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章 初识汉斯

第六章 初识汉斯

“喂,是克里特先生吗?”

“你好,我是,请问先生是....”

“我是叶奋韬,还有印象吗?”

“哦,叶先生,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我是想和你约个时间,电话里说不清楚。”

“好,你看明天上午十点在我办公室可以吗?”

“好的。”

转天的清晨,人力车把叶奋韬送到汇丰银行,秘书小姐将他请到经理室,端上咖啡后,静静的退出。

“克里特先生,您知道一种叫青霉素的消炎特效药吗?”

“当然,可以说是神药,实验的效果惊人,可惜无法大批量生产。自从佛莱明博士发现以来,制造是个大难题,不知您是否提起它。”

“这就是一下要探讨的话题。我有完整的工业化生产的方法,不知道您感不感兴趣?”

“不可能,据我所知,现在很多科学家和药厂的实验室都在研究,可没人能找到大规模生产的方法。您的依据是什么?怎样可以证明?”

“我的一个朋友是个实验狂,在英国剑桥大学博士毕业后到南洋,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可他对做生意没兴趣,每天只是在实验室工作。

实验室是由家父资助的,他主要是研究消炎类的药,因为热带地区伤口很容易感染导致死亡。

他试验的目的是要大批量生产,小批量对付不了太多的患者。不仅青霉素,还有一种药也接近完成。我想说的是,我们可以合作把这件事情变成金矿,您的意见呢?”

顿了好长时间,克里特抬起头,“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我想,金子会堆满这个房间的,不过,我要先和英国国内的药厂,还有佛莱明博士沟通,听听他们的意见。到时我会以我自己公司的名义和你签合同。我的上帝,这太不可思议啦。”

“好吧,我等你的消息,到时我会准备好全部的资料。”

出了汇丰银行的大门,叶奋韬暗暗的想,这有什么,在我们那个年代,这种药哪还有人用?还要做皮试,麻烦。这个时代所有的伟大发明在时间的长河中都会成为过去式。

“黄包车,去小白楼。”他也饿了。

叶奋韬吃过午饭,百无聊赖在街上走着,边走边想,要干的事太多,大本营是一定要建的,只有意租界是安全的,起码到1944年为止,那就有充分的时间。只是钱一定要到位,否则都是扯淡。

“快躲,马惊了。”一声声大喊把叶奋韬的目光拉到不远处,一个白人妇女正在横穿马路,离她大概五十米处,一辆已无车夫的四轮马车狂奔而来。

她已看见马车,可是脚步却没有移动,看样子吓坏了,叶奋韬一边奔跑一边用英语大喊,“躲开,危险。”说话的功夫,叶奋韬不知哪来的力气,抱起她向马路沿冲去。

两人一起狼狈不堪的绊倒在地,马车从两个人的身边呼啸而过。

叶奋韬喘着粗气,看着坐在地上惊魂未定的洋人,“夫人,没事吧,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检查检查?”

“哦,谢谢你,先生,要不是你,后果无法想象。”

“好吗,还是德语。”

“不是这样的,这个时候每个绅士都会这样做的。”叶奋韬用德语说道。

正说话间,一个高大的洋人从远处跑来,来到面前,蹲下身体,“安娜,刚才是怎么了,我只知道马惊了。”

“如果不是这位先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安娜指着叶奋韬说道。

洋人站起身,“先生,对您的勇敢行为我深表敬佩。对我夫人的搭救我表示深深地感谢。”

“没什么。每个绅士都会这样做的。”

“先生,我可以请您喝杯咖啡吗?”

“当然。”

起士林二楼的包厢里,叶奋韬在陶然的喝着卡普基诺,“先生,我正式介绍。我叫汉斯,这是我的妻子安娜。”

“我叫叶奋韬,上个月从南洋回来,现在住在英租界。”

“我是德国人,现在是礼和洋行的经理,先生在哪里发财?”

“哦,那是一家大洋行,我现在还没想好合适的业务,所以还在闲逛。你们都有一些什么业务?也许有我需要的。”

“军火是最多的,还有其他业务,很广泛。但都赶不上军火的销量和利润。你知道,战后欧洲库存的军火很多,德国国防军明年要换装,这些武器都要处理。你们国家各地的实权人物都要扩张自己的实力,所以还是很有销量的。”

“那您对毛瑟公司很熟悉。”

“当然,还有克虏伯,莱茵金属,都是属于比较大的供货商。现在他们都在研发新式武器参加明年的军方评估。”

“有时间可不可以介绍这些公司的代表认识。”

“没问题,你看,现在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服务生,请拿笔和纸。汉斯,我们留下联系方式,如果这些公司有人来中国,请务必安排见面。我的一个内侄要当面请教一下,他有几份图纸和看法要交流,帮我这个忙,好吗?”

“没问题。等安娜检查身体以后,我要宴请你。用中国人的话说叫必有重谢。”

和汉斯夫妇分手后,叶奋韬感到很无奈。现在的中国,国内的各个实力派在拼命扩充自己的实力,马上国民政府要建立德械师,军火的采购量大增,中国的资产源源不断流入外国人的腰包,而他却无力改变现状。

再后来,小鬼子还要让我们当亡国奴,一定要为多灾多难的祖国做点事,这更坚定了他的信念,他清楚了现在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