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0章 盛家铁铺

第二十章 盛家铁铺

现在,他们的白天的家显得空荡荡的。

尚进勇和兰黎明每天早早出门,姚家哥俩忙着各个联络点的准备工作,只剩下叶奋韬和王胜强。

他们每天的谈话内容就是如何建立城市特战队和野战部队以及装备,人员的选拔标准,训练地点等等。

通过讨论,结合天津的情况,他俩有了以下的共识。

因为汉斯的缘故,现在的武器已经被王胜强选定,只是数量还拿不准,还要等兰黎明基本的计算结果。

1,斥候的配备--92式手枪2把,弹匣6个,配消音器,飞爪,小弩弓,望远镜,多用途匕首,小型定时炸弹.

2,突击手的配备--ak74突击步枪,带4个弹匣和50发子弹的备用弹药,92式手枪1把,弹匣2个,日式手雷4个,多用途匕首,飞抓

正副队长两人配备望远镜。

3,火力手的配备--92式手枪1把,弹匣4个,榴弹发射器一具,榴弹6发,多用途匕首,配备望远镜的两人一组,其中一个是辅助手。

4,攻坚手的配备--92式手枪1把,弹匣4个,40mm火箭筒一具,火箭弹6发,多用途匕首,两个人一组,配备望远镜,其中一个是辅助手。

5,辅助手的配备--ak74突击步枪,带四个弹匣和50发子弹的备用弹药,92式手枪1把,弹匣4个,日式手雷4个,多用途匕首。

另外多携带火箭弹2发,榴弹4发。

6,装备--薄皮帽,护目镜,帆布标准作战服,围巾,半高腰标准作战靴,手套,冬天为皮手套,一个装着吗啡,绷带,云南白药的急救包,颜色全部为不反光黑色,冬天内套皮衣,皮裤,牛皮腰带。

7,人员安排--正副队长各1人,斥候4人,突击手12人,火力手3组6人,攻坚手3组,6个人,辅助手配备6个人。

8,狙击小组两人,共两组,不过训练成不成不好说,装备到时再说。

9,机枪,也就是压制火力要等等,到时再配备。

“叶叔,现在只是小弩弓,飞爪,还有一些人以后要用的飞刀,手里剑之类,作战靴里的防弹钢板没找落,还有这些装束的衣料,鞋,皮子之类的,您看这总不能让德国人做吧。”

“衣服,训练和作战用的手套,作战靴之类的让黎明想办法,就要娶了绸缎庄的老板娘还能没办法?再说他就是管物资的,只是小武器要找打铁的才行。对了,三条石都是干这个的,咱们下午去看看。”

不知不觉时间已是中午:“咱爷俩直接走,到天一坊吃完饭,溜达溜达就到,顺便打听打听铁铺的意思,听听别人怎么说,心里有个应当,再说了,你说的那东西是钢,不是铁,还不知道哪家会干。”

“好嘞,先去天一坊,那的菜我有日子没吃了。”

三条石是对一条街的称呼,它位于天津卫发祥地的三岔河口,街道只有一里地长,街面不过一丈宽,可聚集着两三百家五金机械的作坊,堪称当时中国的五金之都

叶奋韬和王胜强来到天一坊,找了一个靠街的窗口坐了下来。

“二位,来点嘛儿?”

“你问他。”叶奋韬指了指王胜强。

“来六个你们这拿手的,你看着上,搭配的好一点,一大碗汤,再来瓶直沽高粱。”

“等等,直沽高粱不要了,下午有事,换一瓶陈年五加皮。”

“好嘞,二位稍等。”

不大的功夫,桌子上摆了六个菜,一瓶红星牌的五加皮酒。

店小二转身刚要走,叶奋韬叫住了他:“给咱说道说道,这是嘛菜?”

