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8章 汉斯的心思

第十八章 汉斯的心思

“尊敬的叶先生。使用若看小说阅读器看千万本小说,完全无广告!【.b.?新.】”电话的那一头传来汉斯的声音,“请到我的办公室,我有很多的事情要和您商讨。”

“好的。”放下电话,叶奋韬转头对兰黎明说,“买卖来了,你准备准备,和我一起去礼和。”

在礼和经理汉斯宽敞的办公室,汉斯说话的声音很平静,但叶奋韬听出了一份惊慌和担心。

其实,在来的路上,叶奋韬已经打定主意,好好利用德国的招牌干自己的事。

只要能打鬼子,钱倒不是问题,利益可以分给汉斯一些,还要利用一下安娜。

汉斯对此根本没有察觉,他只是想着他的要求会不会不答应,那可不是一点钱,而是一大笔钱。

“叶先生,毛瑟公司已经正式通过我向您发出信件,经过武器试验对这款自动步枪和手枪非常满意,军方代表在测试中给予很高的评价。这是两款武器的设计费10万美元的支票,信件的原件请您过目。”

叶奋韬接过文件,仔细的阅读起来。

文件不长,毛瑟公司在文件中说明,毛瑟公司试验的口径是由毛瑟公司提供的和的步枪样枪加上9mm的手枪样枪。

毛瑟公司为了适应步枪口径,对枪的个别部分做了调整,有的地方改的还挺大,基本是变形枪。

毛瑟公司对枪械的设计思想给予很高的评价,认为是一个革命性的突破,后面还有一份军方的详细测试报告。

毛瑟公司武器设计部门给出的意见是,所有性能指标远远超过现役各国制式武器,综合性价比评分为完美。

看完文件,叶奋韬看了看汉斯,“汉斯先生,您不是为了10万美元的设计费专程让我来一趟吧。现在谈谈您的想法吧。”

“这个老狐狸,看意思,不是怎么好谈的,只要不是条件太苛刻,毕竟他是中国人,能见过什么世面。”

想到这里,汉斯清了清喉咙,“叶先生,我是想谈谈我们合作的问题。您那里有领先的技术,我这里有人脉,通道。我们可以合作挣大钱,您认为呢?”

“确实如此,合作可以双赢,但不知道您的想法是什么?”

“明人不说暗话,叶先生,我是想由您把图纸给我,再给我一个你们想要的价格,由我来和德国的公司打交道。不仅仅是毛瑟,还有克虏伯,莱茵金属等等,我相信,只要兰先生不停地提供他天才的设计,我们就可以财源广进。

这样,您得到您想要的,我也能得到我想要的,对双方可以达到利益的最大化。”

“这事我要想想。”

“那当然,现在是午饭时间,我已经通知安娜在家准备好了,她也很期待和您见面。请。”

“你真给了我一个惊喜。既然这样,恭敬不如从命。黎明,赶紧买鲜花,巧克力和红酒,别让人觉得咱失礼。汉斯先生,我们可以再喝一杯咖啡。”

汉斯的家坐落在泰安道一座幽静的小巷里,是一个典型的哥特式建筑,汽车在进巷口的时候按了几下喇叭。

当他们来到建筑门口的时候,安娜已经在门口迎接了,“亲爱的叶先生。”说着见面就给了叶奋韬一个大大的拥抱,“其实早想请您到家里了,只是您太忙了,所以汉斯没好意思请您来。今天我早早的准备,就是让汉斯一定把您请到家里。”

“别装了,还不是早早预备好了。”叶奋韬暗自苦笑,“亲爱的安娜,你真的是愈来愈漂亮了,今日冒昧打扰,时间匆忙,我带了一些礼物,希望您能喜欢。”

“哦,这是我最喜欢的巧克力品牌,还有我喜欢的红酒,您真是太好了。请进。”

“装,继续装。”

进到屋内,餐桌上已经摆满丰盛的西式菜肴。看样子,还真是准备了很长时间。

在宾主频频举杯中,气氛在一点一点的升温。

“叶先生,今天我非常高兴,您是在中国上帝送给我们最好的朋友。如果没有您在小白楼救我,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样?感谢上帝,让您这个天使降临在我身边。”安娜满怀感情的说道。

“亲爱的安娜,那是每个绅士应该做的,上帝是眷顾每个好人的,尤其是向您这样美丽的夫人。”

“尊敬的叶先生,我代表我的全家一是感谢您救了安娜,二是我希望今后我们成为真正的朋友。用中国人的话说是推心置腹。”

“那是,现在我们已经是这样了。为了我们的友情天长地久,干杯。”

在融洽的气氛下,这顿饭吃到了下午四点。

在安娜收拾餐桌的时候,汉斯,叶奋韬,兰黎明在沙发上喝咖啡,谈话自然回到上午的话题,“我对您的建议没有异议,我也认为是一个双赢的好办法。

不过,我有一个额外的要求。您也知道中国现在的情况,凡是洋人开的洋行都有诸多特权和便利。我的意思是以安娜的名字注册一家公司,她不负责实际的操作,为此,给她百分之十的股份分红权但不享有股份。

在需要她必须出现的场合她才出现,地点我想安排在意租界,还要请您联系意国领事买土地建办公设施和厂房。

主要是与人道主义有关的,比如医院,药厂,修理厂等到。这样在必要的时候可以给我的同胞以必要的帮助。”

“我同意,这样我就是一个慈善家了。”随着话音,安娜兴冲冲的来到面前。

“既然安娜都同意了,我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那太好了,安娜,您等我的消息,到时我会通知您。汉斯,明天兰先生会和你联系图纸的事,那今天我们先告辞了。”

“好的,我送你们回家。安娜,请递给我外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