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5 前沿阵地5

25.前沿阵地 5

陆战6旅副参谋长邵立强中校迅速下令正在展开进攻的一营各连停止了攻势,同时命令各连排的狙击手,占领制高点,对对面区域内的日军守军展开狙杀。『可*乐*言*情*首*发』

接到邵立强中校的电报后,坐镇宫古岛机场指挥战斗的韩志成大校迅速下令刚刚集结到机场的三营12连掩护着旅属心理战分队前往战场,同时紧急印刷出来的大量传单被装上了两架直-15a通用直升机内,另一架直-15a通用直升机则被心理战分队的官兵们在上面安装起了一个扩音喇叭。

由于战斗有一营长指挥着,有些手痒的邵立强中校便拿起一支88式狙击步枪带着一名警卫员离开了一营的临时指挥部,来到了前沿阵地,迅速爬上了一座三层楼房的房顶,架起狙击步枪,透过瞄准镜搜索着可以猎杀的目标。

只是日军守军显然担忧遭到中国海航战机的空袭,前方日军控制的城区内的街道上几乎空无一人,在陆战6旅直升机大队的武直-19武装侦察直升机飞抵城市上空后,原本在街道上警戒的日军步兵被23毫米机关炮扫死了十余人后,日军守军便全部钻进了民房内,利用民房进行着顽抗。

警卫员可没有邵立强中校那么淡定,紧张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副参谋长,你回指挥部吧,要让旅长知道了,他会拧下我脑袋的。”

“闭嘴,负责好你的警戒任务就行了。”邵立强中校贴着枪托上的脸没有挪动一下,右眼透过瞄准镜观察着镜头中的情况,口中缓缓地说道,“日军的防御虽然没有章法,却控制了各个路口周围的所有建筑,强攻其中一个必定会遭到马路对面三个火力点的围攻。”邵立强中校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在对警卫员讲述。

“砰!”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邵立强中校猛地抓着枪缩了回来,对着端枪准备战斗的警卫员一撇嘴,“撤,回指挥部。”

“副参谋长,你刚才那一枪打中没?”从楼顶上下来后,警卫员好奇地问道。

“被我瞄中的,都去见上帝了!哦,这个是小鬼子,去见他的天照大神了。”邵立强中校自信地说道,警卫员这才想起来,在加里曼丹岛战场上,副参谋长就用88狙击步枪狙杀了六名美军伞兵,“我上军校之前,在第43空降师服役的时候,就是狙击手!”

邵立强中校刚走进一营指挥部,旅直属心理战分队便抵达了战场,邵立强中校快步走到一名作战参谋的军用电脑显示屏前,示意作战参谋打开平良市的电子地图,邵立强中校点着电子地图上,一营各部所控制的区域对着一营营长和心理战分队指挥官说道,“心理战分队对前方控制区域内的日本民众喊话,一营在几条通道上设立关卡,放日本民众过去,要求他们全部前往立久松小学和立久松中学集结。一营的任务,在立久松小学和中学建立封锁区域和警戒阵地;同时在各个路口设立封锁线,严防日军借机发起反击,发现可疑的人员直接当场击毙,不必进行抓捕。”

“这样是否会吓退日本民众?”一营长有些迟疑道。

“日本人欺软怕硬,崇拜强者,直接射杀,更能镇住那些日本民众。”心理战分队队长坏笑着说道,显然他已经对日本人的心理状态进行了深入的研究。

“搞心理战的就是专业。开始执行吧。”邵立强中校笑着说道。

八辆加装着扩音喇叭的伞兵突击车冲到了阵地的前沿,随即,一连串的日语从广播中播放了出来:所有平良市的日本平民们,中**队即将对平良市发起全面总攻,为了你们的人身财产安全,请你们前往立久松小学和中学临时避难,中**队将保障你们的生命和个人财产安全。但是,你们不得包庇日本军人前往,一旦发现,严惩不贷!你们有三十分钟的时间考虑,三十分钟后,炸弹和炮弹将会代替你们的选择;中**队一直就是仁义之师,我们在雅加达释放了十五万爪哇岛土著居民,今天同样不会为难你们!

