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 血火东京1

2.血火东京 1

“第68师团发来急电,横须贺港在昨天夜间被中**队占领!”日本东京市涩谷区代代木公园的东京防卫司令部内,一名作战参谋拿着一份刚刚收到的电报,急匆匆地对着松井根石中将汇报道。『可*乐*言*情*首*发』

“横须贺港是否已经被摧毁了?”松井根石中将听到这个消息后,疲惫的脸上顿时间又增添了几份失落!

“这个还不清楚,横须贺港的联系与外界完全中断,第68摩步师团指挥部也是根据港区没有交火声传来才判定港区失守的。但从第68师团发来的电报,昨晚中**队对横须贺港进行了大规模的轰炸和炮击,整个横须贺港被炸成了一片火海!”作战参谋有些为难地说道。

“嗯?”松井根石中将听完作战参谋的回答,眉头顿时紧锁在一起,昨夜中**队在横须贺地区投入了大量的电子战机,将横须贺地区与外界完全阻隔开来,对于这点松井根石中将没有任何的质疑,只是中**队为何单单要切断横须贺市区内的港区与外界的一切联系?中**队难道在隐藏什么?

“在横须贺港失守后,原本进攻横须贺港区的支那军队就会抽调出来进攻横须贺市区,按照目前战场的态势,横须贺市区内的守军也坚持不了太长的时间。”东京防卫司令部副幕僚长开口说道。经过连续的激战,中**队对于城市巷战已经越来越得心应手,各种针对城市巷战的装备不断装备中**队,而善于在战争中学习的中**队更是针对巷战而制定出了许多新的战术,使得中**队在进攻日军据守的城市时,伤亡不断减少,而进攻速度却在不断加快。

“横须贺市的失守已经不可避免,电告第68摩步师团,死守横须贺市,务必要将攻击横须贺市的两个支那陆军旅拖在横须贺市!”松井根石中将抬起头对着副幕僚长下令道,中**队已经逼近到了他设置在东京市外外围的那道最后防线,面对着十数万之众的中国陆军精锐部队,松井根石中将感觉到自己部署的三个师团,即使依托着多摩川和荒川这样的天然河流也很难阻挡住中**队的进攻!看来,东京市区内的巷战已经不可避免了!

“另外,让第68师团集中所有炮火对横须贺港进行大规模炮击;横滨市的远程炮兵部队也对横须贺港进行炮击!不能让横须贺港落入支那军队手中,为支那军队所用。”松井根石中将沉默片刻后,眉头紧锁着对副幕僚长下令道。

“司令官阁下,海军方面对横须贺港极为看重,如今我们已经失去了九州岛上的佐世保军港和舞鹤军港已经落入中**队手中,并且从目前的局势看,这两处港口中**队短时间内交还给日本的可能性不大。吴基地也正遭受着中**队的攻击,横须贺军港刚刚遭到了中**队的猛烈攻击,很可能已经遭到了重大损坏,我们现在再炮击的话,横须贺港极可能会被完全损坏!如此一来,海军将失去可以利用的港口!”副幕僚长开口建议道。

“你以为支那军队占领了横须贺港还会再让出来吗?美国人没有打到本州岛都占用了横须贺港数十年的时间,支那军队通过激战争夺下来的港口哪里会轻易地让出来!为了避免横须贺港被支那军队利用,我们只有摧毁它!”松井根石中将无奈地说道,“支那人在横须贺港肯定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如果我们现在还有空中力量,就可以到横须贺港上空看个仔细,而不是像现在这般盲目猜测了!”

“执行命令吧!海军方面的斥责由我来承担。”副幕僚长还想说些什么,但松井根石中将直接挥手打断了他的发言,直接说道。

“嗨!”副幕僚长无奈地接受命令转身离开,松井根石中将则无力地坐在了自己的指挥椅上,神色沮丧地看着指挥大厅中综合显示屏上的地图,代表着中**队的红色小旗已经插满了东京市的周围,只剩下东面的东京湾上还是一片净土,但松井根石中将知道尽管中国海军昨晚在东京湾遭到了重创,但中**队肯定不会放弃的,肯定会继续进入东京湾,直到摧毁东京港!

