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9 城下之盟13

19.城下之盟 13

在十多箱携带着各种病菌的老鼠蟑螂被投掷进秩父战时指挥中心地下指挥所的出入口后,百余名身着防化服的中国步兵迅速冲了上来,每个人的手中拎着的不是战斗用的枪支,而是单兵配备的工兵铲!来到秩父战时指挥中心地下指挥所的三个出入口处后,纷纷忙碌起来,将出入口处周围的石块泥土填进三个炸出的巨坑内。『可*乐*言*情*首*发』

经过彻夜的忙碌,三个巨坑终于被填平,劳累不已的中国士兵们在初升的日出中迎来了中国陆军第11空骑旅的直-12运输直升机!直升机的尾舱门迅速打开,两辆小型防化洗消车从机舱中驶了出来,二十多名专业的防化兵在直升机附近建立起一座临时洗消站。

夜间参与了特种作业的一百多名官兵完成集结后迅速在临时洗消站进行着洗消作业,同时服用了针对性的预防性药物,而后踏上了直升机,返回成田国际机场!这些官兵在抵达成田机场后,将直接打成空军的运输机返回国内,进行隔离观察。毕竟这是中**队第一次在实战中使用生物细菌武器,中**方高层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一百多公里外的东京市,响彻通宵的炮声仍在持续着,并且炮火的密度比夜间更大,连续两天三夜的炮击已经夷平了几乎整个东京市市区,东京市市区内已经没有一栋超过十层的建筑还能够竖立着,就连那些高度超过三十米的废墟都遭到了中国炮兵的轮番轰击!

东京市东面的东京湾海面上,中国海军的数十艘火力支援舰和民船改装的炮舰正列成两支横队,各艘战舰上的数百门火炮频频喷吐着灼热的火球,轰击着东京市市区!

“我的个乖乖,这样子轰下去,东京还有活人吗?”516“九江”号火力支援舰的甲板上,穿着一身背心和大裤衩的师成彦中士对着一旁悠闲抽着香烟的钟韬中校说道。

钟韬中校和师成彦中士等人在前天夜间便接到了指挥部的命令,要求利用炮击间隙向东京港方向撤离,抵达东京港后给游弋在东京湾内进行炮击任务的海军舰队发报,由海军舰队派出快艇接他们离开东京市市区!当然,在完成联络后,这些特种侦察兵们还需要泅渡将近两公里的距离,舰艇派出的快艇将在那里等待他们!

钟韬率领的特战分队距离东京港较近,在前天夜间接到命令后不到三个小时便抵达了东京港,但钟韬中校却下令在港口附近占据阵地,等待着其他分队的到来,掩护他们出海!直到今天凌晨时分,钟韬中校才带着自己的分队悄悄入海,游了1.5公里后遇到了游弋在那里的海军搜救快艇,搭乘着快艇登上了516号火力支援舰。由于泅渡的时候,战术背囊被直接丢入了海中,自己身上的衣服也完全湿透,虽然516号舰上的水兵们给他们拿出几套水兵的作训服,但十多名侦察队员还是只穿了一件裤衩和背心,或是倒头睡觉,或是来到甲板上吹着海风,这样的惬意和悠闲,对于在敌人阵地纵深地带作战多日的侦察兵来说极为难得。

“就应该轰平,以报当年南京之仇。”钟韬中校弹了弹烟灰,冷笑着说道。

“听海军的人说,他们第二次补充的炮弹已经只剩下一个基数,好像不会再补充了。”师成彦低声对着钟韬说道,“头,战争是不是快结束了?”

“现在炮击的猛烈程度甚至超过了炮击初期,这应该是最后的饱和炮击了!”钟韬中校显然也看出了这是中**队最后的发作,战争可能真的要结束了。

“可以回国了!”师成彦中士的双目中满是期待之色,“头,战争结束了你准备干嘛?”

“对日战争是快结束了,但回国却还是未知数!咱们军的驻地可能该改了!”钟韬中校笑着神秘地说道。

“头,是不是有什么小道消息啊?咱们军会驻扎到哪里?九州还是本州岛?”师成彦顿时来了兴趣。他也知道,随着日本被击溃,中国东面面临的威胁已经小了许多,原先重兵集结的澎湖军区和华东军区,防御的纵深将向前扩展了千余公里,尤其是新占领的琉球、九州、四国和本州岛肯定会派兵驻守,一直靠前部署的第31集团军将是这些地区驻军的首选。

“命令没有,不过我判断,我们军在战争结束后将会在伊势湾地区先部署一段时间,执行戒严任务;后面将可能会调往九州岛和四国岛,那里将成为我们军的常驻基地。”钟韬中校说着自己的猜测。

“听着就爽!总算出了口恶气!”虽然没有得到证实,但师成彦的嘴角已经笑得咧开,这样的消息足以让任何一个中**人扬眉吐气。

“嗡嗡嗡!”一架无人炮兵校正机呼啸着从两人身旁的甲板上呼啸升空,飞向了东京市方向!而这时,516“九江”号火力支援舰的两门100毫米双管主炮停止了怒吼,原本高扬的炮管缓缓放平,对着远处已经是一片废墟的东京港刚去再次开火!而战舰上的五门火箭炮则继续对着东京市市区进行着火力覆盖。

东京港港区在中国海军舰队炮击伊始便被摧毁了所有的岸上设施,而此刻中国舰队再次调转炮口,将炮管重新对回了东京港港区,只是这一次炮击的目标不是那些岸上设施,而是港区的码头和海浪护堤。在成群炮弹的轰击下,那些可以停泊万吨巨轮的码头纷纷被炸踏轰平,短时间内失去了作用!

