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0 城下之盟14

20.城下之盟 14

“参谋长,战区指挥部急电,要求东京战役所属各部在今天(8月12日)十五时整全线停火!”房总半岛外海的中国海军“银河”号航空母舰指挥舱内,一名通讯科参谋拿着一份电报疾步走到任超中将身旁汇报道。『可*乐*言*情*首*发』

任超中将接过电报,快速看了一遍,又抬手看了一下时间,现在已经是中午11点23分,距离停战只剩下三个半小时了!

“电告前线各部,11点30分开始全线停火,原地警戒待命,不得打出一枪一弹!”任超中将沉默片刻之后,突然对着指挥舱内的作战参谋下令道。

整个指挥舱内一片诧异,众人刚刚都听到了作战参谋的汇报,都知道停战的时间是下午三点,但任超中将却下令现在就停火,难道参谋长准备放过东京市的日本人一把?但这明显不是参谋长的作风啊!

只是任超中将没有任何的解释,只是嘴角露出一丝淡淡地笑意,让指挥舱内的众多官兵都有些不寒而栗。

就在东京市外围的十多万中国陆军同时停火,保持着绝对沉默的时候,部署在房总半岛和神奈川县境内各个机场中国战机和各型武装直升机在加满油料,满挂上各种攻地武器后呼啸着起飞升空,只是这一次的打击目标不是东京市周边地区,而是直扑之前的战斗中没有怎么顾及的山梨县、静冈县、爱知县、长野县等四县的纵深地区。中**队之前也曾对这些地区进行过轰炸,但都是集中轰炸这些地区存在的日本重工业基地、交通枢纽和电力中心,而现在所去轰炸的将是这些地区的各种民用设施和食品药品制造厂、大型制造厂等关系民生大业的生产企业,增加战后日本经济恢复的难度。

东京市市区内,猛然停止的炮击声让东京市内的日本军民们都有些惊奇,只是没有人敢从藏身的废墟中走出来,他们担心这只是中**队暂时的停息,随后又会有雨点般的炮弹砸落下来。

在闷热的废墟中躲藏了足足一个小时后,之前不绝于耳的炮声依然没有响起,就连枪声都没有,除了头顶上空偶尔掠过的战斗机和直升机的轰鸣声,没有任何的声音,安静得让人不敢相信这是炮火纷飞的战场!

零星有人开始从废墟中走出来,寻找着在炮火中失踪的亲人,或是为仍在废墟中躲避的亲人寻找一份填肚的食物。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市民从废墟中走了出来,就连固守阵地的东京守军也从残破的阵地中走了出来,所有士兵的脸上都挂着失落之色,麻木地拎着自动步枪抬头望着头顶上空高速掠过的中国战机。

涩谷区代代木公园的东京防卫司令部内,松井根石中将满面污垢,颓废的坐在防炮洞内的木椅上,凝视着面前的东京市防卫示意图发着呆,手边放着一把祖传的战刀。

“将军阁下,支那人的炮击结束了,东京港外的支那海军舰队也撤走大半,支那阵地上欢呼声极为响亮,好像战争已经结束了!”穿着作战迷彩服带着防弹钢盔的防卫司令部副参谋长满脸兴奋地跑进防炮洞向着松井根石汇报道。

“支那人的炮击停止了多长时间?”松井根石中将抬起头问道。

“支那军队从11点30分开始停止炮击,现在已经是1点20分,已经将近两个小时。”副参谋长迅速汇报道。

“支那人的电子干扰解除没有?为何通讯系统还没有修复?”

