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9 浴血冲绳11

9.浴血冲绳 11

一批批喷绘着红星八一标识的战机呼啸着掠过宫古海峡的上空,扑到了那霸市区的上空,为了更及时地发现地面的目标,几乎所有空袭的战机都挂载了侦察吊舱,就连老掉牙的强-5e攻击机也挂载上了侦察吊舱、激光指引吊舱和激光制导炸弹,对地面上的日军进行着精确打击。『可*乐*言*情*首*发』

一枚枚重磅炸弹呼啸着砸落在那霸市的市区之中,冲天的火光中,不断有在那霸市区内进行清剿作战的机械化步兵小分队被爆炸的烈焰笼罩住,连同着附近的建筑物一同被炸成成堆成堆的废墟。

与此同时,在那霸市区北面的嘉手纳町地区中**队登陆兵力已经达到了两旅一师,第12集团军第36摩步旅也已经在北谷町地区登陆。新登陆的第36摩步旅立即向北谷町南面的普天间地区发起了进攻。

普天间基地是原美国海军陆战队在远东地区最大的军事基地之一,在美军撤离后,这里迅速被日本空军接管,只是日本空军还未来得及将其发挥多大的作用,便被中国二炮的导弹和中国空军的远程战机摧毁,短期内无法使用。不过普天间基地周围遍布的建筑,已经被日军第25步兵师团改成了坚固了防线,阻挡着在琉球岛中部地区登陆的中**队南下进攻那霸市。

身披重甲的96a主战坦克和09式轮式步战车在日军单兵反装甲的火力之外,利用凶猛的炮火不断摧毁着日军的火力点,成群的武装直升机不断俯冲下来,利用精准的火力点射着日军的阵地。第36摩步旅各级的炮兵部队也不间断地对着普天间基地周围的建筑群进行着炮击,绵延的爆炸声中,无数民房被打成了废墟。

猛烈的火力准备之后,成群的步兵在坦克和步战车的支援下,向着普天间基地发起了进攻。

第1机步师对冲绳市的进攻更加的艰难,由于冲绳市市区面积极大,参与进攻的只有一个师,中**队无法对其进行完全包围,航空兵部队又将注意力转移向了那霸市,对于冲绳市的进攻并没有完全展开,只是在冲绳市西侧一线展开,步步为营向着冲绳市区推进着。

嘉手纳空军基地中,在登陆战中损伤惨重的陆战164旅一团正在进行休整,一艘征用的民用滚装船装载着百余辆63a水陆坦克、86b式两栖步战车和其他作战车辆在北谷町港口靠港,卸下的装备将用于补充一团在战斗中的损失。

陆战164旅一团坦克一营营长殷正华少校看着新补充的一排的63a水陆坦克,战斗结束后有些郁闷的心情终于舒缓了许多,补充进来的新兵正在老兵们的带领下,拿着战车模型在沙盘上进行着战术演练。

作为中国海军陆战队和陆军部队曾经大量装备的一款两栖战车,63a水陆坦克的装备数量非常之大,只是随着大量05式系列两栖战车的装备,全军只剩下陆战164旅和第31集团军直属装甲旅仍然准备着63a水陆坦克,九十年代才开始大量装备的63a水陆坦克很快被转入了封存和退役。随着战争的爆发,大量封存的63a水陆坦克迅速有了用武之地,直接源源不断的从仓库中开出来补充着部队,比装备着05系列两栖战车的部队补充起来要迅捷的多。

陆战164旅二团和炮兵营已经向冲绳市和普天间地区之间的北中城村发起了进攻。旅属工兵营和后续登陆的第12集团军直属工兵团正在对嘉手纳机场进行着修复。越来越多的武装直升机已经开始在嘉手纳机场上降落,加油挂弹后直接起飞升空,支援着琉球岛上作战的饿各支部队。

“旅长,机步1师和摩步36旅在两个方向的战斗,兵力都不足,我们团已经补充完毕了,为何还不让我们投入战斗?”看着走近的陆战164旅旅长仲兴阳大校,殷正华少校开口说道。

