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章 湖边

第一章 湖边

泰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叶奋韬坐在宽大的大班台后面,满意的向后一仰,点燃一支雪茄,微闭双眼,美美的吸着。是啊!刚签了一笔英国的钢管单子,佣金就是22万英镑,他没法不高兴。

今天是星期五,有个朋友聚会,先暴搓一顿,然后打打屁,玩玩小麻将或是游乐一番,对他来说这才是日子。

“如果云知道,......”手机铃声打断了叶奋韬的遐想,电话是一个外地号码:“喂,你好。”

“老叔,您还好吧。”

“哦,是黎明吧。”

“老叔,您还真听出来了。”

叶奋韬在国外十几年,记忆力不错,为人处事的技巧也很高。

“老叔,我一个发小想求尚叔一幅画。”

“你小子,知道你尚叔现在的画嘛价?”

“这不,您和尚叔是发小。还有,您那辆保时捷卡宴借我几天。”

“你小子,好事都让你占了。”

“可不,姑奶奶说的,嘛事都找您。”

“行啊!哪天来?”

“星期天吧!到东站。”

“行,到时我和尚叔接你们。”

华灯初照,开车在流光溢彩的海河边,叶奋韬心中充满感慨,作为天津人,只有自豪,因为天津这几年变化太大了。

登瀛楼饭店在海河边上,当叶奋韬走进包间的时候已经做了好几个人。

尚进勇站起来说道:“老叶,你太不像话了,光等你了,你是想饿死哥几个

。”

“这不堵车了吗?今天我买单,都算我的。”

这两个人是发小,一个胡同长大的,又是一个小学,一个中学,还都是同班。

高中时,尚进勇被她姑姑带到日本,在早稻田大学毕业后和一个日本同学结婚,现在在天津开画廊。

尚进勇一般不喝酒,每次都是开车送人这个角色,今天大家谈兴很浓,都喝得有点高,一致决定暂停今天的任何文娱活动,回家睡觉。

在回家的车上,叶奋韬说道:“老尚,星期天我一个表侄来天津,想要你一幅画,你看怎么样?”

“你知道我现在卖画为生,你倒大方。”

“这不问你吗?”

“还问嘛?你不都答应了吗?太虚。”

发小之间好多事没法解释,一切好像是天经地义的:“我家正好有一幅小的,明天你来拿。”

“别介,今天别打的了,星期天接我带过来。”

“这是嘛事?白给画还当免费司机。”

“这不,星期天正好去团泊湾吃个饭,别老在家里呆着。行了,星期天见。”

“快起,今天不是接黎明吗?别晚了。”

“再眯会。”

“一会老尚来了没起,这叫嘛事?”

“行了,我马上。”

“别忘了那一万英镑给你大表哥的。”

“对,老侄子在英国一年的生活费,谢谢老婆大人了。”

“老叔,尚叔

。”随着一声招呼,从东站口走出一个身穿西装的年轻人,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满脸带着书卷气。

旁边跟着一个身高差不多但明显健壮的同伴:“先上车,去团泊湾,到时好好聊聊。”

“这是我发小王胜强。”

“叶叔,尚叔。”

“好好,先上车。”

团泊湾在天津静海县,原来是泄洪形成的洼地,慢慢成了湖,现在天津有水面的地方越来越少,所以现在临湖开始建造愈来愈多的别墅和住宅,从天津走荣乌高速的一段,半个小时就可以到了。

湖边有许多俗称农家院的餐馆,主要是湖里的鱼虾和农家饭,叶奋韬曾经在静海的一家大型企业担任总经理,那时经常来吃饭,不过,自从自己干贸易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来了。

湖边很安静,不是有几只水鸟飞过,几艘渔船在打渔,空气中飘着淡淡的草的味道。

车停在一家叫姚家大院的餐厅门口,一溜平房,一个院子,在靠湖边的地方有一片支起的棚子,桌椅是木制品,透着原始的粗犷。

“叶总,您今天有空,我说今天起来就有精神。”随着话音,一个大约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打着招呼快步走来。

“爷们,来条大鱼,河虾来两盘,肘子要烂糊的,再来几样可口的,你看着来,再来瓶扁津。”

“好嘞,您稍等,我先给您沏茶去。”

这家餐厅是哥俩开的,老大叫姚水光,弟弟叫姚水明。

不大的功夫,桌子上摆满了酒菜:“鱼还得等一会,你们先喝着。欢迎来天津,先干一个。”

“叶叔,我是黎明的发小,叫王胜强,在北京开一家安保公司,听黎明说,您买卖大,朋友多,赶明儿给我介绍几个客户。”

“那你以前呢?”

