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8 浴血冲绳10

8.浴血冲绳 10

整个那霸市区内,局势顿时紧张起来,一股无形的压力顿时在城市中弥散开来。『言*情*首*发尽管渗透进那霸市区的海虎特战大队第五中队已经进行了多次战斗,但每次战斗都是直接呼叫空中战机进行轰炸的,日军虽然损失了众多阵地,却一直没有怀疑是中**队渗透进了那霸市。

而那处安装有激光告警系统的m110a2型203毫米自行榴弹炮阵地被摧毁,显然给驻守在那霸市内的日军第15步兵旅团敲响了警钟。日军第15步兵旅团迅速将预备队派了出来,在那霸市区中搜索渗透进来的中国特种部队。

“日军巡逻队!”沿着一条狭小的街道行进的李正嘉少校的单兵无线电耳麦中传来了前方三十米处尖兵的汇报声,“一辆96轮式装甲车,七名步兵!完毕!”

“绕过去。完毕!”李正嘉少校迅速回复着,同时示意着身后的三名队员做好战斗准备。

“唯一通道,无法绕行。完毕!”

“就地隐蔽,准备战斗,完毕。”李正嘉少校迅速对着身后的队员作出了准备战斗的手势。

俯身贴着墙角快速来到尖兵所在的区域,交兵正在前面街道拐角处的一处垃圾桶后面,透过一面玻璃的反射小心地观察着拐角那头日军部队的行踪。

尖兵对着身后的李正嘉少校竖起了三根手指头,只剩下三十米!李正嘉少校心头一紧,虽然七名日军士兵根本不是自己五名特战队员的对手,但日军的那辆96式轮式装甲车却是个极大的威胁,为了便于行军,李正嘉少校等人根本没有携带单兵火箭筒,唯一的重武器就是95式自动步枪下面挂装的榴弹发射器。虽然枪挂的35毫米榴弹发射器在发射穿甲弹时也能击穿96式轮式装甲车的装甲,但如果不能一击将其摧毁,引来其他日军的话,自己的小分队还是很难逃离这里。

李正嘉少校的目光快速地扫过街道两侧的紧闭着门窗的民房,眉头一横,示意队员们迅速进入到民房中隐蔽!一名队员用一把万能钥匙轻松地打开了一间民房的防盗门,李正嘉少校率先冲了进去,刚进门便见到一个拿着匕首站在门后的日本中年男子,颤抖着握着匕首对着门口。李正嘉少校猛扑上去,在那名日本中年男子发出呼喊声之前,扭断了他的脖子。

后续的队员迅速跟着冲了进来,在尖兵也进入了房屋之后,两名队员迅速将防盗门关好,同时迅速在屋内寻找着合适的隐蔽阵地。李正嘉少校则拔出加装了消音器的92手枪向着内屋走去。李正嘉少校刚才第一个进来,就知道避免不了要手刃平民,为了不给队员们留下心理阴影和战后带来麻烦,他决定这些事全部由他来做。

搜遍了所有的房间都没有发现其他人的身影,直到在楼梯下发现了地下室的房门,李正嘉少校的嘴角才露出了一丝冷笑。

李正嘉少校右手握着手枪,左手轻推开了地下室的房门,“啊——!”一个女人的尖叫声顿时从地下室内传来,李正嘉少校迅速举起射击,将昏暗的地下室中一个模糊的身影击毙,李正嘉少校迅速闪进去,也看清了躲藏在地下室内的几个日本平民,一个两鬓微白的老头还有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他们的面前倒着一个中年女人的尸体。

“下辈子投胎别做日本人!”李正嘉少校迅速举起手枪,对着两名日本人连续扣动了扳机,看着地上三具尸体开口说道。

只是刚才那个日本女人在临死之前的叫声惊动了屋外经过的日军巡逻队,在二楼观察情况的两名队员很快向李正嘉少校汇报,日军对这栋屋子展开了警戒,随时可能展开进攻。

楼下两名队员在李正嘉少校的示意下赶紧跑上了二楼,李正嘉少校则藏在楼梯口观察着正门的方向。

“哒哒哒!”一阵密集的大口径机枪子弹突然穿过防盗门和窗户飞窜进来,将屋子内的家具杂物打得碎片横飞。“轰!”防盗门在一声爆炸声中轰然倒塌,两名日军步兵交替掩护着在身后96式轮式装甲车上的m2h重机枪的支援下冲了进来。

“轰!”停在门外正对着屋内猛烈开火的96式轮式装甲车的顶端突然发出一阵剧烈的爆炸声,架设在上面的那挺m2h重机枪和操纵机枪的日军士兵被爆炸声掀飞出去。同时,一阵密集的弹雨从二楼倾泻下来,将散在装甲车周围的几名日军士兵击毙在地。

