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6 十面围城6

16.十面围城(6)

当新的一轮朝阳从大海东方水天交接之际升起的时候,几支规模不大的小型舰艇编队正向三浦市附近的浦贺水道高速开进。

率先抵达预定海域的是四艘037型“海南”级猎潜艇;随后,两艘飘扬着中国海军军旗的081型海岸扫雷艇抵达了浦贺水道,而后两艘澎湖舰队的“锦江”级大型巡逻艇伴随着535“黄石”号导弹护卫舰驶抵了预定海域。最后抵达预定集结海域的是一艘姗姗来迟的074A型中型登陆舰。

看着逐渐汇聚起来的十艘大小舰艇,黄石舰舰长谢瑞林中校不由得满脸黑线,心中暗自嘀咕“这是唱的哪一出!”。当他接到命令要求率领一支舰队进入东京湾,炮击横须贺港,支援陆军部队对横须贺港的进攻作战时,谢瑞林中校就很是诧异,东京湾到目前为止对中国海军来说仍是禁足之地,难道依靠这样的一支舰队就能打开东京湾的大门?

只是军力如山,谢瑞林海军中校在各艘舰艇全部抵达后,迅速下令组成编队向着东京湾内进发!一艘037型猎潜艇一马当先行驶在舰队的最前方,紧随其后是两艘并列前进的081型扫雷舰,黄石号导弹护卫舰和喷绘着3232编号的074A型登陆舰被数艘猎潜艇和巡逻艇围在中心位置,缓缓驶进了东京湾。

当谢瑞林中校率领的舰队行驶到浦贺水道横须贺段的时候,“黄石”号护卫舰上的雷达告警系统突然发出了红色警报,只是警报只维持了数秒钟的时间便消失了。谢瑞林中校知道自己舰队的踪迹已经被日军隐藏在横须贺市区内的雷达探测到,只是日军担心雷达车遭到中国战机的攻击,在发现目标后便直接关机了!谢瑞林中校迅速下令舰队中所有战舰的主炮和副炮将炮管全部对准了浦贺水道西岸的横须贺市东部市区。

“咻!轰!”一发155毫米高爆榴弹呼啸着从横须贺市区内飞窜出来,炸在中国海军舰队西侧数百米的海域中,炸出一道巨大的水柱。随后,越来越多的炮弹从横须贺市区内飞窜出来,从155毫米榴弹到120毫米迫击炮弹,密集的炮弹不断从横须贺市区东部城区飞窜出来,在中国海军舰队周围爆炸着,炸出一道道巨大的水柱。

轰!轰!轰!黄石号护卫舰前后两门100毫米双联装主炮顿时间怒吼了起来;两艘“锦江”级大型巡逻艇上的76毫米速射舰炮也对着横须贺市区内的日军炮兵阵地打起了反击;四艘037型猎潜艇则在“黄石”号护卫舰左侧一字排开,四艘战舰上的八门66式57毫米双联装直接放平了炮管,对着濒临浦贺水道西岸的横须贺市区猛烈扫射着。

在中国海军舰队与横须贺市内的日军炮兵部队对轰了才两分钟的时间,四架中国空军的“枭龙”战斗机便呼啸着出现在浦贺水道的上空,机翼下挂载的KD-71空地导弹和雷霆-2激光制导炸弹纷纷砸向了横须贺市内的炮兵阵地。

在中国空军战斗机群的轮番攻击之下,开火的几个日军炮兵阵地相继哑火。由于日军的炮兵阵地都是部署在横须贺市区内,并非部署在海岸地区,射击的命中率极低,没有一发炮弹直接命中中国海军的舰艇,日军发射的数百发炮弹也只是炸出无数的水柱,将多艘中国海军战舰的甲板上打湿。

“继续前进!”谢瑞林中校站在指挥舱的舷窗旁,举着望远镜望着硝烟弥漫的横须贺市区,尤其是浦贺水道西岸的沿岸地区,被四艘037型猎潜艇的57毫米速射炮打的一片狼藉,海岸线上的所有建筑物几乎全部被摧毁,到处都是燃烧的建筑物和已经烧焦的残墙断壁。

接到命令后,各艘舰艇迅速结束了对岸射击,继续按照原先的编队向着东京湾内驶去。装备着反潜声纳的037型猎潜艇同样可以利用其舰载声纳探测水中的水雷,虽然效能差了点,但有081型扫雷舰的配合,一路前进还算有惊无险。

“支那海军一支小型舰艇编队进入了东京湾内?”东京市涩谷区代代木公园内的东京防卫司令部内,东京防卫司令官松井根石陆军中将很是吃惊地对着汇报的防卫司令部副幕僚长反问道,“浦贺水道西侧的炮兵阵地呢?没有能拦住支那人的舰队?”

