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3章 食为天的来历

第十三章 食为天的来历

“叶叔,这些日子收获不小,起码有两处房子符合要求。”

吃完晚饭后,姚家兄弟说道:“一处在解放南路以前的小刘庄车站附近,以前是德租界,现在属英租界,是个十字路口,开饭馆可以,进出方便,关键是地方大,好操作,我看了,起码有五亩地。房主要价两万大洋。

一处在南楼附近,以前也是德租界,现在不是租借地了,在大沽路向里走200来米,地点很隐蔽。地方也很大,光堆场就有整个胡同宽。估计也有五,六亩地的样子,要价也是两万大洋。

两处都没什么建筑,基本都是一面有几间,正好我们自己建我们需要的式样。”

“行,联系卖主,我和你们过去看看。如果行,马上那个办手续,钱也不能光在银行躺着。对了,老二,现在银行还多少钱?”

“十二万

。 ”

“还够用,等两个月,药的钱就差不多来了。武器更能卖大钱,黎明,抓紧时间画图纸,还有,今天出去的时候下午叫孙志武来一趟。”

”老叔,你是不是要把他们拉过来。”

“对,现在得拉人了,别到时候没人,还打什么鬼子。各位,看见合适的别含糊,拉人。”

下午,姚家哥俩陪着叶奋韬来到小刘庄车站后面的地点,房主是一个带着宽边眼镜的中年人,早早已经在那里等候。房子的正面足有五十米宽,进深要有二,三十米。

推门进院,院子内部空荡荡的,靠左手有几个隔间。看得出来,已经好长时间没有人来过。

屋后有一个大门,外面是一块空地,杂草已经有一米多高,四周有两米多高的围墙。

回到屋里,叶奋韬对着房主说:“这地儿以前是干嘛使的?”

“以前,家里有点钱买了这块地,这不离小刘庄码头近,德国的轮船公司正好把这当堆场,怕淋的东西放屋里。后来,紫竹林那块大规模建码头,有钱的人就在附近盖仓库,这里租的人少了,后来就没人租了,您看,这不好长时间没人啦。”

“那您建房不就得了,然后卖房或者吃租子。”

“不瞒您说,现在家里没钱了,都是那小鬼子弄大烟闹的,除了我,家里娘俩,都抽没了。这不,才要卖,要不,吃饭都坚持不了多长时间,您还是多赏俩。”

叶奋韬走到门口,心中充满酸痛,毒品,害了多少人,就是现代也没法根除,更别说那个时代,多少人把家都败了,最后倒毙街头。

其实,他对地点很满意,往前能到西郊,再到静海。建好了,连南郊,郊县都有了,形势不好,过河也近。

再说,正是一个十字路口,人来人往,传递消息,递送情报都很适宜,利于各种身份掩护的人。

打定主意,他回到屋内

“我说,不是我不愿意多给你点。你看,你这嘛也没有。只有地,我要盖房还要花不少钱,你说是吧。”

“您说得对,当时买地1500大洋一亩,这有六亩多地,盖房子花了3000大洋。”

“对啊!现在这地儿不是租界了,现在一亩地最多1000大洋,你说我给你多少合适?”

“您看,我能回本就行,您看着给。”

“这样吧!我也不是那样小气的人,老二,当时和你说多少?”

“两万。”

“那是太多了,一万五吧!你看呢?”

“得,就按您说的办。”

“回头你和我侄子把手续办了,钱到汇丰取,要是没别的事就这样了。”

送走了房主,约好办手续的时间,姚水明说道:“叶叔,咱还看不看那一处?”

“明天再说吧!下午得见孙志武,把人码齐了,再安置安置。”

推开家门,兰黎明拉着孙志武迎上去:“老叔,我把孙大哥叫来了。”

招呼两个人坐下后,叶奋韬不紧不慢的掏出雪茄点上:“志武,今天咱爷们说说不见外的话,都别揣着,掖着,行吗?”

“我已经把您当成我叔了,瞧您这话说得。”

“好,我先和你说一件事,你那天和一个弟兄在日租界打一个叛徒的时候,在你们住的院里房上是不是好像有人偷听,可你上房没看见人,然后你们搬家,有没有这回事?”

“这事您怎么知道的。”说这话的时候,孙志武很冷静地坐在沙发上。

“小子。行,遇事不惊。”叶奋韬暗暗点头:“那人是胜强,我能不知道吗?我只是请你讲讲你的故事。你讲完了,我还有个事听听你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