李正嘉少校在二楼的队员开火后,也猛地从藏身的墙壁后闪了出来,手中的92式手枪连续开火着,密集的手枪子弹全部打在从门口冲进屋子的两名日军步兵的脑袋上,脑浆鲜血飞迸。

“撤!”李正嘉少校在单兵耳麦中向着楼上的四名队员下令着,而后自己也迅速冲出来,从日军步兵身上扯下了其随身携带的“卡尔·古斯塔夫”单兵火箭筒,冲出了屋门。

其他四名队员直接从二楼的阳台上跳了下来,捡起了地上日军步兵的单兵火箭筒和一挺米尼米轻机枪,迅速向着来时的道路撤退。

“轰!”一阵巨大的爆炸声在李正嘉少校战斗小组前进的道路前方炸开,空气中传来更多的迫击炮弹的呼啸声,顷刻间密集的迫击炮弹砸落下来,在街道和街道两侧的民房中炸开。身后传来了柴油机的轰鸣声。

刚才短促的战斗吸引了附近的日军,更多的日军部队向着这里围拢过来。李正嘉少校并不知道,他这支战斗小组的行踪正被盘旋在头顶上空的一架日军的微型无人侦察机监视着,使得追击的日军部队可以准确地确定着他们的方位。

“立即请求空中火力支援!”李正嘉少校迅速对着通讯兵说道,话音刚毕,冲在最前端的尖兵突然竖起右拳,快速后退两步,刚退出几步,一连窜密集的爆炸便在尖兵前方数米的地方炸开,纷飞的榴弹碎片砸进了尖兵的身上,上身的凯夫拉防弹背心阻挡住了弹片的杀伤,只是缺乏防护的腿部却被弹片击中,顿时间鲜血涌流。

李正嘉少校迅速冲上去将受伤倒地的尖兵队员背了起来,一名特战队员砸开了手边的一栋房子的防盗门,李正嘉少校迅速冲了进去。其他两名队员则钻进了对面的一栋房子内。刚刚进入房子,街道的拐角处便同时出现了日军96式轮式装甲车的身影。

李正嘉少校快速地冲到了二楼,刚上二楼便从窗户中看到了盘旋在街道上空的那架日军微型无人侦察机。李正嘉少校迅速抬枪对着窗外的无人机猛地扣动了扳机,密集的子弹击碎玻璃,将窗外的日军无人机击落。

“哒哒哒!”密集的机枪子弹横扫上来,将二楼一排窗户的玻璃全部打碎,紧接着,数枚手雷便从被打光了玻璃的窗口丢了进来。李正嘉少校和几名特战队员迅速隐在沙发墙壁后面,躲藏着手雷爆炸产生的碎片。

李正嘉少校也迅速拔出两枚手雷,用力从窗口丢了下去,其他队员也选择了同样了方式,顷刻间十余枚82-1手雷在街道上炸开。下面的日军可比李正嘉少校等人悲惨得多,狭窄的街道使得他们根本无处躲藏,密集的弹片顷刻间收割了四名日军步兵的生命。

底楼传来几声巨大的爆炸声,李正嘉少校藏身的房子顿时被日军步兵的单兵火箭筒炸开,数名日军步兵交替掩护着冲了进来,一名日军步兵端着一挺米尼米轻机枪对着屋内猛扫,密集的子弹将屋内打得凌乱不堪!

“哒哒哒!”隐蔽在楼梯口处的一名特战队员迅速举枪对着端着米尼米轻机枪的日军步兵打了一个点射,三发5.8毫米子弹打在那名日军的胸口处,穿透日军步兵的防弹衣,将其击毙。

只是那名特战队员尚未来得及撤出射击位置,一发“卡尔·古斯塔夫”单兵火箭弹已经呼啸而至,将特战队员藏身的墙壁直接打成了废墟,特战队员被爆炸的气浪与碎砖一起被掀飞出去。半倚在二楼楼梯口的尖兵队员见状,迅速朝下面丢出一枚烟雾弹,同时双手猛地撑地,直接跃到了楼梯上,翻滚下去,双腿上的鲜血在楼梯上留下一条殷红的血路。

着地后,右手拉起被爆炸震飞的特战队员,猛地甩到一堵墙壁的后面,左手上握着的05微冲对着烟雾中猛烈扫射着。只是他射击的同时,日军步兵打出的子弹也已经穿过烟雾飞窜进来,十数发5.56毫米步枪子弹打在了尖兵队员的身上,穿过了防弹背心,尖兵队员闷哼一声倒地牺牲。