“浦贺水道西岸的炮兵阵地遭到了支那海军舰炮和支那战机的联合压制,损失惨重后停止了炮击!现在支那海军舰队应当已经驶抵了浦贺水道最北端,进入了东京湾内。”副幕僚长在地图上标注出中国海军舰队的位置说道,“将军,是否利用部署在横须贺市内的岸舰导弹部队对支那舰队进行攻击,一轮齐射足以将这些小型舰艇全部送入海底。”

“支那海军舰队有哪些舰艇?”松井根石中将看着中国海军舰艇所处的位置,微皱着眉头,开口问道。

“一艘江湖级轻型护卫舰,两艘锦江级大型巡逻艇,四艘海南级猎潜艇,两艘扫雷舰和一艘800吨级的中型登陆舰。整个舰队的防空作战能力极差,甚至用不着我们导弹部队的一轮齐射。”副幕僚长信心满满地说道。

“东京湾上空可有支那空军的战斗机?”松井根石中将对于作战参谋的自信有些不满,他知道这支由小型作战舰艇组成的舰队只是中**队抛出的诱饵,目的就是引诱己方部署在东京市、横滨市和横须贺市区内的岸舰导弹部队开火,而后利用空中力量摧毁这些日本陆军和海军精心留存下来的岸舰导弹分队。

“有,并且比昨天白天多了许多。”副幕僚长有些尴尬地回答到。

“只是一些小型作战舰艇,并且不是支那海军派出的扫雷舰队。命令各岸舰导弹分队继续待命,不得攻击支那海军的这支小规模舰队。另外,命令横须贺市、横滨市和东京市内的守军部队调集部分炮兵到沿海一线隐蔽待命,发现支那海军舰队逼近海岸线的话,就开炮击沉它们!”松井根石中将沉思片刻后,对着副幕僚长下令道。

在松井根石中将看来,中国海军只有在清除了己方部署在东京湾沿岸的岸舰导弹之后才会派出真正的舰队进入东京湾。作为阻挡中国海军主力舰队进入东京湾的最后一道屏障,松井根石中将绝不会轻易出动;对付这些马前卒的小型舰艇,重炮就足够了。

“将军阁下,若是我们一举消灭支那海军的这支舰队的话,必定会给支那海军以极大的威慑力,彻底阻断支那海军进入东京湾的想法!哪怕牺牲几个岸舰导弹分队也在所不惜!”副幕僚长沉默了片刻,还是鼓起勇气开口建议道。

“小岛君,执行命令吧!一旦支那军队在东京市外围的进攻受阻的话,他们会派出登陆舰队进入东京湾进行登陆作战的,那时候才是这些岸舰导弹部队发挥作用的最佳时刻。”松井根石中将面色严厉地说道。

“嗨!”副幕僚长没有继续争取,他知道自己上司的性格,一旦决定下来的事情,手下很难有改正的机会。

副幕僚长转身离开了指挥大厅,径直走到了通讯室内,尽管松井根石没有同意他的建议,但他知道这支中国海军舰队虽然规模很小,却威胁极大,必须尽快吃掉这支海军舰队,否则的话后果将极为严峻。

很快,横须贺市内日军守军主力的第68摩步师团便接到了东京防卫司令部的命令,要求派出四到六个自行榴弹炮连尽快赶到东京湾海岸一线,严密监视海面上的情况,一旦发现中国海军舰艇,迅速集中火力攻击之。而横滨市的日军守军守军和负责守卫东京市沿海地区的第61摩步师团也接到了同样的命令,一时间,三座城市内的日军重炮分队纷纷驶出了隐蔽的地下停车场,向着海岸线开进。

横须贺市内日军炮兵部队的调动被盘旋在城市上空的中国无人侦察机发现,正在进攻横须贺市的中国陆军第190机步旅和第191摩步旅并不了解这些日军炮兵部队的意图,但很快给予了回应,两旅的炮兵团迅速出动着各自的83式152毫米自行加榴炮营对调动中的日军炮兵分队予以炮击,使得日军第68摩步师团所属炮兵部队在机动过程中白白损失了三门99式155毫米自行火炮和多辆弹药运输车。

就在日军控制着的东京湾沿岸三个大城市内进行着兵力调动,准备应对突然驶入东京湾内的中国海军舰队的时候,率领着中国海军舰队的谢瑞林中校正紧揪着心站在指挥舱外的舰舷上,举着望远镜望着舰队前方的几艘猎潜艇和扫雷舰!

