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9 浴血冲绳1

29. 浴血冲绳 1

游弋在日本列岛上空的多颗侦察卫星,在接受到来自地面控制中心的指令后,突然变动了轨道,开始对着东京湾沿岸地区进行着反复的扫描。『可*乐*言*情*首*发』与此同时,一架空警-700舰载预警机呼啸着从“北京”号航空母舰的飞行甲板上起飞升空,这架空警-700预警机的机尾上有着黄白相间横条标志,醒目的标志证明着它与其他几架预警机不同,这架同样顶着雷达圆盘的空警-700预警机更多的时候,充当的是大型电子侦察机的角色。

东京湾沿岸的东京都地区、房总半岛和伊豆半岛地区的遭到了中国空天侦察力量的反复扫描,尤其是这些地区中靠近隧道口和服务区的高速公路路段更是侦察的重点区域。数以gb计的照片源源不断地被卫星传输到了位于中国腹地的各个卫星地面控制中心,在那里,中国航天作战部队的作战精英们正快速地解读着这些侦察照片。

“上海”号航空母舰的指挥舱内,从第二炮兵航天作战指挥部直接传输过来的卫星侦察图片不断地传输过来,这些卫星图片已经经过了第二炮兵航天官兵们的解读和注释,“上海”号航母上的作战参谋们忙碌着确认着日本空军战机起飞的具体地点。

很快,五处靠近隧道口的直线高速公路被标注了出来,五处公路的坐标信心被迅速发送给了“上海”号航母战斗群中的四艘052d型导弹驱逐舰,“轰!轰!轰!”一阵阵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从舰队中的四艘052d型驱逐舰舰中传来,一枚枚体型修长的长剑-10b攻地巡航导弹呼啸着从垂直导弹发射筒中发射了出来,扑向了刚刚被锁定出来的五处日军战机的起降地点……

夕阳的余晖照在庞大的舰队上,将一艘艘浅灰蓝色的战舰蒙上了一层金色。舰队中间,两艘体型巨大的金色战舰上,一架架歼-10h舰载机身披着金色的霞光稳稳地降落在宽阔的飞行甲板上。

透过指挥舱的舷窗,看着从停稳的战机上走下来的海航飞行员,林海大校能够看得出飞行员们身上的疲惫。“上海”号航空母舰上的第3舰载机联队在进入到日本近海后,便处于连续出战之中,并且大部分都是高度紧张的防空压制作战,如果不是“北京”号航空母舰加入战局的话,林海大校知道自己肯定已经下令第3舰载机联队转入休整。

“共击落日本空军f-15j战斗机15架,f-2a战斗机21架,台风战斗机7架;击落日本海军f-35b战斗机9架,海王直升机2架,sh-60j反潜直升机3架。另外,巡航导弹的攻击效果也已经出来,已经确认摧毁了五处日军战机的临时起降地点。”欧阳正德舰长递给林海大校一杯浓茶,开口说着作战参谋们刚刚统计出来的战果。

“我军的损失如何?”林海大校接过茶杯,吹散浮在水面上的茶叶,轻抿一口,而后开口问道。

“被击落歼-11h战斗机15架,歼-10h战斗机16架,歼-10hg电子战机2架。”欧阳正德大校回答道,中国海军拥有的预警机和电子战机的支援,使得中国海军的舰载机群掌握着战场的制电磁权,日本空军仅有的一架e-2c预警机根本无法在伊豆七岛东部海域数万平方公里的广域海域上展开有效的预警和指挥。正是如此,占据着战场电磁优势的中国海军舰载机在战斗中保持着1:1.6的战损对比。

“给战区指挥部发报,请求尽快为我舰队补充作战战机。”林海大校听着损失,微皱一下眉头,对着欧阳正德大校说道。

“嗯!”欧阳正德大校也庄重地点点头,“北京-上海”双航母战斗群在持续的战斗中,损失的战斗机已经接近所搭载的作战飞机的一半,战斗力已经大为削弱。为了保证战斗力,就必须保证两艘航空母舰上的舰载机兵力。