“二位上眼。

全家福,以前叫李鸿章杂烩。

罾蹦鱼,鱼是白洋淀的。

清炒虾仁,一定要是海河的青虾。

鸡丝银针。

烧参肚。

扒海羊。

蟹黄鱼翅。

汤是菌菇老汤煲,都是淖了一天的高汤。

都是我们这里的招牌菜。”

“还真好。”说着,叶奋韬拿出一块大洋,递到他手里。

“您这是干嘛?这不应该的,有事您吩咐。”

“不是这意思,我是想跟你打听一下三条石这块儿·好的铁匠铺

。”

“嗨,我还以为嘛事呢?现在有一家您可得看看,热闹着呢?叫盛家铁铺,在给29军打大刀,回头您瞅瞅,那家铺子有故事,老字号,号称嘛都会打。我先得忙着,您慢用,有事随时招呼。”

吃罢午饭,爷俩出了天一坊沿着海河慢慢走向三条石大街。

在未穿越前,叶奋韬的家在河北中山路,离三岔口步行只要五分钟,所以他对这一带很熟悉。

来到河边,举目望去,和穿越前真是天壤之别,那时的海河看上去光秃秃的,只是一条河而已,道路是青石板铺的倒还有些古色古香,河上的船很多,大部分都是非机动船,根本没什么风景可看。

走到三条石大街口的时候,叮叮当当的打铁声不绝于耳,整条街密密麻麻排列这一家接一家的铁匠铺。

盛家铁铺很好找,来到门口,只见十几个伙计都在打大刀,旁边还有几个好像看热闹的人。

“别急,看看嘛意思?”叶奋韬对王胜强说道。

王胜强来到近前,拍了一个闲站的人的肩膀:“大哥,请问这家光打刀?”

“一看你不是这地的人,这是给29军打的。这家的老板叫盛光勇,长城抗战时29军大刀队不和小鬼子打了几仗,大刀坏了好多,这不这些日子他让伙计天天打刀,别的活暂时不接了。

这是给咱中国人长脸的事,你看站着的这几位,其实就是想帮忙打个下手,不是没事撑的看热闹。”

“那这不就没法挣钱了。”

“可不,不过盛光勇说了,就是没饭吃也要干好这档子活,有点江湖豪气。”

“对把子,有机会得结交一下。”一旁的叶奋韬对这个盛光勇有了十分的好感。

“胜强,进去看看。请问,你们老板在吗?”

“您嘛事?”问到的伙计看了看叶奋韬

“我是仰慕你们老板的义举,特来拜访。”

“那您请,老板在里面。”

二人刚一进门,只见迎面的墙上横放着一把大刀。

大刀有几个缺口,厚厚的刀身,上面的红绸子深浅不一,好像以前沾上了什么东西。

下面挂着一个小的横匾,上书鎏金的四个大字--浩气长存。

两边各有一个条幅。

左面--一刀在手横扫世间不平事。

右面--仰天长啸嗟叹今朝未了恨。

下面是一个香案,前面一张八仙桌,左右各有一把椅子。

“有故事,我喜欢。”

“哪位贵客到?有失远迎,恕罪,恕罪。”随着话音,一个约有五十左右年纪的汉子挑帘走出来。

个头不高,很健壮,络腮胡须,一道剑眉,两眼炯炯有神,一副江湖豪杰的气度。

叶奋韬暗暗打定主意,此人一定要拉到打鬼子的队伍中。

“在下叶奋韬,初次见面,慕名而来。”叶奋韬一抱拳,本来嘛,他也是形意门弟子,江湖规矩还是明白的。

“仰慕义举,共享声势,更想交你这个朋友。”

“哪里话,中国人应该做的,没嘛儿。”

“没别的,帮不上忙,胜强,带着多少银票?”

“1000。”

“给我。这位老哥,钱不多,先拿着用,改天你抓个空,我要好好交交你这个朋友。告辞。”

不待盛光勇反映,叶奋韬拉着王胜强转身便走。