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1 城下之盟5

11.城下之盟 5

听着三名作战参谋的汇报,任超中将的眉头顿时微皱了一下,疾步走到了综合指挥系统主显示屏前,要求作战参谋将画面切换到目前第40集团军正面的多摩川一线地区。『可*乐*言*情*首*发』

在制定对东京市进行全面炮击的作战计划时,任超中将就曾预料到东京市内的日本平民在炮击开始后会大规模外逃。为此,在炮击的初始阶段,中国炮兵部队除了压制日军炮兵部队外,便集中了火力轰击东京市内的交通干道,破坏东京市内的交通网络,迟滞东京市内日本平民的外撤和日军守军的机动能力。

作为东京市市区周边的河流,多摩川和荒川上大小桥梁密布,使得东京市与外围各市的交通没有因河流而受到丝毫的影响。这些桥梁在战争中自然是首要摧毁的目标之一,在之前的战斗中数十座桥梁便被中国海空军的战机群摧毁大半,当中**队兵临多摩川和荒川一线时,两条河流上只有十余座大小桥梁尚且能够通行。

抵达河边的中**队为了营造出强攻东京市的态势,故意没有摧毁这些桥梁,让日军误以为中**队会以这些桥梁为进攻东京市市区的突破口,以掩饰中**队的真实意图。而河对岸的日军守军也没有去摧毁这些桥梁,望着繁华的东京被炸成一片废墟,日军守军实在无法将这些日本政府花费巨资修建起来的桥梁全部摧毁,只是在桥头堡地区部署重兵,设置梯次火力强大的防御阵地,以阻挡中**队的进攻。

看着视频画面上,无数的日本平民带着各种行李涌到了多摩川北岸地区,多摩川上几座桥梁的北桥头堡地区聚满了逃散的日本平民,这些日本平民翻爬过北桥头堡地区日军守军设置的铁丝网和反坦克战壕,向着多摩川上的大桥涌来。任超中将的眉头不禁微皱了一下,他知道对东京市的持续炮击已经让市内的日本平民失去了最后的安全感,东京市已经成为了一座死城,逃出去才有活的希望!任超中将知道这么多的平民一下子涌出来,不仅会冲乱多摩川南岸的中**队出击阵地,还会严重影响已占领区域的稳定,虽然任超中将不想当屠夫,但他也不会因为对敌人的仁慈而让中**队蒙受损失。

“电令多摩川南岸和荒川北岸各部,立即摧毁多摩川和荒川上所有桥梁。同时击沉所有企图过河的船只。”任超中将片刻的迟疑之后,便果断地对着身旁的作战参谋下令道。

“参谋长,如此一来,东京市内的日本平民势必会向东京市西面逃窜,那里没有河流阻隔,我军该如何处理?”拿着第113机步师电报的作战参谋开口问道。

“命令第127机步师和第113机步师向东京市区发起进攻,两师需步步为营,稳扎稳打!”任超中将对此也已有计划,对着作战参谋下令道。

“参谋长,这对我们来说可能是个机会!”仲晓杰少校在任超中将身旁低声说道。

任超中将看着仲晓杰少校,嘴角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刚才他在思考对策时就已经想到,东京市内的情况,东京市守军肯定会通报给日本首脑机关,对于这样的事件,日本首脑机关肯定不会无动于衷,而频繁的无线电通讯,终会让这个隐藏的目标浮出水面。

就在一百多公里外的东京市,多摩川北岸和荒川南岸,数以万计的日本平民正汇聚在两条河流的十座桥梁附近,要求着日军守军放开桥头堡,让他们过河,人群的呼喊声甚至盖过了附近的炮声。

桥头堡地区的日军守军也是万分为难,他们不忍看着自己的国民在东京市内等死,但也担心开放桥头堡的防御阵地后,对岸的中**队会突然发起进攻,直接冲过来!要知道,大桥对岸的中**队也是重兵囤积,成群的坦克和装甲车就停在对岸,随时可能冲过来!