自驶过浦贺水道后,两艘081型扫雷舰便相继发现了日军布设的水雷,经过紧张的排雷作业,成功地清除了三枚日军布设的水雷,但谢瑞林中校知道日军在东京湾已经被日本海军用水雷布置成了一个天门阵,想要平安进出绝非易事。谢瑞林中校甚至怀疑在东京湾的水底可能还存在着日本海军的潜艇。

“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从舰队最前方传来,一枚水雷在695号猎潜艇右侧爆炸,炸出高达十数米的巨大的水柱,巨大的爆炸直接将排水量仅四五百吨的695号猎潜艇炸成了两截,断开的船体快速地下沉着。身着救生衣的水兵们在快速沉没的战舰附近的海水中拼命地划着。

“放下救生快艇,救人!”谢瑞林中校迅速对着指挥舱内的官兵们大声下令道,视线中,两艘紧跟在695号猎潜艇后面的081型扫雷舰已经放出了救生艇,救助着695艇上落水的官兵。

“妈的,哪个家伙想出的馊主意,咱们这样一支舰队进入东京湾,能有多大的作用!”短短十余分钟的时间,695艇便消失在海面上,看着海面上留下的残片油污和正在拼命划水的水兵们,谢瑞林中校恼怒地一脚踹开指挥舱的舱门,叫骂着走进了指挥舱内。

“距离横须贺湾还有多远?”谢瑞林中校径直走到指挥舱内的综合指挥系统前,开口问道。

“距离横须贺湾还有四公里。”作战参谋知道舰长动怒了,迅速汇报道。电子地图上,这支中国海军的舰队正沿着横须贺市外围五公里的距离由东南方向向西北方向航行着!

“前后主炮,立即对横须贺港外围地区进行炮击!”谢瑞林中校直接下令道,命令很开被传达了下去,随后,“黄石”号导弹护卫舰前后甲板上的两门100毫米双联装主炮顿时怒吼了起来,一枚枚炮弹呼啸着砸向了横须贺港方向。

横须贺市濒临东京湾一侧的海岸线地区,第68摩步师团炮兵部队五个榴弹炮连的二十一门各型自行榴弹炮正沿横须贺市的海岸线一字展开。搜寻跟踪着中国海军的舰队,在中国海军舰队的一艘猎潜艇触雷后,距离中国海军舰队最近的一个日军99式155毫米自行榴弹炮连迅速驶抵了海边,四门155毫米榴弹炮管直指五公里外的中国海军舰队。

“嗖!轰!”三发炮弹打在“黄石”号左侧两三百米的海水中,炸出三道巨大的水柱,另一发炮弹则打在3232号登陆舰左侧百余米的海面上。

“咚咚咚!”中国海军舰队中的两艘“锦江”级大型巡逻艇和三艘037型猎潜艇迅速展开了反击,虽然中国海军舰艇的主炮口径都比日本陆军自行榴弹炮小得多,但高达百发甚至数百发的射速是日军自行榴弹炮无法比拟的。片刻之后,日军的这个炮兵连的阵地便会中国海军的五艘数百吨的作战舰艇成功压制住。

正当日军炮兵被压制住的时候,中国空军的“枭龙”战斗机也出现在了中国海军舰队的上空,向着日军的炮兵阵地俯冲了下去!为了支援这支舰队,东京湾战役前线指挥部专门调拨了一个大队的“枭龙”战斗机随时处于待命状态,确保舰队任何时刻都能够得到四架以上战斗机的空中支援。

“把东京湾沿岸的建筑物给我打光!”尽管日军的炮击未能给舰队带来新的损失,但刚才日军炮兵集火攻击了自己的“黄石”号护卫舰,使得战舰挨了数个炮弹破片,在战舰左舷打出多个口子,这让原本就火大的谢瑞林中校更是恼火,直接下令道。

压制完了日军炮兵部队的五艘中国海军快艇迅速再次装填上新的弹箱,高扬起炮管,对着横须贺市岸边的建筑物猛烈的扫射着,一时间横须贺市临近东京湾的地区爆炸声不断,硝烟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