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3 血火东京2

3.血火东京(2)

两架中国空军的歼轰-7A战斗轰炸机呼啸着俯冲下来,两枚雷霆-2激光制导炸弹在地面激光引导术的引导下准确地砸落在街道上的日军车队中,两团巨大的爆炸火球中,多辆岸舰导弹发射车和后勤保障车被火球吞噬!

与此同时,两架盘旋在附近空域的CH-3无人侦察攻击机也得到空中预警机的指令,从附近空域赶了过来,机腹下方的夜视观瞄设备很快发现了地面上的日军岸舰导弹发射车,四枚AR-1空地导弹呼啸着飞扑下去,直扑日军的车辆。

在钟韬中校率领的特种侦察分队和空中力量的联合打击之下,东京防卫司令部直属的日军岸舰导弹三连的六辆导弹发射车、三台雷达车、一台指挥车和包括各种护卫车辆在内的十余辆保障车辆相继被摧毁,只留一下一堆堆残骸在漆黑的街道上静静地燃烧着。

其他两个岸舰导弹连一连和四连的命运显然比这个连要好得多,至少他们没有遭遇到已经渗透到了东京市市区内的中国陆军特种侦察分队。但岸舰导弹一连在抵达了预定的发射阵地展开的时候,也不幸地被盘旋在东京市上空的中国空军无人侦察机发现!

在日本战场上,中**队大量使用的无人侦察攻击机取得了极大的成功,如今在东京战场上,中**队同样投入了大量的无人机,成群的CH-3和暗箭无人侦察攻击机如同幽灵一般游荡在东京市市区的上空;而在更高的高空中,两架续航时间可以达到24个小时的“翔龙”无人侦察机则一直盘旋在9000米的高空中,全天候监视着东京市内的情况!

发现了日军岸舰导弹阵地的暗箭无人攻击机迅速俯冲下来,机翼下的AR-1轻型空地导弹呼啸着飞扑下去,顷刻间将地面上刚刚展开的两辆导弹发射车炸成了一团火球。

遭到打击的日军岸舰导弹一连迅速反应过来,护卫的两辆87式自行高炮迅速开启着搜索雷达搜寻着偷袭者,日军吃惊地发现自己附近根本没有中国战机,只在雷达屏幕边缘发现了多个代表中国战机的光点!只是刚才中国战机发起攻击时,日军官兵们几乎都看到了夜空中闪起的火光!

“支那人的小型无人机,不必管他们!立即展开,攻击东京湾内的支那海军舰队!”日军岸舰导弹一连的指挥官面色冷峻地下令道,他知道自己的部队只有一次攻击的机会,时间拖得越久,自己攻击成功的机会就越小。

两辆雷达车同时展开,主雷达车率先开始工作,很快,正在东京湾内进行扫雷作业的五支中国海军舰队的踪迹全部显露在了日军的主雷达显示屏上!残存的四辆88式岸舰导弹车已经放下了液压千斤顶,六联装的导弹发射箱缓缓竖起,对准了东京湾内的中国海军舰队。

与此同时,在两公里外的另一处比较空旷的街道上,岸舰导弹四连的六辆导弹发射车也已经展开,随着中国海军舰艇不断被日军岸舰导弹部队的雷达锁定,两个导弹连的十辆导弹发射车在指挥官的命令声中,开始了愤怒的挣扎!

砰!砰!砰!一枚接一枚的S**-1型岸舰导弹呼啸着从发射筒中喷射而出,拖着艳丽的尾焰扑向了东京湾内的中国海军舰队。

在接到钟韬中校率领的特战分队发出的汇报后,盘旋在东京湾上空执行警戒任务的空警-2000大型预警机便在第一时间给游弋在东京湾内的几支靶舰舰队发出了警报!而日军的岸舰导弹在发射之后便迅速被空警-2000大型预警机扫描到,战斗的警报顿时间被传达到了各艘靶舰上!

遭到攻击的中国海军靶舰迅速分散开来,对于来袭的反舰导弹它们可没有任何的拦截手段,要不关闭角反射器让日军导弹寻找不到目标,要不就是准备救生艇,准备弃船了!