正当日军守军踌躇不定的时候,背后的中**队阵地上突然响起了急促的射击声,成群的中国坦克从河对岸岸边的建筑物后面冲了出来,所有坦克的炮管几乎同时喷吐着灼热的火球,正当日军守军和日本平民以为中**队要进攻的时候,才发现那些坦克瞄准的目标并不是自己,而是河流上面的桥梁;同时,密集的迫击炮弹雨点般砸落在几座大桥的桥面上。

尽管这些桥梁都很牢固,但在中**队密集弹雨的攻击之下,宽阔的桥面很快被炸出了众多豁口;而直射的坦克炮更是将桥梁的桥墩打断。正当北岸的日军守军和日本平民吃惊不已的时候,中国战机的轰鸣声出现在头顶上空,一枚枚重磅激光制导炸弹在地面步兵分队的引导下,精准地击中了这些桥梁,在一阵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多摩川和荒川上残余的十座桥梁被全部炸断!

突然的变数,让准备通过这些桥梁逃离东京的日本平民都傻了眼!正当他们为断了退路而伤心欲绝的时候,刚刚对桥梁开火的中国坦克和迫击炮已经调转了炮口,将打击目标延伸到了桥头堡地区的日军守军阵地上!

密集的炮弹砸在日军的桥头堡阵地中,围聚在日军阵地上的日本平民顿时遭了殃,几乎一发炮弹下去都能炸到好几个日本人,顿时间日军的桥头堡阵地上血肉横飞!事后,根据日本东京防卫司令部的统计,当天晚上,仅是中**队对多摩川北岸和荒川南岸桥头堡地区的炮击,就炸死了六千多名日本平民,至于伤者更是不计其数,几个桥头堡地区的日军阵地上到处都是血淋淋的尸体和残肢,如同地狱一般!

面对着雨点般砸落下来的炮弹,原本聚集在多摩川北岸和荒川南岸准备逃离东京市的日本平民顿时间乱了阵脚,纷纷逃离了这些桥头堡地区,跑回了城区内。也有部分日本平民则跑到两条河较窄的河段处,企图寻找船只过河,只是几艘小船刚刚放入水中,河对岸的中**队阵地上便响起了机枪和机关炮的扫射声,密集的弹雨顷刻间将几艘小船打成了碎片。

与此同时,在东京市西面的府中-朝霞一线,与多摩川和荒川沿岸一样,这里也出现了大量准备逃出东京市的日本平民,虽然没有河流的阻隔,但日军设置的多道铁丝网、火力点组成的阵地却成了日本平民逃离的最大障碍,正当守卫在这里的日军第65摩步师团左右为难的时候,密集的炮弹突然从天而降,脚下的大地开始震颤起来,夜色中传来了柴油机铿锵的轰鸣声,透过炮弹爆炸时的闪光,可以隐约看到建筑物的废墟中逐渐显露出来的中国战车群。

“八嘎!可恶的支那人,他们想干什么,难道他们想屠灭东京!”秩父市南郊的日本战时指挥中心内,日本战时内阁国家战略大臣小泉太郎接到东京防卫司令部传来的电报后,顿时间震惊得愣住了,只是随即震惊便转换成了恼怒,突然猛拍着桌子大声咆哮道。

“支那人太可恶了,居然不让东京市的平民撤离?这样的炮击岂是平民所能承受的,支那人想把平民全部封堵在东京市内然后炸死,这是**裸的战争罪!”日本防务省长官北泽美仁也是恼怒不已,只是却不知如何应对。

“我们应当通知天津的谈判团,暂时答应支那人的所有条件,让支那人先停火,保住东京!”日本军队幕僚长联席会议主席栗林俊普陆军大将也是满脸焦急的说道。

“不能答应支那人的所有条件!支那人将我们全部纳入了他们的战犯名单之中,尤其是天皇陛下也在其中。我们现在不惜代价与支那政府停火,支那政府肯定会要求我方交出所有战犯,这样的结果对于日本来说是比领土被占领更大的耻辱,这将意味着日本彻底被支那击败了,大和民族一百多年来才建立起来的优越感将被彻底打破,大和民族的脊梁也会被打断,日本将彻底失去再次崛起的可能。”因伤势未愈而脸色依然显得很是苍白的川口勇一针锋相对道,“向美国人求援,让美国政府给支那政府施压,迫使支那政府停战才是上策!”

