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7 前沿阵地7

27.前沿阵地 7

一轮红日从东方的海面上徐徐升起,西表岛东部的一处丛林中,中国澎湖军区“海虎”特战大队第五中队中队长李正嘉少校抱着枪,一边抽着烟一边凝视着升起的红日发着呆,他的身旁,四名队员正展开警戒,其他的三名队员或是与他一样或是依靠着行囊打着盹。『可*乐*言*情*首*发』

自6月16日凌晨时分,从秘密机降到西表岛到现在,李正嘉少校和他手下的队员们已经五十多个小时没合眼,五十多个小时中一直在西表岛的山林中小心的搜索前进着,寻找着日军部署在西表岛上的各种阵地和日军的有生力量。起初的二十多个小时中,由于是在西表岛的海岸线附近战斗,几乎没有发现日军,但随着搜索区域的深入,遭遇的日军越来越多,日军的部署让李正嘉少校回想到了二战时期的太平洋战场,那时候的日军也是如此,喜欢放弃海岸阵地,在纵深阵地中阻击着美军的进攻。

虽然李正嘉少校也知道,没有制空权和制海权的日军做出这样的部署只是无奈之举,但既然数十年前就已经证明过失败的战术部署,数十年后居然依然使用,那就太愚蠢了。

“头,来了。”一名正在抽烟的队员伸脚踢了踢正仰视着日出发呆的李正嘉少校,夹着香烟的右手指着海面上一架驶近的直-8k运输直升机说道,在日出的霞光下,整架直升机像镀上了一层艳红的粉妆。

目测了一下距离,足有四五公里,李正嘉少校知道这是担心西表岛上残存的日军防空火力,李正嘉少校举起望远镜,只见直-8k运输直升机盘旋在距离海面仅十余米的高度上,丢下去两只充气式橡皮艇,丢到海中的两只橡皮艇迅速自动充气,四名海军士兵从直升机上机降到了海面上,将橡皮艇翻过来,而后划着橡皮艇向着李正嘉少校分队所在的方向划来。

李正嘉少校回望着战斗了五十多个小时的西表岛,虽然这里的战斗甚至还没有在吕宋岛激烈,但这里是自己征战日本的第一站,他也清楚的知道,这次战斗只是一次小小的预演,更激烈的战斗在后面的道路上等待着他和他的海虎大队去完成。

“收拾东西,准备出发。”李正嘉少校将烟头掐灭在泥土中,对着身旁的队员们下令道。

西表岛东部海岸线的其他地段上,同样的场景在上演着,在西表岛上作战的海虎特战大队五中队的队员们搭乘着直-8k运输直升机空投下来的橡皮艇划到了距离海岸线四五公里的海面上,沿着直-8k运输机上抛下的绳索爬上了直升机,随后直升机便呼啸着飞往了台湾岛。

当看到海虎大队五中队出征西表岛的98名官兵全部活着回到了宜兰县的出击基地的时候,一直焦急等待的李正嘉少校终于露出了欣慰的微笑。就在海虎五中队的官兵们与海虎大队其他中队的官兵们围聚在一起讨论着西表岛战事的时候,中国陆军第12集团军第179机步旅主力部队的运输船队也抵达了下地岛和宫古岛,由于宫古岛上的平良港和平良市已经落入陆战6旅手中,原本计划全部在下地岛登陆的第179机步旅一部直接在平良港登陆。

看着源源不断从登陆舰和运输舰上驶下来的99主战坦克、04步战车,已经回到自己家园中的平良市的日本平民们胆战心惊,轰隆隆地柴油机轰鸣声从平良市的公路上久久回荡,一支支钢铁洪流扑向了宫古岛上三个人口聚居较多的村町。

第179机步旅的登陆,使得宫古岛和伊良部岛上的战斗顷刻间发生了决定性的变化,组建不到两个月的第3混成旅团在99式主战坦克的冲击面前迅速崩溃,除了少数死硬的日本右翼分子外,苟活下来的日军士兵纷纷选择了举手投降。

