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4 血火东京3

4.血火东京(3)

“日本人居然同意将北海道和青森县全部让给美国!如此一来,美国人极有可能率先与日本政府签订停战协议!”台湾岛衡山指挥所内,战区司令员朱震宇上将面色凝重地对着会议室内的众将领说道,而在会议室顶端的座椅上,赫然安坐着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韩炳龙上将。

“尽管此举会得罪俄罗斯,但日本人现在的立场表明他们还是习惯于被美国人所统治着!”战区副司令林峰空军上将开口说道,“日本人与我们的谈判,最大的让步也仅限于九州岛,日本政府在谈判桌和战场上都找不到胜利,就只能通过美国人来向我们施压了!”

“日本政府到现在还不愿承认九州岛被我军占领的事实,还想着九州岛由中美两军共管,真是笑话!若是我们顾虑美国人的干涉,战争也不会打成现在这样的局面!我认为,我们应当按照预定的作战计划继续展开,扫平东京!至于美国人,我们的海军如今在西太平洋地区完全可以与其一战!”战区副司令、东海舰队司令员李元林海军上将豪气万丈!

“如今在西太平洋地区,我们的确拥有了正面击败美军的实力,但在日本战场与美军交锋,对我们来说却是得不偿失,共和国已经是强弩之末,战争继续扩大下去,国家将会被拖入战争状态,不利于我们的发展大计。”朱震宇上将摇头说道。他知道对日作战,除了全军进入战争状态、预备役部队被大规模返回部队接受整编外,国民经济也有一半转入了战争状态,保障了战争顺利进行的同时,也使得国内民众的生活保持在非战争状态,将战争对中国国内的影响降到了最低,确保着国内社会的稳定。但整个国家和社会已如紧绷的弦一般,再紧便会断弦,一旦断弦,除了将国民经济转入战争状态,不断扩大战争规模外别无选择,到时候,中国会得到什么、失去什么就无人能够知晓了!

“对日战争必须在东京终结!东海舰队在房总半岛外海待命,应对美国人的干涉;南海舰队抽调部分兵力南下爪哇海,监视澳大利亚地区的美军!”韩炳龙上将开口便直接下达着命令。

“目前,我军在陆上已经完成了对东京市的合围,海军方面正在清除东京湾沿岸的日军岸舰导弹部队,为海军舰队进入东京湾扫清障碍。按照目前的形势,东京湾方向尚需一段时间才能清理出航道,是否由陆军部队率先发起攻击,迫使日本方面接受我们的条件而选择停战!”林峰空军上将开口提议道,“在空中力量的支援下,我军同样可以给东京市的日军以重创。”

“还是按照目前的计划,围而不打,扫清外围!”韩炳龙上将直接挥手说道,随即又转向朱震宇上将问道,“我军到目前为止与俄军有无冲突?”

“没有!沿着日本海东岸向北推进的第31军第41装甲旅两天之前刚刚占领石川县的加贺市,现在正在向小松市推进!在能登半岛登陆的俄军在占领了金泽市后便没有继续南下,俄军的中心在富山县!”朱震宇上将示意作战参谋打开福井县和石川县的电子地图,地图上第41装甲旅的行进轨迹极为醒目!

“命令第41装甲旅停止前进,固守加贺市一线,小松市作为我军与俄军之间的缓冲地带!”韩炳龙上将看着电子地图上中俄两军目前在战场上各自所处的位置,对着会议室内的众将领说道。

“总长,横须贺军港被我军占领,并且在我军的刻意保护之下,损坏并不严重,在战后可以为我军所用!我们可以向俄罗斯示好,同意在战后与俄海军共用横须贺军港!”朱震宇上将略微沉思片刻,开口说道。

中**队在进攻横须贺港时,直接通过强电磁干扰切断了横须贺港守军与外界的一切联系,而后又利用空袭和炮击造出强攻港区的假象,使得临近地区的日军误以为中**队在进攻中摧毁了港区!虽然横须贺港的战斗结束后,日军有所怀疑,对港区进行了炮击,但炮击的效果不佳,没有能够对港区造成严重的破坏。现在,偌大的横须贺港只要将沉船打捞几乎就可以投入使用,甚至有部分船坞和修船设备可以直接使用!

