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4章 孙志武的故事

第十四章 孙志武的故事

让孙志武一说就不得不提到两个人,陶尚铭和殷汝耕。

陶尚明是浙江人,早年留学日本。在早稻田大学毕业后加入奉系军阀。

在皇姑屯事件,张作霖被炸死后,是处理善后的五,六个核心成员之一。

后来被张学良任命为滦榆专员,就是河北冀东这一带。

可是冀东还有一个蓟密专员,那就是殷汝耕,他们各行其是,都是一个级别。

孙志武从保定军校毕业后,那是华北是奉系军阀的天下。由于他作战勇敢,在剿灭各类土匪的战斗中屡立大功,很快成了连长。

其实,那些所谓的土匪都是日本人扶植的,目的就是扰乱华北,达到他们的侵略目的。

正赶上陶尚明发现了这个人才,让孙志武做了他的警卫连长。从此,他按照保定军校的方法训练警卫连。不管怎么说,警卫连在当时算是很有战斗力的。

不仅如此,他还不断的把以前自己带的老兵带进来。陶尚明是个文人,对这些事不愿意过问,还给警卫连换装当时认为最好的德式装备。

三十年代,那殷汝耕一心一意要当汉奸,在日本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的不断运作下,他是铁了心,想在冀东搞一个“冀东防共自治政府”,说白了就是日本的傀儡政府,仿效溥仪,成为日本人的走狗。

但当时还有个陶尚明,所以日本人开始活动。

孙志武清楚的记得事发之前几天的情况,这勾起他痛苦的回忆。

有一天,殷汝耕陪着一个日本人来到陶尚明的办公室。进去不大一会,屋里传来争吵声。孙志武担任整个的警卫工作,所以急忙向屋内奔去。

推开门,之间三个人都站着,面色通红

。那个日本人看见孙志武进来,对着孙志武粗暴的喊道:“滚出去,谁让你进来的。”

陶尚明摆摆手,示意孙志武出去。又过了一会,殷汝耕和那个日本人甩门而去。

孙志武赶紧冲进屋里,只见陶尚明呆呆的坐在太师椅上。“长官,您没事吧。”

“没事,只是他们逼着我当汉奸,这我不能答应。你赶紧告诉你手下的弟兄们,这几天长点心眼,精神点。我琢磨,日本人不会善罢甘休。”

又过了很平静的三天。

“连长,不好了。滦县已经被殷汝耕的人占了,弟兄们都被缴械了,一块来的还有日本人的一个小队。现在正奔咱们这来了,怎么办?”

正在这时,陶尚明走出屋子:“我刚接到电话,日本人已经动手了,现在冀东是非军事区,援兵是指望不上了。赶快收拾东西,往天津撤,晚了就来不及了。”

“我和他们拼了。”

“拿什么拼?咱走,这事自有少帅解决。”

陶尚明的家眷拿着细软,随身物品上了两辆汽车,警卫连跟在后面,匆匆离开。

当殷汝耕带着日本人赶到的时候这里一个空无一人。跟来的日本指挥官今井房太郎命令那个小队的日军务必赶上,要活着抓到陶尚明。

孙志武带着警卫连护送着两辆汽车向天津方向走着,只要到了宁河县城就基本安全了,那里有二十九军的驻军。

日军那个小队速度很快,都是乘车,还有三辆摩托车。几个小时的功夫,已经能遥遥看见警卫连的后卫。

担任后卫的三排长跑过来,立正向孙志武报告着情况。

“马上布置阻击阵地,让专员到宁河搬救兵。小日本,我和你拼了。”

随即,他跑到车前,拉开车门对陶尚明坚定的说:“专员,我们在这里阻击,您快走,到宁河搬救兵

。”

“你有把握?”

“来的小鬼子才五、六十人,没问题。”

这一点,孙志武想错了,当时日本刚开始侵略中国的时候都是它的常设师团,战斗力在世界上也是一流的。

别说孙志武的加强连有180人,实际上再多出一倍和小鬼子的一个小队打野战恐怕也不是对手。

这里关键的原因就是重火力的差距,尤其是小鬼子的掷弹筒,那时的命中率有恐怖的百分之八十五。

讲到这里,孙志武深深的埋下头。

“好了,别往下说了,下面发生的事让黎明讲,你看和当时符合不符合?”

“应该是这样的,日军先是一门92式步兵炮射击你的防御阵地,由于是临时构建的,造成人员大量杀伤。

然后步兵以三角队形的散兵线试探冲锋,你方机枪一旦射击,日军的掷弹筒将你方机枪消灭。

最后当日军人员冲锋的时候,你方的火力压制不住,被迫拼刺刀,日军三人配合的拼刺方法你方无法破解,导致阵地被突破。

即时你们顶住第一次进攻,后面失败的结局无法避免。”

随着兰黎明的话,孙志武张大了嘴,惊骇的说不出话来。

“叶叔,黎明当时在场吧。”

“怎么可能,他是专家,一分析不就知道了。”

“我不相信。”

“好吧!咱不说这个。你觉得,给你一次机会,你能在对等的情况下消灭小鬼子吗?”

“不能。”

“为什么?”

“战斗力不行,武器不行,战术不行

。以前在军校学的就是日本的步兵操典,当时没觉得有什么高明的地方,当真正一交手,还真的不行。”

“现在我要告诉你,如果我能让你和你的弟兄达到和日军一比二十的战斗力,你愿意为此付出吗?”

“不可能,办不到。”

“那你相信黎明一分钟把你打翻在地吗?”

“他,斯斯文文的.....”

“到院里试试。”

孙志武和兰黎明到了院子里相对站好,孙志武二话不说,右手的拳头飞快的向兰黎明面部打来,兰黎明不闪反进,双掌一切手肘,飞身撞向对手,脚下反勾对手的脚踝,登时把孙志武甩了出去。

“怎么样?”

“他太快了,我跟不上。”

“所以,以后给你和你的弟兄们找个教官训练你们,没本领拿什么打鬼子?”

“不会是黎明吧?”

“不是,是王胜强。他是全才,到时你就知道了。我现在要你一句话。我拉队伍打鬼子,你来不来?”

“那还用说,剩下的弟兄都和小鬼子有血海深仇,他们不打,地下的兄弟们能干吗?”

“好,你那还有多少人?”

“没伤的25人,轻伤5人,重伤3人。还有家眷,孩子共计5人。”

“这样,从现在开始,所有的人每月30块大洋。如果以后打鬼子壮烈了,活着的亲人1000大洋。”

“行,活着有人管,死了有人埋,还能打鬼子,这样的好事哪去找。干。”

“那现在咱是自己人了,一切听我安排。回去等等,我买好地,建好房。听我招呼就是了,我会叫老大,老二通知你。现在,先拿500大洋把受伤的弟兄送到医院,好好治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