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6 前沿阵地6

26.前沿阵地 6

位于宫古岛北部的平良港是一座年吞吐量达到200万吨的综合型港口,其中2号码头能够停靠万吨级的巨轮,3号码头能够停靠5000吨级的船只。『言*情*首*发如果被我军利用的话,完全可以支撑起一场中等规模的登陆战役,为了避免毁坏这座港口,在中国海军对宫古列岛进行的轰炸中便有意避开了平良港,有意保护着这座港口。

驻守宫古列岛的日军第3混成旅团显然也看出了中**队的企图,先是在港口内凿沉了多艘民船,阻碍航道,同时在港口地区部署了一个加强连的兵力,守卫着港口。

中国海军陆战6旅对平良市北部地区的日本平民展开的心理攻势取得了极佳的效果,看着不断走出家门的日本平民,日军指挥官焦急如焚,这些平民正是自己的护身符,没有了这些平民,进攻的中国海军陆战队将不会再有所顾忌,到时候铺天盖地的炮弹就会把自己隐藏的阵地炸成废墟。驻守着港口的日军也同样焦急,失去了平良市北部地区友军的支援,一旦中国海军陆战队全部压上来的话,这个加强连的步兵肯定不是一个营的中国海军陆战队的对手。

一名日军少尉军官站在港口的吊机上,举着望远镜遥望着平良市中部地区的情况,他的身旁跟着一名背负着单兵步话机的步兵。日军少尉放下望远镜,准备转身对着身后的通讯员说着什么的时候,突然愣住了,两个绿色迷彩涂装的直升机贴着海面正向他所在的位置高速扑来,“支那直升机……”只是他的话音未落,一阵23毫米机关炮弹便横扫而至,将他和身后的通讯兵打成了碎片。

四架武直-19武装侦察直升机迅速扑向而来港口的四个码头,由于此刻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平良市的中部地区,许多日军士兵都走出了自己的掩体,在码头上晒着太阳、抽着烟。密集的23毫米机关炮弹横扫而至,将许多来不及躲藏的日军步兵撕成了碎片,而不断飞窜下来的火箭弹更是直接在码头上炸出密集的炸点,将匆忙跑回阵地的日军步兵覆盖。

由于地势开阔,许多日军的机枪火力点和反坦克导弹小组清晰地在武直-19武装侦察直升机的侦察设备中,一枚枚红箭-10反坦克导弹呼啸而至,将一个个日军的火力点打成了废墟。

“嗖嗖嗖!”几名日军步兵冒着猛烈的弹雨,对着码头上空肆掠的中国海军陆战队直升机连续发射了三枚91式“凯科”便携式防空导弹,发射完导弹的日军步兵刚刚丢掉手中的导弹发射器便被呼啸而下的火箭弹覆盖,被炸成了碎片。

三枚防空导弹拖着白色的尾烟直扑天空中的直升机,“砰砰砰”一连串红外干扰弹被释放出来,四架武直-19直升机同时做着大过载的规避动作,只是由于飞行的高度过低,一架武直-19未能避开来袭的导弹,被导弹击中,被击中的直升机拖着乌黑的浓烟坠落在码头外的海面上。

而这时八架运载着陆战队员的直-15a通用直升机也飞抵了码头的上空,在武直-19武装直升机的掩护下,直接俯冲到了距离地面仅一米余的高度中,全副武装伞兵队员迅速跳了下来,握着03式自动步枪打着精准的点射扑向了码头上的日军守军。

反应过来的日军守军匆忙着进入阵地中,只是中国海军陆战队员射出的子弹紧随而至,将他们击毙在自己的阵地附近。而卸载完陆战队员的直-15a通用直升机也有两架没有离去,与三架武直-19武装侦察直升机一起,利用加装在机舱门口的“加特林”六管机枪扫射着港口上的日军阵地。

平良港遭遇到了中国海军陆战队的突袭之后,驻守在港口的日军指挥官迅速向平良市内的日军第3混成旅团指挥部求救,只是驻守港口的日军发现所有的通讯器中只剩下沙沙的声音,刺耳的嘲杂声掩盖住了他们的呼救着。同样的情景出现在宫古岛和伊良部岛所有日军的身上,日军知道这是中**队在实施电磁干扰,只是第3混成旅团的电子抗干扰分队仅有的一些装备已经在中国海航战机的空袭中,被反辐射导弹打成了碎片,只能任由一架中国海军航空兵的运-8g大型电子干扰机在宫古岛北部海域上空,对宫古岛和伊良部岛的日军通讯系统实施着全频干扰。