“电子干扰已经解除,但支那军队的炮击使得我们的通讯系统遭到了严重的破坏,有线电话全部失去了作用,发往秩父战时指挥中心的电报没有任何的回复。”副参谋长无奈地回答道。

“看来真的停战了!”松井根石中将如同丢掉了包袱一般,长舒了一口气,伸手抓起了身旁的那把战刀,拄着战刀站起身来,向着防炮洞外面走去。

脚步蹒跚地走到防炮洞附近的一处土丘上,放眼望去,曾经繁华的东京市已经成了一片废墟,甚至看不到一栋竖立着的完整建筑,到处是焦黑一片。透过海风吹散的硝烟,能够看到废墟中不断走出来的东京市民。

“我是日本的罪人,我没有能够保住东京!”松井根石中将口中嘟囔着,双膝一软,跪倒在地面上!将战刀平举到面前,缓缓拔出寒光闪闪的战刀!

“将军!”副参谋长一个箭步冲了上来,一把抓住松井根石中将拔刀的右手,“现在我们与外界没有任何的联络,您是我们的最高长官,您要带着我们从战争中走脱出来,尽快恢复东京的秩序!”

“是啊,将军。战争虽然结束,但我们要做的还有很多!”附近的几名军官参谋也赶了上来,劝说着松井根石中将。

“我没有能够保住东京,是整个日本的罪人,只有剖腹以谢国人!”松井根石中将拨开副参谋长的双手,沮丧地对着众人说道,“恢复战后秩序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了!”

“咻咻咻!”正当这时,空气中突然传来大口径炮弹摩擦空气的声音,这样的声音在过去的数十个小时中响彻整个东京市的上空,让东京市内的每个日本人都熟悉不已:中国人的炮击又开始了!

轰轰轰!密集的炮弹砸落在代代木公园内,其中一发203毫米杀爆榴弹直接落在松井根石中将等人所在的土丘上,直接炸出一个十多米见方的深坑,跪在那里准备切腹的松井根石中将直接失去了踪影,只有一把炸断的战刀随着土石弹片掉落在地面上。

越来越多的炮弹砸落在东京市市区内,将原本平静的东京市再次炸得沸腾起来,并且这一次的炮击之中,中国炮兵大量使用了子母炮弹,无数钢珠弹雨横扫而过,众多从藏身的地点中走出来的东京市民和日军守军猝不及防,被纷飞的炮弹覆盖,直接炸成了碎片!

东京市外围的中**队阵地上,各种轻重武器同时开火,横扫过日军残破的防御阵地,而后千余辆各型主战坦克轰鸣着从中**队的阵地中冲了出来,直扑日军的防线。

在十分钟前,都在各自阵地上欢呼的中**队各部同时接到了战役前线指挥部的命令:13点30分起,各炮兵部队再次对东京市发起全面炮击;各部坦克部队对东京市发起全线进攻,所有各部务必在15点整准时停火,违令者军法从事!

所有官兵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刚才的停火只是为了将躲避的日本守军和市民吸引出来,15点整才是真正的停火时间!纷纷转入备战之中,各种备用的炮弹全部被启用出来,运送到各自的炮兵阵地上。当时间定格在13点30分的时候,斗志高昂的官兵们纷纷投入到了对东京市的最后一击之中。

8月12日15时整,东京市外围的中**队阵地上,数十发紫色信号弹被发射升空,在东京市上空炸开,显得格外绚烂!原本枪炮声激烈的市区顿时停息了下来,已经切入东京市市区内的中国坦克纷纷发射出烟雾弹,轰隆着向后倒退着。

残存的日军守军并不知道停战的消息,只是依然用手中的轻武器扫射着倒车中的中国坦克,子弹打在坦克厚实的钢板上被纷纷弹开。对于这些抵抗,中国的坦克兵们只是在战车内露出鄙夷的笑容,直接退到了出击阵地之中。

数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飞抵了东京市的上空,无数的纸片从战机上抛落下来,如同雪花一般!同时,中**队的阵地上,数十台心理战分队的广播车行驶到了阵地前沿,开始转播着日本首相秋山纪夫发表的停战声明,宣布与中**队正式停战,与中**队交火各战场的日本军队无条件向当面的中**队投降。

同样的消息在九州岛、四国岛、本州岛关西地区传播着,那些地区比东京市要好上许多,至少他们的通讯设备还能够使用,能够获悉从福岛县传输出来的日本政府的消息!早已经失去斗志的日军守军在接到停战的消息后,纷纷放下武器,向当面的中**队投降!