朱震宇上将的提议让会议室内陷入了沉思之中,这个号称东亚第一军港的港口是中国海军极为期待的目标,只是它的位置却使得中国海军在选择时踌躇不已!中**方也知道,即使中**队攻占了东京,在最多几年的占领之后还是要将东京归还给日本当局,中**队最多只能得到东京市周围地区一些重要军事基地的使用权!对于这样一个位于对手核心地带的海军基地,中国海军无法放心将精锐的海军舰队部署在这里,更何况对已经打破了第一岛链束缚的中国海军来说,得到横须贺港也只是锦上添花而已。

“可以!”韩炳龙上将在判断了这个方案的可行性后,拍板道。现在中国需要一个同盟者,一个打破日本自保意图的同盟者。

“报告,第27集团军电报,第27集团军所属第235机步旅和第188机步旅在三十分钟前占领了广岛县的福山市。”战区情报部主任钱淑娴少将拿着几份刚接到的电报敲门走进了会议室。

“广岛市的战斗如何?”朱震宇上将接过电报翻阅一番后便递给一旁的韩炳龙上将,韩炳龙看了一遍电报后,开口问道。

“第27集团军所属第80摩步旅和第82摩步旅正在广岛市市区内清剿日军残敌!广岛市的日军抵抗极为顽强,攻势缓慢。”朱震宇上将站起身来,点开濑户内海沿岸的的战场地图。

“四国岛情况如何?”韩炳龙上将继续问道。

“在四国岛作战的第12集团军目前控制着德岛县全境、爱知县和香川县大部,现在正在向爱媛县发起攻击!”朱震宇上将点开四国岛的地图,正在四国岛作战的第12集团军一师两旅的作战路线都清晰地显示在地图上。

“必须尽快将四国岛占领!”韩炳龙上将看着四国岛的地图上尚有一半的区域在日军的控制之中,眉头不禁微皱一下,“第27集团军抽调出一个旅进入四国岛参战,配合第12集团军作战!另外,让朝鲜人民军第10军团抽调一个步兵师到四国岛作战,他们在九州岛的舒服日子也有一段时间了,该让他们出出血了!”

“第27集团军在山口县和广岛县占领的地区,治安形势比较稳定,第81武警机动师可以抽调到四国岛参战,负责占领区的治安任务!”朱震宇上将点着部署在山口县德山市的第81武警机动师说道。

“嗯!对日作战已经进行了两月有余,我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当然共和国也获得了不可估量的利益!现在战争已经到了最后时刻,我们能否保住既得利益同时争取更大的利益,全看战场上的了!”韩炳龙上将扫视了会议室内的众将领一眼,满含期待地说道。

“是!”以朱震宇上将为首的日本战区指挥部的众将领同时起立,庄重地回答道,所有人都知道,能否收获之前的付出,就看最后这段时间的战斗了!

在千里之外的日本房总半岛最南端的馆山港,一艘艘中国海军征用的民船正在靠港,一门门火炮从这些民用货船上吊装下来;拖曳火炮的军用卡车也从一艘艘民用滚装船中开了出来,在馆山港的码头上集结着。

看着源源不断从船上卸载下来的火炮,驻守在馆山港的中国海军第164陆战旅的官兵们都瞪大了眼睛,在过去的十二个小时里,他们已经看到了不下两百门大口径火炮在馆山港卸下,沿着馆山港的公路驶向了北方!

沿着馆山市往北,在风平浪静的东京湾内,中国海军的八艘081型扫雷艇正编成四个双艇编队进行着扫雷作业。在东京湾海面上空,中国海军的八架直-8L扫雷直升机正拖曳着猎扫雷器材在进行着扫雷作业!