就在中国海军的“北京-上海”号航母战斗群在伊豆七岛海域对日本海军的“伊势”号航母战斗群发起进攻的时候,远在万里之外的加里曼丹岛北部的沙巴州地区,同样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只是这里的火热却不是战斗。

在沙巴州的哥打基纳巴卢的港口上,两艘中**方征用的民用商船正停在那里,一队队日军战俘在中国陆军第200摩步旅官兵的押解下登上商船,这些日军军装上的臂章显示着他们的番号——第11步兵旅团和第10机步师团。

在沙巴州斗湖地区的战役中,号称日军精锐部队的第11步兵旅团和第10机步师团在中**队陆空一体的联合打击下,溃不成军。看着这样一幕场景,进攻的中**队惊讶万分,而第41集团军军长李成浩少将却直接看出了根源所在:被美军奴化了数十年的日本,不仅在经济上需要仰美国人鼻息,军事上原本日本人自豪的血性也被美国人消磨殆尽。尽管这些日军依然顶着当年一支支豺狼之师的番号,但骨子里已经成为了和美军一样,更多的时候是依靠火力优势作战的部队。

在失去了火力优势后,没有了多少血性的日军很快丧失了战斗下去的信念;而日本本土即将遭到中**队进攻的讯息,更是摧垮着他们已经消沉的斗志。许多日军士兵对于自己不能保卫自己的家园,却要在这个距离日本本土万里之遥的陌生岛屿上作战极为不满,消极避战的情绪极多。

到了战斗后期,战场上出现了令中国陆军官兵们目瞪口呆的一幕,以为会死硬抵抗到底的日军部队开始大规模的主动投降,甚至出现了成建制日军部队投降的情况。来自澎湖军区的第200摩步旅的官兵们几乎不敢相信面前发生的事实,担心日军是诈降,许多口吻强硬一点的日军俘虏就被第200摩步旅的官兵们当做要反抗直接当场射杀了。

消息很快被第200摩步旅政治部的军官们上报到了第41集团军司令部,李成浩少将听到摩步200旅政治部的汇报后,直接眉头一皱,“杀几个诈降的鬼子,有什么好上报的。老子忙着呢,以后这种小事别烦我。”

而此刻,哥打基纳巴卢市南部的国际机场候机大厅vip候机室被改成了李成浩少将的临时指挥部。整个加里曼丹岛的战事已经告一段落,在加里曼丹岛激战了一个多月的第41集团军各部都转入了休整之中,加里曼丹岛北部东马来西亚濒临南海的各个港口上,来自中国的货船停靠着码头上,卸下成批成批的装备和物资,尽管中**队正在备战日本本土,但对于扼守着南海南端的加里曼丹岛同样没有放松,源源不断的装备和物资被运送了上来,补充着经过连续激战的第41集团军和第5陆战旅。

哥打基纳巴卢机场的临时指挥部内,李成浩少将正坐在军用笔记本电脑前,紧锁着眉头思考着,他的身后,十多名参谋军官正调动着沙巴州地区的各支部队向着预定区域机动,同时研究着各部需要补充的人员和装备。

此次,澎湖军区的第200摩步旅将与战斗中抓获的两千多名日军俘虏一起回国,第200摩步旅将直接返回台湾岛,进行补充和休整,准备参加对日本土作战,根据目前战场的局势来看,第200摩步旅肯定赶不上冲绳岛战役了,但登陆九州岛的时候就极有可能会出现第200摩步旅的身影了。

“第121摩步师侦察营。”李成浩沉思许久,在电脑中打出了几个字。第121摩步师侦察营在越南北部战场和加里曼丹岛的战斗中,表现都非常出色,下手果断干脆,每次完成的任务都极为出色,从这支部队的身上,李成浩少将隐约中能够看到自己当年参加的老赵的那支侦察分队的影子。虽然第41军属装甲旅装甲侦察营在战斗中的表现也可圈可点,但李成浩少将还是决定将这支轻装的侦察营加强到军属装甲旅之中,他知道轻装侦察部队在日本的地形中将会有更大的作用。

