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章 回到民国

第二章 回到民国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什么地?”湖边的雾没有了,呈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条河,众人坐在河边的土地上,不远处是一个灰色的大铁桥。

“你们仔细看看,那是不是解放桥?”

“有点像。”

“得,我得先问问这是咋回事?”

说完,叶奋韬起身向马路走去,一辆人力车走来,不是在拍电影吧,他暗暗的想,“老哥,这是哪?”

“先生,你坐车吗?去哪?”

“不坐,这是哪?”

“听你说话这调,不是外地的,老天津卫了,这都不认识,这是万国桥,属法租界。”

“老哥,现在是哪一年啊?”

“民国21年,我说,您了没事吧。”

“没事,没事,昨天喝多了,脑子有点晕,谢谢了。”

回到河边,叶奋韬笑着对众人说,“这回来着了,中大奖了,我们穿越了,我以前还认为没有平行宇宙,反正现在我信了,看来有些科学理论还是有些道理的。

刚问完,现在是民国21年,就是1932年,没问日子,反正赶不上9.18了。”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叶奋韬的表情告诉他们,其实包括他自己都被惊呆了,茫然不知所措。

“还能怎么办?先活下来现在嘛也没有。”尚进勇愤愤地说,“穿越,人家小说里的,要不有钱,要不有地位,身边还一群美女,感情不是这回事。”

“叶总,咱还真回不去了?”

“那还有假,至少现在没法儿。”叶奋韬顿了顿,“现在检查有用的用得着的东西,手机,信用卡,现金都没用,打火机和烟先揣兜里,现在还不能露。没办法,先找钱,再找住的地方,看意思,只有我这兜里的英镑还能用。”

“老叶,这是解放桥,解放北路不远,那有不少外国银行,换点大洋不就得了,黎明,背好手提电脑的包,这玩意太超前了。”

解放北路,那时叫中街,法国大马路,民国时代被誉为东方的华尔街,中外银行有几十家。

很快,众人在下午懒洋洋的太阳下向目的地走去。

一下桥就是当时的金融街,“这和我们那会差不多,就是外表没好好拾掇。”姚水明笑着说,以前来天津,他路过过好几次。

“是啊,但是看见原装的不容易,有时间好好画几张,都拍下来,可以研究研究。”

“这回你可过瘾了,挖掘一下你的潜能,有机会再给你找一个日本娘们,不就都齐了。”没想到的是,一句戏言还真的兑现了,结局还真的可以用美妙来形容。

英国的汇丰银行当时在天津金融界占了一半的市场份额,众人走到它的门前。

它的建筑的外檐是正方面花岗石饰面,石砌的基座,高台阶,入口两侧置爱奥尼克高柱,上作三角形山花,重檐的檐口。

两侧各设旁门是以两根圆柱支撑的门帏,各门均为花饰铜门。

拾阶而上,推开门,营业大厅富丽堂皇,大厅三面的墙边摆放沙发和茶几。

一位华人职员快步上前,“先生,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叶奋韬打量着大厅,嘴上没闲着,“换钱。”

“哦,您要换多少?这边请。”

“一万英镑。”

“先生,您怎么称呼?”

“我姓叶。”

“好的,叶先生,请您等一下。”说完,职员快步向楼上走去。

其实,叶奋韬不知道,那时的英镑一块大约是16-17大洋,一家伙一万英镑是要报告经理的。

一万英镑到底是什么购买力请参照第一章的作品相关。

不大的功夫,职员从楼上下来,满脸堆笑地说,“这位先生,请跟我来,经理有请。”

叶奋韬回头对众人说,“先在楼下歇会,我去会会洋鬼子。”

走过二楼宽敞的走廊,在一间靠街的房间,一个高大的西洋人热情的迎接他。

推门进屋,只见屋内很宽敞,靠左边的墙是一面放满瓷器和工艺品的玻璃柜,对面是一套5人沙发,前面有一个精美的茶几,上面摆着一盆很大的鲜花。

当秘书小姐将一杯咖啡放到桌上后,那个洋经理面带微笑说道,“先生,请问我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