面对着中国海军的扫雷作业,东京湾西岸横滨市和东京市的日军守军没有丝毫的动作,只是透过高倍望远镜远远地注视着中国海军的扫雷作业,就连之前夜间进行的火箭炮射击在天亮之后也停止了,毕竟火箭炮齐射时那漫天的烟尘在白天是极容易暴露的!当然,日军不会知道,他们夜间火箭炮齐射打击的不过是中国海军的靶舰,并非此刻眼前的扫雷舰艇。

一阵阵巨大的爆炸声不断在东京湾内响起,看着东京湾内不时出现的巨大水柱,东京湾西岸的日军守军只能焦急地咒骂着,眼睁睁地看着己方辛苦布设的水雷被中国海军一个个地发现并摧毁!

其实在东京市涩谷区代代木公园内的东京防卫司令部内,松井根石中将此刻可顾不上东京湾进行扫雷作业的中国海军舰艇,现在整个东京地区的战场态势已经极度恶化,中**队已经逼近了东京市南面的多摩川一线和东京市西面的府中-朝霞一线,松井根石中将在东京市市区和郊区之间布置的这道防线,只剩下北面的荒川一线还在激战着。在松井根石中将看来,东京市南面好西面的中**队之所以没有继续发起进攻,肯定是在等待东京市北面的中**队抵达荒川一线后,同时发起攻击,以便一举突破东京市的最后一道整体防线!

令松井根石中将和中**队吃惊的是,在江户川区的战斗中,江户川区的日军守军在中**队的连续攻击之下,防线很快崩溃,正当中**队准备控制江户川区陈兵荒川东岸、北岸的时候,中**队开始遭到江户川区内的日本平民自卫队的攻击。这些以江户川区的本地居民为主组成的平民自卫队利用着简陋的武器装备依托着城市内的各种建筑打击着攻入江户川区的中**队!面对着无处不在的袭击,已经攻入江户川区的中国陆军第162摩步师不得不集中兵力在江户川区展开了清剿作战,肃清江户川区的抵抗力量!

根据与江户川区隔河相望的荒川南岸、西岸日军守军传来的情报,经过昨夜彻夜的激战后,今天早上开始,江户川区内的枪声明显稀疏了许多,中国陆军的坦克和步战车已经越来越多的出现在荒川对岸!松井根石中将知道,在夜间作战,缺乏夜视装备的平民自卫队根本不是精锐的中国陆军的对手,现在,在荒川对岸已经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挡住中**队的攻势了!

“报告,岸舰导弹二连的一个隐蔽阵地遭到支那特种部队的突袭,两辆88式导弹发射车和两辆保障车辆被摧毁!”就当松井根石中将在地图上判断着中**队会将哪个方向作为主攻方向的时候,东京防卫司令部副幕僚长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向着松井根石中将汇报道。

“支那军队已经开始主动搜寻我们的岸舰导弹了!”松井根石中将紧锁的眉头顿时间拧得更深,“通知东京市区内的各机动部队和平民自卫队搜剿支那军队的特战分队,务必将支那特战分队的威胁降到最低。”

“支那海军正在东京湾内进行扫雷作业,是否命令岸舰导弹二连和五连主动出击,攻击它们!”一名作战参谋开口建议道,尽管日军都想将仅剩的两个岸舰导弹连留着攻击中国海军的登陆舰队,但现在东京市已经处于中**队的包围之中,随时可能发起全面进攻,加上在东京市区内频频出击的中国特战分队,已经有日军开始担心那两个导弹连能否等到出击的那一刻。

松井根石中将坐在指挥椅上,右手上把弄着一个造型精美的打火机,紧锁着眉头沉思着,左手上的一根香烟已经被他夹得严重褶皱,许久之后,松井根石中将放下手中的打火机和香烟,“命令岸舰导弹二连和五连立即出击,攻击东京湾内的支那海军扫雷舰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