由于缺乏搜索雷达,对于来袭的导弹,游弋在东京湾内的靶舰根本无法获悉它们的情况,而依靠空警-2000预警机同步传输过来的敌情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只能引导着一起行动的运-8G大型电子战机进行着强电磁干扰,干扰着日军的导弹。直到距离东京市最近的一支靶舰舰队上的海军官兵们看到海面上高速袭来的橘红色光点,才知道日军发射的导弹已经到了眼前。尽管这支靶舰舰队在第一时间关闭了舰载的角反射器,但为时已晚,呼啸而至的S**-1反舰导弹还是将整个舰队吞噬。

这支靶舰舰队的覆没,为后面的舰队提供了警报,后面的靶舰舰队纷纷关闭角反射器,众多飞行中的S**-1反舰导弹已经处于了末端自导阶段,但此刻却一下子失去了目标,部分导弹按照原先的轨迹继续向着目标飞去,而大部分的导弹却因失去了目标而纷纷坠入海中。

一分钟后,日军两个岸舰导弹连发射的五十余枚反舰导弹在击毁了中国海军的八艘靶舰后,其余的导弹均因失去目标而坠入海中!当中国海军其余的靶舰逃出生天的时候,日军的两个岸舰导弹连却正面临着灭顶之灾,因为成群的中国战机已经闻讯赶到了日军岸舰导弹阵地的上空!

“八嘎,让二连和五连出击,务必要将支那海军的舰队全部吃掉。”代代木公园的东京防卫司令部内,松井根石中将怒火万分地对着手下的作战参谋下令道,“支那海军的几支扫雷舰队,居然都吃不掉它们!”

“司令官阁下,这已经是我们手中最后的制海力量了!我们需要留着防备支那海军的登陆舰队!”作战参谋还算冷静,面色冷淡地回答道。

听着作战参谋的反驳,原本恼怒万分的松井根石中将也冷静了许多,他清楚地知道目前东京市面临的严峻形势,现在的战场已经容不得他有任何的差错,一念之差就可能让整个东京市的防御作战全盘失败。沉思许久,松井根石中将只得叹息着放弃了出动最后两个岸舰导弹连放手一搏的机会。

“对横须贺港的炮击效果如何?”松井根石中将在自己的指挥椅上坐定,点燃了一根香烟,默默地吸了两口,开口问道。

“第68摩步师团的炮兵部队在之前的战斗中已经损伤殆尽,这一次也只能勉强凑起两个炮兵连执行炮击任务,但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内,便被中国陆军的炮兵部队完全压制,失去了战斗力。横滨地区的炮兵部队成功对横须贺港进行了多轮炮击,尽管遭到了支那空军的空中压制,也损失了十多门重型火炮,但战斗力尚存,现在正以不规则的间隙对横须贺港进行着炮火袭扰!只是我们缺乏侦察手段,无法获知炮击的效果。”作战参谋无奈地回答道。

“横滨地区的火箭炮部队是否完好?能否投入战斗?”松井根石中将似乎突然间想到了什么,盯着作战参谋问道。

“部署在横滨地区的一个火箭炮大队,在战斗中被支那战机和炮兵摧毁了五门火箭炮,目前还有七门M270型227毫米自行火箭炮!”作战参谋翻开手中的资料,查阅之后回答道。

“命令这七门火箭炮对东京湾内的支那海军扫雷舰队进行火力打击;另外从东京市守军中抽调三个火箭炮连协同作战。由雷达部队搜索到支那舰队的踪迹,而后发起攻击!”松井根石中将直接下令道。

既然这些舰艇是中国海军的扫雷舰艇,若是正在进行扫雷作业的话,这些舰艇的行进速度肯定很慢,想要确定这些舰艇的大概位置并非难事,利用杀伤范围广的火箭炮进行火力覆盖,即使对中国海军扫雷舰艇损伤有限,也可以打乱中国海军的扫雷作业。

“嗨!”作战参谋没有质疑,低头领了命令转身离开!

