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7 十面围城7

17.十面围城(7)

当谢瑞林中校率领的舰队抵达横须贺湾外围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时分,炎炎烈日当空,尽管战舰上的所有空调全部开启着,站在指挥舱内舷窗旁的谢瑞林中校还是感觉到一阵阵热浪从舷窗处袭来。

在航行的过程中,又有一艘037型猎潜艇被近距离爆炸的水雷击伤,庆幸的是那只是一枚对付小型舰队的轻型水雷,加上距离尚远,那艘037型猎潜艇避免了沉没的命运。只是航速减慢到了12节,舰体也出现了小角度的倾斜,但仍旧能够参加战斗,此刻它正与其他几艘舰艇一起对着横须贺湾两侧的陆地炮击着。

“根据无人侦察机传回的情报,陆军部队已经逼近到了横须贺港区的外围,日军的阻击很猛烈,陆军部队的进展缓慢。”一作战参谋拿着情报资料走到谢瑞林中校身后汇报道。

“有没有发现日军的炮兵部队?”谢瑞林中校直接开口问道。在与日军炮兵多轮交火之后,谢瑞林中校恍然明白了前线指挥部的意图,自己率领的这支舰队引诱了多个日军炮兵阵地开火射击,只是日军的炮击基本上没有能够对自己的舰队构成威胁,反而遭到了空军战机群的精准打击,一路上已经摧毁了日军的多个炮兵阵地。

“有,只是发现的日军炮兵阵地都在支援地面部队阻挡陆军部队的进攻,而非攻击我舰队;并且日军炮兵进行短暂的炮击之后便会隐藏起来,我方无人侦察机根本来不及锁定日军炮兵阵地的位置。”作战参谋无奈地回答道。

“继续向横须贺湾靠拢!逼近到火箭深弹的打击范围之内!”谢瑞林中校直接下令道。命令很快被下达到了各艘舰艇上,除了受伤的那艘037型猎潜艇在原地待命外八艘海军舰艇以两艘081型扫雷舰为先导,缓缓向着横须贺湾前进着。

就在这支海军舰队对面的横须贺港外围地区,激烈的枪炮声正响彻整个城区,中国陆军第190机步旅侦察营、装甲营、一营和二营四个营的兵力在横须贺港正面展开,千余名精锐的步兵官兵在99式主战坦克和86A步战车的掩护下,向着横须贺港推进着,日军的阻击也极为顽强,第190机步旅几乎是逐屋争夺!

距离港区不远处的一栋高层建筑物中,日本陆军第68摩步师团的永野治郎大尉正率领着他的连队依托着这条街道上的建筑物抵挡着中国陆军第190机步旅对横须贺港的攻势。

永野治郎举着手中的89式自动步枪对着窗口下面街道上呈散兵线展开的中国陆军步兵猛地扣动着扳机,数发子弹横扫过去,顾不上观察自己的射击成果,永野治郎大尉便缩回了脑袋,快速跑到下一个窗口,又是抬枪一通扫射。

轰——!永野治郎大尉打出一个点射后,便快速窜向了楼下,就当他跑到楼梯口的时候,一阵巨大的爆炸声从身后的窗口处传来,他刚刚射击的位置直接被中国陆军的99式主战坦克用125毫米榴弹炸出了一个巨大的豁口。炸飞的碎石砖块打在永野治郎的北上和腿上生疼,一个高速飞行的碎石划过他的脸蛋,在右脸蛋上留下一道殷红的血痕,一个较大的砖块打在永野治郎的小腿上,永野治郎一下子失去了平衡,直接从楼梯上滚落下去。

连滚带爬从地上起来,直扑一个就近的窗口,窗口下面他手下的那名海军通讯兵歪倒在那里,脑袋上一个拇指大的弹孔格外醒目,仍旧在汩汩的冒着血。

“永野君,支那的攻势太凶猛了,我们死伤惨重。”一名蹲在一个炮弹炸开的豁口旁装填弹药的军曹对着永野治郎大尉说道,“是不是退入港区建立新的防线进行阻击?”