在李成浩少将提出的第41集团军派兵参加对日本土作战的请求被批准后,李成浩少将便下令军后勤部和装备部优先对军装甲旅进行补充,同时军装甲旅被中央军委授予了第41装甲旅的番号。从国内运来的96a主战坦克被源源不断地补充进了第41装甲旅,看着同样装备着96a主战坦克的第121摩步师和第5陆战旅羡慕不已,只是李成浩军长的命令在那里,其他各部的官兵们只能羡慕着。

在对第41装甲旅进行补充的时候,李成浩少将充分发挥了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原先各装甲营、机步营下辖的四个坦克连被他下令扩编成了五个连,炮兵营被从四个炮兵连扩编到了六个连,工兵营、通信营和自动化保障中队等后勤部队也得到了加强补充。对于这些情况,南洋战区和华南军区司令部都是早有预料,只是唐天宇海军上将和周志龙上将都采取了视而不见的态度,如果有可能的话,周志龙上将会选择亲自带着华南军区的第41集团军和第42集团军杀到日本本土去。

在自己偷偷的对营级部队进行扩编的事情被战区司令部默许后,李成浩少将又继续着对第41装甲旅旅扩编的事宜,第一个被他从其他部队调至第41装甲旅的就是在战斗中表现极为出色的第121摩步师侦察营。思考许久后,李成浩少将从第123机步师第367团中抽出了一个加强营的兵力,改名为第41装甲旅装甲警卫营,划入到了第41装甲旅的战斗序列之中。

“军长,日军俘虏已经全部登船,第200摩步旅也开始登船了。”第41集团军参谋长朱默清少将推门走了进来,对着李成浩少将说道。

“嗯!知道了。”李成浩少将只是点点头,继续思考着自己的扩编计划。

“第121师和第123师都有份呐,那炮兵旅和防空旅可会有意见了。打日本本土,各部队可都抢着去呢。”朱默清少将笑着说道。

“你提醒我了,把炮兵旅反坦克营加强到第41装甲旅去!防空旅就算了,爪哇海对岸就是美军,苏拉威西海东岸就是日军,防空旅无论如何不能动。”李成浩少将开口说道。

“第41装甲旅本来就是重型装甲部队,还要加强一个反坦克营!”朱默清少将吃惊地说道,“军长,咱这样也太假了,战区司令部不会相信的。”

“你以为上头不知道咱们会扩编。扩编的肯定不是我们一家,只要被点到出征的,肯定都私下扩编了,谁会放弃这个机会。”李成浩少校嗤之以鼻,“当然,反坦克营的装备要调整一下,从121师和123师抽调部分自行反坦克炮加强到炮兵旅反坦克营,组成一支以反坦克炮为主、装备反坦克导弹的混编营,巷战中肯定用得着。”

“军长,要不你让我下放到第41装甲旅去当旅长吧!”朱默清少将嘿嘿一笑。

“老子还想去呢!”李成浩少将白了他一眼,“其他部队的情况如何?”

“第5陆战旅已经集结完毕,正在待命之中。”朱默清少将迅速汇报道。

“命令陆战5旅抽调出装甲营、侦察营、一营、二营、炮兵营和直升机大队组成第5陆战旅特遣分队,由参谋长彭绍忠上校带队。让装备部和后勤部对这些部队进行优先补充,补充完毕后立即向坤甸市机动前进,前进途中进行适应性训练和休整。”李成浩少将直接下令道。

“是!”朱默清少将迅速回答道,他知道李成浩军长在思考着第41装甲旅编制的时候,已经将目光瞄向了与加里曼丹岛隔海相望的勿里洞岛和邦加岛,那里,华南军区中唯一的一支旅级步兵部队——第132摩步旅正在那里与控制着制空权的美国海军陆战队激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