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30 浴血冲绳2

30.浴血冲绳 2

就在与加里曼丹岛隔着卡里马塔海峡相望的邦加岛上,却是战火纷飞,枪炮声正浓!早已在菲律宾群岛和加里曼丹岛签订了停战协议的中美两军正在这片都不属于自己的岛屿上激战着。『可*乐*言*情*首*发』

美军在从吕宋岛撤军时,将加强给第3陆战师的第4坦克营和第4轻装甲侦察营调到了邦加岛,加入到了第4陆战师特遣部队的战斗序列之中,使得原来一个加强团的规模达到了一个旅的规模,在兵力上与驻守在邦加岛的中国陆军第132摩步旅相当。而美军占据着制空权,又得到了第6空骑旅的支援,在已经控制了邦加岛南部的地区,并且对邦加岛的首府槟港市形成了包围。

槟港市区内的一座地下停车场内,第132摩步旅的指挥部就设立在这里,整个指挥部已经简化到了极限,只有十多名作战、通讯和情报参谋和一个排的警卫兵力。这里已经是第132摩步旅旅长萧蓝大校更换的第三个指挥所。

“机场情况如何?”萧蓝大校看着槟港市的地图问着身旁的作战参谋。

“战斗仍在继续。一营长只是报告,机场仍在我军手中。”作战参谋抬头汇报道。萧蓝大校听完报告微皱一下眉头,他知道槟港机场是美军第4陆战师进攻的重点,萧蓝大校也将全旅最精锐的一营部署在了那里。现在守卫槟港市区的第132摩步旅各部都伤亡极大,机场的一营肯定伤亡更大,但一营长却没有喊过一声苦,萧蓝大校知道一营现在肯定是咬着牙在坚持着。

“工兵营、警卫连和二营抽调一个战斗连,趁夜间赶到机场去,支援一营。”萧蓝大校沉思片刻,最终还是决定从战斗紧张的槟港市区抽调一个连的兵力去增援机场方向。

此刻,槟港市机场的情况确实如同萧蓝大校所猜想的一样,已经到了万分危急的关头,一营部署在机场外围的两道防御阵地已经被美国海军陆战队冲击得支离破碎,只剩下些许零散的官兵在散兵坑中,继续抗击着美军的进攻。而美军第4陆战师的陆战队员和坦克已经冲上了机场的起飞跑道。

槟港机场主机场跑道两边的草地上,被美军第4陆战师第14炮兵团的m777型155毫米轻型榴弹炮打的弹坑遍布,如同月球表面一般。这些弹坑现在成为了中国陆军的阵地,摩步132旅一营的官兵们依靠着这些弹坑,阻击着美军的进攻。

第4陆战师第4坦克营的m1a1主战坦克轰隆着碾向机场的指挥塔和候机大厅,主炮管旁边的7.62毫米并列机枪不断喷射着密集的火舌,在机场跑道和两边打起一排排的尘柱;m1a1主战坦克的身后,第4轻装甲侦察营的lav-25型轮式装甲车小心地行进着,炮塔上的25毫米机关炮对着机场跑道两侧的弹坑猛烈的扫射着,压制着中**队的火力。在这些战车的后面和两侧,是美国第4陆战师第23陆战步兵团的陆战队员。

槟港机场的候机大厅内,靠近窗户和大门的位置上,六辆09式轮式步战车正隐藏在残缺的建筑物后面,将炮塔对准了机场方向上扑来美军坦克。

“嗖嗖嗖!”六枚红箭-73c反坦克导弹呼啸着从09式步战车的30毫米炮塔两侧的导弹导轨上发射了出去,拖着长长的导线直扑机场上缓缓逼近的m1a1主战坦克和lav-25轮式步战车。

“轰轰!”一连串剧烈的爆炸声中,三辆lav-25轮式步战车被打成了一团燃烧的火球,而被导弹击中的两辆m1a1主战坦克却只有一辆被打坏了底盘,趴窝在机场跑道上,扬起炮管对着候机大厅喷吐着报复的火舌,另外一辆m1a1主战坦克在停顿了一下后,便再次轰鸣起来,扑了过来,120毫米主炮炮管一阵火光闪动,一发120毫米榴弹片刻间将2800米外的候机大厅的一扇已经没有的玻璃的窗户打出一个巨大的豁口。