两个小时后,倾泻完炮弹的中国海军火力支援舰队率先停止了炮击,组成编队缓缓驶离了炮击阵位,在一艘081型扫雷舰的引导下,向着东京湾外驶去。在他们的身后,留下沉船密布、一片狼藉的东京港。

中国天津水晶宫饭店,中日两国的谈判代表再次汇聚在之前一直进行谈判的二号会议室内,只是这一次与前几次日方主动要求展开谈判不同,这一次是中国政府首次主动要求进行谈判!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接到贵国国内发来的消息,在昨天的战斗中,中**队在秩父市南郊地区击毙日本幕僚长联席会议主席栗林俊普和日本空军幕僚长川口勇一;在昨晚,我军成功发现了日本战时指挥中心,现在已经被我军摧毁!当然,贵国的部分首脑提前离开了,前往了福岛县的会津若松市,但贵国的政府机关和军方已经不能正常运转。原口先生,我说的没错吧!”李一星副部长直接开门见山道。

原口一博和其他几名日本谈判代表团的成员听到秩父战时指挥中心被中**队发现后,脸色陡变,顿时间大惊失色,在他们看来,秩父战时中心的位置绝对隐蔽,居然被中**队发现了;能应对核攻击的地下指挥所居然被中**队摧毁了!要不是仁明天皇和秋山纪夫首相提前离开的话,日本的整个首脑机关就被中**队一锅端掉了!那自己这群谈判代表就没有任何存在的必要了!

“日本政府为了停战,居然不惜出卖主权,借助美国政府的力量向中国政府施压,逼迫中国政府停止战争!”李一星冷哼一声,“难道你们忘了当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刚刚成立的时候,中国国内一穷二白,就敢于同美国为首的列强在朝鲜半岛厮杀三年之久!如今的中国政府同样不会惧怕任何对手,为了中国的利益,任何敌人的挑衅,我们都会接受,并将其击败!”

日本谈判代表团明显地感觉到今天李一星副部长的话语比平时多了许多,只是每一句话都让在座的日本谈判代表们感受到巨大的杀气和压力,让众人的心中满是忐忑,不知道李一星的真实意图!

“中国人民一直热爱和平,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与各国建立平等友好的国际关系,共同发展。而日本与中国更是一衣带水,原本应该世代和平相处。”李一星副部长突然调转的话题,让原口一博等人一时都未能跟上节奏,只是李一星随后的话语却让众人有种柳暗花明的感觉,“但是,日本政府中的小泉太郎等人不顾国际和平发展的趋势,不顾中日两国的长期友好关系,一直妄图干涉中国台海内政问题,强占我钓鱼岛和琉球群岛;并且在中国统一之后,悍然策划南海周边诸国建立针对中国的南海同盟,并出兵菲律宾群岛,挑起同中国的战争,严重威胁中国的海上安全。对于这样的战争罪犯我们绝不能容忍姑息,犯中华者,虽远必诛!希望你们能够记住这句中国古语!

当然,现在罪魁祸首已经毙命,热爱和平的中国政府和人民不会将战争强加到日本国民头上,中国政府已经正式决定,同日本停战。只是,日本这一次主动挑起的战争,给中国政府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日本政府必须赔偿这些损失!”李一星副部长图穷匕首见,道出了真实的目的。

“小泉太郎乃是极端军国主义的后代,其凭借着军国主义的残余势力一直把控着日本政府,才会发生这样令人悲惋的事情!现在他已经遭到天谴,中日两国人民应该从长远利益出发,尽快停战,共同创造一个和平稳定的东亚环境!”原口一博反应极快,顿时明白了中国人的意思,便借坡下驴,将所有罪名全部推到了已经死亡的小泉太郎身上。

“这是中国政府提出的赔偿条件!”李一星从自己面前文件夹中取出两张纸张,递给原口一博,微笑着说道。

原口一博接过李一星递来的文件,仔细地阅读起来,只是脸色越来越阴沉。尽管上面的各种条件,许多是前几次自己主动提出谈判时已经提过的,但那时只是希望中国政府能够尽快停战,为日本博得喘息的机会,但现在日本军政首脑机关损失过半,并且短期内很难运作起来;日本最繁华的东京城市圈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日本陆军现役各部,除了远在棉兰老岛的几个师团尚且完整外,部署在国内的各个主力师团和预备役师团或是被消灭或是被重创,日本军方近十年辛苦培养起来的基层军官和士官几乎损失殆尽!并且文件中的这些条款一旦落实,便是铁一般的事实,日本想要再挣回来将难上百倍。

“原口先生,战争现在仍在继续!我从军方的朋友那了解到,中**方可不希望就此停战!并且中**方对于在滋贺县遭到的化学武器攻击很是介怀,准备将在日本缴获的化学武器全部使用掉!虽然我不能确定这些消息的准确性,但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够尽快做出决定!”李一星依然是淡淡的微笑,只是原口一博感觉到他的微笑背后有无数把利刃随时准备砍下。

“这样吧,临时休会,诸位好好商讨一下。我也去抽根香烟!”李一星知道原口一博无权做出最后的决定,肯定要请示国内,便主动说道,毕竟这一次中**队是真的准备停战了。

水晶宫饭店的一间幽雅的茶吧内,李一星副部长正陪同着秘密抵达这里的总理和第一军委副主席一起品着香茗!虽然只才三十分钟的时间,但李一星却感觉比自己参加谈判以来的所有时间都要漫长。

“李部长不必担心,日本政府会同意我们的条件的!”总理放下手中的茶杯,微笑着对着李一星说道,“他们别无选择!”

一名外交部的工作人员疾步走了进来,走到李一星身旁开口说道,“李部长,日本谈判代表团请求续会!”

李一星赶紧起身,与总理和第一副主席招呼一声之后便转身离开,直接前往二号会议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