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6章 青霉素的回报

第十六章 青霉素的回报

“请找叶先生

。”电话另一端传来克里特的声音。

“我就是,克里特先生。”

“有个好消息我一定要当面告诉你。”

“没问题,一个小时以后见!”

当克里特在办公室门口见到叶奋韬的时候,当即给了后者一个大大的拥抱。

“亲爱的叶先生,我太激动了。经过三个月的努力,使用您的方法让产量提高了500倍,所有参加这件事的人都认为像您这样的天才应该到大英帝国发挥您的才干,成为拯救人类的上帝的使者。”

“有嘛可高兴的,在我所在的时代这根本没什么?要是干不出来才怪。”叶奋韬心中暗笑:“是吗?那要感谢我那个天才的疯子朋友,是他带来的这一切。我们到屋里谈,好吗?”

两个人在屋里落座后,一边喝着秘书小姐端来的咖啡一边轻松地说话。

两个人没有了刚才的激动,有的只是即将分赃的快感。

“叶先生,事情已经很明显了,您的配方是一座金山,听说你那个天才朋友还有一种即将问世的药,想必也是很值得期待。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建议,不知先生可不可以考虑?”

“请讲。”叶奋韬心中暗笑,资本主义的本性暴露出来了吧!看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我认为,对英国的事务我比您熟,操作起来也还得心应手。想必您也知道,作为汇丰银行的董事,我在政界,经济界都有很多关系。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帝国,在世界各处都可以积极的发挥作用。这一点,想必您没有疑问。”

“请说重点。”

“我的建议是,可不可以我注册一家英国公司,您不用投入一分钱却可以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由这家公司来全权代理您朋友的发明,和世界上所有的公司打交道。这样我觉得可以更好地发挥彼此的优势,取得最大化的利益。”

“没问题。”叶奋韬想都没想回答道,其实是给了克里特一个错觉,叶先生上当了。

“那真是太好了

。现在我就拟定需要准备的文件。相信一个星期之内,您过来签字就可以生效了。”

“不过,现在有一个问题。”叶奋韬幽幽地说道。“该死,这家伙是不是要反悔.....”

“克里特先生,那与葛兰素公司的合同还有效吗?”

“当然,已经签字了。我说的是一年以后。”

“那就没有问题了。从现在开始,我们是合伙人了,用中国人的话说叫一根绳上的两个吗咋。”

“哈,哈,哈。”克里特也长舒了一口气。

“那么,我看看第一年每个月我可以得到多少?”

“是这样的,基本产量维持三个月,以便从中发现问题和找出需要完善的地方。这三个月每个月是四万英镑。后面随着产量的扩大,应该在八万英镑到十六万英镑之间。这是头一年。”

“噢,以后的情况,我的合伙人,你的计划是什么?”

“第二年你是葛兰素公司的股东,我们的公司成为亚洲的总代理,只有我们一家可以经销青霉素,它的药品名字叫盘尼西林。”

“那很好,请找一家合格的会计师事务所。作为股东,我要看每个月的报表。”

“那是一定的,请放心。”

走在回家的路上,叶奋韬兴奋的表情溢于言表。这是到这个时代正道的第一桶金,从任何角度讲都要庆祝一番,毕竟现在每个月已经有大约65万大洋,对要干的事来说是远远不够的,但总算是能够启动了。

家中只有王胜强,其余的人都在忙自己的事。

尚进勇和兰黎明在热恋中。

姚家哥俩忙着找房。王胜强也是也写个不停。

得,想庆祝赶明天再说。

直到晚上十点多,总算所有的人都回来了

“各位,还要开会,今天本来想庆祝的,各位都有自己的事,我也没法干涉。不过,明天先放放,对现在的情况要有个总结,每个人说说各自的进展情况。不用考虑钱的问题。”

“老叔,我这里把图纸按步兵轻武器,步兵重武器,步兵支援火炮,重炮,轻型装甲车,轻型坦克,重型坦克,火箭炮做了分类。按照现在的材料和工艺水平都是可以做出来的,只剩下口径问题。另外,赵家绸缎庄的事有时间和您详谈。”

“叶叔,我这里特战队训练材料都写好了,现在剩下要建训练基地的问题,一定要两处。”

“叶叔,我们哥俩找了现在共十二处房子,钱到位了马上办。”

“回头到汇丰要个支票本。”

“好嘞,现在主要是人员问题,只有孙志武的三十几个。医院里的好了不会超过四十人。您说过,要有把握,所以只能慢慢找,这事您得多劳。”

“老叶,我这里准备一个日式料理,房子在书画社边上。那个日本人要回家。在海光寺附近建一家日式料理,房子山下惠子联系好了。主要是了解日本军营的动态。武器放在头一家,内部我改造一下。原因是山下惠子比较可靠,有时间和你详细讲。”

“我在意租界看好一片地是汉斯推荐的,他和意租界的领事认识,到时还要好好打交道。

是建大本营还是药厂,没拿准,因为我还想建一个小型兵工厂。

西餐馆是现成的,有个犹太人要去美国,我看见盘店的消息。

咖啡馆我想建在海河边,地点还没找好。

另外,如果军火生意谈下来,我估计汉斯要参合,他是商人。

那么,我可以用他老婆的名义注册德国公司,起码到抗战胜利前咱有了最后的庇护所,不至于很快就挂了。

明天开始花钱,老尚20万。黎明,老大,老二各10万,房子的事抓紧吧。私事单独找时间个别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