平良港方向传来的激烈的枪炮声还是让平良市北部的日军知道了港口遇袭,只是当日军第3混成旅团指挥部派出两个步兵排的兵力前往港口支援的时候,尚未抵达港口,便遭遇到了四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的阻截,十余枚从天而降的500公斤级燃烧空气弹在日军的前进道路上炸出了一片死亡的火海!

而平良市中部地区,陆战6旅一营下达了半个小时的最后时限也已经到达,只是无人侦察机发现越来越多的日本平民走出了家门,拖着行李向着中国海军陆战队划定的预定区域奔走,便将时间延后了三十分钟,让这些日本平民撤至安全区域。驻守的日军虽然也不甘死心,多次派出了步兵分队伪装成平民但无一例外都被拦截了下来,仅有少部分日军士兵混到了警戒哨卡,只是他们刚准备拔枪射击时便会被高度警惕的中国海军陆战队员击毙。唯一成功的一次偷袭,是一名日军士兵在经过一名中国海军陆战队队员身边的时候拉响了口袋中的手雷,与那名中国海军陆战队员同归于尽。只是这种自杀性的战斗方式没有能够得到普及,显然现在的日军士兵已经不再是百余年前那支不把自己生命当回事的疯子部队。

看着立久松小学和中学汇集的越来越多的日本平民,在一线指挥战斗的陆战6旅副参谋长邵立强中校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满意的微笑。与此同时,一架架运-9中型运输机出现在了宫古岛的上空,邵立强中校知道,这是前来接替陆战6旅战斗的第179机步旅的先头部队。

第179机步旅侦察营的两个侦察连在宫古岛机场降落,另一个侦察连则在下地岛机场降落。在宫古岛降落的两个侦察连,一个连赶往了正在激战的平良市市区,另外一个连则分别赶往了宫古岛上的其他三个村町,先期熟悉环境,等待大部队的到来。

在限制的时间到来之后,邵立强中校果断下令陆战6旅一营、三营一部和新赶来的第179机步旅侦察营一连对平良市北部地区的日军守军发起猛攻。由于大部分的日本平民已经撤离,剩下的也都被中**队直接划入了死硬的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的范围之内,展开的攻击没有了丝毫的顾忌。密集的迫击炮弹雨点般地砸落在可能被日军设置阵地的隐蔽区域内,各种火箭弹和反坦克导弹也一个劲地往建筑物中的日军火力点中招呼,直接将日军守军与隐蔽的建筑物一起炸成了废墟。

台湾岛衡山指挥所的日本战区指挥部内,陆战6旅完全控制宫古岛平良市的消息已经传到了这里,尤其是平良港完好的被陆战6旅控制的消息令日本战区指挥部的众将领们大感意外,他们知道进攻平良市和平良港的部队不足两个营,而在日本战区指挥部的计划中,是准备投入第179机步旅的重装部队去进行争夺的。

“陆战6旅在平良市采用的心理战术可以在石垣岛、伊良部岛、西表岛等岛屿推广使用,八重山列岛和宫古列岛岛上的居民许多人倾向与独立。可以好好利用一番。”日本战区副司令员林峰空军上将看着陆战6旅的战报,对着朱震宇上将说道。

“恩。先将这些岛屿控制在我军手中,至于是否独立,就由不得他们了!”朱震宇上将冷哼着说道。

“这些岛屿必须牢牢地控制在我军手上。不只是这些岛屿,整个琉球群岛都必须控制在我军的手上。”东海舰队司令员李元林海军上将口吻坚定地说道。作为一名海军将领,他更清楚这些岛屿对于中国海防的意义和作用。

“陆战2旅在石垣市使用的巷战战术、陆战6旅在平良市使用的心理战战术,都是自己摸索出来的成功战术,可以向其他部队推广。在夺岛作战方面,我们需要学习的还很多。”朱震宇上将面色严峻地对着战区参谋长任超中将说道。