“退?怎么退?我们一动,支那军队便会紧随而至,我们不但没有时间建立新的防线,港区守军的防线也会被我们冲垮。”永野治郎大尉爬到通讯兵的身旁,给自己的步枪换上一个新的弹夹,苦笑着回答着军曹的提议。

“支那步兵上来了!”一个高呼声从隔壁的房间中传来,永野治郎和军曹迅速将子弹上膛,借助着窗口和破洞观察着建筑物前面的街道,街道上十数名中国陆军步兵正借助着各种掩体快速地向着这里奔来;他们的身后,一辆99式主战坦克和一辆86A步战车缓缓前进着,各种机枪和机关炮对着自己所在的位置猛烈扫射着,掩护着步兵分队的突击。

轰轰轰!一排30毫米穿甲燃烧弹在永野治郎藏身的这层楼窗口处的水平位置上炸出一条直线,威力巨大的30毫米穿甲弹直接穿过了混凝土的墙壁,在墙壁上留下一排弹孔,两名日军士兵躲闪不及被炮弹破片和碎石击伤。紧接着,密集的机枪弹雨又横扫而来,这些窗口和墙壁上炸出的豁口都成为了中**队重点压制的对象,一时间,永野治郎等人直接被压制在窗台下抬不起头来。

正当永野治郎大尉下令底楼的步兵坚守住出入口,自己也爬向楼梯口准备应对中国步兵冲进来后的战斗时,楼下的街道上传来了米尼米轻机枪的射击声,还夹杂着96式40毫米榴弹发射器的射击声。

“是一排火力分队!”军曹透过豁口快速下瞥一眼,大声对着永野治郎大尉汇报道。只是他的话音刚落,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便从地下传来楼底传来,刚刚开始怒吼的榴弹发射器骤然停息了下来!

“八嘎,拼了!”军曹知道楼下的火力分队完了,咒骂着抓起一具“卡尔·古斯塔夫”单兵火箭筒,猛地冲到豁口旁,只是他还未来得及扣动扳机,一发5.8毫米狙击步枪子弹已经呼啸而至,直接打在心脏的位置上,军曹不甘地仰面倒地,下意识地扣动了火箭筒的扳机,火箭弹呼啸而出,一下子打在在豁口的上方,炸出无数的弹片和碎石,将同一间屋子里的另一名步兵打得满身窟窿。已经爬到楼梯口的永野治郎大尉也殃及池鱼,被几枚弹片击中,防弹背心保住了他的狗命,但双腿却被打得鲜血淋淋。

永野治郎大尉挣扎着爬起来,拄着89式自动步枪咬着牙向着底楼跑去,他刚刚到一半楼梯的时候,一发125毫米高爆榴弹便打在了窗口附近,几乎将这个房间面对街道的一堵墙壁整个地炸掉!

跑到底楼的永野治郎大尉,快速地找到了一个被中**队用火箭筒炸开的口子,架起89式自动步枪,向着街道上射击着!底楼是整栋建筑的防御重点,集中了多挺机枪,只是在中**队的连续打击下,已经没有一个机枪小组存活着,现在只能依靠着步枪火力来阻挡中**队的攻势了!

一个三发连射,将一名奔跑中的中国步兵击倒。永野治郎大尉正准备更换阵地的时候,一发35毫米杀爆榴弹落在他射击的洞口前,炸出的无数破片横扫而过,数个弹片直接从永野治郎射击的破口中飞窜进来,扎在他的脸上,一枚弹片正中他的右眼。

“啊——!”永野治郎大尉赶紧滚到一旁,丢掉手中的步枪,撕心裂肺地叫喊着,“医护兵!医护兵!”

一名佩戴着红十字袖章的士兵听到叫喊后从隔壁的房间中跑了过来,摘掉永野治郎带着的钢盔,赶紧给他包扎伤口。

“命令炮兵分队,集火射击,给我轰!给我轰!炸掉这些可恶的支那猪。”永野治郎大尉满是鲜血的脸上露出恐怖的狰狞,大声地咆哮道。

永野治郎大尉率领的连拥有着一个迫击炮排,装备着六门L16式81毫米迫击炮,部署在连阵地与横须贺港之间的建筑物楼顶。之前的战斗中,这个迫击炮排在中**队逼近到距离这里还有两公里的时候进行过一次射击,支援友军的战斗,随后便保持着沉寂,等待着战机!现在,攻击永野治郎大尉所在一排阵地前面的中**队不过一个排的规模,并且极为分散,显然不是炮击的最佳时机,只是被炸伤的永野治郎现在已经失去了最后的耐心和理智。

在永野治郎大尉身后两百余米处的三座建筑物的顶楼,接到命令的日军炮兵纷纷扛着拆解的L16式81毫米迫击炮冲上了楼顶,快速地架设起迫击炮后,对着永野治郎大尉提供而来的射击坐标打起了急速射!