“轰!轰——!”两声巨大的爆炸声从指挥大厅外面传来,松井根石中将大吃一惊,猛地站了起来,而这时脚下的地板也剧烈地震颤起来。

“报告,支那战机向代代木公园投掷了两枚重磅炸弹,通讯室和电子监听站被摧毁。”一名作战参谋放下电话,向着松井根石中将汇报道。

松井根石中将走到指挥大厅的出口处,望着代代木公园内升腾起的两朵红黑色的火球,他能够感觉到灼热的气浪迎面扑来。抬头望了一眼高空中呼啸而过的中国战机,松井根石中将只是面色凝重地走出了指挥所。

径直走到代代木公园内一处较高的山丘上,透过茂密的树林眺望着曾经繁华的东京市市区,现在却是遍地狼烟,一阵阵爆炸声不断从东京市市区内传来,看着那一个个高速坠落的黑点,松井根石中将的心脏便会猛地抽搐一下。

自昨晚中国海军的两支舰队在东京湾被日本岸舰导弹部队重创后,中**队便迅速展开了大规模的空袭,成群的战机对横滨市和东京市展开了大规模空袭,松井根石中将当然知道这是中**队展开的报复性行动!

“司令官阁下,第68摩步师团急电,浦贺水道西侧观察哨再次发现一支支那海军舰队进入了东京湾!”一名作战参谋拿着一份电报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向着松井根石中将汇报道。

“支那人这么快就派出了新的舰队!”松井根石中将的眉头微皱了一下,只是还是疾步向着指挥大厅走去。

就在东京湾入口处的浦贺水道,中国海军的一支舰队正列队驶过浦贺水道,驶进东京湾内,这支由八艘各型猎扫雷艇组成的舰队在六艘护卫舰的护卫下,大摇大摆地驶过了浦贺水道,进入到了东京湾内!

进入东京湾后,八艘扫雷舰艇便迅速展开,沿着浦贺水道向着东京湾纵深地区展开了地毯式地扫雷作业,六艘护航的护卫舰上所有的防空武器全部处于待发状态,随时准备拦截来袭的反舰导弹!与此同时,在东京市的上空,十二架满挂着各种攻击弹药的歼-10h战斗机也盘旋在八千米的高空中待命着,它们没有加入到对东京市的大规模轰炸之中,只是等待着空中指挥部的命令,随时准备消灭可能出现的日军岸舰导弹部队。

面对着中国海军进行的扫雷作业,部署在东京市市区内的东京湾沿岸仅存的日军岸舰导弹部队根本没有任何的动静,只是继续待在隐藏的地下停车场内,日军也知道一旦这些岸舰导弹分队驶出隐藏地点,很可能还未到达发射阵地便被盘旋在东京市上空的中国战机摧毁,要知道现在整个东京市上空密布着中国海空陆军的三十多架各型战机,所有现身的高威胁目标都会在第一时间被摧毁!

天色渐暗的时候,中国海军的扫雷舰队停止了扫雷作业,向着浦贺水道缓缓驶去,在天色完全黑下来之后,扫雷舰队迅速释放出烟雾弹,高速驶出了浦贺水道。随后,四艘扫雷舰艇闪烁着防撞灯在距离浦贺水道不足两公里的海面上向着东京湾驶去,并且航速极慢,唯恐日军设置在浦贺水道西岸的日军观察哨不能发现!而在四艘扫雷舰艇东侧三公里的海面上,二十艘加装着各种角反射器的靶舰驶进了东京湾内,一边释放着烟雾弹一边高速冲进了东京湾内!

从天黑到深夜十一点钟,相继有三批的扫雷舰艇由浦贺水道驶进了东京湾内,每一次都是闪烁着防撞灯,从靠近浦贺水道的位置进入东京湾!只是这些扫雷舰艇驶过浦贺水道后便会绕一圈直接从浦贺水道东岸驶出水道,而数量与其相同的靶舰便会悄悄进入东京湾内,冒充着这些扫雷舰艇!

到了8月9日凌晨时分,中国海军已经在东京湾内集结了十八艘“扫雷舰艇”,舰上护航的“护卫舰和护卫艇”,中国海军在东京湾内集结的力量居然已经达到了三十余艘!此刻正编成了五个分队在东京湾内进行着“扫雷作业”!

面对着如此巨大的诱惑,东京市内的日军守军根本抵挡不住,在松井根石中将的示意下,驻扎在东京市内的三个岸舰导弹连趁着夜色驶出了隐蔽的地下停车场,向着预定的发射阵地开进!