“是。”任超中将立正回答到。

“石垣岛和西表岛的战斗情况如何?”今天一天,战区指挥部众将领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宫古列岛和新拟定的突袭对马岛的事情上,对于昨天就发起的石垣岛登陆战,没有太多的关注,所有人都知道战斗经验丰富的第2陆战旅已经登陆,大局已定,战斗何时结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陆战2旅已经控制了石垣岛大部分地区的控制权,石垣市已经被我军占领,除了于茂登岳地区的日军散兵游勇在继续抵抗外,整个岛屿上的日军残部已经基本肃清。西表岛上的战斗在今天也取得了重大的进展,海虎特战大队五中队和第158步兵旅侦搜连各作战分队都发现了大量的日军阵地,根据各作战分队的汇报,今天至少摧毁了五处炮兵阵地和四十处以上的步兵阵地。”任超中将迅速汇报道。

“电告海虎五中队,明天凌晨七点撤出西表岛,让他们提前做好准备。西表岛上的日军部队留给第158步兵旅侦搜连去慢慢收拾。”朱震宇上将果断下令道。

“朱司令的意思是准备将海虎大队投入冲绳岛?”林峰空军上将开口说道。

“嗯!虽然我们将突袭对马岛,但对冲绳岛的进攻却不能停止,即使代价很大,冲绳岛也必须占领。”朱震宇上将语气坚定的说道。

李元林海军上将赞同着点点头,“根据柏一平大校今天发来的电报,冲绳岛上日军的防空火力依然很猛烈,今天一天,甲午号航母和三艘护航航空母舰就损失了四架舰载战斗机和两架垂直起降攻击机。”

“是否将飞龙大队也投入冲绳岛?”任超中将开口说道。华东军区直属的飞龙特战大队是中**队十三支特种部队中组建较早的一支,与其他各个特战大队不同,飞龙大队在组建伊始,便着重演练着岛屿作战,这主要与其所处的位置有关。可以说,即使海军的海蛟特战大队,在岛屿作战方面也不一定是飞龙大队的对手。

“飞龙大队出动两个中队,其他两个中队继续待命。”朱震宇上将沉思片刻后,对着任超中将说道。虽然冲绳岛是必须攻占的重点目标,虽然整个日本战区下辖着海虎、飞龙、雄鹰三支特战大队和海蛟特战大队的两个中队,但朱震宇上将知道需要攻占的岛屿太多,不能轻易将飞龙大队这支最精锐的岛屿战特战部队全部撒出去,尤其是日本战区在进攻日本本土的时候,还需防备着美军可能的干涉。

“报告。”一名作战参谋拿着一份电报走了进来,走到朱震宇上将身旁,敬礼,将电报递给了朱震上将。

“加里曼丹岛上的日军第11步兵旅团和第10机步师团被第41集团军全歼,整个加里曼丹岛已经落入我军手中。”朱震宇上将看完电报上的内容,微笑着对着众人说道,“另外,第41集团军军长李成浩少将向南洋战区指挥部请战,要求派出一部加入日本战区,参加对日作战。”

“李军长可是一员虎将,强将手下无弱兵。司令员是否考虑一下,让华南军区的陆军部队也在日本战场上分得一杯羹。”来自华南军区的任超中将微笑着说道,作为华南军区的指挥官,他也倾向于华南军区能够派出一些部队参加对日作战,毕竟对日作战是民族之间新仇旧恨的决战之战,与军区无关。

“第31集团军的两栖装甲旅和第91摩步师将被留守在吕宋岛,第31集团军攻日的部队将只有第86机步师、第92摩步旅、第10陆航旅和军属炮兵旅,力量略显单薄了些。给总参发报,请求将第41集团军直属装甲旅调入我战区序列,编入第31集团军,参加对日作战。”朱震宇上将沉思片刻后开口说道。

“是。”任超中将露出一丝欣喜的笑容,立正回答道。

“不知道李成浩那小子这一次会派出多大规模的部队来参加对日作战。第31集团军直属装甲旅这次肯定会超编许多!”依然兼任着华南空军司令一职的林峰空军上将却微皱一下眉头,而后微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