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2章 协议的内涵

第十二章 协议的内涵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多钟。

从客厅迎出来的是李勇文:“小李,怎么是你?有事吗?”

“叶先生,下午克里特先生打电话,您没在家,所以叫我来找您,他说有很重要的是要和你说,请您务必明天去一趟。”

“哦,回去告诉特里克先生,明天上午十点我一定到。你看,还麻烦你跑一趟,改天请你吃饭。”

“应该的,应该的。”

转天的早晨,叶奋韬晃了晃还有些发昏的脑袋,整理了一下思路,坐上人力车来到汇丰银行克里特的办公室。

“尊敬的克里特先生,请说说您找我来的原因。”

“哦,叶先生,昨天没见到您,不知您在干什么?”

“哦,我和礼和洋行的汉斯先生一起吃饭,喝多了,现在脑袋还有点疼

。”

“哦,是那个军火贩子。”

“他也卖医疗器械。”

“是的,但军火才是他的主业。他们德国人把他们的破烂儿卖到世界的每个角落。好了,现在不说他了,来谈谈我们的事。在说我们今天的话题前,请您保证不会货卖两家。”

“这点我可以保证,毕竟生意的规矩我还是明白的,请放心。那现在说说我们的事吧。”

“我把您说的话传到国内,联系了几家制药公司。大部分对此不感兴趣,由于都经过长期的实验,没有取得任何效果,对此已经失去希望。只有一家公司,它叫葛兰素,他们的董事长认为,一定会找到大规模生产青霉素的方法,只是现在还没有找到而已。所以,他要和您签署一份具有法律效应的协议,由我来做公证人。请您相信,我是有大英公证人资格的。这是涉及的所有文件,请看。”

叶奋韬认真的看起文件。文件是以国际标准写的,克里特的证明文件也没有问题。那个年代的伪造还没有现在这样普遍。就具体的内容而言,对国际合同精通的他,哪里有陷阱是瞒不过他的。其实,他对这份协议还是很满意的。

第一,一切是建立在方案有效的基础上。所有产量的计算方法以现在产量计算,平均每天按一公斤计算。

第二,如果产量提高五倍,享受利润的百分之十。

提高十倍,享受利润的百分之二十。

产量提高五十倍,可以有百分之二的股份,并享受公司股东所有的待遇。

第三,所有的事务由克里特先生全权代理,佣金由葛兰素公司支付。

第四,叶奋韬先生所得可以在任何地方使用国际认可的货币支付。

第五,现在以及以后叶奋韬先生所研发的药品大规模制造方法不得给予除葛兰素以外的公司,本人在未得到公司授权以前不得私自制造

“克里特先生,我想有一处应该补充一个条款。您要知道,以前的研究经费,包括设备,物品,人员,行政等各类费用不得计入成本,只有从现在开始的费用才可计入。”

叶奋韬明确的知道,几乎所有的药品在前期投入是非常巨大的,如果摊到成本,那在前几个月的财务报表中的反映是亏损,那就意味着有几个月什么也得不到。别看青霉素开始是软黄金,那是要有产量才能挣钱。即使有了方法,到熟练,平稳的产能还是要几个月的时间。

“叶先生,您的这个建议可不可以给我时间和葛兰素公司沟通,只要几个小时。”

“可以,我正好看看街景。”他知道,在巨大的经济利益面前,资本家是贪婪的。只要有利益,哪怕是敌人都是可以改变的。

出了汇丰银行的大楼,叶奋韬信步来到被当时称为“东方华尔街”的解放北路。

“去看看横滨正金银行,朝鲜银行,有机会抢它一下子,打击一下小鬼子。”他暗暗的想。

横滨正金银行离这里不远,它是一个三层的混合结构,局部是四层,正立面是八棵科林斯式的巨柱构成柱廊,沿街面很开阔,透出建筑不凡的气度。

站在台阶上,视野开阔,附近有一条小路可以迅速到河边,只要有船,过了河就是意租界。

朝鲜银行是日本的傀儡银行,在一个街角,门口很小,一面临街,一面在通到河边的小路上。

进了门,几乎不知道里面会发生的事。

“很好,过了河,就是意租界,看你知道了也没办法。”

时间差不多了,叶奋韬回到汇丰银行。

克里特已经重新在文件上做了说明的补充条款。对生产方式和产能,叶奋韬没有什么担心:“要是出了问题,那英国的那帮医学博士们干脆找块豆腐撞死散了,就等着数钱了。”

叶奋韬走出大门,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今天一定要好好庆祝一下,和大伙潇洒潇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