多台广播将这段日语重复播放着,同时陆战6旅一营炮兵连的六门105毫米轻型榴弹炮也对着平良市市区的北部居民区内打出了二十余发宣传炮弹,纷飞的纸片纷纷落下,上面汉语和日语写着与广播中相同的话语。与此同时,三架直-15a通用直升机飞抵到了平良市的上空,散发下数以万张的宣传纸片;加装了扩音喇叭的直-15a通用直升机则飞抵到了平良市北部的港口上空,播放着同样的话语。

连续十分钟的强势宣传之后,陆战6旅心理战分队的广播车停止了刚才重复的话语,而是转为一个有些冰冷的声音:现在开始进入倒计时,你们只有三十分钟的时间考虑,每隔五分钟我们会提醒你们一次!

随后心理战分队各部同时停止了心理攻势,三架直-15a同样直升机也飞离了平良市的上空,而一营各部也全部停止了战斗,整个平良市顿时安静了下来,只是着死寂一般的安静使得平良市内的日本民众和日军守军感觉更加的压抑,甚至有些喘不过气来。

终于有日本民众忍受不住,拎着行李箱小心翼翼地推开了大门,四处张望着向着中国伞兵制定的立久松小学方向跑去,只是他们跑到路口的时候,两辆中国海军陆战6旅的伞兵突击车停在那里,突击车上架设着的89式重机枪那黑洞洞的枪口直对着本来的日本民众,“双手抱头,呈单行线走过去,携带的箱子背包全部打开检查;如有私带武器者主动交出武器,否则直接射杀。”

一名心理战分队的少尉军官拿着扩音器用流利的日语对着奔来的日本民众说道,已经被两挺重机枪吓得魂不守舍的日本民众赶紧按照中国陆战队员的意思,双手高举着行李箱,排成一条长队从中国陆战队员的枪口下走过。

六月份的宫古岛已经十分的炎热,日本平民穿着的衣服比较清凉,如此一来方便了中国海军陆战队员们的观察,防止其中有日本军人携带着武器混迹在平民中冲出去。

“班长,你看,那个女的真漂亮!”路口两边的房顶上,一名执行着警戒任务的陆战6旅一营的下士对着身旁的四级士官长说道,“要不咱把她抓过来吧?”

“啪。”四级士官长一巴掌拍在年轻士兵的钢盔上,“兔崽子,才来日本几个小时,就学上小鬼子的兽行了!战前动员时《南京!南京!》的电影白看了?让指导员知道了,你就惨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又没说动粗,只是想把她抓回去当老婆。既然不能硬抢,那我追求她总行了吧,反正宫古岛已经是中国的领土了,也不算跨国恋情。”年轻的下士显然是真的被下面马路上走过的那个年轻日本女孩迷住了,眼睛一直盯着那个靓丽清秀的背影,始终没有离开过。

“出息!丢人!”四级士官长鄙视的摇摇头,继续监视着下面路过的日本民众,而下士则对着下面负责检查日本平民行李的一名下士喊道,“黑子,帮我把那个日本女孩的名字和联系方式要过来。”

“哪一个?”下面的同伴抬起头问道。

“穿米黄色短袖,扎马尾辫的那个。”下士指着下面的日本平民的人群说道。

黑子很快根据下士的描述找到了那个被战争吓得脸色有些苍白的日本女孩,黑子奔跑过去,喊住那个日本女孩,先是敬了一个军礼,而后生疏的用战前突击学习的日语问道,“你叫什么名字?”由于联系方式不在战前突击学习的范围之内,黑子只得换成了英文,“你的电话号码?”