“我是北京军区特战大队中队长退役,没什么技能,只好给人家看家护院

。”

“黎明,你也算得上是一个练家子,和他比划比划如何?”

“不是一码事,我练的都是一下子把人弄死,要是面对面还不一定打得过黎明,听说您老是形意门弟子?”

“那是年轻的时候,现在不行了。”

“尚叔,谢谢您的画,敬您一杯。”

“哪啊!抽时间给你画幅大的。你说你们特种兵练的时候嘛情况?是不是像电视剧演的那样?”

“比那苦多了,一般人根本顶不下来,可以说练它一年,整个人都像脱胎换骨一样。”

“那你业余时间干嘛?”

“哪有业余时间,学英语我都快吐血了,还有各种科学知识,我又不是黎明,他就一个科学家,我学习没他好,费老鼻子劲了。”

“来了。”随着喊声,一条6,7斤的大鱼端上了桌子:“老二,坐下喝两杯。”

“等会,现在有点忙,一会我叫我哥一块陪您喝两杯。”

“行,一会。大家尝尝这鱼,以前我在静海当总经理经常来这吃饭,就得意这口,你们品品。”

湖边还是那么的安静,不经意间,起了一层淡淡的雾,慢慢扩散着。

“如果云知道,.......”电话那头传来甜美的声音:“叶总,您让我找的天津纪事1900年-2000年的,书我买了。另外,还个您传了一个电子版的,分部传的,文件太大,可能要一个小时。”

“谢谢小惠。”

“老叔,给我也传一个吧!我也爱看历史。”

“等等小惠,一会我给你短信,你再按这个网址发一遍。”

当兰黎明拿着电脑包来到桌前,那封短信已经发了出去:“你开手提,时间很长,继续喝酒

。”

饭桌上的情绪越来越高,每个人都在讲着自己经历的事和各种轶闻。

叶奋韬在国外10几年,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和德语,大学的专业是纺织,现在干的是钢材。

尚进勇在日本学的是艺术和美术欣赏。

兰黎明学机械出身,不到30岁,已经发表了多篇论文,堪称青年才俊,由于叶奋韬的大表哥是军人出身,所以让他进石家庄陆校,教授轻武器的机械设计。

王胜强高中毕业去当兵,由于有武术功底被招进特战大队,但他不想当教官,所以在北京和战友开了家安保公司,现在也算安定下来。

“叶总,我们来了,刚才太忙,我先自罚一杯。”这是这家餐厅的老板中的老大姚水光。

“来,坐下一块,可有日子没在一块喝了。”

湖上的雾越来越浓:“今天这是怎么了?早晨还阳光灿烂的,好好的就起雾了。”

“这才有意境了。”

“当然,您是画家。”

淡淡的雾越来越浓,渐渐地淹没了湖边。

注一,天津的租界

1,英租界,1860年建立,占地6000多亩,1945年收回

2,法租界,1860年建立,占地2800多亩,1945年收回

3,美租界,1862年建立,1902年并入英租界,保留一定的权利

4,德租界,1895年建立,1921年收回,4200多亩

5,日租界,1898年建立,2800多亩,1945年收回

6,俄租界,1900年建立,6000多亩,1924年收回

7,意租界,1902年建立,800多亩,1945年收回

8,奥租界,1902年建立,1000多亩,1919年收回

9,比租界,1902年建立,700多亩,1931年收回

注二,天津抗战前银元(大洋)的购买力(一块)

大米,16斤

猪肉,7斤

鸡蛋,80个

食糖,10斤

食盐,25斤

西餐套餐,1-2套

普通宾馆,0.5-1块银元(大洋)(每天)

租四合院,20-30银元(大洋)

租界外四合院,200-300银元(大洋)

租界内普通房子,1000-2000银元(大洋)

租界内洋房(一栋),10000-30000银元(大洋)

租界内独栋别墅,50000银元(大洋)以上

注三,天津抗战前外币兑换率(美元30=100银元(大洋)

一美元=0.25英镑

一美元=2日元

一美元=2.5帝国马克

一美元=5法郎

抗战前,民国的货币比较乱

。法币是在1935年才发行的,当时和银元(大洋)的比值是一样的,但不稳定,而银元(大洋)的购买力是稳定的。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