纷飞而至的120毫米高爆榴弹在候机大厅的墙壁上炸出多个巨大的口子,六辆09式轮式步战车迅速冲了炸开的口子冲了出去,30毫米机关炮对着美军的进攻锋线猛烈扫射着,同时将炮塔另一侧的那枚红箭-73c反坦克导弹发射了出去。

密集的30毫米穿甲弹顿时将三辆lav-25轮式战车打得千疮百孔,趴窝在原地燃烧起来,操纵战车的美军陆战队员从战车中跳下来,准备翻滚扑灭衣服上沾上的火苗,只是横扫而至的机关炮弹直接将他们撕成了纷飞的碎肉。

与此同时,美军的m1a1主战坦克也很快反应过来,快速转动着炮管,一发发120毫米贫铀穿甲弹呼啸而出,顷刻间将六辆09式步战车打成了碎片。而09式步战车第二轮发射的反坦克导弹也成功地将两辆m1a1主战坦克打成了废铁。

“轰!”一辆m1a1主战坦克猛地一震,烈火和浓烟顿时涌起,就在候机大厅正门口处,一辆96a主战坦克的身影正快速地退入候机大厅内,释放的烟雾弹阻碍住了美军坦克反击的视线。

“咻咻咻!”十数发60毫米和82毫米迫击炮弹从机场炮弹两侧的弹坑中飞窜出来,砸落在美军的进攻锋线之中,横飞的炮弹破片收割着美军海军陆战队员的生命。由于盘旋在头顶上的美军武装直升机威胁极大,中国炮兵的阵地极易被美军摧毁,为此中国炮兵不得不采取分散部署的方式,在统一的指挥下集群作战,或者直接各自为战。

只是中**队的迫击炮刚刚开火,一架ah-64d攻击直升机便轰鸣着出现在了槟港机场的上空,机首下方的30毫米机关炮快速地转动着,顷刻间密集的弹雨倾泻而下;同时,纷飞的火箭弹也冰雹一般砸落下去,爆炸的火光中,十多名迫击炮分队的官兵被撕成了碎片。

隐藏在候机大厅侧面的一辆95式自行高炮猛地从伪装网下冲了出来,高昂的四门25毫米高射炮管同时喷吐着绚丽的火舌,黄灿灿的弹壳从炮塔上滚落下来,同时一枚红樱-6便携式防空导弹从炮塔上的发射管中飞窜而出,死死咬住了那架在机场上空肆掠的ah-64d“长弓阿帕奇”攻击直升机。轰!一声巨响,那架盘旋在机场上空的“长弓阿帕奇”攻击直升机直接被打成了一团火球,重重地砸落在机场跑道边的草地上。

两发呼啸而至的120毫米贫铀穿甲弹很快将这辆95式自行高炮打成了一团火球。

看着机场跑道上燃烧着的六辆09式步战车和一辆95式自行高炮的残骸,蹲在一个弹坑中直接参与战斗的第132摩步旅一营营长的嘴角猛地抽搐了一下,咬紧牙关,双手狠狠地握紧95式自动步枪。如此一来,整个一营的重型装备已经只剩下两辆96a主战坦克和四辆09式轮式步战车了,而美军的攻势也丝毫未减!

“誓与机场共存亡。”透过逐渐散去的硝烟,一营长看到了候机大厅的墙壁上,一营教导员用红漆喷涂的战斗口号。而现在,喷涂口号的教导员已经在五天前的战斗中牺牲,一营的官兵们也正执行着这个誓言!