“只怕到时候整个东京市都已经被支那人的炮火抹去了!”栗林俊普陆军大将焦急地用手指点着桌子说道,“停火只是缓兵之计,现在最重要的是保住东京。我们可以利用停火之后双方商讨细节问题的时间,在国际社会上寻求援助,博取国际社会的同情,利用国际舆论压力迫使支那政府让步。”

“一旦答应了支那政府的条件实现停火,根本没有细节问题需要讨论,到时候支那政府只会要求日本去执行他们的决定,对支那人来说,他们是战胜国,他们就是王者!作为失败者的日本根本没有任何发言的权利,就如同二战结束后的日本面对美国时的那样。”川口勇一声音低沉地说道,额上渗出了吃力的汗珠,苍白的脸色掩饰不了大病初愈的虚弱。

“川口君是对的,日本不能认输,自一百多年前的日清战争以来,大和民族就建立了对支那民族的心理优势,正是这种优势才是我们能够不断崛起,不断向支那挑衅的资本,一旦这种优势也丢失的话,我们的国民面对支那人时将会像现在面对美国人时一样,到那时日本会失去踏足亚洲大陆的信心和勇气。”小泉太郎幽幽地说道。

“将东京市发生的一切宣传出去,让全世界看到支那军队的残忍,让国际舆论来给支那政府施压。至于东京市,大和民族的每一个成员都应当为了捍卫国家的安全而战斗,既然他们没有拿起枪炮走上战场,就让他们在东京市为天皇陛下尽忠吧!”小泉太郎对着身旁的秘书说道,原本就已经是垂暮之年的他此刻显得更加的苍老。

“近卫师团在多摩国立公园地区多次与支那军队的侦察分队交火,从天空中越来越多的支那战机也可以判断出支那人对我们的位置已经产生了怀疑,我们该如何应对?”日本空军幕僚长京野英郎空军中将不无担心地对着小泉太郎说道,“我们是否需要将战时指挥中心转移?”

听完京野英郎空军中将的话语,众人的思绪迅速从东京市转回到自己附近的近卫师团身上,自今天早上开始,便不断接到负责战时指挥中心安全任务的近卫师团发来的发现中**队特种侦察分队的报告,这样的消息对于众人来说不亚于中**队大规模炮击东京市。

“近卫师团自开战以来都没有遭到过任何打击,目前依然是齐装满员状态,仅凭支那军队的这些小股部队根本突破不了近卫师团的防线,加上部署在秩父市外围地区机动作战的第1空降旅余部,我们完全可以阻挡住支那军队一个空降师的进攻;至于支那军队的重型机械化部队,则更加不必担心,在发现支那重装部队向这里进攻后,我们可以从容撤到山里。”川口勇一对于京野英郎空军中将的担忧则显得毫不在意,很是淡然地说道。

只是川口勇一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脑海中却在飞速的思考着,如何将自己的确切位置传达出去;还有已经撤离的仁明天皇等人的行踪,如何通报给中国方面。他知道一旦仁明天皇等人跑到福岛县后,中**队想找到并抓到他们就更加困难了。

“不过,我们也不能大意。秩父市市距离我们最近的城市,也是支那军队最可能怀疑的地点,通知秩父市的守军,加强警戒,尤其防备支那军队可能采取的空降行动。”日本军队幕僚长联席会议主席栗林俊普陆军大将微皱着眉头说道,“我们与支那的战争,因为大意已经输掉了太多,不能在有丝毫大意了。”

“由栗林将军全权负责指挥部的安全。另外立即给天津的代表团发报,强烈抗议支那军队阻挠东京市平民撤离的行为;同时尽快将东京市的情况让全世界知道。”小泉太郎在秘书的搀扶下走到指挥大厅角落的沙发旁,无力地躺了下去,低沉地长叹了一口气,浑浊的目光盯着指挥大厅墙壁上的那副日本地图久久凝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