“我刚从南洋回来,想在这里做点小生意,刚到,换点钱用,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叶奋韬熟练的英式英语拉近了双方的距离。

“我建议您把大部分钱存到这里,换一部分生活费,等有好的机会再投资。”

“这用你说,老子比你懂得多,现在全球经济危机,你说得倒好,和拉存款没什么两样。”叶奋韬暗暗的想,“好吧,初次见面,以后保持联系,请您安排人员服务吧,再见。”

来到楼下,那位职员快步走来,“叶先生,请到里间,我叫李永文,叫我小李就可以了,刚才经理让我为您服务。您看....”

“哦,现在英镑换大洋嘛价?”

“16块半。”

“那你换1000英镑,剩下的给我存单。”

“好,您稍等。”

很快,一张9000英镑的存单和16500大洋放到茶几上。

叶奋韬看着桌子,只见大洋100个一条,堆满了茶几,“哦,忘了,麻烦你能不能来两个皮箱。”

“没问题,银行都给大客户预备着。”

出了大门,几人拾阶而下,“老叶,咱先得找个住的地方,几天驻旅馆行,时间长了不能够。”

“现在好想房屋中介啊,慢慢来吧,反正有的是时间。”

“先生,您等等。”

“哦,小李,嘛事?”

“有个事,可不知道您感不感兴趣,这不才刚认识有点不好意思。”

“说,别嚒叽,年轻人痛快点。”

“是这样的,我认识一个神父,在安立甘教堂,近期有事要回国,房子委托我找个买家。他要价高,现在洋人国内经济都不好,还没找到。您看,有没有兴趣。”

好嘛,房屋中介来了。

“那你说说具体情况。”

“在教堂后面两条马路,二层,五间房,有地下室,院子不大。当时买的时候是1500大洋,现在他卖5000大洋,您看,要不要谈谈。”

“你先等一下,我和他们商量商量。”

“再说了,您回国不也得有个住的地方。”

“稍等。”

回转身,把尚进勇他们叫到一起,“几位,想吃冰,下雹子。咱们的住处有着落了。”讲完情况,众人很是开心。

叶奋韬转身叫过小李,“小李,先去吃饭,慢慢聊。”

“这事成了,您多少赏点。”

“没问题,你看我像小气的人吗?找家好馆子,就起士林吧。你叫车。”

“好嘞,起士林,七位。”

起士林位于小白楼,小白楼具体指哪,连天津人都还在考证,各种版本都有,现在是指一个区域。

这里以前是德租界,一次世界大战后由中国收回,俄国十月革命以后,大批白俄来到这个地方,几乎使这里变成俄国城。

起士林西餐馆原来在法租界,后来由于打了闹事的法国人才搬到现在这个地方,从此成为天津最有名的西餐馆。

一行人来到三楼的包间,侍者拿着菜单,微微欠身问道,“先生们,这是菜单,请。”

叶奋韬指了指小李,“叶先生,还是您来吧,这的菜都挺贵的,我是没来过几次。”

“你就照这里好的招牌菜点,别给我省钱,咱是大款。”

众人笑成一片,“老叶,这才露出你的流氓本性了。”

“哦,对了,再来瓶好酒。”

一会的功夫,桌子上摆满菜,一瓶俄国葡萄酒被侍者倒满每个人眼前的玻璃杯,叶奋韬端起杯子,“今天我是太高兴了,认识一个新朋友-小李,咱们成了大款,先庆祝庆祝,大家吃好,喝好,喝好,吃好。”

众人又是笑成一片,只剩下一脸茫然的李永文。

注,起士林的招牌菜

俄式红菜汤

鲜果时蔬萨拉

奶油烤杂拌

黑椒牛扒

焗蜗牛

罐焖牛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