当面的中**队纷纷开进日军的防区之中,接管日军的防区,同时将放下武器的日军官兵收拢起来,集中关押着。同时在各个醒目的位置开设出几个临时医疗站和食物救济点,对战区的日本平民进行人道主义援助。

“电令第119机步旅,第5装甲旅,第127机步师,第67摩步旅,第373装步旅,第162摩步师保持对东京市市区的监视,其余包围东京市各部立即向其他地区展开,接受东京市外围城市日军的投降!”房总半岛外海的“甲午”号航空母舰指挥舱内,任超中将没有胜利的喜悦,依旧站在指挥系统的显示屏前,注视着显示屏上显示着的东京市实时视频!

东京市内的日本平民和守军显然被之前中**队使用的诡计心有余悸,对于中**队大举宣扬的停战消息没有多少反应,从无人侦察机传输回来的战场视频中,东京市市区内很少能够看到有人从废墟中走出来;跟中午时分中**队主动停火时的场面有着天壤之别!当然,任超中将也没有丝毫的大意,没有直接下令部队进入东京市市区内接防,而是下令大部分包围部队继续保持着高度警惕状态,对东京市进行着监视。

“美国人和俄罗斯人方面的情况如何?”在做好部署后,便向着身旁的仲晓杰少校询问道。仲晓杰少校和张旭上尉将川口勇一带回国内后,总参谋部政治局对众人进行了两个小时的政治教育和保密条例教育后,便让众人返回了战场。

“根据战区指挥部传来的消息,美军在十五时整已经全线停火,俄军也将在今天晚上六点实现全线停火!”仲晓杰少校迅速汇报道,从国内返回前线后,仲晓杰少校便将自己的工作重心转移到了日本战场的美军、俄军等其他国家部队身上,“另外,根据朝鲜人民军传来的消息,他们在岛根县益田地区与日军的战斗仍在继续之中。”

“这是什么情况?”任超中将的眉头不禁皱了一下,按照中日停战协议的内容,朝鲜人民军的行动将与中**队保持一致,在十五时整准时停火。

“朝鲜人民军停火之后,遭到益田市日军守军的反攻,因此,朝鲜人民军仍在战斗!韩**队在鸟取县米子市的战斗也在继续之中,根据情报部门的推测,日本政府没有打算与韩**队停战!”仲晓杰少校直接汇报道。

“自七月中旬韩**队参战以来,战斗将近一月,却之占领了岛根县四分之一的地区,自身却损失惨重!朝鲜人民军在日本山口县更是作孽甚多,日本人不会让他们全身而退的。”任超中将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朝鲜和韩国这次参与对日本的战争,与日本之间的仇已成死仇,只要运作得当,日韩朝三者之间的冲突将会帮助我们牵绊住日本再次崛起的步伐。”

“参谋长,我军这一次占领的区域是不是就此占住了?停战协议中的内容,能不能透点?”仲晓杰少校小心地靠到任超中将身旁,好奇地低声问道。

“九州岛和四国岛是我们的了!至于本州岛,你就别想了,最多能够留下几个军事基地!”任超中将笑着说道,“不会让将士们的鲜血白流的!协议的内容很快会公布部分出来,稍等几日而已。东京湾战役已经结束,尽快完成战役总结。”

“是!”仲晓杰少校有些失望地回答道,转身离开前去研究这一次战役中存在的各种问题以及各部在战役中的表现。

任超中将则缓步走出指挥舱,站在指挥舱外的舰舷上,环视四周,数十艘飘扬着中国海军军旗的战舰正缓缓游弋着,舰队上空不时有警戒的战机掠过;眺望着舰队的正西方向,虽然只有茫茫大海和在海面上戏耍的海鸥,但任超中将知道与自己隔着大海相望的东京地区,十数万中国海陆空三军的官兵们正欢庆着用汗水和鲜血拼搏来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