同样的战斗也在槟港市市区内上演着,美军第4陆战师第23陆战团的官兵们在m1a1主战坦克、lav-25轮式步战车、aav7a1两栖装甲车的掩护下,沿着槟港市市区的街道缓缓地向前推进着。尽管美军也想向2003年在伊拉克那样,快速向纵深区域穿插,只是美军的一次尝试,便以惨败告终,十数辆战车甚至没能来得及反击便被打成了废铁,而前去支援的第6空骑旅也被击落了多架武装直升机。美军显然无法承受如此大的代价,便转入了步步为营,利用空中火力的优势,逐步蚕食着中**队的防线。

在与邦加岛隔爪哇海相望的爪哇岛上,中美两军之间的激战同样在爪哇岛东部地区上演着,在泗水市和三宝垄市,中美两国精锐部队之间的较量已经持续了二十余天,激烈的巷战快速地消耗着双方装备和人员,城市的建筑更是被成片成片的毁坏。印尼政府在这两座城市数十年的建设,在中美两国的军队的交战中快速的毁灭着。

令在这两座华人众多的城市中作战的中**人欣慰的是,由于印尼政府默许的土著排华风暴,使得许多华人将妇孺和老幼撤离了这两座城市,或是前往了邦加岛,或是前往了纳土纳群岛。遗留在两座城市的华人则大多数是青壮年,而他们中的许多人都自发的武装了起来,帮助着中**队与优势的美军在自己熟悉的城市中纠缠着。

中国海军第1陆战旅和中国陆军第205机步旅在泗水市和三宝垄市的顽强奋战,使得美军在爪哇岛上的第1陆战师、第24轻步兵师和第278装甲骑兵团被牢牢地牵制在了爪哇岛中东部地区,无法西进配合游弋在巽他海峡外海的“卡尔·文森”号航母战斗群对部署在爪哇岛西部地区的中国空降兵形成威胁。

镇守爪哇岛的中国空军第15空降军军长聂洪波少将也敏锐地抓住了战机,将第862伞兵特战旅集结了起来,待命着。他知道加里曼丹岛的战事已经结束,南洋战区不久之后肯定会集中空中力量,与美军争夺邦加岛和爪哇岛的制空权,届时,高度机动的伞兵部队将会再次腾飞,随时东进或北上,支援友军的行动,也可以西进苏门答腊岛,阻挡印度军队越来越咄咄逼人的进军。或是随时准备撤离爪哇岛,投入日本战场。

6月19日正午时分,石垣岛和宫古岛上的枪炮声都逐渐平息了下来,两座岛屿被中**队的两支机械化部队完全控制,而战斗伊始便夺占的机场在数十个小时的抢修后,也基本上恢复到了战前的起降条件,尤其是下地岛机场,原本就是一座大型的空军机场,完成修复后,开始展现出了强大的吞吐能力。

与此同时,石垣岛的石垣港和宫古岛的平良港也是中国工程部队修复的重点,大量的工程机场源源不断通过大型运输机运抵石垣岛和宫古岛,中国海军的多艘工程船也经过漫长的航行后,抵达了石垣岛和宫古岛,加入到了对这些港口的修复工作之中,这些港口对于即将发起冲绳岛战役的中**队来说才是至关重要的。

与此同时,台湾岛的基隆港、苏澳港和高雄港,中国海军第164陆战旅和中国陆军第1机步师正在登船,数千台重型装备和两万余名全副武装的陆军士兵和海军陆战队员们有序地登上一艘艘运输舰船,这两支部队将与第2陆战旅一起组成登陆冲绳岛的第一梯队,撕开日军在冲绳岛的防线。

长长的汽笛声在各个码头上空久久回荡着,一艘艘装载完毕的运输船只和登陆舰艇在交通艇的引导下,驶离了码头,在港口外海组成编队,在庞大的护航舰队的保护下,向着宫古岛前进,这两支部队将在宫古岛进行战前的适应性训练,在战役正式开始后,从宫古岛登船,直接向冲绳岛展开进攻。

就在船队的两侧,不时可以看到低空掠过的p-3c和运-8hx反潜巡逻机,这些反潜巡逻机不断地投下声纳浮标,扫描着船队周围海底的情况,警惕着日本海军潜艇部队的偷袭。

在舰队的上空,不时可以看到满挂着各种攻击弹药的苏-30mkk战斗机、歼轰-7a战斗轰炸机和idfm“雄鹰”战斗机呼啸而过,扑向前方。站在运输船甲板上的陆军官兵和海军陆战队员们都知道,这些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耀眼光芒的战鹰正在为他们未来的进攻清扫着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