房总半岛外海的中国海军“甲午”号航空母舰上,灯火通明的指挥舱内,东京湾战场的最新战报在第一时间被传送到了这里!海量的战场信息和众多的参谋人员让这个航母的指挥舱根本无法容纳,飞行员休息室和教员会议室都已经被利用了起来,作为东京湾战役前线指挥部的工作场所!

“日军没有出动最后的两个岸舰导弹连,改用远程火箭炮对我舰队进行骚扰性打击。”仲晓杰少校放下电话,对着任超中将汇报道。战场上的情报被预警机传送到飞行员休息室改装的通讯室,而后再由通讯室通过直拨电话打到指挥舱内。尽管此举多了个中转会出现差错,但对于由废旧航母改装而来的“甲午”号训练航母而言,这已经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松井根石到了现在还能够沉得住气,看来我们的火力船在进入东京湾时将会遇到一些麻烦了!”任超中将眉头微皱了一下,收回了凝视着综合指挥系统显示屏的目光。

“第31集团军直属特种侦察大队的一个作战分队,在日军一个岸舰导弹连展开之前发现了目标,并对其展开了打击,最终在空中力量的支援下,将日军的一个岸舰导弹连全部消灭!我们可以让东京市内的特种侦察分队出击,重点搜索日军隐藏的岸舰导弹和其他重型装备。”仲晓杰少校微微思考一番,开口提议道。在数天之前,第31集团军和第40集团军的直属特种侦察大队便趁着夜色渗透进了东京市市区内,为炮兵部队提供打击坐标;加上更早进入东京市区的特种分队,在东京市内中国陆军也拥有着相当可观的突击力量!

“嗯,目前对东京市的炮击,还只是轰击东京市区外围的日军防线为主,现在这些侦察分队的任务较少,让侦察分队出击,全面搜索日军隐藏的重型装备!同时,增派空中打击力量,随时被这些侦察分队提供空中火力支援!”任超中将点头赞同了仲晓杰少校的建议。

“是!”仲晓杰少校迅速抓起电话,将命令传达到了通讯室,再由那里传达到设在相模川西岸的第31军和第40军特种侦察大队联合指挥部。

“看来,我们也需要一艘蓝岭号!”看着忙碌的仲晓杰少校,任超中将苦笑着对身旁的“甲午”号航母舰长柏一平大校说道。

“从今后我军的作战区域和任务看,的确如此。”柏一平海军大校也深刻地感觉到“甲午”号航空母舰作为一艘战场指挥舰的不足,只是中国海军之中目前并没有一艘可以真正担负海上指挥所的战舰。其中最有潜质的82“世昌”号综合训练舰在中南南沙海战开始后便被改装成了医院船,一直以海上生命之舟的身份游弋在距离战场不远的海域,救助着在战斗中受伤的中国官兵们!

“不过,海军装备部好像有这方面的计划,只是已经无法赶上对日作战了!希望下一次战争的时候,甲午号不再担任这样的兼职,海军还需要甲午号训练出更多优秀的舰载机飞行员呢!”柏一平大校笑着说道。

“年轻的舰载机部队在这次战争中功不可没,却也损失惨重,急需补充新鲜血液!柏舰长任重而道远哪!”任超中将的目光转到了指挥舱舷窗外的飞行甲板上,灯火通明的飞行甲板上,一架歼-10H战斗机正闪烁着防撞灯,放下挂钩准备在“甲午”号航空母舰上着落。飞机的挂钩准确地挂在阻拦索上,滑行中的战机被拉住后猛地停了下来,松掉挂钩后,战机在拖车的拖曳下进入到了停机区,几名地勤人员将战机固定在停机区内。战机驾驶舱的舱盖徐徐升起,一身疲惫的飞行员从驾驶舱中站了起来,沿着扶梯走了下去!

看着疲惫的身影,任超中将心中满是敬意,他知道正是无数官兵们在一线战场的奋力搏杀,才有了如今中**队在战场的辉煌!

“参谋长,战区指挥部急电!”就在这时,指挥舱的舱门被推开,一名作战参谋拿着一份加密电报走到了任超中将身旁汇报道!

看完电报,任超中将的脸色顿时间凝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