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0 城下之盟4

10.城下之盟 4

秩父市的上空,中国空军的一架运-8g大型电子侦察干扰机在四架歼-10a战斗机的护卫下飞抵了这里,盘旋在8000米的高空中,各种监控设备全部开启着,监视着地面上日本军方和民用的各种通讯信号!

在运-8g电子战机南面和北面五十公里处的天空中,各有两架歼轰-7g电子战机在两架歼-10a战斗机的护卫下在翱翔在琦玉县和山梨县的天空中。『言*情*首*发四架歼轰-7g电子战机机腹和机翼下的挂点上挂载多个电子、光电侦察吊舱和鹰击-91a反辐射导弹。两个电子战机编队与运-8g电子战机一起,动用着各种电子侦察设备,在秩父地区上空交织起一道严密的侦察网络,监视着这一地区所有日军的通讯讯号!

在三个电子战机编队的后面,是一个规模更大的空中编队,以一架空警-2000大型预警机和四架护航的歼-11b战斗机为核心,周围分布着四架携带着kd-63远程空地导弹的轰-6k中远程轰炸机和十六架满挂着各种精确制导攻击弹药的歼轰-7a战斗轰炸机和歼-10a战斗机!这二十架战机承担着空中突击手的任务,在地面侦察部队和空中电子侦察机发现日军的行踪后,随时可以投入对地攻击之中。

胡帅上尉率领的特战分队在与日军近卫师团第三近卫步兵联队巡逻分队的战斗中,发现了日军第三近卫步兵联队的无线电通讯频道和密码本,同时从日军装甲车的导航仪中导出了日军巡逻分队出发的位置。第45空降师师部已经向胡帅分队推断出来的地点调派了一架无人侦察机,推断是否准确马上便会有答案!

同时,第45空降师向秩父地区增派的无人侦察记机已经发现了多支日军步兵分队的踪迹和数量颇多的日军军用车辆,虽然还没有确定秩父地区的目标到底是什么,但已经能够肯定秩父地区肯定有一条大鱼存在。

“发现日军野战营地!”不长时间的等待后,前往胡帅分队推断的日军出击基地侦察的无人侦察机便向盘旋在战场上空的空警-2000大型预警机发出了讯号,两架歼-10a战斗机和两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被迅速派了出去,直扑那处新发现的日军野战营地。

四架战机只是一分多钟的时间便飞抵了目标区域的上空,日军的这处营地显然很隐蔽,从五千米的高空中,四架战机上的中国空军飞行员只能看到一片绿色,而光电瞄准器中也看不出下面的丛林之中隐藏着日军的一个野战营地!

一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率先进攻攻击航线,四枚250公斤级集束炸弹呼啸着砸落下去,将地面的丛林炸秃一片!硝烟散去,中国空军飞行员们才从瞄准仪中看到几座被炸踏的野战帐篷,还能够看到一辆军用卡车停在那里。确认了目标后,几架战斗机迅速轮番俯冲下去,一连向地面投下了二十余枚集束炸弹和凝固汽油弹,直接将地面上那片原本葱郁的丛林炸成了一片焦土。

在日军近卫师团第三近卫步兵联队指挥部东南方向五公里处的一片丛林之中,胡帅上尉站在一棵苍天大树上,眺望着西北方向的滚滚浓烟,嘴角露出一丝胜利的微笑!

茂密的丛林,使得自己站在一丈有余的树干上也很难看到丛林中太远的地方,胡帅上尉转目眺望了已经逐渐西下的斜阳,借助着绳索从树上滑了下来。

在临近的两支特战分队抵达后,此刻胡帅手下的特战队员已经达到了十四人,现在即使遭遇日军的排级巡逻队,胡帅也不必担心了。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胡帅下达了继续出发的命令!

十五人的特战分队被胡帅分配成了五个三人战斗小组,以间隔200米的距离拉开一条一公里宽的搜索线,一线平推向着西北方向的秩父市搜索前进!