“一团有其他任务,暂时待命。”仲兴阳大校看着机场跑道两侧的空地上,一排排崭新的战车,满意的点头说道。

“旅长,冲绳市和那霸市,不会就这样硬啃吧?这样战争进度也太慢了!”殷正华少校看着机场上起飞升空的武装直升机,走到仲兴阳大校身后说道。

“你准备怎么打?”仲兴阳大校一边看着正在进行联合演练的坦克一营官兵,一边饶有兴趣的问道。

“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现在的进攻应该只是干扰日军实现的表象吧?”殷正华少校没有直接回答,同样微笑着说道。

“不全对!这一次战斗,前指已经决定了正面进攻是主攻。”仲兴阳大校微笑着摇摇头说道,“前指是要借琉球岛之战进行练兵。后续的九州岛、四国岛和本州岛上都还有激战要打,必须让部队尽快适应惨烈的战争环境。”

“旅长,我们团的任务是那霸市吧?”殷正华少校听着仲兴阳大校的话语,思考片刻后又有些狡黠的问道。

“在嘉手纳机场的战斗模式,在那霸机场再上演一次。”仲兴阳大校没有再与殷正华少校打哑谜,直接告诉了殷正华少校,“总结在嘉手纳机场的战斗,夺取那霸机场的时候一定要降低损失。嘉手纳机场争夺战这样的战损,我们承受不起。”

“是。”殷正华少校立正回答道。

“抓紧时间训练,6月24日中午之前完成登船准备。”仲兴阳大校轻拍着殷正华少校的肩膀说道。

一阵巨大的轰鸣声从海面上传来,仲兴阳大校和殷正华少校同时抬头望着大海的方向,只见三十多架直-8k运输直升机和直-15a通用直升机蜂拥而来。

一架架直升机在嘉手纳机场上的空勤官兵的指引下,纷纷在机场上降落。空勤人员们忙碌着对这些直升机进行着检修,给加装在舱门口的机枪加装着弹匣和弹链。在机场西北侧的停机坪区待命的陆战164旅侦察营的官兵们列队跑步过来,按照预定计划登上了一架架完成准备的直升机。

一架架满载着侦察官兵的直-8k运输直升机和直-15a通用直升机呼啸着起飞升空,一架架武直-10a武装直升机也伴随着一同起飞升空,为运输直升机群提供着掩护。

从空中俯视那霸市区,整个城市的上空飘散着浓浓的黑烟,爆炸后引起的燃烧几乎遍布全城,到处都是被炸成了废墟的建筑物和被炸成了焦炭的日军战车和步兵的残骸。

一条条被炸得面目全非的街道上已经没有了日军步兵分队的影子,中**队迅猛的轰炸显然让日军第15步兵旅团放弃了追剿隐藏在那霸市区内的中国特战分队的想法,在连续三个多小时的高强度空袭中,日军第15步兵旅团至少损失了三个连队的兵力,至于被摧毁的民房建筑就无法统计了。

成群的直升机迅速按照预定的计划扑向了各自的机降地点,为了形成拳头,对城内的日军防线构成真正的威胁,执行此次机降任务的陆战164旅侦察营的两个连将只在两个地点机降。

那霸市北部地区的浦添城址公园和浦添大公园被中**队选作了机降阵地之一,这里是那霸市北部地区的制高点,同时也控制着那霸市区内一条南北走向的主干道。这里之前就是中国航空兵部队空袭的重点区域,整个公园至少被中国战机投入下二十多吨的燃烧空气弹和集束炸弹,整个公园内的植被几乎被摧毁一空,而以此为阵地的日军一个步兵连也是损失惨重。

四架武直-10a武装直升机轮番着俯冲了下去,密集的火箭弹和30毫米机关炮弹如同一阵旋风一般横扫过即将着落的阵地。

“嗖!”一枚孤独的91式“凯科”便携式防空导弹从地面上飞窜起来,只是很快被漫天炸开的红外干扰弹误导失去了目标,坠向地面。而发射完导弹的那名日军士兵刚刚丢掉发射筒,还未跑出多远便被横扫而至的30毫米机关炮弹撕成了碎片。