被尖兵队员救出的队员终于舒缓过来,看着牺牲的战友顿时怒火中烧,抓起地上的一支“卡尔·古斯塔夫”单兵火箭筒,猛地冲出去,对着外面扣动了扳机,火箭弹刚刚窜出便撞到了外面的墙壁上,剧烈的爆炸将一名距离极近的日军士兵炸成了碎片!只是特战队员还未来得及丢掉手中的火箭筒,十数发40毫米杀爆榴弹便已经打了进来,爆炸产生的数以百计的破片将特战队员打在了血泊之中。

“你大爷!”李正嘉少校听着枪声便判断出了楼梯口的激战,怒火中烧,甩掉身上的战术背囊,右手握着05微冲,左手握着一把92手枪,疾奔两步,直接从二楼窗户跳了下去,跃下的同时,手中的05微冲已经喷吐出致命的火舌,将下面街道上举枪瞄准着二楼窗口的两名日军步兵击毙。

其他的日军步兵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一楼,对于二楼上跃下来的李正嘉少校还未反应过来,李正嘉少校已经跳到了街道上的一辆96式轮式装甲车上,左手的92手枪对着96式轮式装甲车上操纵着40毫米自动榴弹发射器的日军步兵脑袋扣动了扳机;右手的05微冲则对着附近一辆96式轮式装甲车上的日军机枪手猛烈开火。

隐藏在李正嘉少校对面建筑内的两名特战队员也抓住时机,交替掩护着冲了出来,两枚火箭弹直接在很近的距离上爆炸,将多名日军士兵直接炸成了碎片,由于爆炸的距离极近,爆炸产生的灼热气浪甚至将李正嘉少校的眉头都燃掉一些。

遭遇了中国特战队员的突然反击,又失去了装甲车上的火力支援,围攻着李正嘉少校战斗小组的两个日军战斗班顿时有些溃散,很快被消灭干净。李正嘉少校三名队员将两名阵亡战友的尸体背负起来,刚刚走到街道上,便感觉到大地的一阵震颤,一阵轰隆的声音从街道拐角处传来!

“轰!”一发大口径破甲弹呼啸而至,将一辆已经没有了活人的日军96式轮式装甲车打成了一团火球,熊熊燃烧的烈焰中,一辆日军的10式主战坦克出现在了街道的那头。

“撤回去!”李正嘉少校大吼一声,对着身后背着阵亡战友尸体的队员喊道,自己则捡起地上一名阵亡日军步兵的火箭筒,冒着10式主战坦克上射来的机枪子弹,对着日军坦克按下了发射按钮,火箭弹呼啸着飞窜出去,只是砸在10式主战坦克上,并未能将其击穿,只是打掉了几块附加装甲。

“轰!”一发120毫米榴弹呼啸着在李正嘉少校面前十余米的地方打开,爆炸产生的气浪将李正嘉少校掀飞在地,一口鲜血从李正嘉少校口中喷出。李正嘉少校强忍着从地上撑起身子,往屋里撤退着。

就在外面的街道上,日军的三辆10式主战坦克、三辆96式轮式装甲车和数十名日军步兵向着李正嘉少校的战斗小组围拢过来,对于这支第一个被锁定住的中国特战分队,日军决定集中兵力将其全部吃掉。只是日军的阵势,引起了盘旋在那霸市上空的中国战机的注意,加上李正嘉少校已经向空军部队求援。

两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率先冲了下来,四枚雷霆-2激光制导炸弹呼啸着落在日军的队列中,剧烈的爆炸声中,将多辆日军战车笼罩在爆炸的火焰之中。而后,多枚500公斤级的燃烧空气弹和集束炸弹也呼啸着落了下来,高温迅速燃烧着空气,同时纷飞的钢珠钢雨横扫过日军行进的街道,街道两侧的建筑阻挡住了日军逃窜的路线,使得日军根本无处可逃。

李正嘉少校抓住机会赶紧与两名队员在房屋的后墙炸出了一个大洞,在房屋内布置了两个诡雷,快速地撤离了这里!

“日军正在对我特战分队进行追击,请求空中战机加强对那霸市区内的日军机动部队进行打击!”李正嘉少校撤离到一个略微安全点的地方,迅速向第12集团军前线指挥部发报。

“加强对那霸市区内日军的空袭,发现日军装甲车辆和十人以上的步兵分队,即刻发起攻击!”李正嘉少校的电报很快被传到了“泰山”号两栖攻击舰上的第12集团军前线指挥部,第12集团军军长徐云帆少将迅速下令道。

命令很快被下达下去,负责支援作战的航空兵部队迅速调集战机,一时间,满天的歼轰-7a战斗轰炸机、idf战斗机、强-5e攻击机和武装直升机群扑向了那霸市市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