经过半天的战斗,宫古岛和伊良部岛上的枪声逐渐平息了下来,第179机步旅登岛的部队已经达到了七个营三千多人,全面接管了陆战6旅的战事,没有了战斗任务的陆战6旅则在宫古岛机场和下地岛机场集结,等待着命令,同时顺便协助着工兵部队修复机场。

就在宫古岛东北方向200多公里外的久米岛外海的海面上,一支飘扬着中国海军军旗的庞大舰队正缓缓航行着,舰队的中央就是前苏联海军“基辅”级航空母舰印迹明显的“甲午”号航空母舰,就在“甲午”号航空母舰的四周分别游弋着“陈绍宽海军上将”号等三艘护航航空母舰,在四艘航空母舰的外围,是由三十多艘各型护航舰艇组成的护航舰队。

拥有着丰富作战经验的柏一平海军大校被任命为了这支临时航母战斗群的指挥官,这支规模庞大的舰队将配合着中国海军航空兵和空军部队对冲绳岛展开空袭。

“甲午”号航空母舰的飞行甲板上,一架歼-10h战斗机缓缓地进入到了起飞位置,随着空勤人员的一声令下,整架战机如同一支离弦之箭呼啸着沿着滑跃式飞行甲板起飞升空,这架升空的歼-10h战斗机的驾驶舱下方喷绘着一只“伏虎”和11颗红色五星图案。

在“银河”号航空母舰被击沉后,原“银河”号航空母舰搭载的第58舰载机联队也被取消了建制,但第58舰载联队下属的伏虎和雪虎两支战斗机中队却被保留了下来,两支战斗机中队的番号被续用到了第77舰载机联队中。而两支战斗机中队的飞行员除了部分加入了三艘护航航空母舰的舰载机分队外,其他的飞行员也被保留在了原部队。驾驶着这架战斗机的正是“伏虎”中队的中队长徐重阳中校,他也是海军舰载机部队的第一个双料王牌飞行员。只是他本人对于这个成绩却并不满意,在他看来,这11个战果中,那7个东南亚海空军的战果实在拿不上台面。

徐重阳中校等到了自己的僚机之后便扑向了冲绳岛方向,望着战机下方深蓝色的海水和座舱外淡蓝色的天空,徐重阳中校感觉到一阵的心旷神怡,他非常喜欢这样在海天之间飞行的感觉。如果不是机翼下挂载的空空导弹打搅了这份宁静的氛围,徐重阳中校真会认为这是一次梦幻旅行。

逼急到距离冲绳岛仅剩下五十公里距离的时候,徐重阳中校和僚机同时拉升起来,从200米的低空飞行高度跃升到了6000米的飞行高度之中。而他们身后的,来自东海舰队航空兵部队的一架空警-200中型预警机和两架歼轰-7g电子战机迅速实施着强烈的电磁干扰,压制着冲绳岛守军部署在海岸线地区的防空系统。

在连续两天的空袭中,中国海军和空军摧毁了日军大量的中远程防空导弹系统。利用日军防空兵自大的心理,中国海空军先是发射出高度模拟歼-10和歼-11战斗机的无人机飞向冲绳岛,同时利用大型电子干扰机对日军的防空雷达和火控系统进行着干扰和压制,使得日军做出错误的判断,误以为来袭的真是中**队的战机群。执行远程拦截任务的中远程防空导弹阵地纷纷打破沉寂开始进行拦截作战,只是他们击落大量无人机的同时,自己的位置也被中国海空军真正的战机锁定住了位置,一枚枚鹰击-91a反辐射导弹经常以极快的速度从数十公里外甚至百余公里外对正在撤离阵地的日军雷达车进行一剑封喉!失去了搜索雷达和制导雷达的日军中远程防空导弹阵地顿时成为了一堆堆昂贵的展览品。虽然极佳的伪装使得他们逃过了中国战机的轰炸,但他们同样对从自己头顶上空掠过的战机无能为力。