“钟队,发现鬼子车队!”东京市世田谷区内的一栋写字楼内,隐藏在顶楼的一名狙击手向着带队的钟韬中校汇报道。

正在靠近街道的一间房间里休息的钟韬中校闻讯后迅速从地上跳了起来,疾步走到窗户旁,拨开窗帘,拉下钢盔上的夜视器材,看着下面的街道,街道上一长排覆盖着伪装网的卡车正缓缓行进着,排头的那辆73式军用吉普车开启着防空灯,引导着整个车队前进着。

“是日军的88式岸舰导弹发射车!”就在钟韬中校思考着这些伪装网下面隐藏的是什么东西的时候,身在底楼的师成彦中士在单兵无线电中向着钟韬中校汇报道。

“狙击手监视周围情况,尖刀组前去拦截住日军的车队,支援组挡住日军车队的退路,突击组正面拦截日军车队!通讯兵将这里的情况通报给指挥部,同时通知附近的战斗小组,注意打击日军行动!”钟韬中校虽然对东京湾上发生的事情并不清楚,但他还是很快地下达了行动的命令。

在隔着街道相望的两栋建筑物内休息的侦察兵们接到钟韬中校的命令后,迅速展开,两名尖刀队员在师成彦中士的率领下从建筑物的后门冲出了夜色之中,抄着近路扑向了日军行进车队前方必经的路口;支援组的三名侦察兵快速地扑向了日军车队的尾部。全分队的两挺95式班用机枪同时在街道两侧的建筑物中展开,对准了公路上的日军岸舰导弹车队!

“砰!”一发35毫米穿甲榴弹呼啸着从钟韬中校手中的95式自动步枪枪挂榴弹发射器中发射了出去,直扑日军车队比较靠前的一辆岸舰导弹发射车,轰的一声爆炸声中,整辆导弹发射车直接被炸成了一团火球,在夜色笼罩的街道上显得格外的醒目!

两声沉闷的枪声同时响起,行进在车队最前方的那辆73式军用吉普车上的司机和副驾驶座上的一名日军军曹顿时毙命,整辆吉普车失去控制一头扎在了街道一侧的花坛上!

哒哒哒!两条赤红色的弹链突然从街道两侧的建筑物中横扫出来,密集的5.8毫米穿甲燃烧弹鞭打着日军岸舰导弹分队的车队,威力巨大的弹头直接钻进了驾驶室内,将正在猛踩刹车的日军官兵纷纷击毙,一时间,不宽的街道上各辆反应不及的车辆纷纷追尾,挤成一团!

“敌袭!敌袭!”护卫的日军步兵很快反应过来,车队中的三辆加装着重机枪和榴弹发射器的高机动车迅速在街道边缘停了下来,车上的日军士兵迅速操纵着机枪和榴弹发射器,对着两侧建筑物中喷涂着火舌的窗户猛烈扫射着,压制着中国侦察兵的火力!

嗖!嗖!嗖!多枚火箭弹拖着橘红色的尾焰呼啸着从建筑物和街道两侧飞窜出来,直扑日军的车队,几声巨大的爆炸声中,多辆日军的车辆顿时被炸得燃烧起来!而这时,负责拦头断尾的战斗小组也已经抵达了各自的位置,各种步枪和轻机枪迅速被架设了起来,从街道两头向着日军的车队扫射着。

砰砰砰!钟韬中校举着手中的95式自动步枪将一名操纵着m2h重机枪扫射的日军步兵击毙,而后又迅速将枪管对准了另一辆高机动车,一发35毫米杀爆榴弹飞扑过去,在那辆高机动车极近的距离上炸开,炸出的无数破片将车顶上操纵着96式自动榴弹发射器扫射的日军步兵打成了血筛子!

操,还有这玩意!钟韬中校的视线中突然发现了一辆日军87式自行高炮的身影,那辆高炮正在扬起炮管,对准自己所在的位置!右脚猛地一蹬窗户下的墙壁,借力窜出老远,快速地闪出了这间房间!他刚刚离开房间,一阵35毫米高射炮弹便横扫上来,将钟韬中校刚刚掩身的那面墙壁打得砖块横飞,一面墙居然被硬生生的打碎!

“干掉日军的自行高炮!”钟韬中校一面快速奔跑向另一个射击位置,一边在无线电耳麦中下令道,自行高炮的射击仰角可以达到近乎90度,在城市巷战中威胁极大,钟韬中校知道不能将这个祸患留下!

其实不等钟韬中校下令,其他的侦察兵已经发现了日军的这辆87式自行高炮,一枚pf89式单兵火箭筒从街道前面的拐角处飞窜出来,那辆正昂首射击的日军自行高炮反应不及,直接被炸成了一团火球!

“有空军战机进场,请提供目标引导!”钟韬中校的单兵无线电耳麦中传来了通讯兵的声音,钟韬中校迅速将命令传达下去!

夜空中隐约传来了歼轰-7a战斗轰炸机的轰鸣声,正在射击中的侦察兵们纷纷撤出了射击位置,寻找较为安全的位置隐蔽起来,同时,两名侦察兵快速将激光引导束对准了街道上的日军岸舰导弹分队车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