多轮火力准备之后,四架直-15a通用直升机率先俯冲下来,盘旋在距离地面仅十多米的高度上,全副武装的侦察队员很快索降下来,快速展开战斗队形向着机降阵地四周展开。随后满载着侦察队员和重型装备的直-8k运输直升机也轮番俯冲下来,直接在较为平坦的地面上强行降落,卸下了全副武装的伞兵和60毫米、82毫米迫击炮等重型装备。

完成卸载的直-8k运输机群迅速离去,四架直-15a通用直升机则充当起了武装直升机的任务,利用加装在机舱门口处的88式通用机枪和“加特林”六管机枪为地面上着落的侦察部队提供着火力支援。

在直升机的空中火力掩护下,陆战164旅侦察营二连的官兵们迅速控制了整个公园,迅速对日军原有的防御阵地进行着修整和加固,防备着日军可能的反扑。

与此同时,在琉球岛的中部地区,新登陆的中国陆军第34机步旅已经接替了第2陆战旅的南下占领宇流麻地区的作战任务。

面对着前进道路上的山林地形,第34机步旅迅速对各参战部队进行了编制调整,旅属侦察营率先行动,直接在第11空中突击旅直升机群的支援下,撒入了前进道路的两翼地区,展开了战斗。

同时,参加主攻任务的一营和二营也被要求放弃重型战斗车辆,两个营的机械化步兵将全部徒步参加战斗,只是他们的任务并不是直接进攻,而是以班为战斗单位,避开公路,直接从公路两侧的山林中前进,当然他们前进过程中需要执行侦察兵的任务,寻找日军的火力点和山洞阵地。发现这些阵地后,将直接向后方的指挥所报告,指挥所会给各个战斗小分队汇报的情况,决定是由炮兵去摧毁还是直接呼叫航空兵的战机进行摧毁。

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主要公路线上的日军起初对于从山林中穿插前进的中国陆军战斗小分队并不在意,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陆军战斗小分队进入山林,而公路上只有缓缓推进的中国陆军重装部队,日军终于意识到了形势的不妙。只是许多阵地中的日军部队还未来得及向上级发出汇报,呼啸而至的大口径炮弹和航空炸弹便呼啸着砸落下来,将一个个隐蔽得极好的日军阵地炸成了废墟。

信息主导、火力主战的战术,经过第二次中越战争的磨练,中国陆军运用的已经极为娴熟,尤其是在山林地形进攻作战的时候。为此,第34摩步旅将炮兵团和机步一营、二营各级营属炮兵分队全部集中了起来,组成了18个炮兵分队,用于随时支援各战斗班的战斗。同时,还有十余架携带着重磅钻地炸弹的轰-6k轰炸机盘旋在恩纳村外海上空,随时准备利用携带的重磅钻地炸弹给喜欢钻山洞的日军送上一程。

而在公路上缓缓前进着的第34机步旅装甲营的99式主战坦克群也充当着火力打击手角色,他们随时准备冲下公路,利用大口径的炮弹帮助步兵分队清除日军的火力点!

面对着中国陆军第34机步旅的进攻,部署在恩纳村至宇流麻一线的日军部队是欲哭无泪,他们都部署在坚固的阵地中,等待着打击海岸线上来袭的中国登陆部队和登陆后借助着公路机动的中**队,只是现在公路上行进的全是身披重甲的重型坦克,除了威力巨大的反坦克导弹能够构成威胁,日军普遍装备的单兵火箭筒和无后坐力炮很难从正面击穿99式主战坦克的装甲。至于那些不走公路从山林中行军的中国步兵分队,虽然日军也有机动兵力,只是日军的这些机动兵力在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基本上刚刚离开隐蔽的阵地,便会遭到中国战机和武装直升机群的猎杀,很难集中兵力对中国陆军的战斗小分队进行围剿。

望着电子地图上,代表着第34机步旅的红色箭头不断向前推进,琉球岛战役前线总指挥、第12集团军军长徐云帆少将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满意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