经过两个小时的搜索前进,天色已经大黑,胡帅率领的特战分队才抵达了已经被炸成了一片废墟的日军第三近卫步兵联队的指挥所。在逼近日军的指挥所时,胡帅依然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他知道空军战机的轰炸采用的是面轰炸,虽然损毁了日军的指挥所,但肯定不会全歼日军,他知道在丛林中些许的大意就足以让整个战斗分队覆灭。

在日军指挥所外围观察了十多分钟,确认里面没有日军埋伏后,胡帅才带着两个战斗小组进入日军指挥所的废墟中核实情况。显然这里的日军在遭到中国战机的空袭之后便撤离了这里,除了被炸毁的营地和战车,就连阵亡日军的尸体都没有留下,若不是地上可以看到黑红的血迹,胡帅甚至都怀疑这里遭受轰炸时没有死人。

搜索许久,除了从几辆被击毁的战车残骸和散落一地的一些命令文书中能够断定这就是日军第三近卫步兵联队的指挥部外,没有更大的收获。

“头,你看!”一名特战队员轻声招呼了一声胡帅,指着脚下杂乱的车胎痕迹,“鬼子往东去了!”

胡帅走到那名特战队员身旁,蹲了下来,仔细看着汽车碾压过后被压下去的落叶,“日军的编制中,联队下面便直接是连,没有营一级的编制;根据我们和其他特战分队遭遇的日军巡逻队可以看出,日军第三近卫步兵联队执行的便是巡逻警戒任务,除了这个出发阵地外,应当还有多个出发阵地,只是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已经位于秩父多摩国立公园北侧,距离秩父市已经不足二十公里,若是日军防御的重点是秩父市的话,第三近卫步兵联队的几个出发阵地应当是以秩父为中心弧线展开的,在我们东西两面应该有多个日军的隐蔽出发阵地!日军联队指挥部在受重创的情况下向东撤退,显然东面才是他们的重心所在!”

自第一次遭遇日军巡逻队发现日军是近卫师团后,胡帅便一直在根据每次获得的蛛丝马迹,搜寻着近卫师团保卫背后的那条大鱼,剥茧抽丝之后,距离最终的目标已经越来越近!

“还有履带车辆的痕迹,看着深度,还是坦克的。”胡帅摸摸地上的车痕,眉头微皱一下,“近卫师团是日军的主力师团,装备着大量的防空武器,现在上空遍布着我军的无人侦察机和战斗机,日军却没有丝毫的动作,要不是日军的防空武器在保护什么重点目标,要不就是他们有所企图。”

“对付日军的重型机械化部队,我们就必须得到空中火力支援,日军的防空部队确实是个威胁。”特战队员也满是担忧的说道。

“不对!”胡帅突然间回想到刚才空袭的一幕,“刚才空军部队在对这里轰炸时,使用的都是集束炸弹和凝固汽油弹,这些弹药都是无制导弹药,轰炸时需要凌空轰炸。刚才的轰炸中,日军却没有任何的反击。一个联队指挥部居然没有防空火力支援,那就是说日军的防空火力需要保护更重要的目标!炮兵阵地,装甲部队,师团部,还是?”

“通讯兵!”胡帅上尉猛地站起身来,对着一旁正在清理战场的通讯兵喊道,通讯兵迅速跑了过来,“给指挥部发报,我部…”

胡帅将日军第三近卫步兵联队指挥部遭袭的轰炸效果和自己的猜想发回了位于成田国际机场的第45空降师指挥部,而后便率领着特战队员沿着日军车辆行驶后留下的痕迹向东搜索前进着。

房总半岛外海海域,中国海军的“甲午”号航空母舰指挥舱内灯火通明,一片忙碌。

指挥舱内的主显示屏上,正显示着无人侦察机传输回来的东京市区的实时视频画面,看着被炮火炸成了一片废墟的繁华都市,在场的中国官兵们都有着一种大仇报复之后的快感。在指挥舱一角的一台军用笔记本前,仲晓杰少校正就着一份秩父地区的大比例地图仔细的思考着,电脑屏幕上显示的也是卫星地图的图案,仲晓杰少校不断地在卫星地图上标注出叉叉的图案。