尽管1982年的贝卡谷地之战中,以色列就用此战术一鸣惊人,但中**队在三十多年后复制了这样的战术同样取得了成功。并不是日本人愚蠢,这只是系统作战的力量,除非日军愿意等到目测到目标后再开火,否则的话,只有开机拦截。

徐重阳中校驾驶着战机爬升到6000米以上的高度主要的就是为了避开日军的近程防空导弹和无所不在的便携式防空导弹,小巧轻便的便携式防空导弹可不是拥有先进的预警、电子干扰、电子压制系统就能够解决的。

徐重阳中校的战机分队直接从嘉手纳空军基地上空呼啸着进入到了冲绳岛上空,这座冲绳岛上最大的综合型空军基地,曾经一直是驻日美军侦察机侦察中国沿海军力部署的出击基地。随着美军的撤走,这里直接被日本空军接管,只是日本空军显然不够争气,占据着这个岛屿还没有能够发挥多大的作用,便会蜂拥而至的中国巡航导弹炸得千疮百孔,失去了作用。

“这里肯定会成为中国空军进攻日本本土最重要的出击基地!”看着云层下方隐约的机场影子,徐重阳中校心中判断道,他知道中**队空袭的时候重点空袭的是其机场跑道,对于机场的基础设施却没有去摧毁,显然是要将其占为己有。

“两点钟方向,f-2a战斗机两架,距离50公里,高度200米。”机载无线电通讯器中突然传来了空警-200预警机上指挥官的声音,听到提示后,徐重阳中校和僚机同时拉升起战机,拉升起来的同时直接发射出了数发锡箔/红外干扰弹,自中南南沙海战以来便在南海、爪哇海征战的徐重阳中校知道,五十公里这个距离,敌机基本上已经发射中距空空导弹了。

徐重阳中校迅速开启着机载雷达的下视功能,很快发现了两架贴着地面向着自己高速逼近的f-2a战斗机,徐重阳中校知道这两架战斗机肯定都是从高速公路上起飞的,这也是中国海空军的轰炸机群一直不到冲绳岛上空进行凌空轰炸的直接原因。

快速的锁定住其中的一架f-2a战斗机,两枚霹雳-12中距空空导弹呼啸着飞窜了出去,直扑高速逼近中的目标;不远处的僚机也锁定住了另一架f-2a战斗机,同样对着目标发射了两枚霹雳-12中距空空导弹。

“嘀嘀嘀!”机载雷达告警系统急促地响了起来,火控系统显示两枚aam-4中距空空导弹正高速逼近中。迅速打开电子干扰吊舱,再次释放出了多枚锡箔干扰弹。同时,盘旋在冲绳岛西部领海线上空的两架歼轰-7g电子干扰机也全面开启了所有的电子吊舱,释放着强烈的电磁干扰,压制着日军f-2a战斗机的火控系统。

强烈的电磁干扰终于有了效果,两枚aam-4中距空空导弹在逼近到目标十多公里的时候丢失了目标,追向了地面;而两架f-2a战斗机的雷达显示屏上也只是雪花一片,尽管两架战斗机的飞行员全力开启着机载抗干扰系统,只是依然无法恢复到先前的正常状态。

“轰!轰!”两架从高速公路上起飞升空的f-2a战斗机,升空仅三分钟便被呼啸而至的导弹击中,炸成了两团燃烧的火球坠入了地面。

看着雷达屏幕上消失的目标,徐重阳中校和僚机恢复到了原先的飞行航道,继续沿着预先设计好的航线继续飞行着。而他们的身后,“雪虎”中队的歼-10hb双座战斗机和护航航空母舰上起飞的雅克-141k战斗机正呼啸着越过冲绳岛的海岸线,满挂着各种攻击弹药的战机群呼啸扑向了冲绳岛南部的那霸和嘉手纳等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