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9章 良缘暂缓

第十九章 良缘暂缓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已经到了1934年

现在,天津市内联络点的建立已经初具规模。

姚家哥俩已经在全市买下二十五处房屋,除了作为大型的最初两处,其余的都是外面是门面,里面是大小四合院的布局。

现在的工作是在找人修理房子,可是现在最担心的是人员,每个地方都要有至少两个人,稍微大一点的院子还得多。

现在满打满算才只有35个人,杂货站有12个人,饭馆有12个人,再加上家属就没剩下几个人。

而且,叶奋韬还在要求买不在街面的四合院。

1934年的中秋节,所有的穿越者聚到一起,情绪都有些高涨,所有的事情到现在为止还算顺利,大家举杯痛饮,话就多了起来。

“黎明,也不用单独谈了,说说你和老板娘的事,接下来是老尚,现在都不是外人,没嘛不好意思的,有一条,不许藏着掖着,放开讲。别人别着急,以后我保证你们找的老婆不比他们的差。”

兰黎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从那次吃饭谈起吧!胜强还说让我详细的说,今天大家都在,一块听吧。”

那一天,齐英梅在自己的店里心情大好,笑着对兰黎明说:“黎明,你老家不是天津,说好了你必须听我的,咱们不去天一坊了,咱们去狗不理吃饭。”

“那不就是吃包子吗?”

“不和你废话。生子,和小楠看好店。黎明,咱们走。”

“小楠是谁?”

“在后面,你没看见,在轧活,是我表妹,生子他妹子。”

狗不理位于和平山东路,劝业场后身。以前也不在这,后来搬到这里。

提起天津,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狗不理的包子,其实他还有自己的招牌菜,当然,它做的包子盖过了所有的风头。

在狗不理楼上的雅间里,齐英梅和兰黎明相对而坐,只是默默看着对方,那眼神其实也说明了一切

。用现代的话说叫--你懂的。

“二位,菜齐了,慢用。”

“别急,叨咕叨咕。”

其实,天津的饭馆在上菜的时候都报菜名,店里伙计看他俩的意思,就想知趣离开。

“好,您了。这是金牌罗汉肚,津葱烧辽参,龙井虾仁,极品鲍鱼皇。汤是砂锅菌菇翅,三鲜包子等您喝完酒再上,怕凉了。”

“你看,这是我点的,你还要点吗?”

“挺好的。”

“这酒还是换了吧。来点烈性的,直沽高粱。”

“好嘞。”

“别换了,下午还有事。”

“甭理他,我说了算。去啊。”

“得,马上。”

当两杯直沽高粱下肚,两个人的话多了起来。

其实,兰黎明那叫揣着明白装糊涂,齐英梅做的事正和他的心思。

“看不出来,你怎么斯文的人还会功夫,还不一般。”

“那里,我在大学学的是机械设计,不是武术。”

“哪个大学的?”

“燕大。”

“我是河北师范大学的,看我们学校武术队那帮人应该打不过你。”

“那你怎么当老板娘了?”

“嗨,这不赶鸭子上架,家里没人了,我只好不当老师了。”

“看不出来,还像这么回事。”

“你现在干什么?”

“刚和我表叔加上几个朋友回国,还不知道干什么好?你个出出主意

。”

“你对国内不了解,现在日本人要打进来。”

“你怎么知道?”

“我在大学参加了女同学会,你知道吗?很有名。”

“不知道。”

“那有人讲道理,宣传抗日,感觉挺兴奋的。”

“你难道是.....”

“不是,我不管什么政党,对政治没兴趣。但我是中国人,鬼子来了不能当亡国奴。”

“对啊!可是?你想过没有,怎么打鬼子?喊口号行吗?”

“那像你一样有功夫不就行啦。”

“没这样简单,现在都是用枪。”

“也是,可咱还有29军在这,他们有枪。”

“这个一句两句说不清楚。这样,我要打鬼子,你参加吗?”

“当然。不过,我是你什么人?干嘛和你***鬼子。”

“包子来了,热乎的。先生,夫人,这可是我们的招牌,您品品。”说完,转身便走。

“你瞧瞧,还说没关系,外人都看出来了。”

“一会骂他,这哪跟哪啊。”

“还真好吃,趁热。”

“结账。”

“来勒,一共是3块大洋。”

兰黎明递过钱,伙计刚转身要走:“我说这位小兄弟,你说话姐爱听,这块大洋赏你了

。”

“得了,谢谢您了。走好,经常来。”

“那以后,大家都知道的。”

“你小子这就是一见钟情的典型。不过,我要提醒你,人一定要看准,别看你和胜强是党员,在现在这个时期,我们只打鬼子,不能参与政治。

倒不是怕,而是以后的历史大家都知道,按现阶段的实力打不过鬼子,所以我们要有很长的准备时间。

中国的局势挽救不了,起码在天津这块让乡亲们少受点罪。”叶奋韬说完,大家频频点头,表示了认可。

“老尚,该你了,当个长辈得做个榜样。”

“我这里只有一件事可讲,感情方面的事没什么说的,无非就是谈谈艺术,大家知道,我喜欢日本女人,当然,现在时候不对,我想好了,当个名义上的汉奸也不错,至少到时给你们打打掩护。只是刚才老叶说了,人要看准。

我说说,你们大家看看还要不要发展下去。”

原来,那天尚进勇来到樱花书画社,山下惠子不在楼下,尚进勇自己走上楼,远远地听见屋里在打着电话。

尚进勇放慢脚步,轻轻的走到门口,只听见山下惠子正和电话里的人在轻声争吵。

听了一会,他明白了。山下惠子肯定是日本反战同盟的,她和同伴之间对做事方法发生很大的分歧,对方要采取激烈的方法,她是属于温和派。

尚进勇悄悄地退到楼梯口,在踏着楼梯的同时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惠子在吗?”

“在,请稍等。我正在换衣服。”

“这样说,我还真的无话可说了。不过,话说回来,想结婚得等老大,老二他们的饭馆建好再办,现在不行。

不管以后人在哪,手机,电脑都要放在大本营,我们的经理办公会现在时代的人一个也不许参加,不管是什么关系。这是纪律,大家必须无条件遵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