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5章 杂货店的用途

第十五章 杂货店的用途

早晨的空气很清爽,叶奋韬伸展了一下身体,感觉精神抖擞。叫上姚家哥俩直奔天津河西南楼。

那套房子坐落于沿大沽路向西200米左右的地方,有一条可以并行两辆马车的马路,在当时可是一条很宽的马路,这条马路一直通到广东路,在一个十字路口,转向向南的一条小巷,整条小巷一直通到下一条马路都是这套房子的范围。

当叶奋韬三人转进小巷的时候,小巷的门口迎上一人,抱拳拱手:“敢问是叶先生吗?”

“我就是。”说完,叶奋韬仔细打量来人。

只见此人,五十左右的年纪,穿一件灰色的长衫,脚上是一双圆口布鞋,里面是白色的袜子。

脸上戴着一副黑色的眼镜,是圆圆的那种,整个一个账房先生的打扮。

“请问,您是房主,以前没见过您。”姚水明看着他很疑惑的说。

“不是,以前那个是我们那的伙计,我是账房。今天奉我家主母之命来的,请到院里说话。”

推开一道很宽大的门是一个过廊,再向前就是一个很大的院子。

“叶先生,您看,这房子没什么建筑

。左手是账房和苦力们驻的房子,右手那几间是厨房,柴房和放乱七八糟的东西的地方。这个大院子是堆盐的地方,以前有一个大的活动顶棚。”

叶奋韬四面看了看,有些不解的问道:“找您这么说这地方以前是盐商的产业。我就不明白,盐商不都是很有钱吗?干嘛要卖地?”

“不瞒您说,这地儿以前是天津老八大家之一的长源杨家的。可是家门不幸,他的小儿子迷上了--花会,这不,欠了袁三爷好几万大洋,还写了字据。

按说,杨家这么大的产业也不在乎几万块大洋,可是现在杨家也还是走下坡路了,几万大洋也拿得出来。主母只是不想让老爷知道,偷偷让我卖地把钱还上,房子杨家有好几十处,平常老爷也不太在意,这事偷偷的做完了就能瞒过老爷。”

袁文会的花会设在日租界秋山街(今锦州道),设有老筒和新筒两种玩法,早10点、下午4点各开一次,由任渭渔一人作筒,另雇数名账房先生和众多的跑封人。

跑封的都是些游手好闲、没有固定职业的人,他们依仗袁的势力欺压百姓,诈财行骗。得到花会赌博题目后,他们四处兜售,收进押花会的赌资,每天向账房交账。他们没有工资,全凭中彩人赏赐的喜钱,但行内有规矩,给少了还不行。

由于玩法新颖,参与赌博的人足不出户,坐在家里就能押注,因而赌徒深入到社会各角落各层次。花会比牌九厉害得多,它有三十六门,分上十八和下十八,也即三十六个题目,每个题目有一句歪诗,叫赌徒利用梦幻想象来押,如果押中,可得原注三十六倍的彩头,即押一赔三十六。

赌徒们财迷心窍,像中了魔一样,成天聚集在一起“研究分析”,把梦中所见与歪诗联系,甚至求神、问卜、讨签、圆梦。

任渭渔做筒有独到的一套方法,每天先由跑封人所报三十六门的押注中,统计出每门的押注多少,抛开多数赔少数,避重就轻,目的是叫花会多得收入,少出赔头。

为了笼络人心,当然也会叫个别幸运者中彩。跑封人在兜售过程中大肆宣传中彩人情况,引人上钩。为了渗透到百姓人家,花会的赌资不限,可以是上千上百,也可以是几元几角,许多穷苦人抱着侥幸心理,将一家人的活命钱投入花会,断了柴米

1元的投入,36元的回报,这极大的诱惑让无数人深陷其中,输了钱想捞本,不择手段弄钱再赌,结果倾家荡产、家破人亡。而作为花会保护伞的袁文会设赌抽头,不管谁输谁赢,一律见十抽一,天长日久,所有赌徒都是输家,只有设赌开局的他才是永远的赢家。

花会盛行时,人们街谈巷议的话题都是花会的题目,许多人无心正业、神魂颠倒,终日做着发财梦,可到头来却落得一无所有。害人的花会一直兴旺了十几年,直至日本投降,袁文会被关进监狱,才逐渐销声匿迹,而成千上万的赌徒却成了永久的被害者。

“哦,你说的袁三爷是不是袁文会?”

“是啊!他在日租界不干好事,又是个混混儿,主母不愿意闹起来,所以.....”

“行,我明白了。咱们说正事。”

“这地方没什么建筑,就是地值点钱,您给一个准数,不是太黑差不多就行。”

“两万大洋。”

“您不实在,您给我算算,那值这个数?”

“这......”“还是的,您的价不靠谱吧。照我看,顶天值一万大洋,您看呢?”

“我当时吧!没和您这位小兄弟说清楚。”回头看了看姚水光:“这个房契还有大沽路对过那片空地,有个三亩多地,那有一个看地的小房,我带您过去看看。”

除了小巷,穿过大沽路,靠路边一大块空地上有一个孤零零的小屋,四周拉着木篱笆。

“您看,地方远点,当时是两块地的房契。后来写到一块了。这不,我都带着了,您看是不是这回事?”叶奋韬接过来一看,还真是回事。

“不是我埋怨您,您要早和我侄子说不就结了。加一块有十来亩地。”叶奋韬貌似恍然大悟的说。

其实他看出来这个账房先生不简单,不光是说话,是说话的时机透着狡猾。

“您看,这是临街的地方,建起来就可以开买卖

。在这谈好,后面取货,这不也挺好。”

“行了,我知道您嘛意思了。再说下去就没意思了。两万就两万,回头和我侄子办手续。”

回到家,叶奋韬把兰黎明叫过来:“今天和老大,老二又看了一处。我的意思,做杂货站的那处房子安置孙志武那的有家眷和腿脚不利索的,让他们以后安心。

做饭馆的那处要挑身体好的,那是个据点。房子找比利时的仪品公司设计,资料上写得明白,1937年就回国了,不用担心泄密的问题。

房子要造的结实,墙要半米厚,用钢筋混凝土。”

“叶叔,您这是要盖碉堡。”

“差不多,保不齐有事,暴露了,内部出了叛徒了,好能坚持有时间想办法。这个都不好说。靠马路的回头再研究,反正那是里面的眼睛和耳朵。

建的要复杂点,不要怕花钱。两处都一样,基本上地下一层,地上两层。你们三个人好好研究。”

叶奋韬走向门口,突然又像想起了什么?转身说道:“还有,现在钱还没到位,先交个定金。让孙志武哪的身体没问题的都来,不过,车夫还要留几个,以后还要用到。”

注,津门老八大家

指的是津门在清末民初的富商。以后,除了正兴德穆家以外,其余的富户基本消失,代之以九大家。

天成号韩家海运起家

易德裕高家盐业起家

杨柳青石家漕运起家

土城刘家粮食起家

正兴德穆家茶叶起家

振德黄家盐业起家

长源杨家盐业起家

益照临张家盐业,钱庄起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