“报告,第45空降师电报!”一名作战参谋拿着一份电报走到任超中将身旁汇报道,任超中将接过电报看了一遍,便拿着电报走到仲晓杰少校身旁,将电报交给了仲晓杰少校。

“在秩父市南郊地区存在着日军的一个重要目标!”仲晓杰少校接过电报还未看上一眼便对着任超中将说出自己的推断结果。

“第45空降师发来的电报与你的结果相仿,前方的特战分队怀疑在秩父多摩国立公园北部地区存在日军的重要目标。”任超中将微笑着说道。

仲晓杰少校也不禁一愣,秩父市南郊过去便是秩父多摩国立公园,看来前线的特种分队和侦察分队也从日军的踪迹中找到了有价值的东西。

“你的看法?”任超中将直接问道。在胡帅分队发现日军近卫师团的踪迹后,任超中将便将搜索日本战时指挥中心的任务交给了仲晓杰少校去负责,他自己则注意着东京市的战斗,虽然搜寻日本首脑可以加快战争的进程,但东京市的战斗才是明面上的,所承受的关注、压力和影响力更大。

“先利用空中力量对秩父地区的交通网络进行地毯式轰炸,切断秩父地区对外的所有通道!而后出动轰炸机群抹平秩父市市区。”仲晓杰少校用红色铅笔在地图上秩父市的位置上画了一个红色圆圈,“在战争开始前,我军的情报中并没有关于秩父地区有日军指挥部的消息,如此看来应该不是常设机构,应该只是应急指挥机构,那么他们的补给肯定需要依赖于秩父市!”

听着仲晓杰少校的提议,任超中将微皱着眉头沉思起来,总参谋部要求尽量活捉日本军政首脑。对于这样的命令,任超中将也感觉到有些费解,只是军令如山,任超中将没有丝毫的质疑,在制定对应的作战计划时都以这个结果为目标而展开的。现在仲晓杰少校的这个作战计划,却有着一个很大的漏洞,若是日军首脑的指挥机关在秩父市市区的话,现在将其抹平,那总参的任务就无法完成了。

“参谋长,总参要求我们活捉日本军政首脑,是否有其他的企图?”仲晓杰少校看着任超中将的沉思便猜到了原因,略带着疑问问道,“战争已成定局,活捉这些人物也只是锦上添花,对于战后的建设反而不利。”仲晓杰少校从文件夹的资料中取出此次中央军委发布的日本战犯名单,指着纸张上日本军政首脑的照片和名字,“或许,中央军委的目标只是其中的一两个人!”

任超中将的眉头猛地动了一下,他突然想起在对日宣战后不久,总参谋部发起了“凤凰之舞”的空袭行动,那次规模颇大的空袭行动中,中国海空军连通美俄空军一举摧毁了日本的核武战力,使得中**队在随后的战斗中才能放开手脚,占领了日本的大量领土。在那次空袭后,任超中将等日本战区指挥部的众将领就很诧异,众人对能够一举摧毁日本几乎全部的核武战力很是吃惊,众人都知道这些核武基地肯定都是日本的最高机密,即使中美俄三国联合,也不一定能够将这些情报全部获取。任超中将便曾质疑过在日本高层之中可能隐藏有我方的情报人员,只是后面一直忙于对日作战便没有再去理会此事。此刻,仲晓杰少校的猜测也再次引起了任超中将的怀疑!

“通知空军,重点监视秩父市南郊地区!”任超中将沉思片刻,没有直接同意仲晓杰少校的建议,而是对着仲晓杰说道。

“是!”仲晓杰少校知道在没有确认目标之前,毁灭性的轰炸是很难进行的,现在他恨不得飞到秩父市南郊地区,亲手将那里可能存在的日本战时指挥中心挖出来!

“报告,第40集团军发来电报,发现大量日本平民欲通过多摩川上的桥梁过河。”就在这时,一名作战参谋拿着一份电报急匆匆地走到任超中将汇报道。

这名参谋还未离开,又有两名参谋拿着两份电报走到任超中将身旁,一份来自东京市北面的第162摩步师和第373装步旅,另一份则来自东京市西面的第127机步师和第113机步师,而两份电报的内容与第40集团军的电报相似:在各部阵地正面出现了大量准备逃出东京市的日本平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