听着在前方的街道上响起的绵延爆炸声,永野治郎大尉的心情终于好了一些,只是空气中随即便传来了中国陆军152毫米加榴炮炮弹那独特的呼啸声,同时还有120毫米迫击炮和122毫米火箭炮齐射时候的声音!

“报告,炮排遭到支那炮兵火力覆盖!”很快,一名背负着单兵电台的士兵跑到永野治郎大尉身旁汇报道。

“完了!”永野治郎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脸上和腿上的伤口突然间更加地疼痛起来。

“支那军队停止了攻击!”一名在破口前射击的日军步兵突然高兴地叫喊道,“支那步兵遭到我们的炮击,损失惨重,停止了攻势。”

“支那军队只是调整部署,马上会展开新的攻势的!”永野治郎大尉清楚地知道战场的真实情况,“一排、二排坚守阵地,三排、四排和连部撤往港区。”

“嗨!”背负着单兵电台的士兵回答到,迅速向着各排下达着命令,下达完命令后,便与通讯兵一起搀起永野治郎,从后门冲出了这栋建筑物!

永野治郎大尉等人刚刚跑出数十米远,激烈的枪炮声再次从身后响起,永野治郎回望着自己手下的士兵仍在坚守的阵地,不由地深深叹了一口气。他知道,其实日本军队在吕宋岛和加里曼丹岛与中**队的交战失败,便已经证明了中国陆军同等规模的部队战斗力要强于日本陆军,更何况中国陆军的规模是日本陆军的数倍!

一道道火焰突然从那栋建筑物的底楼窜起,熊熊烈火直接笼罩住了一楼的所有房间,里面日本士兵撕心裂肺的哀嚎声不断传来,几名浑身是火的士兵叫喊着从烈火中跑了出来。

永野治郎迅速举枪,对着那几名士兵扣动了扳机,几名士兵的叫喊声骤然停止,倒在地上无声地燃烧着。

这几名日军士兵在永野治郎的帮助下得到了解脱,二楼的士兵们却正面临高温的灼烧,并且火苗已经窜上了二楼!整栋五层建筑物内的所有日军士兵顿时慌了起来,不断有士兵从窗口中跳了下来。永野治郎顾不得逃跑,赶紧瘸腿着奔过去,去帮助那些从楼下跳下来的士兵。

“支那人的坦克会喷火!支那人有喷火坦克!”从楼上跳下来的日军士兵惊慌失措,惶恐地哭喊着,挣扎着向后逃跑。

永野治郎大尉也吃了一惊,喷火坦克在二战中被各国陆军广泛使用,但进入冷战后基本上消失了,很少有国家装备这种打击距离只有数十米的坦克,尽管它在巷战中威力极大。对中**队有着一定了解的他知道中国陆军并没有装备喷火坦克,肯定是中**队根据战场的实际情况而紧急改装的!中**队在战斗中不断改进,不断进步,战斗力越来越强;日本军队却在战斗中,主力部队不断被消灭,老兵越来越少,双方的差距只会越拉越大,直到日本彻底战败!

“支那坦克!”正当永野治郎失神的瞬间,身旁的士兵失声叫喊道,顺着士兵的喊声望去,一辆中国陆军的99式主战坦克那厚实的身影出现在熊熊燃烧的建筑物左侧的街道上,炮管直指自己等人所在的方向。

一连串12.7毫米高机子弹和7.62毫米并列机枪子弹横扫而来,永野治郎大尉中弹倒下,倒地后的永野治郎居然感觉不到疼痛,只是感觉自己的意识正越来越淡,左眼中的视线正越来越模糊。

濒临死亡的时候,永野治郎忽然想到了自己的老部队——第1步兵师团,自己老部队的战友们应该正在棉兰老岛上修筑防御工事吧!瞬间,又想起了第1步兵师团出征前,整个日本掀起的疯狂,那时候,大多数日本人都认为一个新的大日本帝国将再次出现在太平洋的西岸。只是随后一系列的失败给狂热的日本不断泼着冷水,尤其是在吕宋海峡的海战中,日本海军一下子失去了两个航母战斗群,这样的结局也导致了在中日东南亚战争结束后,中**队会趁势对日全面宣战,攻击日本本土。

这样的战争模式,一百多年前也曾上演过,只是那一次是日本海军击败了中国北洋舰队,而后趁势攻击朝鲜半岛,以朝鲜半岛为跳板直攻中国本土!如此相仿的场景,只是双方胜败的身份调换了一下!而如今,日本付出的代价也比当年中国更加惨重。中国因为那场战争失去了一个世纪,那么,日本会因为这场战争失去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