。

“日军在宫古岛的防御重心在平良市,平良市的防御重心就是南边的机场和北面的港口,机场已经被我军占领,剩下的北面的港口将是一场激战。”韩志成大校微皱一下眉头说道,“将三营的十二连、炮连、火力连抽调到平良市方向,重点进攻平良市的守军;九连、十连、十一连放缓攻势,只对三座村町形成包围之势,由第179机步旅来解决。”

“好嘞!”邵立强中校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快速地回答道,便要去发布命令,只是韩志成大校喊住了他,“找出适合我们旅使用的巷战战术,及时总结经验教训并通报全旅。还有,注意减少伤亡,伤亡大了我拿你是问!”

“是!”邵立强中校立正回答道,只是他刚说完,外面便传来了一阵阵巨大的螺旋桨的轰鸣声,“终于到了!”邵立强中校兴奋地放下水瓶,说了一句便转身离开了指挥室。

韩志成大校则让通讯参谋给在伊良部岛指挥作战的旅参谋长下达命令,要求伊良部岛上的二营和五营停止攻势,完成对岛屿上日军部队的包围之后,就地转入防御,同时加紧修复下地岛机场和连接海岸线的公路,迎接第179机步旅的到来。战区指挥部的命令是必须遵守的,全旅停止大规模攻势,唯独留下一营继续进攻平良市,并不是韩志成大校贪吃平良市的守军这块肥肉,他知道陆战6旅在加里曼丹岛上基本上都是热带丛林作战,但在日本岛上,面临的最多的却是巷战,他知道陆战6旅急需一套适合自己使用的巷战经验和技巧。部署好部队后,韩志成大校则让作战参谋给他换上了一份日本的全国地图,微皱着眉头思考着,思考着陆战6旅下一个的征战目标!

邵立强中校跑出指挥所后,便看到四架陆战6旅直升机大队的武直-19武装侦察直升机轰鸣着降落在宫古岛机场跑道上,同时降落的还有四架直-15a通用直升机。直升机刚刚停稳,等待着机场跑道边的直升机大队的地勤官兵们迅速跑了上去,从直-15a通用直升机的机舱内卸下了一箱箱的反坦克导弹、火箭弹和23毫米机关炮弹;同时还卸下了数十桶航空燃油。迅速给四架武直-19直升机加注上燃料,片刻之后,四架加满燃油的武直-19直升机便呼啸着起飞升空,分别扑向了正在激战的平良市方向和伊良部岛方向。

看着在工兵营的抢修下,已经基本上能使用的宫古岛机场,邵立强中校满意地点点头,登上了停在指挥所不远处的一辆伞兵突击车,奔向了平良市。

伞兵突击车从已经被中国海军陆战队控制的平良市的南部街区中快速驶过,不时能够看到街道口和道路两边制高点上警戒的陆战6旅一营的官兵。道路两侧所有的门窗都紧闭着,宫古岛虽然也遭受了中国海空军的空袭,但宫古岛上的居民显然没有料到中**队会来得如此之快,根本没有像与那国岛上的居民一样提前撤走。现在平良市中的日本民众都颤栗地躲在紧闭的房屋中,祈祷着战斗的早点结束。

一阵急促的枪声从前方一个路口处传来,很快路口便出现了两名陆战6旅队员的矫捷的身影。两个队员快速逼近到一间刚才有子弹射出的房屋前,相互掩护着,一名队员猛地踹开大门,随后便闪到一旁,同时一枚手雷被丢了进去,轰的一声爆炸声后,一名手持05微冲的队员便快速冲了进去,一阵微弱的枪声后,一个身着平民服装的尸体被拖了出来,丢在了街道边。

“两个笨蛋!”邵立强中校郁闷地骂了一句,驾车冲了过去,对着两名拿着战利品准备返回自己岗位的陆战队员吼道,“把尸体给我丢屋子里去,把他的枪塞他手上!让战地记者拍到,老子可救不了你们!”

两名陆战队员很快便辨认出了这个脸上涂抹着迷彩油的中校是副参谋长,赶紧服从命令,拖着尸体丢回了屋里,“你们营长呢?”

“七号区域。”两名陆战队员回答道。

“去吧,以后记得消除影响,别给老子惹事。”邵立强中校怒其不争地把两名陆战队员骂走,便驱车找到了正在指挥战斗的一营营长。

邵立强中校根据刚才遭遇的事情立即给一营长下达了命令,要求部队官兵在战斗中注意避开战地记者,同时不要留下射杀平民的嫌疑,“偶尔误伤的话,记得制造点自卫还击的证据。”听完副参谋长的最后一句话,一营长顿时觉得这个副参谋长根本不像所说的直来直去,花花肠子也不少。

“战斗情况如何?”说完途中遭遇的事情,邵立强中校开口问道。

“战斗比较顺利,只是进展比较缓慢,这边建筑物众多,日军的防御又没有整体规划,几乎都是各自为战。快速穿插无法打乱他们的部署,只能步步推进。”一营长有些无奈地说道,虽然日军守军的战斗力很差,但这样的战斗方式,即使只是持有武器的平民也能够给进攻部队带来很大的麻烦。

“控制区域内的情况呢?有日本平民反抗吗?”邵立强中校微皱了一下眉头,开口问道。

“极少。有也是日军第3混成旅团的士兵脱下了军装,换上了平民的衣服在抵抗。”一营长回答道,“被美国人调教了这么多年,这些日本人早不是百年之前的那些疯子了;并且这里还有一些是土著的琉球人,他们对日本人也不感冒。”

“小鬼子这样分散部署,迫使我军在整个城市内都展开战斗,如此一来便会大量损毁平民的家园,动摇平民观望的心理,利用我们把这些平民逼着帮助日军抵抗我军的进攻。”邵立强中校判断着日军的动机,“妈的,小鬼子玩平民心理战,我们比你们更拿手!通讯员,给我接旅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