黑子突然的出现让那个已经走过了检查关卡的日本女孩和她的家人大吃一惊,女孩的父亲赶紧把女孩护到身后,只是听完黑子的话语后,女孩和他的父母只剩下满脸的震惊和疑惑。

黑子看着愣住的一家三口一时有点不知所措,恰好这时心理战分队的少尉见这里有情况便赶了过来,听完黑子的叙述后,用流利的日语微笑着对着眼前这个长相标致的日本女孩说道,“我的兄弟对你动情了,想追求你。”

“是他吗?”女孩的父亲看着皮肤黝黑的黑子,用日语问道,脸上满是警惕,还略带着一丝失望。

“不是他,是那名下士。”心理战分队的少尉当然明白女孩父亲的意思,幸好黑子听不懂他们的对话,少尉憋住笑,指着站在楼顶上警戒的那名年轻的下士说道。

顺着少尉的手指望去,一个年轻帅气的中国海军陆战队下士正站在那里持枪警戒着,阳光照在战火熏陶过的脸上,显得更加的英武刚正。看着看着,日本女孩苍白的脸色居然微红了一下。心理战分队的少尉是名老兵,很快判断出其中有戏,并且很有可能产生更积极的影响,快速从口袋中拿出纸笔,将女孩报出的名字和电话号码记录了下来。

看着心理战分队少尉递上来的纸片,四级士官长看得目瞪口呆,“这他妈也可以!”下士则满心欢喜的将纸片放进贴身的口袋中,笑呵呵地继续执行任务。下士并不知道,他所看中的女孩正是平良市工会主席的女儿,而中国海军陆战队警戒时的严谨和任务之外的礼貌风趣给他对中**队的印象极佳,原本就有些偏向与琉球独立运动的他自此之后更是积极配合中**队和政府在宫古岛上各项工作的展开,为中国政府顺利收复宫古列岛甚至琉球群岛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首批的日本平民顺利地通过了中国海军陆战队的警戒线,前往了预定的集结地区。更多观望中的日本平民加入到了撤离平良市的行动之中,看着越来越多走上街头的平民,驻守在平良市北部地区的日军第3混成旅团的官兵们顿时焦急了起来,终于,日军指挥官按捺不住,派出了一个排的士兵脱掉军装,穿上了平民的衣服,将枪支隐藏在手中的旅行包中,向着路口走去。

这些伪装成平民的日军士兵显然不是合格的演员,四处张望的神情与平民脸上的胆怯害怕明显不同,而他们的旅行包都双手提在身体前面,透过自动步枪上的瞄准镜,中国海军陆战队员们能够看得出这些日军士兵其实只有一只手提着包,另外一只手放在包口的上方,显然是随时准备去包里拿东西。

待这些伪装成平民的日军士兵走到距离警戒的路口只剩下百余米的时候,一阵猛烈的枪声突然响了起来,片刻之后,这些刚刚从旅行包中抽出了9毫米手枪的日军步兵全部被密集的子弹击中,倒地毙命,多名日军士兵直接被中国海军陆战队的狙击手爆头,留下一地的鲜血和脑浆。

突然发出的枪声惊到了正在通过警戒关卡的日本平民,他们下意识地卧倒在地上,一些胆大的日本平民抬头望着有枪声响起的身后,只见几名身着蓝白数码迷彩的中国海军陆战队员们交叉掩护着奔到了百余米外地上的几具尸体前,确认目标死亡后便又闪电般地撤入了自己原先隐蔽的阵地之中。

“不要惊慌,他们都是伪装成平民的日本军人,我们不会枉杀一个平民,请你们抓紧时间通过,防止日本军方狗急跳墙。”各个路卡的心理战分队的队员们迅速用日语大声地宣传着,看着急匆匆地赶往路口的日本平民,心里战分队的官兵们和正伏在一处屋顶顶端观察着情况的邵立强中校都露出了一丝胜利的冷笑。

就在这些日本平民在中国海军陆战队的宣传下,按照陆战6旅的意图向着立久松小学和中学地区撤退的时候。陆战6旅直升机大队的直升机已经全部抵达了宫古岛机场,经过加油补充后,陆战6旅三营12连的两个排的伞兵迅速登上了直升机大队的八架直-15a通用直升机,在四架武直-19武装直升机的掩护下,直接飞到了宫古岛西部大海的上空,而后贴着海面扑向了平良市北部的平良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